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13:57

中部摩鐵大亨、「紀氏源豐」集團少東紀安家,因好賭欠下10億元債務避逃國外,今年5月,債主找黑衣人長期至紀家位於台中龍井區集團的總部站崗討債,引起外界側目,去年,紀安家以公司資產抵押對外舉債近15億元,最後賣掉母親及公司名下40億房產償債,哥哥紀安禧認為弟弟的行為損害公司利益,狀告弟弟背信,台中地檢署依背信罪起訴紀安家。

「紀氏源豐」集團事業版圖主要為碾米與旅館兩大部分,集團董事長紀竹林與有3子,長子紀水樹任集團總經理、二子紀安禧與三子紀安家都是集團協理。其中紀安家自1999年開始擔任悅豪開發公司董事兼協理經營「悅豪時尚精品旅館」,當時負責人登記為紀母,2014年改由紀安家改任董事長,但實際上自1999年開始,公司各項業務便均由紀安家實際決策經營。

2013年間,紀安家向于姓男子借款8億餘元,紀安家當時向母親稱,因旅館需要裝潢、購買設備,須以公司名下土地做擔保向于南借款,此後,紀安家又陸續向他人借款4億餘元,均以公司名下房產做為擔保,或是開具公司支票償還本金。

去年8月,紀安家因無力償還債務和利息,便將公司和母親名下價值近40億房產賣給于男,其中15億6千餘償還銀行貸款,另14億餘元則被紀安家拿去還債。因紀安家將14億餘元個人債務列為當年度公司損失,紀安禧認為此舉造成公司損害,因此控告弟弟背信。

紀安家出庭坦承以公司房產設定抵押借款,但堅稱沒有背信,因為所借款項均用於支付轉投資虧損、擴大旅館經營買地養地,但沒算到無法承受購地成本及鉅額利息,以致債務越滾越大。

但檢方調查認為,紀安家借款是供私人之用,與公司經營無涉,他將公司名下房產擔保設定抵押權給他人、簽發公司支票支付私人借款本息,使公司資產受損、險於票信不佳風險,因此依背信罪起訴。

至於外傳紀安家因另欠10億賭債躲避國外,家人拒再為他善後,以致今年5月,債主找黑衣人至紀家站崗討債,還在門口插紅旗「紀安家出來面對」、「沒天良欠錢不還」,此部分檢警另案偵辦中。(許淑惠/台中報導)


--

簽賭的八卦

http://disp.cc/b/163-8HGy

2015年05月17日


紀氏源豐集團在台中七期成功打造摩鐵王國,卻驚傳少東紀安家積欠10億元債務落跑。翻攝畫面

【王煌忠╱台中報導】中部摩鐵大亨、「紀氏源豐」集團少東紀安家,因好賭欠下10億鉅額債務,避逃國外,債主找黑衣人從上周三起在台中龍井區集團總部站崗討債,還在門口插上「紀安家出來面對」、「沒天良欠錢不還」2面紅旗追債。由於他先前欠債都由父兄出面解決,紀家一名親人昨說:「這次他闖下大禍,家人不會再替他善後了!」

紀氏源豐集團由紀竹林(80歲)經營碾米廠起家,旗下有「源豐碾米」和「紀氏旅館」兩大事業,擁有3家碾米廠和「沐夏」、「蘭夏會館」4家頂級汽車旅館、度假飯店「沐夏墾丁會館」等,資產上百億。集團董事長紀竹林有3子,長子紀水樹(50歲)任集團總經理、次子紀安禧(39歲)和么兒紀安家(37歲)掛名協理。「紀氏旅館」曾是中部最大汽車旅館業者,近年被水雲端集團超越,但事業版圖仍然驚人。 

紀氏源豐集團大門外被債主插旗,要求紀安家還錢。翁清雅攝

剛賣地換40億還債

一名紀家親友說,紀安家出手闊綽、常上酒店,又染上賭博惡習,先前在外積欠千萬甚至上億元債務,都由父兄解決,去年他欠債10億元,還向銀行貸款21億元,為了還債,他以每坪200萬元變賣他們家在七期重劃區一筆2118坪土地,最後被一名電玩大亨以每坪186萬元買下,紀安家進帳近40億元,還債後剩下9億元,不料9億元一下子無影無蹤,也不知花到哪裡,紀安家又在今年農曆年前因為豪賭和民間本票借貸,欠下10億元,家人不願再為他收拾爛攤子,他無力償還,於是飛往加拿大躲債。 

紀安家的債主派人在紀氏源豐集團門口插旗、坐著討債。翻攝畫面

「黑衣人已坐3天」

《蘋果》接獲爆料有黑衣人向紀家追債。記者前天到龍井區「紀氏源豐」集團總部,發現大門口擺放2面紅旗,上面印有「紀安家出來面對」、「沒天良欠錢不還」白字,路旁停靠一輛未熄火轎車,裡面坐著2名嚼檳榔黑衣人。黑衣人說:「他(紀安家)欠錢不還,只好在這裡等他出面解決。」「其實我們都知道他不會出來,但就是要利用這種方式逼他哥哥出面還錢」。對於受何人委託?黑衣人推說:「不知道。」 
記者昨進入集團總部詢問,櫃檯人員稱老闆不在,無法回應。警衛說:「他們(黑衣人)在這裡已3天了。」鄰居對有人上門討債表示司空見慣,指「少東欠債不是新聞,之前還有債權人到公司丟雞蛋、撒冥紙,這次黑衣人坐車上、插旗幟,算是很溫和」。 
警方表示,「紀氏源豐」集團未報案,警員盤查,2名男子待車內,未影響集團人員進出或恐嚇、暴力脅迫,經錄影蒐證、登錄2人資料並規勸離去,因未涉不法,只能加強巡邏。 

紀家大哥兩度被綁

記者昨聯繫不上紀氏3兄弟,無法得知回應。律師呂勝賢說,債權人聘黑衣人到債務人公司站崗、懸掛討債旗幟,雖未做出妨害他人行為,但布條印有債務人姓名,恐涉妨害名譽及違反《個資法》,可提告。
紀安家連累家人被黑衣人登門討債,其實紀氏3兄弟都曾因刑案登上新聞版面。大哥紀水樹於1997年9月15日在一家肉圓店用餐後,遭2名歹徒強押上車,勒贖2000萬元。9月21日凌晨紀家依綁匪指示,把贖金放進台中科學博物館旁一台垃圾子母車內,警方埋伏2個多小時沒動靜,察看發現贖金已不見。原來子母車底部被歹徒挖空,且車子停放下水道出入孔上,蓋子已遭移走,綁匪先躲下水道,待贖金放進車即伸手拿錢,隔天紀水樹獲釋。
2000年,紀水樹又被一名歹徒綁架勒贖300萬元後獲釋。他3年內兩度遭綁,創下治安史紀錄。
紀安家的二哥紀安禧是在2005年遭邱姓組頭報案指,紀簽賭美國職籃欠債上百萬,邀他協商債務時,3男1女持槍痛毆他,他匯款160萬元到紀安禧帳戶並簽下200萬元本票才脫身,但紀安禧到案後否認涉案。 

王俊偉

曾賭贏億元遭恐嚇

紀安家也是因賭賈禍。2007年,他傳出在澳門豪賭贏1億8000萬元,在逃槍擊要犯「牛皮」王俊偉寄出附子彈恐嚇信件,至紀家投資的「沐蘭」汽車旅館,索6000萬元未果。隔年沐蘭等摩鐵遭人潑漆、砸店,外傳是「牛皮」報復洩恨。 

綁匪取贖示意圖

綁匪將垃圾子母車底部挖空,置於下水道出入孔上,待贖金放進子母車後,再從下水道取走,騙過埋伏警。 

紀家三兄弟小檔案

★長子紀水樹 
.年齡:50歲 
.婚姻:已婚 
.職稱:紀氏集團總經理 
.爭議:1997年遭歹徒顏連卿、徐偉君擄走,付贖2000萬元獲釋;2000年遭歹徒何晉男綁架,付贖300萬元獲釋。 
★次子紀安禧 
.年齡:39歲 
.婚姻:已婚 
.職稱:紀氏集團協理 
.爭議:2005年邱姓組頭報案指控紀安禧簽賭積欠百餘萬元,雙方協商債務時,紀疑似找來3男1女持槍痛毆他,他匯款160萬元給紀並簽200萬本票才脫身。紀否認涉案。 
★三子紀安家 
.年齡:37歲 
.婚姻:未婚 
.職稱:紀氏集團協理 
.爭議:2007年傳聞紀安家在澳門豪賭贏了1.8億元,遭綽號「牛皮」的槍擊要犯王俊偉鎖定,寄出附有子彈信件,恐嚇勒索6000萬元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紀氏源豐集團版圖

★董事長:紀竹林
★集團總資產:上百億元
★管理階層:紀竹林長子紀水樹任總經理、次子紀安禧和三子紀安家任協理
★兩大事業:
☆源豐碾米:
.在台中市龍井區、大安區及中國福州市設有碾米廠
.生產「勝利上品米」拓展小包裝米市場
.主要通路為量販、超市與米商 ,台北、台中、高雄有營業所
☆紀氏旅館:
.沐夏汽車旅館
.悅豪汽車旅館
.蘭夏養生館
.蘭夏會館
.竹林雅緻旅館
.沐夏墾丁會館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

紀氏家族早期在台中龍井經營碾米廠,靠著大家長紀竹林的獨到眼光,20多年前就在尚屬農地的七期重劃區收購土地,隨著七期開發、建設,地價水漲船高,他又將觸角伸入頂級汽車旅館,打造出資產上百億元的「紀氏源豐」集團。
紀竹林與元配生下長子紀水樹,元配過世後再娶,生下紀安禧、紀安家兄弟,在集團任董事長的紀竹林現年80歲,漸退居幕後,集團交給3個兒子負責。
「紀氏源豐」打造摩鐵王國,初期選在台中沙鹿興建2層樓的米蘭村汽車旅館,以商務客為主;直至2002年,在加拿大學飯店餐飲管理的紀安家開始在七期重劃區興建頂級汽車旅館,從設計、監工到管理一手包辦。

水雲端集團董事長紀炎福也是龍井紀氏家族成員。他說,紀安家年紀比他輕,論輩分是他叔叔,目前水雲端、紀氏、水舞、涵館、水月為台中五大汽車旅館集團,大家互相投資或獨資。對於紀安家傳出積欠鉅額債務,紀炎福低調說:「聽說金額很龐大,想幫忙都幫不上。」 
紀安家一名好友表示,紀喜歡當老大,朋友都稱他「紀董」,身上總是現金飽飽,在自家蘭夏會館內設有一間貴賓室,幾乎每天都辦趴,並從高檔酒店買小姐全場來助興,每次至少6人,一晚花費逾10萬元。 
紀家親戚說,紀家事業王國被紀安家搞得名聲壞一半,「若不快切割,可能會被他敗光。」記者王煌忠、曾雪蒨

--

 

裁判字號:
88年台上字第4320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8 月 12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37 期 499-511 頁
相關法條: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5 條  ( 88.04.21 ) 
要旨:
擄人勒贖罪與強盜罪,就其均係以不法得財為目的而施用強暴脅迫等手段
以剝奪被害人之行動自由,且於被害人遭受挾持而陷於不能抗拒中,以加
害其生命或健康為要脅,逼令被害人或第三人交付財物一點觀之,二者均
屬盜匪行為,其罪責並無不同。故於擄人勒贖行為繼續中,兼又強劫被擄
人財物之行為,在行為人主觀上,既係基於一個擄人以取財之單一犯意為
之,客觀上又屬一個接續進行之盜匪行為,自應認係一個包括的擄人勒贖
行為,不另論以強盜罪名。
參考法條:懲治盜匪條例 第 2、5 條 (88.04.21)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八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二○號
    上  訴  人  顏連卿  男
                徐偉君  男
    右  一  人
    選任辯護人  黃勝昭律師
右上訴人等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五月四日
第二審判決(八十八年度上重訴字第三二三號,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
八十七年度偵字第三三四、一○○二、二三五九號),徐偉君提起上訴;顏連卿經原
審法院依職權送上訴,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顏連卿因涉犯盜匪罪遭台灣桃園地方法院通緝,逃亡在外,經
濟困難,於民國八十四年七月間萌生擄人勒贖之歹念,獨自南下雲林縣大埤鄉勘查地
形,計畫綁架同鄉謝姓代書之獨子謝有程勒贖,返回台中後即面邀與其共同租屋居住
之上訴人徐偉君共同策劃綁票事宜。同年八月下旬綁架謝有程之前二日許,適顏連卿
高雄友人黃贊能(已判決定讞)北上台中找顏連卿;因黃贊能當時經濟狀況亦不佳,
顏連卿遂邀黃贊能共同參與綁架事宜,黃贊能亦表同意。三人乃基於共同之犯意聯絡
,推由顏連卿、徐偉君二人分別從事作案前之準備工作,其中顏連卿於同年五、六月
間某日,在台中市西屯區台中榮民總醫院附近侵占不詳姓名人所遺失之身分證一枚,
於同年七月間某日在台中縣大里市與徐偉君共同租屋處,由顏連卿換貼其本人之照片
於該身分證上而變造之,足以生損害於該被變造身分證之不詳姓名人及戶政機關對身
分證管理之正確性。嗣由顏連卿以行使該變造之身分證,於同年七月間某日向台中縣
清水鎮民王順德以每月新台幣(下同)一萬一千元之代價租得○○縣○○鄉○○街○
○○號一、二樓,預作拘禁謝有程處所;另顏連卿、徐偉君基於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
所有之概括犯意,先於同年八月中旬某日,在台中市西區由徐偉君把風,顏連卿持客
觀上足以為兇器之大型十字螺絲起子撬開車牌號碼不詳之自用小客車車門而竊得該汽
車。二人又於翌日共同在台中市西區某處,由顏連卿把風,徐偉君持上開可供為兇器
之大型螺絲起子竊得AI-七六二七號汽車車牌一面,並將之懸掛在前開竊得之贓車
車體上,用供綁票之交通工具。顏連卿復於同年八月中旬某日,以二萬元之代價購得
盜拷(俗稱「王八機」)之○九○一一四三一三號行動電話一具,徐偉君則以三千多
元之價格在台北市華西街商品店購得未具殺傷力之玩具手槍一枝,分別作為擄人取贖
通訊及押人之用。終於在同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二時許,顏連卿駕駛右開贓車內載徐
偉君、黃贊能,自謝有程雲林縣大埤鄉住宅附近,一路尾隨謝有程至斗南鎮文昌路斗
南地政事務所前,因該處當時行人稀少時機成熟,徐偉君、黃贊能二人下車,由徐偉
君手持上開未具殺傷力之玩具手槍,與黃贊能共同將謝有程強押入上開贓車之後座內
,並以預購之膠帶封住謝有程眼睛,顏連卿迅即將車開上中山高速公路斗南交流道,
後下西螺交流道,改走省道,復駛上員林交流道,再下王田交流道,經省道後直奔○
○縣○○鄉○○街○○○號上述拘禁處所,將謝有程押至二樓靠樓梯間之房間內拘禁
,輪替看管;夜間則以膠帶捆綁謝有程手腳,以防其趁隙逃脫,並命謝有程將其身上
所有物品交出。旋三人乃以強暴致使不能抗拒而強劫謝有程之行動電話、呼叫器及金
融卡,並持謝有程之金融卡,分別由顏連卿騎乘機車搭載黃贊能至台中縣沙鹿地區自
動提款機提領現金一次,及由徐偉君騎機車至台中縣沙鹿地區自動提款機提領現金一
次,二次共計提款十三萬九千元,得款後由彼等三人朋分花用罄盡。再渠等為達到勒
贖之目的,由顏連卿以前開「王八機」撥通謝宅後,先交由黃贊能要謝有程之父謝益
男準備贖金,經由顏連卿恫稱:「今天不交(指贖款),我要犧牲一個人(指謝有程
)」;「不可報警,否則準備棺材裝人」等語,致謝益男心生畏懼。謝有程家屬為求
謝有程生命安全,遂與顏連卿、黃贊能以電話談判贖金,額度由五千萬元、三千萬元
降至八百萬元後成交。翌(三十)日徐偉君至桃園縣新屋鄉徐某友人處,由徐偉君自
行焊燒製作紅色鐵筒,供收取被害人家屬交付之贖款之用,而放置於○○市○○○街
○○號前下水道口上方,並由顏連卿以「王八機」指揮及置放信件等方式,指引謝有
程家屬至上記紅色鐵筒處。至同年九月一日凌晨五時五十分許,謝有程家屬依顏連卿
指示將八百萬元置入紅色鐵筒後;先前早依顏連卿指示於下水道中等候之黃贊能,即
迅速將贖款取走,並由原先進入○○市○○○街○○○號前下水道口步出後,由顏連
卿以車接應載走,並以呼叫器通知徐偉君,表示贖款已取得,徐偉君收到訊號後,乃
依原計畫隨即將謝有程載至○○市○○○路○○號前釋放,並通知謝有程家屬於同日
凌晨六時三十分許前往載回。顏連卿、徐偉君、黃贊能取得八百萬元贖款後,重回拘
禁處所朋分,顏連卿、徐偉君各分得二百八十萬元,黃贊能則分得二百四十萬元,作
案用之車輛、玩具手槍及「王八機」隨即丟棄,三人分得之贖款則已悉數用罄。顏連
卿、徐偉君二人綁架謝有程勒贖得逞後,食髓知味,於八十六年八月下旬某日,再起
意勒贖而擄人,由顏連卿探知○○縣○○鄉○○○○○號「土人」之紀竹林經濟狀況
良好,乃由顏連卿持於八十六年年初某日在台中市區所侵占「鄧欣彥」遺失之身分證
一枚,由顏連卿於同年八月下旬某日在台中縣大雅鄉其先前租屋處換貼自己照片變造
「鄧欣彥」之身分證,足以生損害於「鄧欣彥」及戶政機關對身分證管理之正確性。
同時在其租屋處附近之某刻印店偽刻「鄧欣彥」印章一枚,共同持之於同年九月六日
向台中市邱寶珠以每月一萬一千元之代價,租得○○縣○○鄉○○村○○路○段○○
巷○○弄○號一、二樓,作為拘禁紀竹林之子紀水樹之處所;顏連卿並偽以「鄧欣彥
」身分與邱寶珠訂立契約書,偽造「鄧欣彥」署押及加蓋偽造之「鄧欣彥」印章之印
文於該租賃契約書上充任承租人,徐偉君則偽以「李鑑哲」身分,在該租賃契約書上
偽造「李鑑哲」署押擔任保證人,均足以生損害於「鄧欣彥」、「李鑑哲」及房屋出
租人邱寶珠。顏連卿、徐偉君二人為求綁架紀水樹順利,即自同年九月一日起曾多次
以徐偉君預先於同年八月底某日在台中市購得「王八機」即盜拷行動電話一具,分別
試打至龍井鄉公所、同鄉村長等處以測試「王八機」之功能,並親至紀水樹住宅附近
勘查地形,再由徐偉君至台中市購得手銬一付、未具殺傷力之玩具手槍二把,作為押
人之用。同年九月十日二人基於故買贓物之犯意聯絡,推由徐偉君以二萬元代價在台
中市某不詳地點向不詳姓名人購得「劉博宇」之身分證及汽車駕駛執照,而後二人在
上開○○縣○○鄉○○村○○路○段○○巷○○弄○號租屋處貼上顏連卿本人之照片
而共同變造「劉博宇」之身分證、駕照,並基於概括犯意之聯絡,共同分別於同年九
月十日十六時十五分許、同日十八時五十五分許及同年月二十日十八時十分許,連續
持以向台中縣潭子鄉雅潭路旺來貨車租賃公司租得車號OX-7546號、OX-8
151號及PB-7145號小貨車各一部,推由徐偉君連續在未載發票日、到期日
及金額之空白本票上、及汽車出租合約書上偽造簽署「劉博宇」之署押於空白本票及
租車合約各二紙上,均足以生損害於劉博宇、旺來貨車租賃公司及監理機關對駕照管
理之正確性。於同年九月十日租得貨車後,徐偉君即與顏連卿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
所有,隨即駕該貨車至台中縣大雅鄉中山路路旁偷得垃圾子車一個,載回潭子鄉租屋
處藏放,並由徐偉君以向涂健華所借之砂輪機等工具,將該垃圾子車內部切割(毀損
部分未據告訴),作為交付贖款掩體之用。一切就緒後,顏連卿、徐偉君二人乃於同
年九月十五日中午十二時許,由顏連卿駕駛徐偉君於八十五年間以十萬元之價格購得
之車牌QG-八六三七號AB車(借屍還魂複製車)搭載徐偉君,自紀水樹台中縣龍
井鄉住宅附近,一路尾隨紀水樹○○縣○○鎮○○路○○號肉圓清肉圓店前,趁紀水
樹吃完肉圓步出店外時,由徐偉君持未具殺傷力銀白色玩具手槍一枝與顏連卿二人共
同向紀水樹謊稱係刑事組人員,將紀水樹強押上車,並以先前預備之手銬將紀水樹銬
住,以膠帶封住紀水樹眼睛,復將紀水樹身體壓低,以防其掙脫或遭人發現。由顏連
卿開車行經台中縣特三號道路、沙鹿鎮屏西路、龍井鄉、大雅鄉等地,抵達○○縣○
○鄉○○村○○路○段○○巷○○弄○號之拘禁處所,即將紀水樹帶上二樓拘禁輪替
看管。徐偉君復以電鑽在拘禁處地面鑽洞釘上俗稱壁虎之釘子,於拘禁紀水樹期間將
紀水樹以手銬銬在地面上之釘子,防其脫逃。顏連卿、徐偉君二人並恐嚇稱:「要講
實話,否則要使你難過」,使紀水樹心生畏懼,便輪流詢問紀水樹家庭成員暨聯絡電
話,並交互以「王八機」恐嚇紀水樹之父紀竹林稱:「你若繼續跟警方配合,那小孩
(指紀水樹)我絕對不放他回去」,「若拿不到五千萬元,我絕對不放人,你這樣只
會害死你兒子」等語,囑其準備贖金贖回紀水樹,致紀竹林心生畏懼。幾經周旋最後
確定為二千萬元。徐偉君即夥同顏連卿於同年九月二十日十八時十分許租得上開PB
-7145號小貨車,駕駛該車將切割完成之垃圾子車載至台中市科學博物館前下水
道口上方固定,返回拘禁處所以高梁酒及安眠藥餵食紀水樹使其陷入昏睡。並於同日
由顏連卿以「王八機」與紀水樹家屬聯絡交付贖款事宜;徐偉君則先行由○○市○○
路○○○巷○○○號旁下水道出入口進入,步行至垃圾子車放置處下方,等候拿取贖
款。於次(二十一)日凌晨零時至一時間,紀水樹家屬依顏連卿指示將二千萬元丟入
台中市科學博物館前下水道口上方之垃圾子車內;等候多時之徐偉君立即將該筆贖款
取走,並以無線電通話機通知顏連卿已取得贖款,顏連卿立即駕車將徐偉君及贖款載
回拘禁處所朋分,每人各分得一千萬元。嗣於同日上午七時許徐偉君駕車載紀水樹至
台中市西屯路與安林路口附近馬路上釋放;作案用之汽車除將車牌拆下丟棄外,並棄
置於台中市西屯路某處。顏連卿分得之贓款其中五十萬元送給友人顏廷聿、七百萬元
託賴志榮保管,自己帶二百萬元至大陸花用,嗣再請賴志榮於同年十一月中旬A二百
萬元及同年月下旬由賴志榮帶二百萬元給顏連卿;徐偉君分得之贓款其中五十萬元給
女友闕有蓮、六百五十萬元交王景然保管,並交代王景然將其中一百萬元給曹永亨、
二十萬元給廖振良、十萬元給涂健華、五萬元給謝信朝、五萬元給施榮華,自己帶二
百五十萬元至大陸花用。另王景然於同年十月十日及十一月七日各帶二百萬元至大陸
給徐偉君。嗣經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指揮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雲林
縣警察局、台中縣警察局循線查明其二人在大陸之處所,由大陸公安人員逮捕,於八
十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在福建省馬祖移交警方而查獲等情。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顏連卿
、徐偉君部分之不當判決。改判仍論處其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又共同意圖勒贖而擄
人罪刑。固非無見。惟查:(一)審判期日審判長於檢察官陳述起訴要旨後,審判長
應就被訴事實訊問被告,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七條所明定,此項規定依同法第三
百六十四條規定,於第二審之審判亦在準用之列。卷查原審審判期日,依審判筆錄所
載:審判長於上訴人(檢察官及被告)陳述上訴要旨後,並未就被告被訴之事實逐一
訊問、調查,僅記載:「對原審判決所載犯罪事實有無意見﹖(朗讀告以要旨)」等
語,顯然不能認其已踐行上開法定程序,其所為之事實認定,殊難謂無違背法令(何
況原判決又撤銷第一審判決所認定之事實,尤有未行調查證據認定事實即予裁判之可
議)。此項悖乎程序正義作成之裁判,自無加以維持之餘地。(二)擄人勒贖罪與強
盜罪,就其均係以不法得財為目的而施用強暴脅迫等手段以剝奪被害人之行動自由,
且於被害人遭受挾持而陷於不能抗拒中,以加害其生命或健康為要脅,逼令被害人或
第三人交付財物一點觀之,二者均屬盜匪行為,其罪責並無不同。故於擄人勒贖行為
繼續中,兼又強劫被擄人財物之行為,在行為人主觀上,既係基於一個擄人以取財之
單一犯意為之,客觀上又屬一個接續進行之盜匪行為,自應認係一個包括的擄人勒贖
行為,不另論以強盜罪名。原判決事實認定上訴人於擄掠被害人謝有程行為繼續中,
又基於強盜之犯意,強劫其身上之行動電話、呼叫器及金融卡等物,因認上訴人除觸
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外,另涉犯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
一款之強盜罪,並認該二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擄人勒贖罪處斷。
顯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三)行動電話手機(話機)之電子序號及內碼等,係手
機製造廠商及行動電話通信業者方有權製作,將之輸錄於行動電話手機之電腦電磁紀
錄內,供行動電話通信業者之電腦網路交換控制中心比對查核,以決定是否准許該手
機使用者通信之用,合於永續狀態中表示一定用意證明之刑法文書概念,自屬刑法第
二百二十條第二項(修正前之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十條之準私文書。苟有盜拷偽
造他人行動電話之序號、內碼等於自己之行動電話手機內,並持以行使之行為,除觸
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二十條第二項、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外,
並同時涉犯電信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之罪,應依想像競合犯之關係,從一重之行使偽
造準私文書罪處斷。原判決認定顏連卿、徐偉君分別於八十四年八月中旬、八十六年
八月底向他人購買盜拷之行動電話各一支作為擄人勒贖通信之用,僅論處上訴人違反
電信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之罪,置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二十條第二項(修正前
為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於不論,併有適用法則不當之
違誤。(四)判決不載理由或所載理由矛盾者,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
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定有明文。原判決事實先則認定同案被告黃贊能(已判決定
讞)於八十四年八月二十九日綁架謝有程前二日,始自高雄北上台中參與擄人勒贖之
行為,繼又認定黃贊能於同年七月間某日即基於共同之犯意,推由顏連卿行使變造身
分證、同年八月中旬又責由顏連卿、徐偉君竊取汽車、牌照並購買盜拷之行動電話,
因認黃贊能就行使變造特許文書罪及j帶兇器竊盜罪部分與顏連卿、徐偉君間有犯意
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皆為共同正犯等語。然既曰黃贊能自八十四年八月二十七日起
始參與擄人勒贖之謀議與行為,卻又謂自同年七月、八月中旬即已參與擄人勒贖中牽
連犯之行使變造特許文書罪及j帶兇器竊盜罪。其事實前後之記載與理由之說明,顯
有刺謬矛盾之處,究竟黃贊能自始即參與擄人勒贖之行為,抑事中始參與﹖自應於事
實欄為明確之記載,然後於理由內說明其所憑之依據,否則即不足以為判斷適用法律
當否之根據,遽行定讞,自不足以昭折服。(五)判決不適用法則者為違背法令,刑
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八條定有明文,原判決事實認定徐偉君持玩具手槍一支與顏連卿
共同向紀水樹謊稱係刑事組人員,將紀水樹強押上車,銬上手銬等情,如果無訛,上
訴人等似又觸犯刑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項冒充公務員而行使其職權之罪,原審漏未
審酌,併嫌疏略。上訴意旨雖未指摘及此,然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判
決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又顏連卿於八十八年五月十九日即已收受原審之判決正本
,遲至同年六月十五日始提起第三審上訴,其上訴顯已逾期,然本件為依職權上訴之
案件,不待被告上訴,原審法院應依職權逕送本院審判,且已依上開規定辦理,視為
被告已提起上訴。是顏連卿逾期上訴,本院不另從程序上予以駁回,併此指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八      月     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紀  俊  乾
                                        法官  楊  商  江
                                        法官  黃  正  興
                                        法官  林  茂  雄
                                        法官  王  居  財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八      月     十八     日
			

 

http://magazine.sina.com/bg/chinatimesweekly/1577/...

劉建宏

 

紀安家(右)提到汽車旅館的經營,意氣風發。
紀安家(右)提到汽車旅館的經營,意氣風發。

 

沐蘭受到富豪團的青睞,紀家也有股份。
沐蘭受到富豪團的青睞,紀家也有股份。

 

紀家的本業是稻米加工,源豐碾米場在台中縣龍井鄉十分出名。
紀家的本業是稻米加工,源豐碾米場在台中縣龍井鄉十分出名。

 

綁匪利用下水道,把二千萬元的贖金給拿走。
綁匪利用下水道,把二千萬元的贖金給拿走。

 

 

  台中新一代的汽車旅館大亨紀安家,今年剛滿30歲,他的家族以經營稻米加工及土地買賣起家,如今旗下擁有10多家汽車旅館;他的父親曾2次遭綁票,他自己也被槍擊要犯恐嚇勒索,但他依舊不害怕,一心要打造自己的汽車旅館王國。

  汽車旅館已經不是以前那種見不得人的偷情場所,要不然,那些大富豪也不會爭相想來親身體驗一下。」

  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兒子李澤楷以及大陸富豪團,來到台灣竟然指定要住被視為是「偷情場所」的汽車旅館,一夜之間,汽車旅館竟然比五星級飯店還要受歡迎,簡直是跌破所有台灣人的眼鏡。

  獲得富豪們青睞的沐蘭汽車旅館,股東之一的紀氏源豐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在中部擁有十多家汽車旅館,最新的蘭夏會館也才剛開幕沒多久,堪稱台中新一代的汽車旅館翹楚。

  下注豪賭全台最大

  紀氏源豐第三代接班人紀安家,今年才滿三十歲,行事低調的他,穿著T恤、休閒褲,坐在蘭夏會館的辦公室,不說穿的話,沒人知道他是新一代的汽車旅館大亨。

  他明白指出,「台灣人的消費能力夠強,我們既然要做汽車旅館,就要做最好的;像蘭夏會館,我們最大的房間,有一百七十八坪,可以說是全台灣最大的,這麼做,我們也算是下注豪賭。」

  紀家是以生產稻米起家,兼做房地產土地買賣。那麼,為什麼會想做汽車旅館呢?紀安家回答說,由於自己家族擁有土地,不用也浪費,才會開始試著投資旅館事業。台中建國路上的巧合飯店,就是紀家投資的第一家飯店,迄今營業已經快三十年了。「因為巧合飯店有做起來,我們有了經驗和信心,在一九九○年時,我們開始規畫做汽車旅館。」

  紀安家表示,「我們的第一家汽車旅館,是在台中縣沙鹿鎮的微風,只有二層樓而已。那時候的需求很簡單,就是以『方便』為優先,客人都是藍領階級、出差客為主,不像現在要搞那麼多花樣。」

  這一、二年來,台中市多了好幾家五星級飯店,包括裕元花園酒店、HOTEL ONE亞緻酒店,為台中的觀光業注入一股朝氣。紀安家說,其實,台中的飯店少,他們本來也有意做飯店業,但飯店的投資太大,蓋五星級的飯店成本更是高、回收慢。「我想到在美國看到的汽車旅館,都是設在公路邊,車子停在外面,很簡陋;台灣也沒有比較像樣的汽車旅館,不如把錢拿來投資汽車旅館來得劃算。」

  有意跨足博弈產業

  二○○二年是一個轉捩點,紀安家開始規畫大型的豪華汽車旅館,「我在加拿大是學飯店餐飲管理,我的興趣又是設計繪畫,所以,整個汽車旅館從設計、監工到管理,都是我一手包辦。」

  光是整個規畫,就花了紀安家二年的時間。二○○四年十二月,紀家和友人投資的沐蘭開幕,立刻在台中掀起一股豪華汽車旅館風潮;二○○五年四月,由紀家獨資的沐夏也開幕了,生意更是好得不得了。

  投資一間像沐夏這樣豪華型的汽車旅館,成本至少要花二、三億元。曾經有業者表示,投資汽車旅館,一年就可以回收。不過,紀安家透露,現在的大環境沒有那麼好了,十年前台中曾有一家汽車旅館破紀錄地以十個月的時間就回收成本。現在要回本,至少要四年才行。

  秉持要做最好、最特別的汽車旅館,紀安家在新開幕的蘭夏會館花了許多心思。他說,在二十七個車庫的房間當中,有七個房間設有游泳池,「就算在台北,幾乎都沒有這樣的設計。」

  「我們最大的房間,有一百七十八坪,平日收費才七千六百元而已。一進門就看到游泳池,屬於峇裡島式的Villa,空間還是露天,我們提供躺椅,讓客人享受陽光,這邊還可以烤肉。我們不限人數,多一個人,只加收清潔費六百元。這裡曾經擠進七十多人來開Party,簡直是平民的收費,帝王的享受,五星級飯店根本不可能辦到!」

  紀安家在言談中也不經意地提到,「旅館業是博弈產業的根本。」他說,如果政府開放賭場的話,他也有興趣要投資。他更透露,早就已經在柬埔寨設立公司,從事網路投注事業。

  「現在台北富邦銀行開放的運動彩投注,我們就是做這個。」紀安家說,他本來要在美國成立投注公司,受到種種因素的限制,台灣又沒有開放,最後只好選擇在柬埔寨落腳;但他也抱怨柬埔寨比較落後,網路常常當機,反應相當慢。他強調,在柬埔寨設立的公司,完全合法,現在也跟馬來西亞的雲頂集團合作。不過,如果台灣民眾想要下注,必須先到柬埔寨或是雲頂加入會員才行。

  倉庫儲放戰備糧食

  紀家的本業是開設碾米場,「源豐碾米場」在台中縣龍井鄉一帶非常有名,他們所生產的「上品米」,口碑相當好。「我們主要的客戶,是以團膳為主,把米賣給做便當的工廠。但是在大賣場還是買得到包裝米。」

  以前,紀家也是以務農為主,後來做槄米加工,愈做愈大後,遂接受政府的委託,進行稻米採購。紀安家解釋,台灣加入WTO之後,市場必須開放,由於紀家在中部算是比較大的稻米加工公司,糧食局便委託紀家替政府向美國、泰國、澳洲採購稻米。

 

「我們的工廠有三甲多地,倉庫則有十多甲,裡頭還儲放有戰備糧食呢!現在政府不是說要針對低收入戶發放稻米?這些事情,我們以前基於回饋地方,只要有村裡長來找我們,我們都會主動做,不過,大部分就是侷限於在我們附近的鄉鎮而已。」

  儘管今日已經是新一代的汽車旅館大亨,外界比較不知道的是,紀水樹和紀安家父子,一度是槍口下的倖存者,二人都有過「不平凡」的遭遇。紀水樹先後二次遭到綁架,紀安家則是被槍擊要犯寄子彈勒索六千萬元,提起這些不愉快的過去,紀安家笑一笑地說:「台灣還不至於那麼恐怖啦,我在國外待過,更離譜的情況都看過,就像電影演的情節一樣,老實說,我覺得台灣的治安有在進步。」

  紀水樹二次遭綁票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上午,當時四十二歲的紀水樹,一個人開車到台中市去處理私事,回家途中,肚子餓了,就在馬路邊的一家肉圓店吃肉圓,吃完肉圓才剛走出店門口,突然就有二個不明男子靠了過來,半推半拉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他給押進一輛車子綁走。

  紀水樹被綁匪關了六天,在這六天當中,綁匪並沒有虐待他,只是把他的雙手以及雙腳全部綁住,讓他待在一間空屋裡。綁匪打電話到紀家勒索金錢,一開口就是二千萬元。

  九月二十一日凌晨,紀家依照綁匪的指示,把二千萬元的贖金,放進台中科學博物館旁邊的一個垃圾子車裡頭。一旁的員警則早就做好埋伏,只要綁匪一出面拿贖金,馬上逮人。

  只是,員警苦等了二個多小時,早已過了付贖金的時間了,依舊不見綁匪的蹤影,大家都很納悶,也覺得奇怪。一位員警忍不住上前看個究竟,這才發現贖金早就不見了。原來,垃圾子車的底部被挖空,而且,垃圾子車放置的位置,就是在下水道的出入孔,蓋子也遭移走。

  「換句話說,綁匪早就把附近的地形都觀察得相當清楚,也做好因應之道。贖金一放進去垃圾子車,直接就掉到下水道裡頭,綁匪則是預先就躲在下面,錢一拿到立刻閃人,我們卻還在旁邊埋伏,再加上三更半夜根本看不清楚,可以說是完全被綁匪給耍了。我記得基努李維演的《捍衛戰警》第一集裡頭,就有這樣的橋段。」當時承辦此宗綁票案的員警苦笑地說。

  隔天一早,紀水樹便在台中大肚山獲得釋放。綁匪拿到贖金之後,潛逃到大陸去,直到隔年一月才在大陸落網,最後透過金門協議,把主嫌徐偉君、顏連卿引渡回來台灣。

  紀水樹第二次被綁票,則是在二○○○年四月四日,當天傍晚,紀水樹從外頭回到自家住處,剛在廚房用餐,二十七歲的何晉男戴著頭套,手持玩具手槍,直接就衝了進來,紀水樹還沒有回過神,就這樣被何晉男給押走了。

  從事廢輪胎回收業的何晉男,前科纍纍,又喜歡賭博,欠下一屁股賭債,因為欠了三十六萬元,不時遭到催債,只得鋌而走險。由於他多次進出紀家的碾米廠,又聽說紀水樹曾經遭綁票,之前就潛進紀家想要行竊,但沒有成功,後來乾脆挑上紀水樹本人,準備大幹一票。

  何晉男向紀家勒索五百萬元,經過討價還價之後,降為三百萬元。為了怕警方跟監,何晉男數度更改交贖金的地點,最後選在高速公路北上一百九十一點三公里的地方,也就是在彰化市寶廓路附近,要求紀家把三百萬元立即丟下高速公路,何晉男則在下方等候,一拿到錢後,立即逃離現場。

  拿到錢的何晉男,稍後打電話給紀家,說他已經把紀水樹丟在彰化縣伸港鄉媽姐廟旁的堤岸邊。家屬和警方立即趕往現場,把紀水樹平安接回家。這次,警方的動作很快,一天之內就順利破案。

  紀安家被要犯勒索

  至於紀安家,則是傳出在澳門贏了二億元之後,去年九月二十八日,遭到頭號槍擊要犯、綽號「牛皮」的王俊偉要求「分紅」六千萬元。「牛皮」寄了一封信到紀家經營的沐夏汽車旅館,裡頭還附有一顆M16長槍的子彈,引起台中警方相當重視。

  紀水樹前後二次遭到綁票之後,行事變得相當低調,一開始還聘請保鑣和司機,住處四周也都裝有監視器,除非是有重要的場合,紀水樹很少出門,也不參加應酬。

  第一次被綁票時,紀水樹還取了個偏名,叫做「侑安」,希望以後平安無事,沒想到又碰上第二次綁票;他也想過全家移民加拿大,但考慮到大部分的生意都在台灣,因而作罷。倒是紀安家在十一歲時,就被送到加拿大讀書。

  紀安家則說,他父親已經退休,現在都不管事,頂多就是從家裡到辦公室走一趟,出門一定有司機開車,但並沒有特別請保鑣。「我的觀念是,我沒有犯到別人,別人也不會犯到我;我不會特別害怕,還是一樣過日子。」

  汽車旅館Fun輕鬆

  接連而來的大陸富豪團到台中,指定要住汽車旅館,「摩鐵」MOTEL這個台灣特有的文化產業,竟然會讓台灣紅遍全球,恐怕是業者始料未及。

  汽車旅館一直帶有情色的味道,不過,目前台中地區豪華型的汽車旅館,在空間設計上都是走情境裝潢路線,不僅有戶外別墅的格局,即使在房間裡頭,除了植物造景之外,水幕牆的採光設計,陽光可以從屋頂透進去,打造出明亮的感覺,擺脫傳統「偷情」的陰暗感覺。

走進蘭夏會館超過百坪的房間,先在1樓把車子停妥,再搭電梯上4樓,一進門,就是一個超過50坪大的空間;宛若客廳的陳設,沙發、桌椅、電視,大家可以在這邊泡茶聊天,旁邊有烤箱,也可以自己帶吃的進來,就像待在家裡一樣。旁邊就是游泳池,也有spa、躺椅,可以做日光浴,非常舒服。

  再以沐夏為例,6間有游泳池的房間,都是樓中樓設計,房間至少有60坪;樓下有80吋大的投影螢幕,和式的座位,卻是搭配強化玻璃,怎麼跳都不會破;樓上的游泳池,還可做spa水療,屋頂是可透光的玻璃,一旁又有躺椅,宛若置身在戶外游泳池一般,很有休閒度假的感覺,即使是假日期間,也十分適合大人帶小孩一起去「玩」3個小時。

  買賣土地賺大錢

  紀安家說,他們家很早就從事房地產業,不過,他們只有買賣土地,並沒有蓋房子。10幾、20年前,紀水樹就標下許多田地,像目前最夯的台中七期,他就擁有不少地。

  去年,寶輝建設就以創下天價的每坪185萬元的價錢,買下國家音樂廳預定地附近的三越汽車旅館基地,準備推出每坪75萬元起跳的頂級豪宅。紀安家透露,「這塊地其實就是我們家的,一共有660坪,賣了12億2,100萬元。」

  紀安家表示,這塊地是10多年前由紀水樹標下來,當時因為周遭都是農地,沒有人看好,但紀水樹獨排眾議,以每坪40萬元左右的價錢標下來,之後就一直擺在那裡。10多年後,身價就一路狂飆地漲了將近5倍。這也證明了紀水樹對買賣土地有獨到的眼光。

2005年12月02日

【黃巽君╱台北報導】知名的米商公司少東疑似因為積欠賭債下海當強盜。一名被害人上個月向刑事局報案,指控遭到「上品米」少東紀安禧教唆台中海線幫派份子持槍綁架勒贖,由於這起強盜案是因為簽賭NBA比賽而起,紀安禧是否因為積欠巨額賭債而涉入強盜案,警方已經組成專案小組深入調查。

據二十七歲的邱姓男子指出,紀安禧因為簽賭美國職籃NBA比賽,積欠一百多萬元賭資,因此十月十二日下午他與紀安禧相約在「上品米」台北總公司內商討解決債務,卻突遭三男一女四名歹徒闖入,持槍控制行動並加以毆打,紀安禧出面與帶頭的女子交涉斡旋,最後約定由被害人透過紀安禧帳戶,分兩次付出贖款三百六十萬元。 

 

承諾要求止付未履行

紀安禧對邱姓男子的指控完全否認,是否有歹徒持槍闖入,他聲稱「訊息不是真的」,並強調邱姓男子曾帶人到公司搗亂,至於搗亂的原因,「我不清楚但公司已經備案。」
邱姓被害人當天晚間隨即以網路銀行指定帳戶匯款一百六十萬元到紀安禧帳戶,並開具兩百萬元本票,歹徒取走紀安禧銀行存摺與印章隨即離去。
紀安禧當晚承諾,第二天將立即要求銀行止付,避免被害人損失;不過第二天上午,紀安禧不接電話,被害人向銀行查詢,發現百萬元匯款早已從紀安禧帳戶被提領一空。
八天後,歹徒要求被害人匯款兩百萬元換回本票,被害人再度尋求紀安禧協助,但從紀某態度發覺事有蹊蹺。
邱姓男子說,「當天歹徒一進來就亮槍威脅說要找我,因紀安禧認識帶頭的女子,所以才由他幫忙跟歹徒溝通,並透過他的帳戶匯贖款。」「以當時我跟他同樣都是被持槍威脅的心情,他應會幫忙通知銀行止付贖款,可是事後他卻沒有,才讓我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跟歹徒串通好設計我。」 

獲選「台灣好米」廠商

讓警方詫異的是,紀安禧的家族從台中縣龍井鄉的碾米廠發跡,直到自創稻米品牌「上品米」上市行銷遍及大賣場,並曾獲農委會評選為「台灣好米」廠商,但紀氏家族卻與綁架案脫離不了關係。
紀安禧同父異母的哥哥紀水樹曾兩度遭綁架,至今陰影猶存行事作風低調,弟弟不但捲入簽賭案還涉入綁架強盜案,讓人不解。 

紀安禧小檔案

◎年齡:1976年生,現年29歲
◎學歷:留學加拿大,獲學士學位
◎國籍:具台灣、加拿大雙重國籍
◎婚姻狀況:已婚
◎現任職務:紀氏源豐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監察人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工商時報/曾麗芳】 2013-09-13

台中汽車旅館業者進軍重劃區養地已風行多年,早期以7期為主戰場,汽車旅館到處林立。

不過,隨著建商搶地推豪宅、造成7期一地難求,汽車旅館業者近年紛紛將目標轉向12期重劃區。

水雲端公司董事長紀炎福就坦言,汽車旅館愈來愈難賺了,「投資汽車旅館其實是為了養地」! 占地面積動輒逾千坪的汽車旅館,通常坐落於交通便捷的新興重劃區,且土地方正,成為建商獵地的主要目標之一。

以7期重劃區來說,估計多年來至少超過10家汽車旅館被建商收購,一家家汽車旅館轉眼成了每坪要價4、50萬元的豪宅;而坐擁土地的汽車旅館業者,個個荷包滿滿。

以位於台中市7期向上路、惠中路上的「悅豪」汽車旅館為例,在全台最大的IKEA台中旗艦店進駐後,目前市場上喊出每坪250萬元的區域新高價。

據房仲業者預估,土地投報率高達數倍。

汽車旅館業者在7期嘗到甜頭後,最近幾年紛紛將重心轉移到與7期僅一路之隔的12期重劃區。

紀炎福說,12期是繼7期之後,目前台中市最具發展潛力的豪宅區,因為緊鄰7期、水湳經貿園區與熱鬧的逢甲商圈,加上周邊有中山高中港交流道、中彰快速道路,聯外交通便利。

正因為看好12期的未來潛力,紀炎福很早就出手買下「水雲端」旗艦概念旅館、占地千坪的土地。

他說,以自有土地投資汽車旅館,既能收租、還能養地,一舉兩得。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