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寒舍餐旅集團創辦人蔡辰洋今(15)日凌晨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壽66歲。蔡辰洋為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三子,因他喜愛文化、藝術,對吃的也很講究,因此1986年創辦的寒舍集團,經營跨足古董文物、當代藝術與飯店餐飲,目前旗下有台北喜來登大飯店、寒舍艾美酒店與4家館外餐廳與礁溪分公司,另有子公司寒舍空間,寒舍艾麗則是集團的轉投資,持股25%。

蔡辰洋畢業於德明專科學校,早年曾在台灣奧美廣告前身---國泰建業廣告擔任總經理。由於家族捲入1985年堪稱台灣第一場金融風暴「十信案」,蔡辰洋一度淡出商圈,後來在1986年創辦寒舍集團,自號「寒舍主人」,外傳曾經收藏過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中的猴首、牛首、虎首與馬首,2002年與弟弟蔡辰威買回大哥蔡辰男在十信案賣掉的來來飯店。

當時蔡辰洋將來來飯店改名為喜來登,大手筆籌資25億元翻修飯店,並徵招兒子蔡伯府與蔡伯翰加入經營與管理,被外界稱為是王子復仇記!喜來登融入蔡辰洋喜歡的古董與優雅中國風,飯店內隨處可見骨董字畫等收藏,老飯店浴火重生,讓民眾耳目一新。

同時寒舍於2010年引進國際品牌艾美酒店,首創的自有品牌寒舍艾麗酒店也在2013年開幕,同一時間積極拓展館外餐飲事業,把喜來登的SUKHOTHAI泰式料理延伸出副牌「泰喜歡A ROY DEE by SUKHOTHAI」及「SUKHOTHAI信義店」2家泰式料理餐廳引進百貨通路,隨後又開設「寒舍樂廚」自助餐廳與「寒舍樂樂軒」中式宴會廳,使寒舍集團成為近年來台灣飯店業的要角之一。

http://www.nownews.com/n/2016/01/15/1961506

--

2016-01-15  15:39

〔記者王憶紅/台北報導〕國泰蔡家第二代的蔡辰洋今晨因心肌梗塞逝世,蔡辰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不僅拿回自家的台北喜來登大飯店(原來來飯店),上演王字復仇記外,並更進一步接連創立寒舍愛美、寒舍愛麗酒店,讓寒舍集團在飯店業稱霸一方。

  • 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資料照)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資料照)

國泰蔡家可說是從蔡辰洋的父親蔡萬春,帶著弟弟蔡萬霖、蔡萬才一起打下的天下。

蔡萬春有五子五女,蔡辰洋為第三子,上有哥哥蔡辰男、蔡辰洲,以及弟弟蔡辰鴻、蔡辰威。

蔡辰男1981年創立來來飯店,但1985年爆發蔡辰洲十信事件,蔡萬春一脈包括蔡辰男、蔡辰洋、蔡辰威等兄弟名下資產全遭到查封與變賣,來來飯店因而轉讓給鴻禧集團,蔡萬春這一脈也淡出商界。

市場盛傳,蔡辰洋在投資骨董藝術品的卓越眼光下,讓蔡辰洋在事隔17年後的2002年,拿回來來飯店,改名為台北喜來登飯店重新出發,並陸續創立寒舍愛美、寒舍愛麗酒店。

瘦高的蔡辰洋,興趣以藝品收藏、美食為主,其中,對藝術品的收集眼光相當好,他甚至曾擔任過在華人藝術收藏市場喊水會結凍的"清翫雅集"的理事長。

清翫雅集成立於1992年,是華人最知名的藝術收藏團體,成員都大有來頭,包括蔡辰洋、曹興誠、許作鈿等人都曾擔任過理事長,曾有骨董業者指出,「清翫雅集成員的藏品不輸故宮」。

市場盛傳,他曾在拍賣市場,以4.3億元買回哥哥蔡辰男之前所擁有的清乾隆御用的寶璽。蔡辰洋辦公室的桌椅都是骨董,愛麗酒店有他收藏的700件藝術品,而跟在他身邊的員工中,不少因為蔡辰洋而學到骨董、藝術的投資。

2016-01-16

記者王憶紅/特稿

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有過三段婚姻,他最愛的是知名長笛音樂家、現任妻子賴英里。習慣早上六點起床的蔡辰洋,曾對八點才起床的賴英里說,每天在你醒來之前,我已經很孤獨地度過兩小時;而蔡辰洋擁有三間飯店中,自有品牌寒舍艾麗酒店,就是以賴英里的英文名Ellie命名。

從曾是台灣首富之子,到被譏諷淪落開骨董店;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反而最終造就他的名聲;他數次出手高價搶標藝術品,讓市場驚嘆,而後翻漲數倍價值,也讓市場驚嘆。

曾擁有圓明園四獸首

蔡辰洋在一九八七年以十三萬美元、當時約新台幣四三八萬元,拍下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的猴首,創下清代雕像拍賣紀錄,兩年後,在倫敦蘇富比拍賣場再搶下牛、虎、馬三獸首;到兩千年時,香港進行牛首、虎首、猴首銅像的拍賣,其中虎首以約新台幣六千多萬元拍出,猴首及牛首分別以三千兩百多萬元及三千多萬元拍出。蔡辰洋一進一出間,價格翻了數倍。

而在華人藝術收藏市場喊水會結凍的「清翫雅集」,也是蔡辰洋所催生,並曾任理事長;曾有骨董業者說,清翫雅集成員的收藏品不輸故宮。

蔡辰洋也因為藝術品收藏,與賴英里相知相惜。一九九八年,蔡辰洋將寒舍遷回台北市金山南路上,剛好就在賴的音樂中心樓下,而蔡辦公室中掛有一幅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瓦真跡,雷諾瓦是賴的最愛,從此兩人從鄰居成為好友,進而結為連理。

2016-01-15 12:25 經濟日報 記者葉卉軒╱即時報導

寒舍飯店創辦人蔡辰洋(右)、夫人賴英里(左)。 記者潘俊宏/攝影

分享

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驚傳今(15日)晨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壽66歲。寒舍集團表示,服喪期間,家屬婉謝一切媒體採訪,也感謝各界關心。

蔡辰洋是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的三子,30幾年前淡出商圈後,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熱愛美食的他一手創立了寒舍集團,在旅館、在餐飲、在藝術的點點滴滴。

蔡辰洋的夫人、長笛演奏家賴英里曾說:「他(蔡辰洋)是個大男人,但他是拿著鏟子下廚的」,不難看出蔡辰洋對美食的愛有多深。賴英里還形容,蔡辰洋對待食材,真正是用一種對待心愛物品的精神在看。蔡辰洋也曾說:「吃東西是這樣,好吃比較重要,不一定是很貴的食物」。

蔡辰洋因十信事件之後淡出商圈,在1986年成立寒舍集團,從頂級餐飲市場重新起步,到2002年買回因十信事件賣出的來來飯店,更名為喜來登飯店,2010年插旗信義計畫區,成立寒舍艾美酒店,2013年再添關係企業寒舍艾麗酒店。因此,媒體總是以「王子復仇記」來形容蔡辰洋這幾年來的發展。

但,蔡辰洋總是說:「沒有什麼復仇,也沒有說跟誰比,我一向是這樣,做了、接了,就把它做好」。

談起心目中的老闆蔡辰洋,寒舍集團不只一位員工說,「老闆,就像寒舍的名字一樣,低調」。但,據傳愛吃也懂吃的蔡辰洋會不定期走進飯店裡的某一間餐廳,要求主廚20分鐘內,做出一道新菜來讓他品嘗。因此,每家餐廳的主廚平常都是競競業業,非常專注在菜色的精進和研發。

其中,台北喜來登的辰園餐廳,便是連老饕們都稱讚道地到不行的廣東菜,就是由蔡辰洋親手打造的。

兒子蔡伯府、蔡伯翰在數年前已經陸續進入寒舍經營團隊,寒舍餐旅董事長一職也在去年12月交棒妻子賴英里,加上有蔡辰洋的胞弟蔡辰威主持大局。目前寒舍旗下有台北喜來登、寒舍艾美等兩大飯店,以及泰喜歡、樂廚、樂樂軒等館外餐飲,並轉投資寒舍艾麗酒店。

根據了解,寒舍餐旅還積極籌備礁溪溫泉旅館,據了解,該案由賴英里操刀,會延續寒舍系統的藝術特色,延續以美學、人文和藝術的經營特色,為新飯店做出市場區隔。

--


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今天凌晨因心肌梗塞在自家逝世,享年66歲,他生前精彩的感情世界也再度引起關注。

 

蔡辰洋經歷過三段婚姻,第一段婚姻與元配生下了蔡伯府與蔡伯翰2子,離婚後與70年代紅極一時的「鬼后」王釧如結婚,王釧如還因細心照顧蔡辰洋前妻的兒子得到「最佳後母」的稱號,只是蔡辰洋後來卻愛上了「長笛公主」賴英里,兩人黯然離婚,王釧如豪門夢碎。

 

根據《蘋果日報》先前的報導,蔡辰洋與現任妻子賴英里相識過程十分有趣,當年賴英里主持的音樂教室,和蔡辰洋的「寒舍餐廳」是樓上樓下的鄰居,兩人卻毫不相識,某天一起參加雙方員工們的聯誼餐會,兩人才見第一次面。

 

第二天賴英里走訪蔡辰洋的辦公室,驚見牆上1幅油畫,竟是她最喜歡的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瓦的真跡,兩人也因此越走越近,有天,蔡辰洋為了招待朋友,花了一整個晚上泡魚翅,認真而有耐心的模樣,深深打動賴英里,認定他值得託付終生。 

 

賴英里最後嫁入豪門,幫著蔡辰洋「王子復仇」,共同經營喜來登大飯店,主導飯店的設計,並主持「寒舍花譜」,開創蔡辰洋事業的第二春。 (張鈜閔/綜合報導)

--

【大紀元11月19日訊】〔自由時報記者賴以潔、李九妹、李光爵╱台北報導〕女星嫁入豪門的例子有如過江之鯽,只是翻開「女星豪門婚姻」史,絕大多數以離婚收場。

王釧如 敗給賴英里

七○年代紅極一時的「鬼后」王釧如當年嫁給富商蔡辰洋,產下一子,還因為細心照顧蔡辰洋與前妻的兒子,被外界稱讚為「最佳後母」。

只是王釧如有運氣嫁入豪門,卻無福氣待在豪門。

由於蔡辰洋後來愛上長笛演奏家賴英里,與王釧如離婚,但兩人與兒子們沒有因此交惡。王釧如曾表示,雖然蔡伯府與蔡伯翰不是她親生,但彼此情感也像母子。在她心中,自己兒子加上蔡伯翰、伯府都將是她終身最愛的男人。

謝玲玲 輸給王祖賢

謝玲玲和香港富商林建岳九年前離異,由於第三者是當時最紅的「玉女明星」王祖賢,轟動兩岸三地的娛樂圈!

謝玲玲童星出身,於一九八○年下嫁給富商林百欣之子林建岳,兩人結婚十四、五年,因為老公花心戀上王祖賢,讓這段一度被傳為佳話豪門婚姻,於一九九五年以離婚收場。

謝玲玲為林家生下五個小孩,其中還有一對龍鳳胎,她和林建岳離婚後,公婆力挺她,據說給她的贍養費高達四億港幣,比幾乎同期離婚的英國黛安娜王妃還多。

去年謝玲玲回台北,這位富婆公開表示,感謝林建岳給她重生的機會,離婚後的她活得更開心。

葉蘊儀 要不齊贍養費

香港女星葉蘊儀在一九九五年下嫁香港商人陳柏浩,熱戀時期,從事玩具進出口業的陳柏浩還以葉蘊儀的肖像製作公仔,十分恩愛。

不過結婚五年,葉蘊儀生下第二胎之後,小孩還沒滿月,陳柏浩就外遇,還以個性不合要求離婚。

離婚之後,陳柏浩事業經營不順,向法院聲請破產更拒付贍養費,還主動向媒體爆料,指稱葉蘊儀「愛慕虛榮」,最後葉蘊儀不得不向法院聲請禁制令,要求陳柏浩封口。

原本童話般的婚姻,最後離譜變調。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1/19/n722118.htm

2016-01-15 11:16 聯合新聞網 綜合報導

喜來登食飯店執行長蔡伯府(左)與副總經理蔡伯翰(右) 圖/報系資料照

分享

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今晨辭世,享年66歲。國泰蔡家與富邦蔡家是台灣知名的金融家族之一,1957年開始由蔡氏兄弟(蔡萬春、蔡萬霖、蔡萬才、蔡萬得等人)一手建立起來,而蔡辰洋是蔡萬春的第三個兒子。

國泰集團第二代的蔡辰洋是臺灣苗栗縣竹南鎮人,他在第一段婚姻與元配生了蔡伯府(配偶:黃閔暄)、蔡伯翰(配偶:陳心怡)二子,之後又與有「鬼后」之稱的資深名模「鬼后」王釧如結婚,王釧如產下一子蔡伯璽,蔡伯璽表姐是藝人關穎,關穎媽媽蔡淑媛同樣出身國泰蔡家,是蔡辰洋么妹。蔡辰洋和王釧如離婚後又與長笛演奏家賴英里結婚,近年來陸續將旗下餐飲事業交棒給蔡伯府、蔡伯翰兩兄弟。

蔡伯府和蔡伯翰二人行事低調,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或常在媒體上曝光,在寒舍集團,哥哥蔡伯府過去曾擔任董事長、弟弟蔡伯翰是執行長,在分工上,哥哥主要負責台北喜來登飯店,弟弟伯翰負責寒舍艾美酒店與館外餐飲事業.

去年五月底,蔡伯府辭去董事長,本來由蔡辰洋胞弟蔡辰威接任董事長,外界猜測,寒舍有望借助蔡辰威的人脈協助寒舍上櫃上市。不過後來蔡辰威先取得全球人壽保險租賃宜蘭礁溪不動產租賃案,將開發礁溪溫泉新飯店,現已將董事長一職交棒賴英里,完成階段性任務。

目前寒舍旗下有台北喜來登、寒舍艾美、館外餐飲等三大事業體,以及轉投資的寒舍艾麗酒店,目前正在籌備礁溪溫泉旅館,寒舍仍在興櫃階段。

衝垮蔡家天下的“十信風暴”

    蔡家分家後,蔡萬春一係的另一分支機構是國泰塑膠集團,由次子蔡辰洲負責。集團總管理處設于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325號,統籌備分子企業的財務調度、業務往來與産銷協調等。

    蔡辰洲,是蔡萬春二太太所生的長子,1946年9月13日出生,患有輕微小兒麻痹症,淡江大學文理學院畢業,曾先後任國泰塑膠公司營業員、國鼎塑膠公司總經理、來來百貨公司董事長等職。娶陳藤枝為妻,陳曾是國塑關係企業的副董事長與理想工業的董事長。

    分家時,蔡辰洲有8家公司,以國泰塑膠工業公司為核心。集團以經營塑膠原料製造及成品加工為主體(包括國泰塑膠。台灣鞋業。長洲工業等),輔以航運、百貨、印刷等事業。1979年底,集團資産總額高達90億元,營業收入38億元。

    同時,繼父親、叔叔之後,蔡辰洲出任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的理事主席。十信是台灣規模最大的信用社,到1984年,十信存款額達170多億元,貸款額120億元,這也是蔡辰洲的聚寶盆。

    蔡辰洲接管這一支集團事業後,企業發展很快,但不少企業是蔡辰洲以“吃倒帳”方式接管過來的,而不是自己親手創建的。這些企業或因向十信貸款、後來還不出貸款,或者是經營不善。虧損嚴重而被蔡辰洲吞併,成為自己旗下的企業。這些企業多是虧損企業,為了維持經營,蔡辰洲開始以國泰塑膠公司的名義,向民間調度頭寸,以高利率吸收資金,利率一般在24%左右,大約是一般銀行定期存款利率的四倍多。許多人為了賺取高利息,紛紛將大筆大筆的資金投人蔡辰洲的國泰塑膠公司名下,況且蔡辰洲是“立法委員”、擁有龐大的家族資産,沒人個不相信這種投資的可靠性。

    蔡辰洲通過這種方式取得了不少社會資金,但利息壓力也很沉重,許多關係企業還需要大量資金的不斷投入,於是債務象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後來,蔡辰洲已無力支付銀行利息,他就利用職權將十信的資金挪用到他的關係企業。挪用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利用人頭當貸款客戶,拿低價值的土地高估當作抵押品,以大量套出信貸資金。而他為了當選“立法委員”,也曾動用了不少十信的資金,這是最普遍的政治投資。

    蔡辰洲的行為引起十信內部一些員工的不滿,不斷有人向台灣財經部門告狀揭露,有關當局也曾多次檢查十信違規經營情況,但差不多每次都能過關,而未受到任何處罰。1984年底,台灣“調查局”將一份長達78頁的關於十信違法經營的秘密報告呈送蔣經國。在上海曾以“打虎”聞名的蔣經國對商人一直沒有好感,便批示財經部門依法處理。

    1985年元月4日,“中央銀行”根據最高當局的指示,對十信實施專案檢查,發現十信違法貸款情況嚴重,庫存現金甚少,準備採取行動。“財政部長”陸潤康責成台北市財政局處理此案。可當局還未來得及採取措施,風聲已經走漏,蔡辰洲從1月中旬起,有計劃地將十信資金以人頭貸款方式貸給國泰塑膠等家族關係企業。蔡辰洲還不經貸款審核委員會通過,就以國泰塑膠未上市的股票及一些廉價土地作抵押向外貸款。

    不久,“行政院”秘書長王章清將一封密告信轉到“財政部”,檢舉十信的庫存現金不實。“財政部長”陸潤康決定與“中央銀行”一起對十信的三家分社進行一次聯合突擊檢查。

    然而,這個原本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的秘密決定竟然很快走漏。蔡辰洲率領數位“立法委員”親赴“中央銀行”副總裁錢純的家,要求停止第二天的大規模檢查,但錢表示這是共同決定不能更改,沒有答應蔡辰洲的要求。

    2月8日上午,檢查小組迅速出動,奔赴十信各分社,進行檢查。儘管蔡辰洲已知要檢查,但還是晚了半步,十信來不及補救。檢查發現,十信各分社均存在問題,違法經營嚴重,準確採取措施。

    2月9日,“財政部”以十信帳目不實、報表不清、違規經營情節嚴重為由勒令十信自11日(10日正好是星期天)起暫停貸款業務三天,同時由上級主管部門合作金庫派人駐進十信。這時,已發現十信貸款總額達154億元,佔存款,總額151億元的102%,十信已無支付能力,無法繼續經營。“財政部”的這一處罰宣佈後,十信門前便出現瘋狂大擠兌,存款客戶紛紛擁向十信機構,爭取取回自己的存款,進而影響到蔡家其他企業。

    剛一開始,蔡辰洲還調度資金應付,但不久就無以為繼,於是向上級主管機構合作金庫求救,要求融通,提供資金。為了避免金融風暴,好象輸血一般,省合作金庫的資金源源流向十信。當初還是動用十信在合作金庫的存款,隨後要求特別融資以應急。按規定,合作金庫對信用社的融通上限為30億元,很快30億元就運到十信各分社,但仍抵擋不住擠兌狂潮。

    11日,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擠兌36億元,國泰塑膠關係企業退票3億元,台灣歷史上一場最大的金融風景就此拉開。

    同時,十信臨時理監事會議決定從14日起,委託合作金庫代理經營,並呼籲客戶信任政府,不要擠兌,但仍無法阻止前來取款的人潮。到12日,十信已被提領61.8億元。而蔡辰男的國泰信託公司也受影響,開始出現擠兌與退票,財經當局決定全力支援國泰信託公司。

    13日,“中央銀行”聯合6家金融機構以聯合貸款方式提供第一批50億元的短期融資,緊急支援國泰信託公司。"財政部長"陸潤康發表講話,聲明全力支援國泰信託,以安定民心。同時,台北市政府對十信總經理陳澤生等7位經理級人員停職查辦。但國泰信託已被提走90億元。

    官方為穩定金融秩序,再向國泰信託公司融資30億元。但還無法阻擋客戶的擠兌風潮,短短數日就從國泰信託公司取走150億元。債權人紛紛到蔡家的十信、國信與來來飯店等企業門前抗議,要求蔡家償還債務。

    蔡辰洲的債權人打著“蔡家債,蔡家還”的口號,到蔡家各集團門前示威討債,要求蔡辰洲的叔叔們出面代還債務。然而由於債務太大,二位叔叔蔡萬霖與蔡萬才儘管財産龐大,但要還如此巨大的債務確有困難,搞不好,會將整個家族事業拖垮,因此蔡萬霖與蔡萬才不敢承擔這個債務。蔡萬才事後曾講:“道義上幫忙可以,但是債務那麼大,還沒替他還以前,自己就先倒了,因此再是叔叔也沒辦法。”

    蔡萬霖還發表了一篇“情、理、法”的聲明,表示霖園集團與十信、國泰集團沒有關係,不承擔蔡辰洲與蔡辰男兩人的債務。但出於親情,蔡萬霖還是拿出3億元,蔡萬才也拿出2.5億元代還部分債務,但車薪杯水,解決不了蔡辰洲與蔡辰男數百億的債務危機,蔡家也因此蒙上“為富不仁”的陰影。在外人看來,蔡萬霖與蔡萬才是跟著蔡萬春一起闖蕩江湖,打下蔡家江山,現在大哥的孩子企業發生財務危機,沒有伸出援手相助,自然被人認為不義。

    這場瓦解蔡氏家族王國的金融風暴,在台灣引起連鎖反應。許多地方金融機構和企業集團出現擠兌和退票風潮,債權人和其他受害者遊行示威。不僅如此也引起政壇的震蕩。

    到14日,擠兌一時被安定,十信恢復正常營業,國泰信託也逐漸趨於正常。

    18日,省合作金庫正式受託代理經營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派人接管總經理與部門負責人職務。

    3月2日,"立法院"秘密召開會議,同意台北地方法院檢查處依背信、侵佔、偽造文書和違反票據法等罪嫌逮捕“立法委員”、十信理事主席蔡辰洲。

    這時,蔡辰男認為國泰信託公司形象已經受損,信託基金到期後,客戶不會再續約,也很難吸引新的客戶,業務不好開展,便自動提出要求“財政部”接管國泰信託公司。於是,3月3日,“財政部”與“中央銀行”宣佈改組國泰信託投資公司,指定由交通銀行主導,與農業銀行及“中央信託局”組成聯合銀行團駐進國泰信託公司,接受代管。其中,交通銀行首席副總經理張天林擔任負責人,並兼國泰信託公司總經理。

    銀行團在清理國泰信託公司財務時發現,蔡辰男的國信集團對蔡辰洲的國泰塑膠集團的資金融通達30億元;貸款總額169億元,其中三分之二為國信集團的關係企業,顯示蔡家利益輸送與違法情況嚴重。

    但為了穩定金融秩序,銀行團在最高當局的指示下對國信集團的關係企業繼續融資,但要求蔡辰男以私人名義下的財産抵押還債,並由關係企業的資産抵債,並逐漸關閉經營不善的企業。蔡辰男也積極配合,陸續以私人土地、珠寶與古董等作抵押還債。營運最好的來來飯店以15億元出售給國産汽車公司的老闆張秀政。其他關係企業也大多出售或關閉。後來,三陽集團的黃世惠接管國泰信託公司,銀行團解散,張天林退休由於銀行團的積極經營,增加了客戶與大眾信心,國信股票升值,經營情況好轉。

    3月6日,蔣經國在“國家安全會議”上指示,徹底整頓金融與經濟犯罪,依法辦事。

    11日,“經濟部長”徐立德因在“財政部長”任內對十信違法經營負有道義責任而辭職(十信案在他任“財政部長”內問題就已很嚴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到3月中旬,十信與國泰信託公司十多位負責人被收押。不久,台灣司法機關對蔡萬春、蔡辰洲及國到印刷董事長蕭政之等3人以違反票據法被起訴,國泰關係企業的債權人——中國信託局並查封上述三人財産。

    5月8日,台北地方法院開庭審理十信案的被告,並判決:十信營業部經理葉煌良在十信案發後潛逃時冒領客戶2100萬元存款,應由十信償還;前國塑集團理想公司董事長蕭政之因違犯票據法判處有期徒刑7年7個月,拘役120天,罰款286萬元;蔡辰洲簽發空頭支票171張,退票金額1.3億元,故判刑15年,拘役120天,罰款3200萬元。

    6月16日,台北地檢處宣佈對十信案的偵察結束,對蔡辰洲的十信與國泰塑膠公司內87人再次提起公訴。

    6月24日,台北地方法院鋻於蔡萬春身患重病,喪失記憶,決定停止對其審判。

    7月17日,台北地檢處,對十信案中涉嫌貪污官員進行起訴。

    7月23日,台北地方法院宣判蔡辰洲因違反票據法第五次判15年徒刑,至此,蔡辰洲因違反票據法被判刑累計達75年。

    8月14日,“行政院”對15名負有責任的官員進行不同程度的處分。

    8月15日,“見才政部長”陸潤康宣佈辭職,他只仔了一年三個月的“財政部長”。

    財經當局繼續進行十信與國信案的善後工作。10月16日,合作金庫接管十信,十信原有的18個分社改為合作金庫的分庫,代管期間墊款95億元,作為轉投資項目。

    12月19日,台北地方法院再次宣判十信案主角蔡辰洲有期徒刑12年,另外56人分別被判處1年到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轟動一時的十信案審理完結。蔡辰洲被司法部門依不同罪行先後共判處600多年徒刑,確定交監執刑的達125年,創下司法界的新記錄。

    “十信案”對蔡家影響甚巨。一代富商巨賈蔡萬春在晚年遭此打擊,給他燦爛的,人生留下了抹不去的污點。

    在十信風暴的衝擊下,蔡萬春後代蔡辰洲與蔡辰男兩大支柱集團的企業接:二連三地倒閉,蔡萬春一手打下的江山就此宣告破産。對此,蔡萬才認為,蔡辰洲沒有把十信守住,又隨便亂投資,最後才兵敗如山倒,把事情弄得一發不可收拾。

    至此,蔡氏家族企業中,國泰塑膠集團因蔡辰洲入獄完全瓦解;蔡辰男卻幸運得多,因積極配合政府善後沒有被提起訴訟,但國泰信託集團受到重創,瀕臨瓦解;三個小兄弟的興來集團關係企業也倒的倒,賣的賣,元氣大傷,一蹶不振;蔡萬霖的霖園集團與蔡萬才的富邦集團雖付出重大代價,但因表示與兩個侄兒子企業沒有關係而逃過一劫。

    1987年5月14日,蔡辰洲因肝癌保外就醫,不料摔死,結束了他叱呼風雲的短暫一生,卻留下5000多名被害人和150億的鉅額債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喔…喔… 的頭像
喔…喔…

熱血流成河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