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高端疫苗(6547)連殺六根跌停後,今(8)日逆轉勝,一早開盤未直接摜殺第七根跌停,因是改採預收款券並人工管制撮合,每20分鐘撮合一次,一早以190.5元下跌8.19%開出,成交量高達6,232張,但到了第二筆9點20分,即以漲停228元成交,成交量為981張。

等於高端今天股價從190.5元大跌8.19%拉上漲停228元大漲9.88%,上下震幅高達19.68%。

過去六根跌停,到底都是哪些券商受託買賣進出?據統計,從5月31日到6月7日止,凱基市政分公司是最大買超券商,買超382張,永土金市政分公司是第二大買超券商,買超130張,再來是國票新莊分公司、元大證券及華南永昌證券斗六分公司,則均買超逾百張。

至於近六日賣超券商則明顯集中在玉山高雄分公司,賣超高達1,108張,再來是國票安和分公司賣超642張、中國信託松江分公司501張、群益金鼎證券潭子分公司258張,另外,新百王、元大土城分公司、元大民生分公司及富邦台南分公司等,均各賣超百張以上。(新聞來源:工商即時 呂淑美)

陳培哲稱最大困難是總統 府:不解與遺憾

記者丘采薇∕台北報導聯合報
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日前斷言國產疫苗七月難產,今被證實已閃辭國產疫苗審查委員,並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審查最大的困難就是蔡總統」,並指蔡總統已經講了七月底要打國產疫苗,「在這種情形下,食藥署擋得住總統府那個壓力嗎?」總統府昨晚回應,尊重陳發言,對陳的說法感到不解與遺憾。

 

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對於陳培哲擔任或辭去疫苗審查委員一事,總統府都並不知情,即便陳培哲近期發表不同見解,也都充分尊重陳的發言。

 

張惇涵強調,政府的立場已多次表達得很清楚,任何疫苗的研發製造過程都必須依照嚴謹的科學程序,安全、有效是最重要的條件,政府一定會依照國際科學標準,嚴格為國人的健康安全把關。

 

張惇涵表示,陳培哲是科學家,相信一定很清楚,疫苗審查過程一切必須依照科學程序進行,只有科學能夠決定;在科學證據與結果尚未確定前,任何非科學的指涉,對於所有投入研發的人員,以及其他專家學者而言,並不公平,讓科學證明,讓數據說話,才是正確的方式。

高端即便解盲成功 市場接受度也打問號

記者林海∕台北報導聯合報
高端新冠疫苗二期臨床實驗尚待解盲,過不過、國內是否直接施打,已鬧得滿城風雨,有投資人認為國產疫苗「賺很大」,但業界分析,國內市場太小,國產疫苗未來最大商機在於賣給東南亞等市場,若未能按部就班完成三期實驗、未取得國際「疫苗護照」認可,能否順利吃下大單,恐怕也是問號。

 

一位不具名的金融業策略長說,各界都關注新冠疫苗,股價才會被人炒作,模糊了產業發展焦點,「這樣對公司商譽很傷,公司應該主動說清楚」。

 

業內人士分析,高端已拿下政府的五百萬劑預購訂單,以目前情況看來,在國內可能不必進行三期臨床實驗就可申請緊急授權,但對照國際其他疫苗早取得先機,目前至少有六至七種疫苗已在各國施打,國產疫苗「後來居上」讓部分民眾心裡增添不少疑慮,也恐不利形象。同業指出,以高端源自國外的技術,新冠疫苗解盲成功的機率並不低,只是在各界壓力下,若未能按部就班,跳過三期臨床實驗就要直接在國內施打,反而讓國產疫苗的可信度大打折扣,相當可惜。

 

此外,民眾現在對於疫苗的迫切性,除了維護自身安全,更著眼於未來解封能出國洽公旅遊。業內人士指出,高端即便解盲成功,但在未進行三期臨床實驗下,幾乎不可能獲得國際「疫苗護照」,變成打了也出不了國,因此民眾對於海外疫苗的選擇偏好會更高,對於高端爭取海外市場,也是很大的弱勢。

高端啟示錄 解盲炒作一場豪賭

記者林海∕台北報導聯合報
高端疫苗扛著國產的光環,步入二期臨床實驗「解盲」的關鍵時刻,歷來解盲題材對股價影響相當大,不只高端股價因此大漲大跌,國內生技股解盲往往引發炒作亂象,對於投資人來說,無異於一場賭博,類似的戲碼卻不斷上演。

 

近來疫情升溫,疫苗需求急迫性高,高端疫苗在政府關愛、投資人關注下,股價不漲反跌,到昨天已連六天跌停,從最高點四一七元腰斬,市值蒸發近四百億元,比政院編列的整體採購疫苗預算還要多。

 

分析師表示,一般新藥上市前,往往要經一連串試驗,確保安全性和藥效,通過後才能申請藥證上市,但在研發、試驗階段,市場就營造出一副「先蹲後跳」氣勢,讓外界認為,只要藥品上市後前景大好,往往在解盲前夕,就會吸引投資人追捧拉高,最後不論解盲成敗,都有血淋淋的例子上演。

 

高端解盲前重挫,讓不少股民回想起過去新藥解盲前後股價大起大落。高端的母公司基亞就曾因預計推出肝癌新藥PI-88,股價由廿三元漲至四八六元,但二○一四年公布解盲失敗,市場期待落空,股價連續廿天苦吞跌停板,投資人血本無歸。

 

同樣因為解盲結果不如預期而大跌的還有浩鼎。在數年前生技題材炙手可熱,浩鼎乳癌新藥OBI-822受到看好,股價由三百多元漲破七百元,是首家台股市值破千億元的生技股,但二○一六年解盲效果未達預期,股價從七百五十五元歷史高價一路下滑,加上受到內線交易等政治因素干擾,去年股價最低來到五十八點六元。

 

就算是解盲成功,對股價不見得是正面效益。二○二○年,生技大廠合一研發的新藥FB825授權給丹麥皮膚醫學藥廠、糖尿病足慢性傷口潰瘍藥ON101,三期試驗解盲數據亮麗,但股價從四百七十六點五元高點,二十天內跌到一百五十三點五元。法人直言,「漲多就是最大的利空。」

 

法人指出,生技股最讓人詬病的亂象主要是資訊不夠透明、不對稱,即使解盲成功,也不能保證會繼續漲,最後套牢的都是散戶。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