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煤炭港,積壓了史上最多的煤

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 南方周末記者 張育群 陳楠 實習生 週馮燦 發自:秦皇島、北京 最後更新:2012-06-22 10:21:22

 

百年港口秦皇島,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港,吞吐量佔全國港口的一半。圖為煤炭裝運現場。(CFP/圖)

 

 
 

煤炭號稱中國的“工業血液”,它隨著經濟飛速增長而緊俏,又隨著增長減速而滯銷。

20多座黑色的煤山,幾乎將整個秦皇島港塞得滿滿噹噹——這是一個讓全球大宗商品投資者不寒而栗的場景:全球煤炭市場風向標秦皇島港,庫存超過940萬噸,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水平。

朝陽從落地窗穿越過來,光柱落在秦皇島港股份調度指揮中心。這是2012年6月15日,十幾個調度員百無聊賴地坐在電腦前,玩暗黑遊戲,或者在走廊抽煙。

從調度指揮中心的環形走廊望出去,是秦皇島港東港區碼頭。幾艘等待裝貨的運輸船橫七豎八停靠在泊位裡,裝卸機正往船裡裝載的,是對中國來說最為重要的黑色燃料——煤。高峰時期,每天有80艘貨船停泊在港外等待運煤,調度中心的人都沒有時間吃午飯,但最近這兩週,他們幾乎無事可做。

碼頭外,延綿一千多公里的大秦鐵路,穿過數十米高的防風網,將這個世界上吞吐量最大的煤炭港口,與中國北方大型煤礦連接起來。二十多座黑色的煤山,堆在防風網內的鐵路兩邊,幾乎將整個港口塞得滿滿噹噹——這是一個讓全球大宗商品投資者不寒而栗的場景:全球煤炭市場風向標秦皇島港,庫存已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水平。那時電煤價格曾經大跌。

秦皇島港提供給南方周末記者的數據顯示,秦皇島港的煤炭庫存目前已超過940萬噸,短短20天里新增了230萬噸。而該港口總容量才1000萬噸。

過去十年,相對於石油和天然氣,價格更低且分佈更為廣泛的煤炭,一直被視為中國最依賴的一種能源,價格亦如同坐火箭一樣狂升,各種與煤炭有關的財富神話層出不窮。但在過去6個月,由於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導致電力需求的回落,以發電為主要用途的“黑金”開始褪去過往光芒。

“經濟的持續下行讓煤炭需求增速趨緩,但中國煤炭產能卻步入集中釋放期;而頁岩氣能源革命讓世界第二大煤炭生產國美國的煤礦出口劇增,可以說中國煤炭黃金十年已經過去了。”煤炭專家黃騰向南方周末記者指出,隨著煤炭市場步入嚴冬,生產商、貿易商、港口等,產業鏈上各個環節都開始咳嗽了。

安靜的秦皇島港,堆滿了煤。(CFP/圖)

港口之殤

秦皇島港上一次庫存持續超過800萬噸是在2008年11月——當時在港容量達到極限後的兩週內,煤價下跌了四分之一。

週五下午的秦皇島海運煤炭交易市場大廳冷冷清清,長長的櫃檯前空無一人。過了許久,才有兩位煤炭貿易商進了交易大廳,氣也不透一口,便站在門口的交易屏幕占卜他們的命運。

交易屏幕顯示,5500卡動力煤掉到740元一噸了,相比2011年10月底的860元,降了一百多元;而港外錨地船隻有八十艘了,相比年初減少了一半。

“還不知道跌到什麼時候。各大煤礦的產能集中釋放了,煤像潮水一般湧來,過幾天應該還要跌的!”另一位貿易商接上說,“看著吧,說不定牌價會一降到底,跟進口煤差不多了。”

這兩位貿易商咕嚕著離開交易大廳的時候,秦皇島港負責煤炭裝卸的二、六、七、九公司的老總們,大部分都在北方煤礦和南方電廠之間疲於奔命。

作為中國“北煤南運”的重要樞紐,這個世界上吞吐量最大的煤炭港口,最高峰的時候,每天停靠在碼頭上等待裝貨的運輸船有八十艘,他們要從這裡運出七八十萬噸煤炭,大部分煤是銷往中國南方的發電廠。

“市場需求不好,場存壓力太大,一些品種都卸不下來了,老總們都在跑客戶,希望電廠能多派船拉貨。”秦皇島港一位負責人向南方周末記者無奈地表示。

秦皇島海運煤炭交易市場煤炭行業分析師安志遠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秦皇島港煤炭庫存持續上漲的原因,主要是南方電廠需求大幅減少。上週(2012年6月11日至17日)秦皇島港調出裝船量僅為420萬噸,是今年以來的最低值。安志遠稱,煤價的不斷下行,特別是6月以來價格的“驟降”,使得煤炭消費企業、貿易企業的採購慾望顯著降低,加重了市場的觀望氣氛,並讓沿海地區內貿煤炭購銷及船舶租賃中頻頻出現毀約。

秦皇島港上一次庫存持續超過800萬噸是在2008年11月——當時在港容量達到極限後的兩週內,煤價下跌了四分之一。此後除了在連接該港的大秦鐵路例行檢修期間以外,再也未出現這一情況。

事實上,沿海煤炭市場疲態在2012年5月初就已經顯現。

中國能源網CIO韓曉平稱,經濟下滑速度遠遠超過預期,本來預計明年才會出現的情況——過去建立的煤炭基地和運輸通道出現供大於求,在今年提早出現了,這導致了中國煤炭市場面臨近十年來最為嚴重的供應過剩。

煤炭黃金十年即將結束?

在中國第二大煤炭企業,繼2012年4月份降薪10%後,全礦區員工將在5月份再次降薪10%。

對於秦皇島港庫存的快速上漲,煤炭產地也有了“回應”。

中煤能源集團平朔煤礦職工5月份的工資,已經推遲5天下發了。

中煤能源是中國第二大煤炭生產企業,也是秦皇島港的最大客戶。位於山西朔州郊外的平朔礦區,是亞洲最大露天煤礦之一,也是這家央企的核心礦區。即使登上海拔1500米的瞭望台看,灰濛蒙的晉北山嶺之中,150米深、數十公里長的黑色礦坑也顯得頗為震撼。

最多的時候,每天有上千台巨型電鏟不停同時作業,有30萬噸煤被從地下挖出,運往洗煤場,並被裝上火車,通過大秦鐵路——一條號稱“煤炭出海大通道”的鐵路,從高原運向海港,1000公里長的鐵路上,一列列運煤火車彷彿一條條河流。

2011年年末,這一切達到了頂峰——平朔礦區完成了將近1.1億噸的原煤產量,成為中國屈指可數的億噸級煤礦。不斷增長的電力需求也讓煤價高企,在2011年年末,秦皇島港5500卡動力煤現貨價最高炒到近900元每噸,這讓平朔礦區的一線員工月收入超過了1萬元。這樣的收入意味著他們在晉北這座地級市,只需要工作一兩年就能付得起一套商品房的首付。

不過,在過去10年一直處於上升通道的煤價,在2012年年初遭遇國家發改委北方港口5500大卡的煤炭限價令後,在過去的5個月中,以一種行業人士都意想不到的姿態往下走。

6月的平朔礦區,煤炭庫存也在高位運行,再賣不出去,挖出來的煤都無處可放。中煤能源不得不四處協調鐵路部門,希望給予運力傾斜,緩解庫存壓力。

而從2012年4月份開始,由於煤炭市場不景氣,公司內部關於“降薪裁員”的消息開始悄悄傳開——繼4月份降薪10%後,全礦區員工將在5月份再次降薪10 %,不同部門還將按照現有工作完成率來決定工資,同時,礦區還將在基層員工中進行裁員,一時間人心惶惶。

“今年年初,我的工資是七千多元每月,到4月份變成了5000元,5月份工資推遲了好幾天,還不知道發多少,大家猜測是不是管理層在商量按照什麼比例來降薪。”平朔煤礦一位機關工作人員有些失落地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中煤能源平朔礦區的情況並非孤例。山西另外一家大型煤炭企業,山西焦煤集團下屬煤礦亦紛紛降薪。“原先由集團100%核發的工資,變成由集團開始負擔其中70%,剩餘30%各煤礦依自身效益,給職工核發。”山西焦煤一位工作人員如是說。

國家能源局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前五個月,我國持續快速增長的電力需求出現明顯回落,1至5月,全社會用電量1.96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8%,增幅回落6.2個百分點,為近幾年來較低水平。

看漲中國的人士曾經預期,在2014年新鐵路路線建成從而解決運力瓶頸問題之前,煤炭價格會始終保持在高位。廈門大學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就認為:“港口堆積時間不會太長,因為馬上到夏季用電高峰了。伴隨著房地產的回暖,帶動鋼廠等用電大戶的重新開爐,煤炭市場或將逐步走出低谷。”

不過,一些看空者認為,2012年6月的市場戲劇性轉折表明,投資者有必要重新評估有關中國經濟的樂觀假設。目前山西、內蒙古、河南等地,面臨巨大的產能釋放壓力。山西省煤炭廳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山西計劃建成投產100座重組整合保留技改礦井,新增煤炭產能1億噸。

而價格更為便宜的進口煤開始對國內煤炭市場形成衝擊。發改委公佈數據顯示,2012年1-5月,我國煤炭淨進口1.07億噸,增長81.7%。山東、江浙、廣東等港口,都堆滿了來勢洶湧的進口煤。

煤炭專家黃騰稱,中國的大規模鐵路基礎設施項目將增加新的煤炭供應來源,隨著更多國內煤炭儲量的開發及頁岩氣技術的應用,煤炭的黃金十年即將結束。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