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草獨家】退貨、減產、契約不明!微熱山丘契作農民們的血淚告白

本內容由沃草提供

鳳梨契作系列一
沃草在七月31日的國發會自經區網路溝通會向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提問,是否瞭解鳳梨契作農戶被大量退貨?陳保基表示不知情,隨後引發社會大眾關切鳳梨契作議題。為了釐清土鳳梨契作的真相,是否真如想像中美好?沃草團隊採訪了契作農友、在地居民、農會、微熱山丘,並預計在八月15日採訪陳保基,以系列報導的模式,把契作的真相、問題公諸於世,希望匯集各方的集體智慧,找到公平、互惠、有保障的農產品產銷之道。

在過去兩個星期,沃草團隊實地走訪南台灣酷暑下的土鳳梨農園,第一手訪問多位鳳梨契作農友和當地居民,並接獲來自彰化、高雄、屏東與台東等地的農友投書,許多契作農民都曾獲得農業相關獎項,並非技術能力不足的生手。農友普遍反映,除了契約不明、退貨標準全以目測為準,許多法律弱勢的農民手上甚至沒有持有生產契約,以致所有的風險幾乎都由基層農民一己承擔。

沃草團隊在採訪時直擊某農戶遭到大量退貨、只能棄置田野當堆肥的土鳳梨。今年五月,由於微熱山丘臨時要求該農友減產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農友為了避免損失擴大,連夜叫來怪手,推平辛苦栽植的土鳳梨田。

由於農村生活圈、人際圈十分緊密,若沃草在調查報導中透露姓氏、種植面積、契作箱數,官方、農會、廠商都能迅速循線找到當事人。過去曾有遭退貨的農友向外地人訴苦,外地人將消息放上網路,不會使用網路、3C產品的農友卻被廠商威脅提告。為保護當事人,本調查報導中一律以A、B、C等代號稱呼受訪者。

農民:契作土鳳梨是賣人情、求保險

微熱山丘八月4日聲明稿宣稱,去(2013)年鳳梨契作面積為300公頃,目前鳳梨契作面積則達400公頃,主要契約對象是農會、合作社與大型農戶,旗下有接近450位契約農戶。明後年預估的鳳梨使用量都已談好,並會以契約保證雙方的權利義務。然而,南台灣的農友A先生表示,「哪有什麼同意書?只有〈種植面積調查表〉而已,這不算契約書。」A先生說,契作農民只填了〈種植面積調查表〉,上面只寫明耕作面積幾公頃、預估生產多少顆土鳳梨,「哪有什麼契約書!我連那個調查表(指〈種植面積調查表〉文本)都沒有。」

A先生口中的〈種植面積調查表〉,依照與農會、合作社提供的民國104年《鳳梨作物契作生產及運銷契約書》第七條規定,必須交由農會、合作社保留備查。沃草追問A先生,為什麼願意在沒簽契約的情況下,栽種俗稱「土鳳梨」的開英二、三號品種鳳梨?

「因為大家(指農友、農會)都很熟,他們(農會)開會時問我們(農友們),我就捧他們的場啊。」A先生指出,鮮果市場偏好的是台農17號金鑽鳳梨,而且金鑽鳳梨價格較穩定。根據農產品行情交易站顯示,今年七月,全台灣金鑽鳳梨平均盤價每公斤新台幣20.3元,但土鳳梨卻連產品代碼都沒有。

農民若不把土鳳梨賣給加工廠,就必須要自產自銷,或是送到台北第一果菜市場販售。由於市場規模受限,加上照顧金鑽鳳梨、土鳳梨的成本都差不多,即使微熱山丘以每台斤新台幣11元收購,收益仍比不上種金鑽鳳梨。

沃草好奇兩相權衡下,A先生為何還願意幫微熱種土鳳梨?A先生說,「就當作人情,然後買一張保單啊!」豈知,這張保單會遇上微熱山丘以過熟為由的大退貨,加上微熱山丘方面要求明(2015)年全面減產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A先生損失近百萬,原本用來避險的契作,竟成為最大的地雷。

種植、運輸、退貨的成本與風險,全由農民埋單

另一位是從一開始就婉拒加入契作的農友B先生。曾經去過農會、合作社聽過微熱山丘契作說明會的B先生表示,「聽過(說明會)之後,我就講明白了:我不參加。」B先生直言,外界以為微熱山丘以每台斤新台幣11元收購土鳳梨,但事實上,農民必須支付給托運公司每台斤新台幣1元的運費,還有支付農會、合作社每台斤新台幣0.5元的手續費,形同農民只能拿到每台斤新台幣9.5元的收購價。

除了要扣運費、手續費,若計入採收人力工資、施肥、整地等費用,農民的淨利比想像中更薄,「那錢看得到、吃不到啦!」B先生表示,由於契作條約「都是廠商在講」,風險全部轉嫁給農民,例如農民遭廠商以「過熟」為由退貨,託運公司將土鳳梨載回來,依舊要向農民收每台斤新台幣1元運費,加上廠商要求將土鳳梨的冠、尾都去除,農民在採收的當下就會將土鳳梨去頭去尾,這些土鳳梨不可能再販售給消費者。一旦遭到退貨,農民不是忍痛拋棄,就是以每台斤新台幣5到6元的破盤價,再轉賣給其他加工廠。

今年由於氣候異常炎熱,台灣各地的土鳳梨都被提早催熟,所有契作農友都在搶收。農友說,過去幾年,微熱山丘都會請託運公司送來採收籃,但今年卻接濟不上。A先生舉例,假如去年同期送來100個採收籃,今年不只延後,送來的採收籃也只有30到40個,農民只能看著田野間逐漸催熟的土鳳梨乾著急。好不容易等到託運公司送了採收籃,司機看了一眼A先生一家人辛苦搶收的土鳳梨,便告知「你們這種青黃度,今年會被微熱退喔!」A先生聞言,只好放棄好幾面山坡尚未收成的土鳳梨,總計超過原定供貨量的二分之一,「因為收下來,也是沒拆工(台語:做白工)啊!」但即使經過A先生自我審查把關,微熱山丘今年還是以過熟為由,退回A先生出貨量的十分之一,形同微熱山丘只收了原本與A先生契作數量的45%。其餘被拒收的鳳梨,A先生只有任其化作田野間的堆肥。

A先生指出,農友們的土鳳梨都是先送到農會、合作社,由託運公司統一載走,「都載過去(微熱山丘的加工廠),這裡沒人看啊!」當微熱山丘退貨,託運司機就打電話來問A先生,「你要我送回去,還是幫你拿去賣?」A先生自嘲,「一萬斤土鳳梨要花兩萬元的(來回各一趟)運費,我起笑(瘋)了嗎?」只能請託運司機低價賣給其他不知名的加工廠,但A先生也納悶,「如果都是壞的,其他加工廠怎麼會收?」

在八月6日,沃草團隊採訪微熱山丘,當面詢問微熱山丘鳳梨酥創辦人、寶田企業董事長許銘仁,「微熱山丘究竟是如何判斷鳳梨過熟?」許銘仁表示,土鳳梨一年分兩季,冬果是3目紅、1目綠,春夏果是1目紅、3目綠(目是指鳳梨外觀上的格子,一格為一目)。沃草進一步追問,微熱山丘以怎樣的方式篩檢?「還是要仰賴整體目測?」許銘仁說,過熟的土鳳梨會發酵,影響加工做成餡料的品質,加工廠接收大量土鳳梨,「一箱一箱都看不完了,根本不可能一顆一顆看。(加工廠)退回去請農友重新揀選,能送的再送過來。」

「農民都必須付運費,重新送過成本只會越來越高,加上夏季鳳梨很快就會被催熟,多一趟運送時間,微熱能接受的鳳梨勢必越來越少。」沃草對微熱山丘提出以上疑問,隨後也以書面方式詢問,「這些被退回的鳳梨,農民重新揀選、再送回微熱山丘的斤數和比率有多少?微熱山丘接受的斤數又是多少?」但這些問題,至今都還沒有得到微熱山丘的答覆。

法律弱勢,農民被威脅「不准毀謗公司」

被大量退貨的不只A先生,沃草團隊在鄉間的檳榔攤、小吃店買飲料、吃午餐時,偶然經過的當地居民C先生與沃草記者閒聊時指點,「你們應該去問D先生,他之前被退貨上萬斤,微熱山丘還要告他毀謗呢!

沃草記者詢問C先生,為什麼微熱山丘要對D先生提告呢?「這件事這裡(指整村居民)沒人不知道啦!」C先生表示,今年D先生一樣遇到土鳳梨提前催熟、採收籃接濟不上的問題,後來也遭到微熱山丘以「過熟」為由大量退貨,D先生損失慘重,忍不住對外地人訴苦,外地人同情契作農友的遭遇,將消息公開上網,想不到農會、合作社與微熱山丘在今年六月中旬一起找上D先生。農會、合作社因為與農民熟稔,祭出「我們被爆料害慘了啦!」的人情攻勢,而微熱山丘的代表則是態度強硬,指責D先生「散布謠言、涉嫌毀謗」,揚言要提出告訴,完全不理D先生辯解。C先生說,D先生根本不會用電腦、智慧型手機等3C商品,遑論要上網爆料。

為了查證這個說法,沃草致電D先生,希望能了解他的契作契約與退貨的狀況。因為微熱山丘在八月3日發出的聲明稿指出,「今年1至7月已採購1,400萬台斤,其中因為不合格而遭退貨約1.5到2%,這些不合格的鳳梨包括過熟、裂果或未能通過藥檢,契作農民均了解買賣雙方應有的權利及義務」與現實狀況顯然有出入,每個沃草採訪到被退貨的農友,遭退貨的比例都遠高於微熱山丘官方宣稱的數字。

D先生接聽了沃草團隊的電話,但他堅持不接受採訪,「大家都以為是我搞的(指上網公開大量退貨一事),但我根本不會電腦!他們(微熱山丘)還威脅要告我!不要聊了。」即使沃草團隊再三保證會保護消息來源,但D先生僅重申「我已經不跟他們(微熱山丘)契作了」,就草草結束通話,顯然對被提告威脅心有餘悸。

為此,沃草當面詢問許銘仁,「微熱山丘是否曾大量退回契作農民供應的土鳳梨?是否在大量退貨後,微熱山丘的代表還告訴農民不准對外放消息,否則將提告?」許銘仁表示,他只擔心土鳳梨的貨源不足,從來沒有過剩問題,現在更亟需原料來增加產能;對於微熱山丘揚言告農民一事,他反問沃草,「你認為有可能嗎?」沃草方面則回應,「全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他們何必對一個外地人說謊?」許銘仁則回應會再調查,然而時至今(14)日,微熱山丘方面仍沒有回應沃草的疑問。

明年將減收,卻臨時告知農民

相對於許銘仁「只擔心貨源不足、從來沒有過剩」一說,Z農會的說法卻完全不同。Z農會告知沃草,微熱山丘方面以「貨源過多」為由,要求明(2015)年減少三分之一的契作鳳梨供應量;對於個別農友,A先生甚至被告知要減少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收購量。農會、農友的說詞和微熱山丘的官方說法,顯然充滿矛盾。

由於土鳳梨是兩年生作物,按照契作精神,若明年要減收,應該去年就要通知,為什麼微熱山丘遲至今年五月才通知?A先生投訴無門,唯一能做的,就是連夜叫來怪手,推平所有土鳳梨田,避免損失擴及明年。沃草團隊詢問損失怎麼辦?A先生苦笑,「這(契作)太沒保障,我不跟他們(微熱山丘)玩了。」被推平的田野中,已經套袋的土鳳梨乾枯在烈日下,空氣中瀰漫發酵的酸味,A先生表示,套袋是為了保護鳳梨果實,符合微熱山丘「不灑農藥」的要求。他不忘補充,一個套袋要新台幣0.45元,平均一甲地生產將近3萬5,000顆土鳳梨,每一顆都需要人工套袋,種植成本十分驚人,A先生雙手一攤,無奈的說「就當送給他們好了。」

今年八月初,竟重訂更苛刻的契約

對沃草的調查結果,許銘仁感到不可思議,他直言農民去推平土鳳梨田「非常嚴重」,並表示如果微熱山丘不按照契約走,「農民大可以告我們。」沃草指出,農民手上連〈種植面積調查表〉的紙本都沒有,相較廠商更處於法律弱勢,如何拿出契約來進行法律訴訟?沃草也建議微熱山丘方面主動提供契約範本,讓社會上的專家學者一起貢獻集體智慧,來協助保障農民權益。

對此,許銘仁直言,把契約改得更公平是小事,他並保證微熱山丘絕對沒有要減產,同意提供契約範本,「反正我們不給你,你們(媒體)也一定拿得到。」並同意將提供契約供社會檢視。但從八月6日採訪至今,微熱山丘並沒有按承諾提供任何一份契約範本。

之後,沃草從農會、合作社方面取得契約影本,對比今年度(2013到2014年底)與明年度(2015到2016年)的契約,明年度的契約非常巧合的在八月初敲定,農會、合作社方面也表明,修改契約是因應最近鳳梨契作事件引起關注,農會、合作社希望藉由嚴格規定,避免讓微熱山丘解除契作。

檢視明年度的契約,明顯比今年度嚴苛,例如契約第三條針對規格規範的部分,今年度第二項內容為「不含受害果(包括花樟病、萎凋病、黑心病、黑腐病、黑目病、赤色病…等)、未成熟及果實太小顆(1.5台斤以下)」,明年度第二項卻擴充為「不含受害果(包括花樟病、黑心病、黑目病、過熟、過生、摔傷、裂果、採下超過2天…等)、外觀頭尾不得超過0.5公分及果實太小顆(1.5台斤以下)」。

今年光是「過熟」一項,因為托運時間落差、目測標準不明,契作農民與微熱山丘便糾紛不斷,明年要怎麼去判定「過生」、「採下超過2天」?外觀頭尾不得超過0.5公分,是一顆一顆丈量、抽驗抑或是目測?如果還是仰賴目測做退貨基準,要如何避免再度爆發爭端?這些防弊機制沒有書明在契約上,也未見廠商、農會、合作社、農委會召集農民和專家學者共同商議。

「這簡直比日據時代磅(秤)甘蔗還苛!」B先生即使沒參加契作,但目睹其他農友的慘況,也是頻頻搖頭,「如果大廠的契約只寫對他們有利的,那要我們這些小農民怎麼活下去?」

 

【國發會 Online 第二發】農業加值

 

 

本內容由沃草提供

鳳梨契作系列二

在農委會大力推廣的「契作」範例中,最為主委陳保基津津樂道、視為「契作模範」的例子,非「鳳梨酥」莫屬。隨著陸客來台人數大增,鳳梨酥成為熱銷商品,帶動大批廠商投入市場,農民鳳梨契作面積亦快速攀升。陳保基過去經常批評農民一窩蜂搶種特定作物,投機心態造成損失咎由自取,農民抱怨,目前已造成生產過剩廠商無力消化而退貨的鳳梨契作「瘋潮」,最大的推手就是農委會。

「鳳梨酥經濟」所創造的「以商領農」發展模式,完全體現農委會大力提倡的「新價值鏈農業」,也因此讓鳳梨酥成為農委會宣揚政績,並藉此推銷自經區農業加值的神主牌。

對於農委會所懷抱的「加值」理想,學界與民團憂心忡忡,沃草等多家網路媒體更在國發會自經區網路溝通會多次提問。不過,農委會對「加值」政策卻無比樂觀,更於七月初推銷自經區時,公開宣稱「推動農業加值,必定會輔導進駐業者與國內生產者進行契作或契養,以創造國內生產者與農企業雙贏」。

過去,陳保基多次在農產品價格暴跌時表示,價格崩盤的主要原因,是農民預期特定農產品價格大好,一股腦地跟進種植,正是這種「跟風搶種」的投機心態,導致農產品價格大跌,農民血本無歸。不過,近期農委會為推銷自由經濟示範區「農業加值」政策,改口強調只有發展自經區,農民藉由和廠商「契作」,才能翻轉台灣農業,為農民帶來穩定收入。但是,這項政策卻造成農民大量契作鳳梨單一作物,農委會責無旁貸。

缺乏規劃與配套 「契作」美好藍圖恐成空想

儘管農委會大力宣揚鳳梨「契作」之美,卻似乎只負推廣之責,缺乏完善之政策規劃與執行。以構成「契作」的核心要素「契約」為例,沃草於調查「微熱山丘」疑似大量退回契作鳳梨一事時,曾向農委會要求提供「鳳梨契作契約書」範本,官員表示,契約實際內容由農會和廠商協議而定,農委會並未提供鳳梨契作的「定型化契約範本」。

沃草搜尋農委會網站,找到「洋蔥產銷契約合約書範本」,內容除了載明合約期限、契作品種、種植面積,交貨方式等條目,對於產銷雙方最重要的權利、義務關係,卻只有簡單的文字敘述,而無詳盡的規範與說明。

另外,沃草亦曾就契作媒合過程中,農委會是否有居中協助農民與廠商牽線、制定合理契約一事,向南部Z農會(為保護當事人,採用代號)進行查證。Z農會理事長表示,契作均由農會自行尋找有意願廠商洽談,媒合過程農委會並沒有涉入,亦沒有提供相關協助。因此,儘管農委會疾呼契作對農業轉型與農民的重要性,實際狀況卻是農會自主接洽廠商、簽署契作合約,再召集農民與農會簽定契約,集體耕作需用品項(如鳳梨)。

一窩蜂「契作」 市場退燒恐致農產「價崩」

鳳梨酥市場「旺旺來」導致鳳梨需求量暴增,加上農委會將此視為加值型農業的重要樣板,大力推波助瀾,許多農會與農民紛紛在近一兩年內投身契作鳳梨的行列。不過,一窩蜂投入生產,供過於求的情況也隨之而來,契作保障收購價格出現崩盤危機,成了農民可能血本無歸的不定時炸彈。
農委會雖然曾痛批農民跟風搶種是造成價格崩盤的原因,但是,現在卻因鳳梨酥經濟看似一片榮景,加上符合政府亟欲推廣「新價值鏈農業」的政策方向,於是順手將鳳梨酥產業與契作模式拿來當作政策招牌,卻因缺乏細緻規劃,讓想像中的契作藍圖完全走樣。

在商業機制下相對弱勢的農戶,難逃生產過剩、削價競爭導致價格崩壞,遭到廠商以鳳梨過熟為由大批退貨,最後只能山拋棄果當肥料,認賠殺出再設法借貸「砍掉重練」。這種將命脈依附於廠商的「自經區農業加值」模式,真像農委會所強調的是利大於弊?負責執行政策的主管官員,恐怕需要更深入面對問題進行檢討、修正。

鳳梨契作系列三

自從知名鳳梨酥廠商「微熱山丘」疑似大量退回契作鳳梨一事遭到揭露,農委會大力的推崇以商領農的「契作」模式,便不斷受到媒體關注與質疑。沃草團隊獨家訪問南部Z農會及多位農民,揭露契作形成市場機制後,競爭激烈所衍生的各種失衡現象,其中包括農會為了維持和廠商之間穩定的合作關係,導致契作偏離保障農民生計的本意,發展成「重商輕農」的不對等關係。

儘管農委會面對質疑聲浪仍然抱持樂觀態度,更於七月初推銷自經區政策時強調,農民藉由和廠商「契作」,能為農業與農民帶來諸多好處。但逐漸浮上檯面的各方說法,卻直指依賴廠商的農業生產模式,將可能導致契作合約成為綁架農會與農民的「捆仙繩」,為維繫合約只能任由廠商設下利己的契約條件,進而壓抑、甚至是損傷農民基本權益。

為保合作委屈求全 契作規範農民多於廠商

Z農會總幹事接受沃草採訪表示,由於農會非公部門組織,需自負盈虧,多數農會都會多方設想開發財源。而和鳳梨酥廠商合作,已成現在許多農會經營獲利的模式之一。不過,農會為了獲取利潤、保住和廠商的契作關係,面對廠商要求往往只能委屈求全,這從由農會協調廠商與農民兩造訂下的契作合約即可看出端倪。

根據記者從Z農會取得的《鳳梨作物契作生產及運銷合約書》範本,內容主要關於契作期限、契作品種,鳳梨規格標準必須合乎「不含植物激素與有毒農藥物殘留,不含過生、過熟、摔傷、裂果採下超過兩天等『受害果』,冬果熟度在『3目紅1目綠』、春夏果在『1目紅3目綠』範圍之內」(目是指鳳梨外觀上的格子,一格為一目),同時載明每台斤契作價格11元。契作鳳梨的合格標準明顯較往年嚴苛。

沃草記者於訪談時發現,農會所提供的範本是自104年1月起算的「未來契約書」,並以此詢問總幹事新版與之前的舊版有何不同,得到的答覆更確認契作過程中廠商的主導地位。

Z農會總幹事表示,此份自104年生效的契約書和之前最大的不同,在於新增了兩條規範。一項是「廠商依照合約載明的鳳梨規格進行初步抽樣驗收,如果有品質不符合約規定時,廠商可拒收不予運送,生產方應將整批不合格鳳梨自行善後,不得異議」,另一項則是「廠商除依契約載明的鳳梨規格標準,可拒收品質不符的貨品,現在更增訂,如果生產方出貨品質有3次以上不合格記錄者,下年度工廠不再續約」。

記者進一步追問,這兩條規範何時新增,Z農會總幹事表示是今年7月底至8月初和農民與廠商開會時達成的協議,而這個時間點,相當接近沃草及其他媒體陸續報導「微熱山丘」疑似大量退貨契作鳳梨之後。

由於新的契約內容對農民更嚴苛,但是,對於廠商行為,如惡意拒收、退貨、故意延緩收貨時間等,則沒有相對明確定義並設下罰則。這樣的契約書,形同為廠商開門、對農民設限,使得契約書形同單方面規範農民的「種植標準規章」,嚴重缺乏契約公平精神。

契作競爭激烈 生產過剩、削價求售問題難解

由於鳳梨酥市場興旺帶動契作盛行,使得鳳梨契作變成了一門新興生意,供貨源頭大增,連帶使得廠商在其中的主導地位更為強勢。

住在中部的農民E接受沃草採訪時表示,他原本並不是種植鳳梨的農戶,但隨著鳳梨酥「微熱」現象發酵,兩年前跟隨市場風向轉行種植鳳梨,目前是契作農戶。另外,一位住在彰化的居民H也表示,八卦山上目前的作物只剩下鳳梨(金鑽和土鳳梨),其他如荔枝、龍眼等作物的產銷班,全因該區域進行大規模鳳梨契作而遭到「消滅」。在南部種植鳳梨多年的K農民甚至表示,早有耳聞許多地方民代、財閥地主,看準了鳳梨酥市場發燒,大量租、購土地,準備以大面積、低成本的契作價格,有意取代現有零散農戶的供貨地位。

大批資源、人力投入鳳梨種植,已導致供過於求的市場現象,加上契約對於廠商規範較寬鬆,某些鳳梨加工廠商開始放棄原合作農會與農戶,轉向供貨成本更低的生產者協議「契作」,或是以此作為籌碼下修契作條件,更加劇契作機制的失衡。Z農會總幹事進一步透露,某特定大廠在和農會預定下一期契作時,已縮減合作契作面積達三分之一,約定從明年起將原來合作的18公頃契作面積,縮減至12公頃的產量。他無奈表示,可能是因為鳳梨貨源供應過剩廠商無力消化,加上收購價格遭到破壞,於是減量收購無可避免,農會也只能接受。

另外,生產過剩導致已成熟預備交貨的鳳梨無路可去。K農民指出,雖然農會契約中有一條「必須達成契作收購量90%,否則必須賠償不足額度」的收購規範,但對於其他減少、延緩收貨量的行為則無明確規範和罰則,僅註明「若收貨方因天候等不可抗力因素無法如期履約,得由雙方視實際情況協調延長提貨期限」,因此,現在已出現契作廠商於收貨時刻意減少貨簍,向農民減少取貨,甚至是以農作物過熟為由要求退貨。農民指出,今年天氣較熱確實讓鳳梨容易過熟,可是真正過熟的數量並不多,但廠商卻以過熟為由大量退貨,農民不得不合理懷疑,過熟只是廠商收貨過多無法消化的藉口。

居於契約關係中的弱勢地位,無論是農會或是農民,在「契作」變成各方資源亟欲搶進的市場後,都只能讓出更多自身權益,換取廠商繼續合作的意願。原是立意良好的契作機制,如今卻陷入失衡的混亂狀況,農會雖然身負牽線之責,卻無法制衡廠商,只有農委會以更積極的態度介入,協助廠商、農會、農民三方建立良好的契作機制,問題才可能真正得到解決。

鳳梨契作系列四

沃草於8月2日在蘋果平台上刊登《「微熱山丘」將農民土鳳梨契作退貨!陳保基不知情》一文,當中提及日前「微熱山丘」將農民契作(契約耕作)鳳梨退貨,沃草在7月31日晚間的自經區溝通會上,詢問農委會是否掌握此事,本意是喚醒政府機關重視農民權益,可惜陳主委似乎並不清楚契作流程、廠商與農戶的相互關係,僅表示「不清楚、不知情」,甚至要沃草記者留下相關農戶資訊。

該報導刊出後,微熱山丘發聲明指稱,對鳳梨品質有明確規範,且截至今年七月所收的鳳梨中,因過熟、裂果或未能通過藥檢而不合格遭退貨僅約1.5%~2%,「對沃草未經求證的言論,微熱山丘深表遺憾」;農糧署也出面表示,微熱山丘沒有退貨,是農會沒做好把關,送出過熟的土鳳梨才遭微熱退回,農會已重新選果後送出,並會負擔運費。

沃草對微熱山丘與農委會說法提出下列聲明:沃草8月2日報導中所指「有農民契作被退貨三成」,乃真實發生事件、並非捏造,沃草無意打擊特定廠商,指責退貨一事,而是希望喚起政府與社會大眾重視目前農業契作的現實問題,以及農民在其中的弱勢角色。沃草也在後續追蹤過程中,實地走訪南台灣農園,並採訪多位契作農友、在地居民、微熱山丘以及農會,此外,沃草也接獲不少位農友投訴,提供有關鳳梨契作的相關問題。綜合調查報導的所有資訊,沃草在此提出鳳梨契作的幾項關鍵問題:

一、微熱山丘指出「契作農民均了解買賣雙方應有的權利及義務」。然而根據沃草追蹤,得知農民手中僅有「種植面積調查表」,上頭書明耕作面積幾公頃、預估生產多少顆土鳳梨,並非契約書,雙方權利義務關係並未詳載其中,有關種植數量、品質規範、退貨標準都是廠商片面決定,農民在契作機制裡處於相對弱勢地位。

二、微熱山丘稱「對鳳梨品質有明確規範,今年1月到7月所收鳳梨,因過熟、裂果或未能通過藥檢而不合格遭退貨僅約1.5%~2%」,但根據沃草採訪微熱山丘創辦人許銘仁,得知篩檢方式「還是要仰賴整體目測」。沃草試問,在沒有合約明文規範權利義務關係下,僅憑廠商目測決定是否收購,對農民的保障何在?

又,根據沃草實地走訪,除了原報導中被退貨三成的農戶,先前更有另位農友被退貨上萬斤,還有其他農戶在栽種後才被告知明年要減收而棄作以減損,農友表示根據過往經驗,退貨率應遠高於微熱宣稱的1.5~2%,不理解這數字的計算標準為何?

三、農糧署出面表示,微熱每斤11元的收購價,在市場算很好的行情。但事實上,該價格很多時候農友「看的到、吃不到」,扣掉每台斤新台幣1元的運費,以及支付農會、合作社每台斤至少新台幣0.5元的手續費,實際上每台斤收購價僅有新台幣9.5元;而在種植過程中,為了滿足「不灑農藥」的要求,每顆鳳梨需套帶保護,一個套袋要新台幣0.45元,上萬個套帶成本全由農民負擔。不少農會在鳳梨契作流程中,甚至還從中獲利,沃草請問,農委會與農會、合作社在契作機制中,是否善盡職責、提供農民必要的協助與服務?

沃早再次強調,契作原意為在完善契約保障下,讓廠商和農民兩造皆能公平、互惠、有保障地進行交易。惟農民本來就是商業機制下相對弱勢的一方,沃草希望相關報導能號召更多民眾一同關注潛在問題,也呼籲農委會、農會與微熱山丘出面針對以上質疑,放下成見與面子問題,共同為契作流程中的廠商與農戶創造雙贏局面。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