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鄭閔聲、許瓊文、林麗娟
出處 / 今周刊   930期

 

怎麼又是頂新? 過去一年,這個市值超過四千五百億元的兩岸食品巨人,已經三度被揪出使用偽劣油品。 強調成本控管的經營模式,讓魏家在中國建立難以撼動的基業,卻在家鄉嘗到苦果。 從○九年總統公開歡迎的歸國台商,淪為全民公敵。如今不僅可能被迫退出味全,成立台灣之光購併中嘉的計畫,也傳出生變;全台更有五個地檢署磨刀霍霍,準備傳喚魏應充到案……,頂新魏家將付出多少代價,沒有人知道答案。

 

十月十日傍晚,被層層烏雲籠罩的台北市,天色暗得特別早,室外空氣異常地濃濁潮溼,頂新魏家四兄弟間,也彌漫一股令人窒息的低氣壓。老大魏應州與老四魏應行連夜從中國趕回來,想為眼前的大危機,找到合適解套方法。

這是魏家在中國致富並衣錦還鄉以來,最狼狽的一次國慶日假期。十月八日,頂新國際集團旗下的正義食品,被查獲以飼料用油混充食用豬油,再製成精緻油品上架銷售;國慶日當天,衛生福利部食藥署更進一步證實,頂新製油從越南進口的油品全都是「飼料用」,所有產品立即遭強制封存。

這已經是食品起家的頂新集團,一年之內第三次被查獲產製偽劣食品,全國各政府機關與教育單位,紛紛表態抵制、無數網友發起拒買行動,媒體更直接替魏家冠上「為富不仁」罵名,頂新商譽一夕掃地,就連中國康師傅也難置身事外。市值超過四千五百億元的兩岸食品王國,面臨空前危機。

「你們就是高調炫富,像是在家裡放了一堆汽油,只要來一支番仔火(火柴)就起大火了!」魏家老大、多數時間待在中國的康師傅控股公司董事長魏應州拉高分貝斥罵。入股台北一○一、經營台灣之星、購併中嘉,原本就不是魏應州贊成的投資,他認為這些動作,就是給人高調炫富的想像。

轉向這次風暴源頭的魏應充,據內部人士表示,魏應州最關鍵的一句話是:「管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做;如果要做,就應該負責到底。」魏應充臉色鐵青低頭不語。魏家四兄弟共同經歷兩次財務危機後,會議裡大家心知肚明,這是集團的第三次大危機,而且這一次恐怕沒那麼容易過關。
即使開了一場漫長的家族會議,也找不到太多解決方法。最後僅僅決定,宣布正義食品與頂新製油暫時停工,隔日魏應充出面開記者會向消費者道歉。

「頂新是做清香油起家,會不知道是用什麼油嗎?」義美食品董事長高志尚一句話說出民眾的疑惑。甚至,這十年,魏家帝國市值不斷增長,十年成長五倍以上,「已經賺那麼多錢了,為什麼還要做這麼黑心的事?」對於魏應充的公開道歉,消費者一點都不領情。

今天的危機決不是一夕之間產生,過去經年累月種種因素才會導致今日的狀況。「何以致此?」從去年發生混油事件後,這一年來,魏家難道沒有警覺,自家油的管理已經漏洞百出?

「用我們這種搾油工,很傷本。」前正義公司搾油班員工說。這名住在正義公司門口的前員工回想,在魏家還沒入主正義前,都是買豬肉回來炸,「早上八點做到晚上八點,一個月可以賺十幾萬元,但公司就受不了。」而魏家入主後,搾油班一直縮編,最後整個裁掉,他自己就是被資遣的一員。

嚴控成本過頭
連一公克也要省的食品帝國 省出大問題 


魏家入主後,正義開始轉型買油進來調配,做調和油。「這樣可以降低成本,裁掉我們這些搾油工就省多少了?」他說。

嚴密的成本控管,正是康師傅能在中國市場激烈競爭下脫穎而出的法寶。

時光回到一九九二年,當時魏家已在中國賠了一億五千萬元,魏應州拿著僅有的八百萬美元資本孤注一擲,建立泡麵生產線。決定價格時,發現康師傅方便麵定價必須高於人民幣五.八角才能損益平衡,魏應州立刻決定一包麵就賣五.八角,並從嚴格的生產管理、降低耗材、提高產能獲取利潤。
 
在飲料產品上,康師傅更將成本管控的手法發揮到極致。當競爭對手因原物料價格上漲陷入困境時,魏應州卻想到改進寶特瓶製程,並選擇用量最精簡的印刷油墨,只要瓶身與油墨用量減輕一公克,康師傅就比對手多了一分利潤。這段「贏在一公克」的故事,至今仍讓頂新老員工津津樂道。

二十年過去,盡可能壓低原物料成本的傳統依然延續。一位供應中國康師傅原料的業者透露,頂新每年強制要求原料供應商降價三%,至於原料商要如何降低成本,頂新並不過問。

控制成本是所有企業必須學習的一門課,台灣很多公司都講求降低成本,理論上沒有對或錯;但是,當成本控制過頭,加上企業沒有設定好品質的防火線,降低成本就可能犧牲品質。在工業製造產業,頂多就是產品品質不好被退貨;但若是一家食品公司,影響範圍可能是消費者健康,後果嚴重多了。

「頂新這三件事,都發生在原物料採購端,可見企業太注重成本控管,而未注意品質,更忽略了採購流程存在的漏洞。」政大商學院副院長別蓮蒂認為,這起案例帶給企業的啟示是,KPI(關鍵績效指標)設定必須廣泛而全面,例如業務部門KPI除了業績外,也應考慮顧客回饋;人資部門重視招募人才數量之餘,也該調查員工滿意度。

老董業務太多
掌管全球數十個生產據點 還要投身公益


原本在南北雜貨業界工作的阿祥師(化名),曾經被友人找去正義公司工作,由於朋友與魏應充一樣都是慈濟信徒,與魏應充熟識。

阿祥師說,魏應充很低調,總是強調省吃儉用,採購也會壓低價格。
 
一般員工很少看到魏應充,「他一年大概來兩次,很信任總經理與廠長,都說什麼事找他們。」阿祥師說,別家公司他不清楚,但看得出來魏應充對正義管得很鬆。

目前,正義的前任總經理陳茂嘉、現任總經理何育仁都已被收押,就算魏應充推說,不清楚正義日常經營的情況,也難辭用人失當之責。

政大科管所所長邱奕嘉說,經理人若無法巨細靡遺掌控所有業務,至少也該訂出「重大列管」項目,定期審視,「原料安全當然是重大列管項目。」就算平日多麼信任下屬,但去年爆發混合油事件後,就表示管理出問題,魏應充還是沒有親自監督,就是警覺性不夠。

一位與魏家熟識的食品業者指出,魏應充負責集團的糧油事業群與資材事業群,康師傅轄下所有原料產地都歸魏應充管;而產地散居全球各地,包括位於非洲莫三比克的芝麻契作、菲律賓的棕櫚油廠、泰國的變性澱粉廠等數十個生產據點,再加上台灣的食品業務,魏應充所管的範圍太大了。

除了本業,魏應充擔任慈濟志工二十餘年,目前身兼慈濟人道救援食品組召集人,只要一有空閒,就會與妻子一同參與慈濟活動。今年六月,證嚴法師在台北接受扶輪社贈勳,雖然當天並非假日,魏應充依舊撥出整個下午的時間全程陪同。

輕忽危機效應
一年出包三次 宣示強化食安措施毫無成果 


本業已經大到管不到位,加上本業外的慈濟活動,「大哥說,管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做;如果要做,就應該負責到底。老三的管理習慣是:要管的就管到底;不想管的,就完全授權。」一名商界人士如此形容。

頂新涉入食安風暴後的危機管理,也像魏應州口中的汽油,讓社會對這家大廠的怒火越燒越旺。
 
去年十月發生大統混油事件,身兼GMP理事長的魏應充第一時間表示:「食品是老實人做的生意,也是良心事業」、「不要因為個案,抹殺食品業的努力」。當大統董事長高振利抖出含銅葉綠素的劣質油也賣給頂新時,魏家第一時間過於輕忽,只透過味全總經理說明;當事件越演越烈,魏應充迫於壓力再想出面滅火,卻已錯失良機,他避重就輕的說詞,也令消費者難以接受。 

魏應充去年公開道歉時,曾承諾頂新將自國外進口油品原料,並以「歐盟最高標準」嚴格品管;味全也宣布投入一億元在雲林斗六工廠設立國家級檢驗中心,強化食品安全。但一年過去,始終沒有任何成果,當頂新今年兩度被查出使用偽劣油品後,無論這些措施立意多麼良善,也只會被外界當成推託應付之詞。

儘管本業管理漏洞百出,魏應充卻還有時間透過媒體美化個人形象。慈濟基金會所屬的大愛電視台,今年六月特地前往彰化永靖,採訪魏應充與兄弟如何在故鄉「修古厝蓋園區」、「嘉惠鄰里」。

不把真正該做的檢驗中心做好,卻流於表面的「公關處理」,讓外界認為魏家在維護食安上搞錯重點,既無能也無心。

一九八八年,當時在台灣發展不順利的魏家兄弟遠赴對岸打拚;二十年後,當年名不見經傳的魏家,已經搖身一變成為大富商,更是台商鮭魚返鄉的代表。

二○○九年,可說是他們最風光的日子。這一年,康師傅營收、獲利屢傳佳績,連帶使得股票價格飆漲,市值創下四千五百億元歷史新高,魏家期待已久的「衣錦還鄉」時機終於到來。頂新集團也開始將注意力轉向台灣,先是大舉收購台北一○一大樓股權,計畫將集團總部遷入這座台北地標,魏應交也順勢出任一○一副董事長。
 
鮭魚高調返鄉
狂買帝寶、入股台北一○一 甚至跨足電信業 


此外,當時魏家還透露,四兄弟已斥資十三億元買下九戶帝寶,目的是為了在台灣有個共同的家(編按:目前已增加到十四戶),隨後更廣邀賓客參觀自家豪宅,毫不掩飾功成名就後的意氣風發。

同年底,頂新公開發行康師傅台灣存託憑證(TDR),更引發詢價熱潮,儘管頂新TDR承銷價高出市價,釋出的三十八萬張股票,卻仍吸引超過兩百萬人抽籤申購,「康師傅」三個字,對投資人的吸引力可見一斑。募得一七一億元資金的頂新魏家,至此正式宣告站穩台灣市場。

也是在○九年,魏應州三子魏宏丞結婚,魏家更在一○一高調舉辦結婚酒會,並於世貿二館席開一五○桌宴客,來賓不乏政商名流,如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相對○六年,魏應州長子魏宏名婚宴僅席開五十桌,賓客多為頂新多年員工與合作夥伴,事後還將禮金贈予彰化縣政府作為弱勢家庭營養午餐基金,排場不可同日而語。

或許是衣錦還鄉的欲望太強,這幾年魏家踏入電信、有線電視,動作頻頻。但從一三年開始,魏家陸續被爆出頂新TDR開放政壇有力人士「圈購」,募得的資金當中,還有六十一億元被挪用來購買一○一股權;央行總裁彭淮南點名魏家購買帝寶資金的九成九來自銀行貸款,有炒房嫌疑;以至於去年十月爆發混摻油事件時,魏應充先宣稱食品是「良心事業」,事後卻被發現,味全與頂新也使用劣質混充油等負面消息,讓輿論風向開始轉變。

中國市場遭殃
媒體痛批「無良企業」 網友也開始抵制


現在,消費者發動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抵制活動,想讓魏家得到深切教訓的目的很明顯。
知情人士透露,繼魏應充辭去味全董座後,魏應交與魏宏名近期也將辭去董事職,期望藉魏家全面退出味全董事會暫時滅火後,再評估後續策略。

業界人士分析,頂新面對危機時,最大的焦慮就是怕火勢延燒到對岸,因此「迅速切割」,就成為魏家一貫的處理方式。去年的混充油事件,頂新除了澄清是在不知情狀況下購入大統劣油,並強調旗下其他食品的原料安全;九月味全使用強冠餿水油時,中國康師傅也主動聲明與事件無關,甚至對指控康師傅捲入餿水油風波的中國媒體強勢提告。

近期正義食品與頂新製油使用越南飼料油,康師傅依舊稱中國產品僅使用當地原料,試圖「捉大放小」,但這招恐怕難以奏效。十月十二日,中國中央電視台以超過六分鐘的新聞時段,報導頂新集團在台灣進口問題油、工廠被勒令停工,新聞更點名頂新集團就是康師傅的母公司。

具官方色彩的《新京報》,也以社論痛斥頂新是「無良企業」,但集團大家長魏應州始終不願站上第一線,僅由魏應充一人面對外界炮火。這些官方報導,被視為媒體風向球,自此以後,在新浪、搜狐、微博等中國重要入口網站,有關頂新問題油的新聞,如雨後春筍般浮現,甚至已有中國網友開始抵制與退貨,若情勢持續延燒,恐將波及今年上半年營收超過一千六百億元的康師傅營運。

二十年前,事業剛起步的魏家,雇用大批業務員用雙腳走遍城市角落每一家商店,不厭其煩地反覆推銷方便麵,好不容易才在全中國擦亮康師傅招牌。二十年後,消費者透過網路就能獲取資訊,品牌形象容易建立,卻也可能快速崩毀。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