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5/10/0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6 期 作者:黃靖萱

竹東五指山邊占地百公頃的遊樂區,從大聖御花園到成豐夢幻世界、神祕國度森林度假村,幾經換手經營,現已改名為「神去村」。有趣的不是這個讓人有點摸不著頭緒的名字,而是全球前三大度假飯店集團之一的GHM,將一口氣在神去村裡開設旗下三個頂級飯店品牌!

GHM就是當年幫鄉林建設規畫設計台灣最頂級飯店──涵碧樓的飯店管理公司;GHM這次要如何將位於雪霸國家公園風景線上的竹東山區,打造成國際度假勝地,再寫另一頁涵碧樓傳奇,令人期待;但更令人好奇的是,神去村背後既不是飯店業者,也不是大型企業集團的神祕投資人,究竟是誰?

神去村的前身,是已成為不良資產的成豐育樂公司用地,在2010年由上櫃公司圓方創新前董事長徐翊銘買下產權。原本,圓方和台南市議長李全教各出資50%成立「神去山」投資公司,一起開發神去村;但李全教並未出資,也因此和徐翊銘持續訴訟中。今年6月,圓方創新換了新董座,由一向低調的蘇明仁出任。蘇明仁雖然知名度不高,但他經歷過的事業起伏,卻少有人能匹敵。

蘇明仁是和泰汽車集團總裁蘇燕輝、和泰興業董事長蘇一仲的堂弟,他曾代表家族的投資公司擔任過南港輪胎、中國產險等公司的董事,而這也是他少數和蘇家投資有交集的事業。「其實我這一生,都是黃烈火帶著我」蘇明仁的前半生職涯,幾乎都是幫著和泰汽車、味全創辦人黃烈火打點事業。

攜手雷伯龍 護盤味全有功

大專念財稅的蘇明仁,畢業就進到和泰汽車擔任會計,才2年就離開和泰,自己做起手工具的貿易生意。但因為從大專時代就和老師學習投資股票,蘇明仁因此結識曾被稱為台股四大天王的雷伯龍。當年黃烈火原本籌集了7000萬元,要參與政府推動的大汽車廠計畫,但案子胎死腹中後,黃烈火不希望這筆錢散掉,而且當時因景氣不好,味全股價常面臨10元保衛戰,於是找來擅長財務與熟悉股市的蘇明仁,要他以這筆錢操作味全股價,同時鞏固經營權。

蘇明仁和雷伯龍合作將味全股票一路護到20多元,因護盤有功,黃烈火就分給蘇明仁1000多萬元的獎金,讓他賺進人生第一桶金。「現在想起來,我才20幾歲就敢這樣,也真的很大膽。」有著炯炯眼神的蘇明仁爽朗地笑說。

1980年,黃烈火留學美國的兒子黃南圖回國,為了創造全新舞台給黃南圖,黃烈火以味全身為當時台灣十大公司的地位,號召新光吳東賢兄弟、國泰蔡宏圖、東鋼侯博文等第二代,以及蘇明仁在內,每個人平均出資,共同成立康和建設,由黃南圖擔任董事長,意圖將黃南圖塑造成台灣企業第二代共主,蘇明仁則擔任副總經理,從旁輔佐黃南圖。

然而,1990年代,台灣股房市泡沫,康和因大量存貨而遭到退票,雖然股東的財力都相當豐厚,但就因為大家股權均等,沒人願意再拿錢出來,康和建設就這樣倒了。「我也是那時學到,一家公司的組成,大股東只能1到2個,其餘是小股。」蘇明仁說。

跟著黃烈火多年,蘇明仁從他身上感受最深的,就是肚量及樂於分享。「黃烈火對我的影響太大了,他若認為這事業好賺,就去找大家來,雨露均霑,用大家力量做。」就和康和建設一樣,當年創立和泰商行的黃烈火,也是在事業逐漸成長後,找來彰化鹿港同鄉的蘇家及其他六個家族進來投資;而在另外成立味全後,黃烈火就將和泰汽車交給蘇燕輝經營。

康和建設倒閉後,蘇明仁奉命搶救康和集團下淨值僅剩6元的康和證券。蘇明仁一去就對員工說,只要大家願意和他一起拚,拚起來了,就拿獲利的10%出來分。結果當年賺4億5000萬元,蘇明仁果真到董事會要求拿4500萬元作為員工分紅;虧損多年,員工都不敢相信自己能拿到30個月的獎金。

之後,蘇明仁還去協助虧損的和泰興業。和泰興業董事長蘇一仲回憶,「那段時間公司都要倒掉了,壓力很大,是他幫我度過最痛苦的時候。」蘇明仁儼然是家族事業的救火隊,代理大金空調的和泰興業在體質反轉後,從那一年起,就未再虧損過。

頂新魏家割愛 黃家卻拒絕

蘇明仁幫黃烈火打過最慘烈的戰役,則是味全經營權保衛戰。1995年,黃南圖結合市場派,與股市炒手綽號「阿丁」的陳賢保合作,成功取代哥哥黃克銘成為味全董事長;但黃南圖接掌董座後,旗下的超市、便利商店,加上大陸事業,共累積虧損百億元。當時已經高齡80多歲的黃烈火,每天早上4點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擔任味全常務董事的蘇明仁。

在頂新魏家以57元高價,買下陳賢保所持有的3成多股票,進而吃下味全後,蘇明仁透露,當年魏家砸近百億元吃下味全,被高成本壓得一度想要放棄,魏家老四魏應行就約蘇明仁到西華飯店喝咖啡,希望黃家考慮將股票買回去;但黃烈火認為沒面子,就斷然拒絕。

回想這一段,蘇明仁還有些小遺憾,因為當時黃家在股價高點全數出脫持股,手上握有百億元現金,而事後味全股價一路從70多元跌到7元時,黃家只要拿出35億元就能收回公司經營權。「其實那時我們失掉很好的機會,為什麼不買回來?我現在還一直在後悔。」

事實上,當時的蘇明仁也無太多心思想這件事,因為在味全事件後,代理通用汽車(GM)的國產汽車張朝翔也發生財務危機,公司面臨重整。通用汽車就來詢問和泰蘇家有無意願接手經銷,蘇家心想,若能同時擁有當時全球第一及第三大的汽車在台銷售權,就能站穩台灣汽車霸主的地位,於是由蘇明仁出面與通用汽車簽約,以和新汽車取得歐寶及凱迪拉克的經銷權。

但當時得知消息的豐田汽車要求和泰說明,為保住和豐田的合作,蘇明仁只好出面澄清是由他個人投資,與集團無關。「我被切割後,就從此流落在外。」蘇明仁開玩笑地說。

然而,因為通用並不重視台灣市場,歐寶汽車改款速度慢,再加上國產汽車原有的庫存車被員工拿出來賤賣,市場價格大亂。被通用塞貨數億元的蘇明仁,不到2年,挑戰汽車事業的雄心壯志也被澆熄,大虧7億元後轉給太子汽車許勝發。「他一直都很瀟灑,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很阿莎力。」蘇一仲說。

回溯蘇明仁的財富累積過程,雖然通用汽車一役慘敗,但在之前,蘇明仁其實不靠家族,就已經累積出可觀的財富。當年才26歲的蘇明仁,在拿到黃烈火給的1000多萬元分紅後,因為想著家族做汽車事業,他也看上做汽車零組件的上市公司正道,一路以約10元左右的股價買進正道,一度持股超過50%;但沒多久,遇上股市四大天王之一的榮安邱也進來炒作正道,從10元炒到100元,蘇明仁則在33元時賣掉手中全部持股。

房地產飆漲 成就非凡身價

接著,他將錢轉進尚未起漲的房地產,第一塊地就是南京東路二段、當時永琦百貨旁的土地,也正好趕上1980年代後期房地產的黃金年代。當時房地產好到根本來不及開發,5年間,蘇明仁光是買賣近40筆土地,每年就賺進10多億元,而當時他不過30多歲。現在,蘇明仁仍在西門町擁有一棟8層樓的建物,出租做商旅,月收200萬元的租金。

因為2個兒子都無意接他的事業,於是在圓方前董事長徐翊銘找上他後,他將自己的和新與建新兩家經營全台7成豪華車租賃市場及貨車租賃的公司轉至圓方旗下,把個人資產轉為圓方股票,即使他想退休,員工的工作也能持續有保障。另一個好處,則是能在圓方規畫興建神去村度假飯店的期間, 仍有穩定的營收及獲利。

其實,已經60多歲的蘇明仁,反而羨慕堂兄蘇一仲能過著平衡、當個快樂股東的生活,「現在這樣不是我要的生活。」嘴巴上如此說,但已準備在自己精采人生中,添上一筆最大、最冒險的投資事業,隨著台灣第一個如此大型高檔的度假村,再過4年將在竹東亮相,蘇明仁的故事還會繼續說下去。

2013-12-30

記者陳永吉/專題報導

要稱呼和泰汽車總裁蘇燕輝一聲「堂兄」的和鑫生技董事暨創辦人的蘇明仁,是和泰蘇家的一份子,但他的一生多彩多姿,他自嘲是「救火隊」,曾經待過超過百家公司,行業分布也很廣,像是味全(1201)、康和證券等,不過他最熟的還是汽車跟房地產,投資生技業算是因緣際會。

  • 和鑫生技董事暨創辦人的蘇明仁。(記者陳永吉攝)和鑫生技董事暨創辦人的蘇明仁。(記者陳永吉攝)

曾大賠也大賺過

蘇明仁因家族關係,所以對汽車業非常了解,年輕時候,跳出來自己代理美國GM汽車,曾在短短3個月內,在全台開設12個據點,讓GM總裁還因此飛來台灣剪綵,不過GM因10年來不改款,對台灣人來說,沒有吸引力,結果短短1年就賠了7億元,後來他趕快把存貨低價出清,轉手給他人,結果算下來,這個投資他因此賠了3億元。

後來味全黃家因中國投資失利,財務發生危機,而和泰蘇家與味全黃家合作了數十年,因此找蘇明仁去滅火,蘇明仁上火線擔任董事長,一度台中的順大裕有意要買下味全,他北、中兩地奔波,還好後來沒有成局,順大裕就出事了,結果康師傅那時候也對味全有興趣,也由蘇明仁去洽談,魏家本來想把黃家所有股權買下,但黃家不願全賣,想留一部分當投資人,結果魏家就直接到市場上買,後來味全股價一度被外界炒高到70多元,黃家就順勢出脫持股,不但還清員工的退休金,蘇也解除味全的危機,讓黃家大賺一筆。

蘇明仁之後也曾投資正道(1506),10幾元買進,30幾元賣出,賺到一些錢,就陸續開始投資不動產,1990年時,他手上很多地,但都是有問題的。他說自己運氣不錯,原本一塊地花9000萬元買進,結果因有問題無法開發,慘套了一段時間,結果那塊地還讓他賺了5億元。

投資房地產最穩當

現在蘇明仁手上還有一些地,有一塊在台北西門町,20幾年前買的,投資1.5億元,每坪買190萬元,在當時算是高價,但現在那小小的不到200坪地,可能價值將近20億元。

做了這麼多行業,他曾經一度只打算非房地產業不做,因為他認為,台灣的房地產買賣只要增值稅,而且財務槓桿高,交易又簡單,所以他還是熱愛房地產業。

不過他後來也投入生技業,跟2個朋友共同成立和鑫生技,以一位華人王博士的專利開發出降低輻射劑量5成以上的穿透式X光管(X-ray),希望產品2年後可以上市,未來主要獲利來源將以醫療服務為主。

 

鉅亨網記者王莞甯 台北  2015-09-20  13:00 

圓方創新董事長蘇明仁(左)與和新租賃執行長王漢章(右)。(鉅亨網記者王莞甯攝) 
圓方創新董事長蘇明仁(左)與和新租賃執行長王漢章(右)。(鉅亨網記者王莞甯攝)

作為和泰車(2207-TW)蘇家的一份子,圓方創新(5395-TW)新任董事長蘇明仁相當懂得投資的眉眉角角,在市場上30逾年,他,賠過也賺過,為了讓公司每年能夠穩定獲利,而非大起大落,這次啟動「一籃子概念經營術」,讓公司可擁有短期、中期和長期的獲利動能,並分散市場不景氣的波動風險,蘇明仁說,圓方長遠就是要走讓旅館營運穩健挹注獲利的道路,但由於做旅館通常要承受9年的費用和利息打平的循環,這時候就需要透過短期和中期的投資來因應公司營運。

4大營業部門 租賃事業打前鋒 穩穩貢獻營收

圓方創新以酒店、租賃、營建及投資等4大事業部門為主,去年收購和新和建新2家小客車租賃公司,直接跨足汽車租賃市場,順利帶動營收和獲利大幅成長。蘇明仁解釋,圓方的主業是旅館,一般而言,旅館開張後需要約9年的時間攤提才能轉盈,不過,一旦損平,每年產生的效益就是相當穩健,因此,在等待旅館設計開幕和轉盈的長時間,不能沒有收入來源,這幾年就是要靠租賃收入來負擔公司營運的所有費用,且每年還能穩定貢獻獲利。

蘇明仁強調,「無論景氣再差,我對公司的期許、對股東的承諾就是,至少每年都要繳出EPS超過1元的成績」。

開發案每2-3年推出一次 作為業績補帖

除了汽車租賃的接單每個月都能很明朗,是短期主要業績來源,蘇明仁在一籃子的投資概念下,也包裝了中期的業績動能,「2-3年就會推出一個開發案,預計一個開發案做下來賺個1-2億元不是太大問題」。

「我希望除了透過租賃讓業績穩定成長,中期還有開發案的挹注,也就是說,『獲利每2-3年間就有一小補』」。

旅館經營 長線穩穩賺 讓每年獲利成長至少2-3%

至於長期收益,就是來自旅館經營,目前已取得執照,因此,圓方與GHM國際精品酒店集團策略合作,將於雪霸公園風景線上一口氣推出旗下三大品牌The Chedi Club(豪華渡假村,配有專屬私人管家)、The Chedi Hotel(超越五星級標準的精品渡假酒店,鎖定渡假與商務客層)以及The Serai Hotel(高級酒店品牌),房價至少萬元起跳,強調尊榮的渡假享受,預計2019年完工、2020年第1季試營運。

對於旅館的設計,蘇明仁說明,引進3個品牌,等同是頭等艙、商務艙和經濟艙的概念,距離新竹市區只要20-30分鐘車程,可吸引到高階商務客、甚至是家庭國內旅遊。

圓方營建起家,但未來主業為旅館經營,究竟為何現在有許多建商都投入做旅館?蘇明仁解釋,一間公司每年要穩定賺個5%進來是很困難的事,能每年確保賺2-3%就已經相當難得,「做旅館就是因為穩當、能有固定收益進來」。

但他強調,即便做旅館也不是穩賺不賠,「如何設計財務結構很要緊」,光是投資這次的飯店開發案就要幾十億元,等到損平開始賺錢,資產報酬率更是少的可憐,因此,「我要把土地和新建物分割出來,等同未來將有土地收益和租金收益,望並將一部分的資產賣給有興趣參與的股東,期待有策略聯盟的對象加入,共同做大市場」。

蘇明仁說,「希望股東就是客戶、客戶就是股東,策略聯盟的對象可以是做包機生意的、國內外旅遊的業者」。

租賃事業旗下名車超跑至少2000部 今年已取得20億元租約

被問及一籃子投資的經營概念為何以「租賃事業」作為短期效益來源?蘇明仁說明,由於汽車租賃的風險是分散給很多車主,風險相對小,銀行較容易融資給租賃公司,尤其圓方的租賃合約一簽就是3年,「等於一張合約簽下去,就可以確定3年內的營收無虞」、「看現在的接單就知道後年穩定,經營風險低」。

圓方的汽車租賃非一般直接面對消費者的租車服務,旗下有近3000部的名車,最基本的是200萬元起跳的LEXUS、雙B,甚至超跑,就連一台要價千萬元以上的賓利也有20-30部,勞斯萊斯則有近20部,蘇明仁指出,「走高價市場是因為利潤好很多,競爭對手又少、大者恆大,我不做60-70萬的租賃車,那樣的市場競爭太激烈且利潤也相對少」。

面對汽車龐大的折舊費用,蘇明仁不擔心「我在算租金報酬率時,已經把折舊都算進去了」。

蘇明仁強調,在做高級租賃車市場,業務員的能力非常重要,通常6個月才訓練得出一個適合的業務員,還花錢讓業務員去學習高爾夫球、上品酒客層,「因為1張合約平均要300萬元,業務員面對的是大老闆,懂得要多」,不過,在這樣的訓練之下,平均每個月租約有1.5億元,光是今年就接到20億元的租約了,確保這3年的營收穩健。

儘管現在景氣不佳,內需颳起涼風,但蘇明仁老神在在「金字塔頂端受景氣影響的很少很少」。不過,他也坦言,今年內需真的不好,車市受到影響,整體新車掛牌數規模達42萬台,「恐怕也是頂端了」。

所幸,因為每一張租約的訂單都是3年「等於我3年內經營都有調整期,感受到景氣不好,有充分的反應時間」。

另一方面,除了汽車租賃,圓方也跨足建材與機器設備等融資服務,「市場上多的是缺錢的公司,但是,我們還是以安全為主,有抵押才做,且建材融資的利潤更好,若業績蒸蒸日上,每年貢獻個幾千萬應該沒有問題」。

北市自住剛性買盤永遠在 明年有新案開工

對於中期投資-營建業務,蘇明仁表示,雖然目前房市市況不好「但是台北市還是不錯,中產階級的自住需求一直都在」,明年有幾個案子會開工,他更認為「趁著房市不好,反而就是逢低進場的機會」

蘇明仁說,「明年最少一個案子要推出,一定會在台北市內」,而旗下的土地資源,也將伺機推案或進行處分。

 

 

找藍海 飯店業多角化經營挖商機(萬寶週刊1138期)◎陳怡婷
觀光局發布最新觀光數據,2014年來台旅客達991萬人次,年增23.6%,全年觀光外匯收入3961億元,年增8.0%,創下歷史新高,設定2015 年入境旅客為1000萬人次。

觀察來台旅客每人每次消費僅1475美元,已是連3年衰退,較2013年衰退4.0%,雖2014年人數創高,但來客消費單價卻下滑,外匯收入成長趨緩; 另外,來台旅客停留時間6.65夜,也是連3年衰退,加上為了搶旅遊商機,旅宿一間接著一間開,房間數量有供過於求的現象,在國內觀光市場競爭加劇下,飯 店業者為了要增加獲利來源,惟有抓住立基點才有機會吃下觀光財。像是國內老品牌六福集團(2705)和新興加入的圓方創新(5395)都往多角化經營之路 發展。

由醬油製造起家的六福集團,於1971年創立六福客棧、1999年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The Westin Taipei)引進喜達屋(starwood)集團連鎖飯店,喜達屋旗下最有名的國際連鎖品牌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喜來登(Sheraton),順利引進歐 美頂級商務客源,不僅在當時造成轟動,更創下當年全台最高平均房價6千元,住房率8成的輝煌成績。不過隨著台灣旅宿業市場如雨後春筍般的不斷竄起,儼然成 為一片紅海,惟有多角化經營能突圍,也因此六福集團跨足六福村野生動物園(六福村主題樂園前身)、休閒度假酒店-墾丁六福莊、新竹關西設立六福莊生態度假 飯店。

目前六福集團旗下有威斯汀六福皇宮、六福村主題樂園、關西六福莊生態度假旅館、六福客棧、六福居公寓式酒店等事業體,版圖橫跨旅館、主題樂園、餐飲,去 (2014)年營運走出低潮,15年來首度配發現金股利。

萬怡為六福旗下NO.5旅館品牌
而六福集團第5個旅館品牌-六福萬怡酒店也將於12月中正式開幕,擁有465間房間,是第一間插旗南港展覽館周邊的五星級飯店,也是台北25年來客房量體 最大的新觀光飯店,引發業界強烈關注。

執行長莊豐如表示,這間南港第一家國際品牌酒店,將使六福更進一步邁向全客層、全旅遊及全品牌的目標。六福集團在觀光產業的開發從未停擺,朝向商務、休閒 雙項並行,以打造全客層、全旅遊及全品牌旅遊集團的領先定位為目標,即將開幕的六福萬怡酒店,將使六福更進一步朝目標前進。

六福萬怡酒店為集團第5個旅館品牌,將延續萬怡酒店原有的年輕、活力的風格,且強調「Make a Room For a Little Fun」的精神,讓顧客在旅館各處感受到不同趣味的體驗。

針對六福萬怡酒店,莊豐如表示,國外定位以精英商務客層為主,不過六福除了著眾於商務客之外,亦對家庭等觀光客群有所關注,希望能夠兩方兼顧,讓布局更完 整,擁有供給不同市場的條件。

六福皇宮和六福萬怡都瞄準商務客層,但萬怡年齡層更低,考量配合南港屬於新開發地區的型態,預期將比國內五星飯店價位稍高,但不見得高於六福皇宮。她認 為,目前5~6000元的房價區間帶擁有可切入市場的空間;六福莊以度假為主,服務項目會搭配休閒親子活動;六福居則是公寓式酒店,型態類似公寓,但提供 日租服務,是集團的試金石,目前已和50位屋主簽訂未來12年的合作條件。因為有旅館、餐飲、遊樂園等品牌,透過品牌和品牌、功能和功能之間的橫向綜效交 叉運用,會讓價值再提升。

莊豐如表示,今年上半年台北市觀光飯店住房狀況普遍下滑,不過六福皇宮表現逆勢成長。目前台北飯店市場是大混戰,由於景氣不佳,大環境條件確實不好,對營 收表現沒有助益,不過六福在自我努力方面還有空間,目前營運狀況穩定,帶動營運表現有所成長。

創新引進租賃業務&國際連鎖度假村
圓方創新積極進行多角化經營,除了目前的主力業務汽車租賃外,旗下近年大型投資案「GHM神去村度假酒店」,將於明(2016)年第1季進入設計規劃,預 計2019年完工,最快2020年第1季試營運。

圓方創新的前身為普揚聯合科技,2009年以大股東徐翊銘為首的新經營團隊正式進駐完成更名,並且進行營運方向調整,鎖定以餐飲、旅館、不動產開發與住宅 大樓出租出售等為主要業務積極轉型。

2013年,關鍵的一年。圓方與吉合睦(GHM)國際精品酒店集團策略合作,規劃於竹東地區打造亞洲占地規模最大的國際飯店品牌度假村GHM神去村度假酒 店,這也是公司未來幾年規模最大、最具成長潛力的投資計畫案。

2014年,為了穩定公司營運發展,圓方收購和新與建新2家小客車租賃公司,正式跨足汽車租賃市場,此舉除有效擴大公司的營收規模外,由於2家子公司擁有 穩定的獲利基礎,更有助強化圓方營運的多元布局。

董事長蘇明仁表示,展望未來,圓方的營運重心仍將以酒店、租賃、營建及投資等4大事業部門為主,其中租賃事業部門,除已站穩國內超跑租賃市場的領導地位 外,近期更成功將業務觸角擴大至建材與機器設備融資領域,成為推升公司營收與獲利成長的關鍵引擎;營建部門將整合旗下的土地資源,伺機推案或進行處分;投 資部門則將持續引進有助公司成長的新型態業務。

至於核心的酒店業務部分,目前「GHM神去村度假酒店」已經完成市場定位與法規分析,國外設計團隊預計於明年第1季進駐規劃,根據GHM提供的資料顯示, 「GHM神去村度假酒店」將是GHM集團在全球市場的首度創舉-在同一地點一次同時推出旗下3大品牌,且延攬阿曼(AMAN)酒店御用設計師Jean Michel Gathy親自操刀規劃。依GHM規劃,「GHM神去村度假酒店」預計於2019年完工營運。

盟友夠力 打造神去村為國際頂級度假村
GHM是國際精品酒店規劃、發展及營運管理的知名集團,在全球擁有近20家的頂級酒店與度假村,每一家GHM度假酒店皆是考究當地環境與文化歷史而建造, 具有獨特的概念。GHM與阿曼、四季並列全球前3大頂級度假酒店。

蘇明仁表示,上述3大頂級度假酒店品牌,訴求的是「服務人員比客人多」、「奢侈的超大個人空間」,強調尊榮的度假享受,一晚要價所費不貲,但也因此擁有不 少忠實的國際會員旅客,台灣要發揮本身的觀光優勢,提升在國際上的觀光旅遊地位,一定要能先吸引這些國際旅客,把他們帶進台灣,而當初圓方會與GHM結 盟,就是希望能藉由GHM獨特的國際化專業管理,讓台灣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全球頂級度假村品牌,開創台灣觀光酒店市場的新風貌。

蘇明仁同時指出,「GHM神去村度假酒店」地處雪霸公園風景線上,沿途旅遊景點多,亦鄰近被喻為「台灣矽谷」的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加上距離桃園機場、台北 等都在「1小時生活圈」內,有絕佳條件發展成為頂級私人度假村與國際商務度假酒店,等到「GHM神去村度假酒店」正式開業,預料會重新改寫國內飯店產業的 市場生態。

無論是老品牌想找新出路或是新品牌想要找立基點,惟有充分利用現有資源,找到屬於自己的品牌定位、正確布局,才有機會找到新藍海。
 
記者杜蕙蓉/台北報導生技產業主流氣勢已定,吸引企業集團爭相卡位,不少科技、傳產和創投界大老,更紛紛轉換跑道,主導營運發展。目前除了宣明智外,泛和泰集團的蘇明仁也正式接任和鑫生技執行長;旺宏前董事長胡定華則掌體學生技大旗;創投大老李祖德、李世仁也分別接管環瑞醫和紅電醫事業體,預計將掀起企業大老轉換潮。

 自嘲不曾如此「歹命」的蘇明仁,是和泰集團的大股東,要稱和泰車總裁蘇燕輝「堂兄」,他曾擔任味全董事長,創立的和新汽車,在租賃車領域也有主導地位。

 為了讓和鑫生技能快速上軌道,蘇明仁去年底接掌和鑫執行長(CEO),並聘來台大農藝博士、曾任職於龍邦國際,是董事長朱炳昱特助的郭菁菁擔任策略長。

 除了蘇明仁、郭菁菁由傳產業轉戰生技業,科技業則在宣明智率先起跑後,包括旺宏前董事長胡定華、詮鼎科技董事長許銘仁、原任揚明光學研發部的鄭竹明也都自行創業,投入生技產業。

 最有趣的是許銘仁在打響微熱山丘鳳梨酥品牌後,找來友達光電前總經理陳來助擔任微熱山丘執行長,讓陳來助從原本管年營業額超過4,000億的大公司變成管年營業額10億的中小企業,他和許銘仁也正聯手打造台灣農業生技奇蹟。

 另外,胡定華則和曾任工研院院長,生技中心董事長李鍾熙聯手成立體學生技。體學專攻DNA定序,以結合半導體與光電技術,從事最先進的第四代核酸定序儀產品研發(4th Generation DNA sequencer) ,並握有重要專利。

 不僅是科技、傳產業爭相布局生技領域,金融創投業從原本的資金投資到進駐主導也不少,除了最近正陷入頂新政治獻金風暴的胡定吾,將旗下的生華創投延伸至生華生技,生華已登錄興櫃,該公司併購聖地牙哥新藥公司「Cylene」,目前手中有兩個新藥,其中「抗膽管癌小分子標靶新藥CX4945」已經進入美國臨床二期。

 至於李祖德則是在2011年聯手承業醫董事長李沛霖家族,收購瑞士Swissray品牌成立環瑞醫,主力產品是數位X光機。

 另外,華威創投合夥人李世仁,則是一口氣接掌紅電醫、泰合和全崴,並進行營運策略布局。

20150105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