〈財經週報-日資入股〉日資入股 飆股保證班?

2020-02-10

記者卓怡君/專題報導

2008年馬政府上台,陸續開放中資來台投資、掛牌上市,含「中」成分較高的TDR(台灣存託憑證)、台商等中概股,成了台股飆股的代表,但隨著馬政府下台,中概股落寞;反倒是去年台股2檔受矚目的飆股—散熱廠超眾(6230)、PCB玻纖布廠建榮(5340),漲幅都是以倍數計算,除了挾帶著5G題材外,背後的關鍵正是日本大股東加持,帶進技術與訂單,台企有了新一波的日資入股,似乎等於進了飆股保證班。

中概股落寞 日資竄起

根據經濟部統計,台灣開放中資來台後,10年來中資對台累計投資金額僅22億美元(約新台幣660億元),2015年後每年投資金額剩下2億美元,去年更是跌破1億美元。

反觀日資投資台灣雖單件規模較小,但行業較多,且相當穩定並持續成長,統計日資共對台投資225億美元(約合新台幣6,750億元),是亞洲對台投資最多國家。而若以中資開放的2009年至今計算,日資投資也達54億美元,是中資的2倍以上。前年、去年對台投資則分別為15.2億、12.7億美元,連續兩年達到10億美元等級。

日本企業海外布局,台灣常是不可以缺少的一塊,且台灣與日本企業交流頻繁,台灣上市櫃公司中就有不少公司具有濃厚的日資色彩,像是汽車、機電、百貨等皆高度仰賴日本技術,藉由日本技術移轉,闖出一番天地。

法人分析,因日本企業文化行事風格務實,入資台廠通常不僅是純投資,而會帶進日本獨有的技術或是訂單,在日本企業的加持下,台廠營運多能更上一層樓,更有甚者,還能脫胎換骨,以去年飆股超眾為例,因日本電產(Nidec)入主,帶進訂單,讓超眾業績增溫,去年股價最大漲幅達117%。

PCB玻纖布廠建榮(5340),2018年獲得日東紡(NITTO BOSEKI)入股47.65%,由於日東紡有意把高附加價值產品交給建榮負責生產,帶動建榮去年股價一度狂飆4倍多,名列台股十大飆股;銅泊基板廠新揚科(3144)大股東為日本有澤製作所,在有澤入主後,新揚科營運與獲利能力大幅改善,去年營收創下新高,去年股價最大漲幅達62.5%。

石英元件廠加高(8182)大股東為日本大真空(Daishinku),因去年底大真空看好未來5G石英元件市場需求,大真空股價大漲,也帶動加高去年12月股價狂噴,短短14個交易日,股價最大漲幅達71.9%,也十分驚人。

純日商掛牌 水土不服

有了日資入股,似乎就進了飆股保證班。但相對地,純日資企業來台掛牌,卻常出現水土不服,形成兩樣情畫面。像是日本中古車交易最大電商平台F*AS(Auto Server),2014年初以120元在台上櫃,是第一家純日資在台灣掛牌,同時也是第一家票面非10元的公司,它的獲利能力不差,但因是純外企,投資人不熟悉,導致交易不活絡,股價表現也不理想,且部分大股東想要出脫持股,使得F*AS在台灣掛牌2年,就由大股東收購全部持股而黯然下櫃。

第二家純日資來台掛牌的公司是日本最大伴手禮銷售商紅馬-KY(2928),於2016年1月在台上櫃,以30元掛牌,股價一度衝高到134元,但平日成交量少得可憐,2018年因賠超過1.5個股本,現在股價幾乎回到原點。

雖然純日本企業在台掛牌情況不盡理想,但還是有日資準備到台灣掛牌,包括日本長照善友控股、日本瑞格生技兩檔生技股正由中信證券輔導中,預計2021年可望上櫃,因看好櫃買本益比高、台灣IPO費用相對便宜,且可攜手進軍大中華市場,未來掛牌後表現值得觀察。

電子業強勢 傳產穩定

但事實上,被日資入主的上市櫃公司,不只有這些新貴,早期傳統產業中,有濃厚日資色彩的包括機電股的永大(1507)、鋼鐵股的盛餘(2029)、汽車股的中華車(2204)等,其中入股永大的是日立,持股近4成,而永大也一直是機電股獲利資優生;盛餘的最大股東是日本淀川鋼鐵,持股超過5成,雖在景氣波動較大的鋼鐵業中,但甚少出現年度虧損,獲利相對穩健;中華車有日本三菱入股約2成,獲利相較於裕隆(2201),明顯相對穩定,這些公司都成為長期投資人關注的標的。

不過從股價面分析,顯然傳產業不如電子業、且舊不如新,日資在電子業尤其是關鍵零組件及材料,常是供應鏈不可或缺的角色,一旦入股台企,注入技術及業績,股價想像空間就相當可觀;反觀傳統產業,雖然獲利穩健,但爆發力缺乏想像空間,股價自然就相對落寞。所以投資人或可注意,這些電子業的日商還有投資那些台企,並握有主導權,而股價還未有表現的,或許是下一檔飆股。

 

記者王憶紅/專題報導

洛碁(8077)原為科技公司,2014年6月轉型為飯店顧問業。日資H.I.S. Hotel Holdings Co.,Ltd.在2017年1月參與私募增資,取得33.32%股權,而後更在當年5月加碼,一舉取得過半的51%股權,擁有飯店主導權。

洛碁目前全台北市有18個飯店,房間數達1,600間。洛碁飯店集團營運長深井洋平之前表示,將持續在台飯店的布局,也不排除走出台北市,到有直飛日本機場的高雄設點。目前有幾個物件在評估中,而拓展據點的方式除買現成飯店外,也會買現有建築物再改裝為飯店。洛碁在台北市的據點,因多位於主要捷運路線上,在交通便利下,去年平均住房率逾8成,平均房價成長5%。其中日本客占比約40-50%、台灣約20%、中國客約10%,香港、澳門以及韓國客佔約5%,自由行與團客比重則為7:3。

不過因飯店業供過於求,洛碁近一年來,股價介於13-20元,較2017年日資入股後的22-30元區間低,也不如2014年轉型為飯店業後,當年11月股價一度來到65.5元,隔年也出現66元的高點。而洛碁因大股東持股集中,成交量向來不多,甚少日成交量超過百張,一整天0成交張數的日子也不在少數。

日資入股 連3年獲利

洛碁近年來獲利表現起起伏伏,2014年由科技業轉型為飯店業當年每股稅後盈餘為0.59元,而2015年、2016年則分別每股虧損0.23元、2.07元。不過日資入股後,2017年繳出每股稅後盈餘0.51元,2018年也有0.37元,2019年前三季每股稅後盈餘為0.08元。

 

 

記者卓怡君/專題報導

軟性銅箔基板(FCCL)廠新揚科(3144)在2008年因財務問題申請重整,在2009年引進日本最大FCCL大廠有澤製作所(Arisawa Mfg)入主,取得51%股權,新揚科10年以來浴火重生。

過去因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與手機市場陸續起飛,PCB產業百花齊放。但也因為廠商一窩蜂投入,造成殺價競爭,市場出現割喉流血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市場需求大減,不少廠商面臨極大壓力。專攻軟板市場的新揚科,受到軟板需求低迷,虧損連連,遭到銀行雨天收傘,公司申請重整與緊急處分,並被打入全額交割股。2009年10月,透過私募,引進有澤製作所入股後,逐步強化財務結構。

有澤製作所為日本百年電子材料大廠,為日本最大軟性銅箔基板製造商,專長在覆蓋膜(Cover layer)、無膠(2L)及有膠(3L)FCCL。有澤製作所和台灣關係密切,也曾是台灣最大FCCL廠台虹(8039)大股東。

有澤製作所不僅提供新揚科資金奧援,更以其專業技術提升新揚科的研發與製程,協助新揚科開發新品,提升產線良率,讓新揚科走出營運谷底,重獲新生。新揚科2010年開始轉虧為盈,去年營收攻頂,創下歷史新高。

新揚科 去年營收創新高

新揚科股價在2009年3月最低打到1.42元,因引進有澤製作所資金挹注、辦理減資彌補虧損,新揚科股價一路向上,在2009年10月終於重回票面之上,有澤製作所入主10年來,新揚科股價漲幅逾120%。

 

記者陳梅英/專題報導

2018年第4季成立近50年的華映突然宣布破產,申請重整,原華映子公司凌巨(8105)若不是當時已併入日本凸版集團,恐怕也難倖免。

凌巨是在1997年成立,原是消費性IC大廠凌陽(2401)轉投資的小尺寸面板廠。2013年,華映透過公開收購方式,取得凌巨近6成持股,成為最大股東。2015年,華映不堪連續虧損,展開積極活化資產作業,先是出售4代廠予凌巨,2017年出清所有持股由日商凸版旗下中小尺寸面板廠Ortus接手。

2019年Ortus併入母公司日商凸版,凌巨成為凸版集團上百個大小子公司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惟日商Ortus從華映手上接下凌巨之後,面板產業開始嚴重供過於求壓力,過去長期幫華映代工的凌巨,也因華映破產,凌巨4代線產能利用率下調,2018年以每股虧損0.3元收場。

不過當時凌巨已成為日本凸版集團一員。華映關廠之後,凌巨總經理的場昭光立刻向集團調貨,使凌巨躲過彩色濾光片缺料危機。2019年凌巨進一步整合集團資源,出售凌巨昆山凌達光電股權,挹注業外收益8.53億元,使凌巨去年第二季獲利三級跳。

集團顯示器供應要角

由於凌巨長期聚焦在工控以及車載技術,可扮演集團系統整合整體解決方案中的顯示器供應要角,去年接獲不少來自集團客戶訂單。另外,因應美中貿易戰,客戶彈性調整產線需求,凌巨去年擴充在台灣的後段模組產線,預期今年轉單效益有望持續發酵。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