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倒帳 形同二年前興航案翻版

工商

 

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大同集團旗下的華映、綠能相繼出事,這種同一集團的「倒帳雙重奏」不僅銀行團群起直呼前所未見,銀行團成員回想起2年多前的復興航空解散、清算一案,如今華映重整案不僅是當年復航案「原班人馬」參與,而且現在綠能先是聲稱經營困難,然後走上解散清算一途的模式,更是和興航案極其近似,銀行團人士直言,背後應有同一個「法界高人」在指點,這位高人,在不少上市公司的重整、清算、解散案,是相當活躍的知名律師,包括台北地檢署二年前還為此發過對外說明,交待案情始末。

 

 

 

銀行團主要成員分析,光是比較華映重整申請及興航聲請解散清算,就有三個共同點,不論是委任律師、以及指定開設信託專戶,甚至連送入信託專戶的金額都一模一樣:「都是12億元!」截然不同的兩種產業,能如此匯聚「三大巧合」,當時就引起許多銀行團成員的質疑,特別是交給律師在銀行所開設帳戶的信託金額,不論興航、華映都是12億元,當時就引發銀行團內部質疑的聲浪,是「茶壺裡的風暴。」

 

 

 

而當時華映的法務長林敏浩,還同時兼任興航的破產管理人,對此不少銀行團成員不滿指出,這些現象讓銀行根本就覺得大同集團先派人去別的公司對解散、破產「實務取經」,然後再複製回大同集團,先是運用在旗下的華映,現在又運用綠能。

 

 

 

現在大同集團在銀行團今年3月一致通過紓困方案之後,時隔三個多月現在竟然無預警對外宣布要「清算解散」,而且事先未知會銀行團,不但如此,時間還是綠能原訂要在17日向銀行團作最新營運現況報告說明的前2天。而回想起去年華映申請破產重整也是一樣,就在華映宣布重整的前一個星期,華映還在和銀行團談聯貸續約。

 

 

 

銀行團成員憤慨指出:「拖時間,清算人可以多撈一票,之後在聲請破產,當破產管理人再撈一筆!」現在大同集團無預警再宣布綠能清算解散,玩的就是同一套把戲。銀行團人士比對興航案和綠能案指出,簡直就是興航案的翻版、如法炮製:「先說經營困難、請求債務協商、最後走上清算解散一途。」

 

 

 

銀行團人士指出,其實,紓困債務協議對公司而言,其實是一把「保護傘」,不僅在處份擔保品上有限制,甚至銀行連相關的呆帳提列,也不見得能馬上進行。例如,京城銀就指出,去年董事會已通過同時對綠能打呆,包括京城銀內部也評估,綠能其實更危險,然而其後因為債協,連帶銀行的打呆計畫也必須後延。

 

 

 

更讓銀行團感到訝異的是,「連經濟部工業局綠能都動用了來向銀行團爭取紓困,現在又逕自宣布要清算解散。」這形同連工業局都敢騙:「以後哪家銀行還敢幫忙債權協商紓困案?」

 

 

 

雖然三月份已作成紓困協議,但多位銀行團成員私下指出,其實近二個月來,早已感到「不妙」,主要有三個現象:

 

 

 

1、大同集團在數月前公告,不同意子公司綠能和銀行團債協條件之一:銀行團所建議的擔保品處份方案,因此反對子公司的紓困案,這種母集團竟然不支持子公司的紓困案,還是第一次看到。而背後原因,是銀行團建議,大同集團的尚志資產,應配合一併出售廠房所在的土地,如此標售較能順利進行,但大同集團不同意,其實已等同「讓尚志和綠能切割。」不願再為綠能負任何責任。

 

 

 

2、綠能先前已發生疑似跳票的問題,雖然綠能在上週向銀行團解釋是「換票」,讓支票到期日延後,已避免實際跳票,但銀行團已為此非常憂心,所以才要求綠能17日再來報告最新營運狀況。

 

 

 

3、銀行團要綠能配合執行的事,綠能動輒把經濟部工業局、企業紓困輔導處等單位抬出來,讓銀行擔心被扣上「不力挺產業」的帽子,但另一方面,綠能的營運實在每況愈下。

 

 

 

儘管不是沒有心理準備,但綠能最後能如此無預警式的由大同集團在週一晚間對外公開表態將辦理綠能的清算解散,繼華映之後又再度「無視」銀行團存在的作法,令不少銀行團成員寒心。而大同集團接二連三複製上述的手法,會否起「寒蟬」效應,波及其他的產業,讓其他真正需要紓困、救亡圖存的公司因而被波及,反而得不到銀行支持紓困案,有待後續觀察。

(工商 )

編‧輯‧室‧報‧告-綠能解散清算就能停損嗎?

工商時報

 

大同旗下子公司綠能科技上周五公告,董事林郭文艷因事務繁忙而「婉辭就任」董事,這是股市中史無前例的紀錄!由於綠能甫於6月27日股東常會全面改選董事,但林郭文豔卻在短短兩週後即閃辭,引發各種揣測。

 

綠能在去年12月申請債務協商,今年3月才剛獲得銀行團同意債協,但4月就爆出107年財報每股淨值轉負的利空,並於5月下市,7月初更兩度因存款不足退票。7月12日林郭文豔選擇當落跑董事,市場即傳言恐有大事要發生,果不其然,大同隨即在15日晚間無預警宣布子公司綠能將解散清算。

 

綠能於去年底申請債務協商時,不少人看衰綠能終將走向關門一途,而在債協過程中,除林蔚山以外,綠能一直找不到其他連帶保證人,綠能的情況有多糟?從母公司董事長選擇當落跑董事的異常情節已可嗅出端倪。

 

而最可議的是,在申請債務協商前3個月,綠能和美商Hemlock簽訂矽原料10年長期購料合約。去年中大陸「61新政」取消太陽能補貼後,太陽能產業就急轉直下,綠能董事會卻在去年9月通過和Hemlock簽下長約,約定分10年支付不可取消的貨款3,500萬美金,保證108~118年間每年最低提貨量及單價。

 

實際上,Hemlock早在102年8月就在美國密西根州對綠能及大同美國起訴求償,直到107年9月和綠能另行簽約後才撤告。依綠能107年財報記載,綠能因這個長約,可能面臨最高約新台幣150億的天價求償,但綠能沒告訴投資人的是選擇另簽長約換取撤告,打的是什麼算盤?而在申請債務協商時,董事會難道不知Hemlock長約帶來的鉅額或有負債風險,還是真的認為綠能有浴火重生的可能?另獨立董事對這個異常合約有無表達異議?也令外界相當質疑。

 

此外,大同集團對綠能的債權也相當驚人!光是大同公司對綠能的應收款至108年7月就達13.5億,另尚志半導體對綠能也有應收帳款1.08億,綠能合併報表的子公司同昱能源對綠能也有4.2億的債權,大同集團這幾年來大量輸血給綠能,在綠能啟動解散清算後能夠回收多少債權令人憂心,意味倒楣的不只是綠能的股東和員工,大同小股東也再度中槍。

 

除了大同集團的股東們,銀行也是當然的受災戶。金管會銀行局16日公布,截至7月16日共有六家國銀對綠能有授信,總授信餘額為36.33億,已提列備抵9.91億元,預估損失達14.54億元。災情第一的京城銀行授信餘額達28.93億, 京城銀除宣布將28.93億債權一次提列虧損外,也發函給綠能及大同集團,告知對方的舉動「已形同對紓困協議的違約」,京城銀將啟動擔保品的標售。

 

綠能接下來將召開股臨會通過解散清算案,但不管通過與否,綠能及大同集團都有必要向股東、銀行、主管機關說清楚講明白,綠能與美商的不平等條約如何解決?美商是否會提出天價求償?集團其他公司是否還會承擔此一未爆彈的風險?令人感嘆的是,這家狀似龐大的集團多年來營運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利空彷彿永遠出不盡,淪為一齣沒有贏家的拖棚歹戲。

(工商時報)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