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 2012-10-25 
  • 第410期

算一算,你被政府挖走多少錢?

  • 文/田習如

 

政府連串新政,一面朝普通民眾的荷包挖洞,一面力保軍公教福利滴水不漏。根據估算,一個年薪150萬的中產階級,可能因此蒸發13萬餘元,而且退休後可以領到的年金,將縮水23%?

馬總統連任第一年,老百姓就被政府「整」得天翻地覆,從油電雙漲、健保補充保費,乃至勞保年金破產危機導致的「繳多領少」修法方向,樣樣政策都在向民營機構中產階級的這批薪水族「挖錢」。

算一算,政府近來推出的政策方案,大約將使一位年收入一五○萬元的中階上班族,除了繳所得稅外,每年還要多被政府「挖」走十三萬元,亦即年收入的八.六%不見了。而這位上班族將來退休後,因為勞保朝向減低年金給付額的方向調整,每個月可以領到的年金估計會縮水二三%(詳附表及後述)。政府從人民荷包一挖再挖,難怪馬總統支持度也隨著新政一路向下探底。

最可怕的是,政府救經濟不成,救財政卻盡是怪招,並且招招割裂台灣社會、製造對立,財政問題卻未見改善,甚至反而更糟。例如奢侈稅將房市投資客與無殼蝸牛對立,結果房市交易凍結,政府課不到多少稅,房價卻未跌多少,小老百姓照樣買不起;證所稅則將股市投資人與非投資人對立,結果股價大跌、股市交易低迷,政府連原本的證交稅收入都劇減。

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更荒謬,不但複雜擾民,還把理財族當成打壓對象,例如存定存、長期投資高股息股票的理財邏輯,都是基於最保守的保老本、抗通膨心態,如今卻遭到「健保稅」懲罰;包租公、包租婆也是台灣民眾偏好的理財方式,而許多社運團體、小公司也都租用一般民宅做辦公室,但政府卻以「方便」為由,要從出租給法人的租金裡抽健保補充費,既無道理,也可能出現轉嫁調漲租金,或找自然人當「人頭」等現象,徒增人民困擾。

甚至,最近政府又忙著製造公務員與全民的對立。相較於債台高築的歐美政府砍公務員薪水、退休金、裁減公家人員,台灣政府面對國庫困境,一方面把手伸向普通老百姓的荷包,一方面卻拚全力保留不合理的軍公教福利,包括近來引發眾怒的退休軍公教人員比照現任者領年終獎金。

以現年五十歲、月薪七.五萬元的職場中階上班族為例,在民間或政府工作,退休金竟可相差達二倍多。在民間工作的A君,勞保投保薪資已達到上限四萬三九○○元,且依規定必須等到六十五歲時才能請領勞保的老年年金(二○一八年起勞保年金可請領的年齡由目前的六十歲逐年提高到六十五歲),因此十五年後A君退休時每月可從勞保獲得二.七萬元(公式為43900×1.55%×40年投保年資)。

相對的,若是在政府工作的B君,本俸加專業加給等薪資同樣為七.五萬元,則十年後B君就可以在六十歲時退休,每月可領公務員退休金六.四萬元(假設以簡任十職等,本俸四五六六五元計算,公式為45665×2×2%×35年年資)。公務員的退休金,是以同樣薪水退休的老百姓勞保年金的二.四倍。

即使將A君的退休金再加上勞退新制,依學者估計,若勞退基金報酬率為三%時,所得替代率約二五%,則A君將來每月還有這部分的一.八萬元退休金,加起來為四萬五,仍只及B君的七成。這還不考慮政府目前向勞保磨刀霍霍,準備讓A君「繳多領少」的可能調整。(本文節錄自財訊雙週刊第410期)



政客短線操作是經濟發展絆腳石

2011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席姆斯昨(25)日在經濟日報大師論壇,以「金融危機以來的貨幣政策與通膨風險」為題演講指出,民主國家的貨幣和財政政策正處於艱困時期,經濟成長遲緩的損失已經發生,卻還沒有決定由誰埋單或犧牲哪些人,民選的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往往避免處理這些議題,但這將抑制經濟的成長。

台灣最近因勞保基金財務危機、勞保與公保退休所得替代率落差極大及軍公教退休人員發放年金慰問金等爭議,引發朝野各界爭論,各項社福制度改革議題,吵得沸沸揚揚。大師此話可說一語道出台灣當前的困境,需要政治人物與選民共同面對解決。

實際上最近幾年來,包括席姆斯在內的國內外經濟學者都不約而同提出此觀察,對財經問題的處理,也感到無力感。在民主政治下,政治人物大多只注意短期效益及任期內的政治利益,不論是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或社會福利制度問題,多是選擇討好選民的作法,只要任內不要出事即可,最後也讓問題變得更加難以收拾,西班牙、日本等國是如此,台灣也是如此。

民主選舉制度帶來的問題,可從兩方面來看,第一是,政治決定優於財經專業決策,決策者一碰到選票壓力,再專業、健全的改革主張也超越不了。以勞保面臨財務破產危機為例,實際上,包括勞保基金等社會保險基金,面臨龐大的潛在財務負擔,都是好幾年前就已浮現的問題,過去在國會殿堂上,偶爾才有少數民代質詢關切。而對於社會保險財務危機,經建會早在98年底就成立「年金改革規劃專案小組」,卻只在99年召開5次會議後,停擺兩年未開會,改革急迫性根本未受重視。

幾年前勞保費率曾規劃提高,到了立法院過不了關,支出增加、收入減少,這樣的財務制度如何不面臨破產危機?不過,對政治人物來說,並不關心破產危機,因為那可能是幾十年以後的事,也不見得會算到他頭上。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被保險人繳交的費率無法提高,所得代替率及支付金額不能降低,這些社會福利制度的結構性問題,將無法有效改善,而且問題是累積愈久愈難解。

陷入財政危機的希臘也是面臨相同的政治難題,歐盟希望對希臘紓困後,希臘要有相對的撙節措施,但此舉又可能讓執政黨位子保不住。

其次,讓經濟學家感到無力感的還有,在民主政治下,長期政策常被短期操作。在政治壓力下,執政者被迫無法做長期思考,就習以短期的急就章措施救急。以每逢選舉就加碼的老農津貼為例,去年底總統大選前,原本國民黨有意依消費者物價指數作調整,從長遠制度面來看,是不錯的作法,但一碰到在野黨大喊加碼,最後執政黨也是被迫跟進。

最近的軍公教人員退休制度面臨檢討,讓不少軍公教人員陷入惶恐,原本國際經濟不好,正需靠國內消費刺激之際,但現在不少人擔心退休後拿不到錢,只想增加儲蓄,不敢消費。對此,政府要趕快想出長期改革之道,不能再拖。市場最怕的就是不確定因素,不確定因素愈高,人民就愈保守,愈不敢消費,對經濟就是進一步的傷害。

面對這種讓經濟學家也感到憂心無奈的民主政治現象,除了政黨本身要改革,不能只看短期利益,要著眼國家長遠發展外,政治人物和選民更要有所體認,不要一到選舉就又亂喊價、亂開支票。期待最後一任的馬英九總統,及財經專才出身的行政院長陳冲,能在沒有選舉政治壓力下,可以趁勢好好改革,帶領台灣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2012/10/26 經濟日報】



全文網址: 政客短線操作是經濟發展絆腳石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455864.shtml#ixzz2AMlPFfQ8 
Power By udn.com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