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楠興與台光董事 涉炒股被訴

2011/04/21 15:27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唐筱恬台北2011年4月21日電)股市大戶鄭楠興與台光公司董事吳添福被控隱匿公司跳票消息,在重大消息公布前賣出手中持有的股票,規避鉅額損失,台北地檢署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起訴2人。

 

起訴書指出,知名股市大戶、金山財神廟董事長鄭楠興在民國96年3月與金主鄧陸光簽定買賣契約書,將乾武公司持有的台光公司股份與經營權賣給鄧陸光。

 

鄧陸光接手台光公司後,發現台光的財務狀況與契約書差距甚大,還有1張新台幣500萬元支票待兌現,因而不願投入資金供台光周轉,並召開協商會議邀請鄭楠興等人商討解決之道。

 

鄭楠興得知台光公司有跳票危機後,指示台光公司董事兼發言人吳添福隱匿訊息,於跳票隔日才發布重大訊息。自己卻在股民尚未得知消息前,賣出手中持有股票、委託不知情的親友賣出相關持股。

 

台北地檢署查出鄭楠興、吳添福利用資訊不對等交易股票獲利,總計鄭楠興規避損失486萬多元、吳添福57萬多元,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起訴2人。

台灣日光燈爆炒股案 董事遭檢起訴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中廣新聞網) 2011-04-21 14:57:27

 

生產「旭光燈管」的「台灣日光燈公司」,96年間爆發炒股案。股市作手,現年63歲的「鄭楠興」與現年67歲的「台光公司」董事吳添福,被控在退票等利空消息公布前,出脫手中持有的台光股票,「鄭楠興」免於虧損486萬元,「吳添福」則免於虧損57萬元。

 

台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王文德」說,檢方查出他們利用資訊不對等交易股票獲利,上午依違反證交法罪嫌,將2人起訴。

--

2008/02/02 台灣日光燈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

旭光照亮台灣五十四年 無預警停工資遣員工

()

970202新聞稿

 

資方擬處分資產支付員工資遣費 員工要求設定抵押 以確保支票兌現

 

員工並請求主管機關強力介入協商及延長勞工紓困貸款申請期限

 

1月31日下午四點,老牌燈具公司台灣日光燈(旭光)公司宣佈資遣300多名員工,並同時發放所有員工的支票及部份離職單。除此之外,該公司並於翌日宣佈自2月2日起停工至2月15日。

 

據台光工會2月1日表示,96年新的經營團隊進入台光,取代原先的鄭氏家族,但因公司虧損連連,新團隊有意重新整併公司。但實際上從1月31日到2月1日的作為看來新團隊似乎有意關閉台光公司,只留下〝旭光〞招牌。

 

該公司針對年資廿年以下的員工,依照勞動基準法計算資遣費,廿年以上部份比照退休;惟支票分期方為:十萬元以下一張票,十萬元以上自97年4月至98年1月分 四期給付。但並未提供任何履約保證,只口頭保證支票絕對不是芭樂票。所以2月1日,台光工會針對資方的作為,決議召開臨時會員大會,商討因應對策。時間為2月2日上午9時,地點為工廠餐廳。

 

2月2日上午,台光工會因應資方無預警停工及資遣召開臨時會員大會,除200多名員工出席會議外,新竹縣政府勞工處、羅吉祥議員、竹東鎮蘇仁鑑及新竹縣產業總工會團隊到場關切,台光公司董事長劉傳人亦親自與會向員工說明公司方針。

 

會中員工針對資方無預警停工及資遣300多名員工提出抗議,員工並要求資方提出支票的履約保證。劉董事長向全體員工報告公司的困頓現況,並表示將處分竹東廠三萬多坪的土地,處分完畢後繳清罰款及銀行欠款後,剩餘款項將優先作為員工1.8億的資遣費。但會員表示希望資方能更有誠意處理問題,工會於是建議資方應將部份土地設定抵押予工會或是資方幕後出資人能連帶作支票背書保證。工會決議97年2月4日上午10時再行召開臨時會員大會,並希望資方能於當天作出確切回應。若當日資方無法同意,工會將發動員工北上陳情。

 

此外,臨時會員大會上決議請新竹縣政府向行政院勞工委員會陳情,請求勞工紓困貸款能延長申請期限(原期限為1月25日截止)。因為台光300多名員工平均年齡45歲以上,年資十五年以上者居多;再加上過去八年公司經營困頓,員工曾同意降薪,所以個個工資低廉,平均薪資為二萬五仟元左右。年關逼近,員工既無年終獎金,又突遭失業,年後又逢子女繳納學費時間,生活困頓。

 

下次臨時會員大會時間:97年2月4日(星期一)上午10時

會議地點:台灣日光燈工廠(新竹縣竹東鎮光明路218號)

聯絡人:台灣日光燈工會常務理事張錫濱0926-942836

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總幹事彭桂枝0937-989482

 

今周刊:劉泰英也想染指台灣日光燈?(2007/5/4)   

台灣企業史上最常換董事長的公司──台灣日光燈,又在日前更換新經營團隊,由劉泰英幕後操盤手鄧陸光入主。投資人對這個新團隊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也間接聯想起過去十四年來,主力介入台光的「亂世」史。

/撰文/
李建興

「台光『又』換董事長了!」才上任七天的新董事長陳國雄在四月三十日突然閃電辭職,引發所有投資人聽到台光又變天的不信任感,也拉高眾人對這家「最愛換董事長」的上市公司的種種疑惑!

四月二十三日,台光名譽董事長鄭楠興驚傳將旗下的乾武投資,以五千萬元頂讓給一位據說財力雄厚且具有資產開發背景的神祕新金主,由於乾武控有台光將近四分之三的董監席次,因此乾武投資易手後,鄭系人馬退出決策核心,台光政權一夕變天。

幕後藏鏡人未浮上台面/眾人疑竇四起

然而奇怪的是,接手的神祕金主不現身,卻指派開瑞法律事務所所長陳國雄擔任董事長、前消防署副署長柯欽郎擔任副董事長,而律師曾大中、朱增祥、台大經濟系教授朱家祥,甚至工商時報記者林俊輝都進入董監事會。

陳國雄接受本刊訪問時透露,乾武新負責人其實就是前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旗下的昌泰投資操盤手鄧陸光。由於鄧陸光在金主圈沒沒無聞,金主圈不免質疑,他只是個人頭?尤其,以鄧陸光與劉泰英之間的密切關係,外界更揣測,幕後真金主可能是蟄伏已久的劉泰英!

但令外界跌破眼鏡的是,幕後藏鏡人是誰答案還沒揭曉,陳國雄就在四月三十日的董事會無預警地辭去董事長一職,成了台光最短命的董事長,新董事長則由乾武前法人代表、台光前常務董事吳添壽接任,這一個戲劇性的轉折,讓這樁「神祕案件」更顯離奇。

姑且不論這次的新金主來意如何,由於台光自十四年前市場派介入後,經營者找金主、社會名流入主救亡圖存的情事就層出不窮。短短十四年,先後歷經了「富隆游」游淮銀、「東勢魏」魏營杲、「新嘉義幫」鄭楠興、前彰化縣立委林進春家族以及此次神祕人物鄧陸光等五大市場主力入主洗禮,十四年經營權更迭過程中,共換過十三位董事長,其中不乏政治人物,國民黨立委邱鏡淳、張昌財,民進黨立委蔡啟芳、林文郎等分別代表不同勢力擔任過董事長,連民進黨三寶之一的立委林重謨也曾做過台光董事。儘管政客加持,卻仍難以挽救台光。台光命運如此乖張,確實也堪稱上市櫃公司的一大怪象。

欲釐清這一個個的「疑問句」,得由台光的前塵往事講起。

台光一位資深員工比喻:「台光近十四年來,好比一部兵荒馬亂的民國史!」自國民政府推翻滿清,歷經軍閥割據、國共戰爭,紛紛擾擾,吸引各方勢力角逐,看中的就是中國龐大的資源,而台光的命運差堪比擬。

事實上,成立於一九五四年的台光,原本是一家體質優良企業,由於其為國內照明業的龍頭,從早期跨足到冷氣機等家電產品,到後來的光觸媒家電及冷陰極管,皆是頗具競爭力的產品,但台光最令人覬覦的是其豐厚的土地資源。

台光在全台各地擁有大筆的土地,加上股權分散,自十多年前起,就吸引金錢、政治各方勢力相繼進逼,也造就了台灣企業史裡經典的「亂世」案例。

台光利益豐厚梟雄並起
猶如一部民國史

九三年由綽號阿不拉的前立委游淮銀領軍的富隆集團,收購台光股票,順利入主台光,孰料,還不到一年,就由中部東勢證券的股市作手「東勢魏」魏營杲取而代之;然而好景不長,當年十月下旬,由於市場因「洪福案」,牽連魏營杲,台光股價崩盤,魏情急之下找上「新嘉義幫」的鄭楠興,讓出股權,鄭順理成章當上了台光董座,開啟了鄭家掌控台光十二年的時代。

孰料,九五年七月爆發的「國票案」、九八年台光內線交易案,鄭楠興因涉嫌官司纏身,再次求助於老金主阿不拉,游淮銀第二度入主台光。只是,二次入主的阿不拉仍然出師不利,才剛接手,台光股再度重挫,短短幾個月內,游淮銀急忙出脫持股,黯然退出台光。

屢次尋求金主奧援失利的鄭楠興,又轉而向政治人物求助,想藉由政治圈的人脈和影響力,借力使力,找到資金。九九年八月,鄭楠興邀請當時的立委邱鏡淳接任台光董事長。只不過,政治力陸續介入後,台光非但沒有休養生息,反而因利益糾結,鬧過兩次「董座雙包案」。

○一年年中,邱鏡淳因參選立委辭去台光董座。孰料內部大股東之一,立委林進春的兄長林銀洲所領軍的銀邦投資,趁董座從缺之際,私自召開董事會,選蔡式邦為新董事長,鬧出了第一次董座「雙包」案。雖然最後雙方在該年十月份董事會中達成共識,由鄭的弟弟鄭楠盛擔任董事長,暫讓事件落幕;事隔一年多,○三年五月,心有不甘的銀邦再度發動篡位,不但再次自開董事會,選邱鏡淳為新董座,甚至還自刻印鑑,帶著「假玉璽」到經濟部商業司辦理更改登記,鬧出了第二次「雙包案」。最後鄭楠興找來立委蔡啟芳撐腰,積極運作下,乾武取得所有董事席次,並聘蔡啟芳為董事長,銀邦全數敗北,自此退出了台光。

經過政客攪局、「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黑暗十年,台光元氣大傷,加上大批員工屆退,年年提撥大筆退休金,近三年連連虧損,股價從八八年的三百二十五元跌至票面之下,去年每股稅後淨損高達四.三七元。

鄭楠興急找富爸爸
台光能否兵肥馬壯待觀察

雖然自從銀邦退出台光後,鄭楠興刻意隱身於台面下,僅掛名譽董事長,改安排弟弟鄭楠盛為副董事長,在蔡啟芳之後,再請來林文郎、張昌財等立委擔任董事長,儘管請出立委諸公坐鎮,無奈仍然回天乏術,得不到銀行團的青睞,無法獲得融資。

鄭楠興接受本刊訪問時,英雄氣短地表示,「我善於股票操作,但實在不是經營企業的料。」目前正在金山財神廟當「廟公」的他,當下最大的心願,一則管理好「廟務」,另則為台光找到名聲佳、財力豐的「富爸爸」接手,好讓台光洗脫汙名,得到銀行團的青睞籌得資金,也藉機汰舊換新,為公司運作增加動能。

這一次,鄭楠興壯士斷腕,割愛賣出乾武,為台光救亡圖存。鄭楠興透露,他才與這個新金主見過一次面,多半是鄧陸光代表出面接洽,於三月底簽定了這起交易案,證實外界稱「鄧」為人頭的傳說;鄭還說,買下乾武投資的五千萬元交易案,買方僅先付了二千萬元的訂金,至本刊截稿為止,鄭表示餘款尚未付清。至於真金主是否為劉泰英?鄭楠興並未證實,但他透露,買家背後的資金來源不只一人,且權力分配似乎仍在「喬」。

台光內部則傳言,這個金主團,除了引發最多揣測的劉泰英外,高雄一位陳姓財主亦可能為成員之一。鄭楠興繼釋出乾武後,也不排除持續找其他金主加入,讓台光「兵肥馬壯」。換言之,未來接手台光的金主,可能又是一番「百家爭鳴」的情況。

新團隊成員各司其職
市場上演慶祝行情

其實,當今的台光,值錢土地資產多半已開發出售,淡化了利益角逐的誘因。而新金主介入台光,主要是想運用其照明技術和團隊西進大陸。為了專心經營,鄧陸光請來了律師、教授為董事外,也首次設立執行長,請來創投界資深老將侯禮仁出任。

至於其他的新董事,律師朱增祥曾在禿鷹案為金主林明達辯護過,在金主圈有一定人脈;教授朱家祥則因曾赴北京大學任教而聲名大譟,也不失為台光斡旋兩岸事務的儲備人才。至於陳國雄,則是鄧陸光於早年投資深坑一起建案時認識,原本想借重他仲裁土地糾紛的長才,沒想到陳國雄七天就「陣亡」。

未來新團隊接手後,台光將先辦理減資約六億七千萬元,再私募六億元資金模式,取得台光過半股權鞏固經營權,以免分裂事件再度重演。而自新團隊進駐後,市場也立即投以回報,股價連漲數日,演出慶祝行情。

陳國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辭職,令外界對新團隊能否為台光加分的信心大打折扣。更值得注意的是,新團隊一面減資增資以鞏固政權,鄭楠興又有意邀約其他金主加入,為這場「政權轉移」新添變數,因此,這次再度變天的台光,能否醜小鴨變天鵝,恐怕後戲還精采可期。(本文節錄自《今周刊》541期)

▓ 《今周刊》541期封面故事更多精采文章
◎封面故事:牛根生:「行銷是『營心』,『抓眼球』,『揪耳朵』都不如『暖人心』」
◎封面故事:華人商圈崛起 台灣大機會/兩岸三地1000大
◎焦點新聞:首度暢談分家及明基浴火重生之路/李焜耀:BenQ不會消失!
◎話題人物:杏壇遭罷免 官場嗆上司/生技大師張子文 就是不妥協
◎高科技:產業大虧 外資大買/面板二虎一靈猴 越餓越肥
◎國際眼:想買高速公路嗎? 政府賣給你!美國公共建設 全球最紅火投資標的

--

台灣日光燈前董事長的故事:林文仁打造「旭光」的黃金時代

 

字體

第69期

2010年8月19日

作者: 鄭少凡

 

待人誠懇的林文仁希望員工下了班:「叫我老林也好,目鏡仔也沒關係。」

攝影: 李唐峰

一般人初見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光看外表就會浮現出「文武全才」四個字。英挺的身材和文質彬彬的氣質,其實看起來比較像大學教授而非金融大亨。

 

知道林克孝的登山和寫作嗜好後,稍深入挖掘,馬上就可發現,原來林克孝這樣的根基,就是「老爸」的翻版嘛!

 

文武全才的老爸

 

林克孝的父親、前台灣日光燈董事長林文仁現年78歲,身形雖不高卻顯精壯,乍看之下宛若五十幾歲。說話輕聲細語、溫文儒雅,濃厚的書卷氣讓他顯得無比慈祥。而林文仁的最大嗜好,就是閱讀和登山。

 

1932年出生的林文仁,中學前接受的是日本教育,小學時所有當代的日本文學名著、世界文學全集日譯本都已閱讀完畢。到中學時,林文仁在那個物資貧乏的年代,就擁有藏書三百多本,並將之一一編號,可見他對這些書籍多麼珍愛。

 

「看書是最大的享受!很多人都逃不出這個誘惑。」林文仁開心地說道,現在他個人的藏書大概有兩、三千本,年紀雖大仍不斷閱讀。近來的重點為英文、日文書籍,還加入英國的閱讀俱樂部,定期飽覽群書。

 

對於閱讀和文字的愛好,使他當年剛進台灣日光燈公司第二年時,雖然還是一名小技術員,就和另一名同事興辦公司刊物《旭光》,由自己主筆日光燈的照明技術文章,同時蒐集經營管理、員工園地三個層面的內容,以雙月刊形式發行。

 

由於當時鮮少有關於管理和照明知識的刊物,所以清華大學、國家圖書館也都訂閱。林明仁的照明專欄還集結成冊,後來成為明新工專的教科書。

 

林文仁的另一項愛好就是「登山」。自從大學同學帶他爬陽明山後,他就迷上了登山,除了帶全家參加中華登山健身協會,也鼓勵公司員工一起參加登山活動,還在台灣日光燈新竹廠創建登山社。即便後來位居董事長高位,林文仁還是會跟員工一起參加五、六天的登山行程,與大家打成一片。

 

登山活動對自己作為公司負責人的角色有何影響?林文仁不疾不徐卻字字有力地說道:「登山其實有時很苦,但可鍛鍊意志力和判斷力。在經營企業時,時常會遇到困難,你沒有堅強的意志不行。而且,你看,我現在身體仍然很健康,感覺身體沒有甚麼障礙。」說到這裡,林文仁笑得天真燦爛,像個活潑的小孩。

 

遙想當年,林文仁是如何肩負起打造出老牌字號「旭光日光燈」的台灣日光燈公司呢?

 

父親力攬留學夢碎

 

原來,台大電機系畢業的林文仁,也像其他台大的精英學子一樣,畢業後的願望是出國留學。然而,當年台大電機系39位畢業生中只有6位留在台灣,林文仁就是其中之一。這是因為林文仁的父親與朋友共同創建台灣日光燈公司,草創初期人才難尋,父親希望他到台光貢獻專才。

 

民國四十三年時,台大電機系畢業生在台灣何等搶手!林文仁剛畢業就有7個工作在等著他,包括薪資優渥的電信局、台電等。台大電機系還特地寫信給林文仁的父親,祭出栽培林文仁出國留學的條件,希望他能留在台大。

 

但父親不為所動。林文仁於是來到台光這個前景未卜的新公司上班,沒想到一生卻受用不盡!

 

不像其他國外發展的同學,因受限於國情,晉升發展可能有限。從技術員做起,一路晉升到工程師、課長、廠長,到後來的總經理、董事長,林文仁在台光「可以盡情發揮所長」!

 

推動「日新小組」創新技術

 

台光在林文仁的帶領下,曾獲得品質績優工廠、品質管制部長獎、CED標誌認證、全國品質團體獎、經濟部部長品質管制獎、優良電器金品獎等諸多殊榮。

 

當時的台光,不止名聲叱吒工業界,在品管圈內也是佼佼者。因為林文仁與日本東芝技術合作,引入當時新穎的品管方式,叫「日新小組」。所謂「日新小組」就是工廠基層單位幾個人組成小組,由小組成員自行改進工作流程,而不是由管理階層介入,因為最基層的員工才瞭解親身進行的工作程序和優缺點,由此增加良品率。

 

林文仁解釋「日新小組」的基本概念就是藉全體員工的力量,一起把品質顧好,而不是靠管理者的力量!不良率減少,成本就會降低,建立良好信譽。

 

一位當時在旭光新竹廠的生產線班長說:「我認為推行效益非常大,在生產線或是公司行銷都有很大的效果!」

 

由於成效良好,旭光每年還會招開「日新小組」的發表會,讓其他廠商學習。包括聲寶、大同、太平洋電器都曾派人去觀摩,成功經驗走紅台灣。林文仁因此還獲邀擔任中華民國品質學會理監事。

 

不僅運用管理技術增加良品率,林文仁對於生產硬體技術的投資更是不遺餘力,他信心滿滿:「在工廠裡找不到兩個一樣的設備,每一次要增加新設備我們都會改善!」

 

林文仁回憶剛開始,每件製燈設備就得40個人操作,12秒才能生產一支燈管。到他退休的時候,只需6個人操作設備,一秒就能生產一支燈管。

 

從12秒一支、6秒一支、3秒一支、2.5秒一支,每回提高效率都是一次困難的挑戰。最後林文仁與日本CKD公司的設計總管合作,共同研發一秒生產一支燈管的設備。當試驗成功時,設計總管擁抱林文仁喜極而泣:「謝謝,我們成功了!」

 

林文仁追求完美與不服輸的幹勁,讓他以高標準要求台光的生產技術:「美國奇異公司0.8秒就可以生產一支燈管!當旭光良品率是92%時,日本東芝就達到97%,他們可以,我們也可以呀!沒有理由就此滿足,所以後來我們良品率都在98%。」

 

後來日光燈第二大廠中國電器公司也跟日本CKD引進這種一秒生產一支燈管的設備,僱用一位CKD的退休總經理小島先生當顧問。小島和林文仁是好友,林文仁退休後,小島常與他敘舊,一天,小島感嘆道:「為何中國電器和旭光的技術差這麼多?同樣是一秒生產一支的設備,旭光的良品率在98%,而中國電器才80%多!」林文仁管理的功力由此可見一斑。

 

誠以待人工會力挺老闆

 

除了成功的管理方式和先進的生產技術外,林文仁另一個成功的關鍵,在於誠懇對待員工,讓員工心悅誠服、向心力超強,使工廠一片欣欣向榮。一位在新竹廠工作的老員工說:「他把員工當作最大的資產。」

 

林文仁認為不管董事長也好、總經理也好,都只是職位的分配,並不代表自己高人一等,大家能相聚就是緣分。所以林文仁要求員工,下班後絕對不能以頭銜稱呼自己。林文仁的眼神變得更加柔和:「叫我老林也好,目鏡仔也沒關係。所以很多人都叫我林大哥,現在老同事打電話給我也是叫『林大哥』,沒有人叫我董事長啦,呵呵!」率真誠懇的態度使所有員工宛如一家人,整個公司的凝聚力自然百分百。

 

林文仁給獎金也很「阿莎力」,全年度獲利的三分之一,一律作為員工紅利,工會從不用討價還價。一位旭光資深員工馮先生說,過年過節常領到獎金,時常領獎金領得莫名其妙,「一點都不誇張!」

 

馮先生還透露,一次生產線的工人手臂被機器壓傷,林文仁二話不說,讓員工安心養傷,薪水照發,不用擔心醫療費用的開支。員工感激不盡。馮先生說:「林文仁把員工當家人一樣照顧。」

 

誠懇待人又照顧員工福利的作風,讓工會對林文仁無話可說,只要林文仁決定甚麼,工會就會力挺到底。旭光工會常務理事張錫濱回憶道:「公司有要求的時候,工會就全力帶領工人替公司賺取最大的利潤,因為主事者有把員工當作自己的財產。」

 

台灣尚未解嚴時,政府對社會的監控仍嚴密。警總當時在公司行號內部都設有安全室,觀察公司內部動向。當時旭光的安全室主任偷偷地跟林文仁說:「奇怪,別的工廠我都會聽到很多抱怨的聲音,可是在你這裡卻沒有,反而聽到的是讚美。」由此可見林文仁不只是帶人,更是帶心。

 

台光走下坡殷鑑可戒

 

1993年,林文仁退休後,「市場派」趁虛而入,17年間換了16位董事長,並於2007年終止上市,今年初撤銷公開發行。資深竹東廠員工馮先生嘆道:「真是此一時非彼一時……」

 

市場派當道後,旭光最大股東東芝、飛利浦紛紛撤資。在東芝的力勸下,林文仁也把持有的台光股票拋售一空。今年4月,老字號商標「旭光日光燈」因台灣日光燈公司債務問題遭台北地方法院拍賣,結果被上櫃公司「業強科技」以7,500萬元標下。從此,陪伴台灣民眾56年的「旭光日光燈」正式易主,「旭光」將不再是日光燈的代名詞,據傳將發展成為LED品牌。

 

老董事長林文仁的心情可想而知。看著自己畢生的心血付諸流水,林文仁略顯激動,眼角泛著淚光說道:「很心酸啊!這種感覺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所以主事者心不正就不行!」

 

眼觀台灣日光燈的起伏,「主事者心不正就不行」這句話,值得經營者引以為戒。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台灣日光燈股份有限公司
Taiwan Fluorescent Lamp Co., Ltd.
股份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
1954年
總部地點
台灣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一段46號12樓
日光燈管、冷氣機
約新台幣32億[1]
(公司資產現值不明)

台灣日光燈股份有限公司中文簡稱「台光」,英文簡稱「TFC」。該公司長期與東芝技術合作,生產日光燈冷氣機,以自創品牌「旭光」聞名,並在1980年代下半期一度邀請當時中國電視公司著名氣象主播馮鵬年擔任冷氣機的代言人。1993年至2008年,其經營權數度易手;2008年2月,其無預警停工,結束營業。

[編輯]簡史

  • 台灣日光燈公司總部

  •  
  • 「旭光照明」經銷店直式招牌

  •  
  • 「旭光冷氣」經銷店直式招牌

  • 1966年12月,台灣日光燈公司搶在日本各公司之前成功研發日光燈合成樹脂燈頭,合成樹脂燈頭優點為絕緣良好、美觀耐用。[1]
  • 1991年1月中旬,東元電機、台灣日光燈與東芝合資成立台灣東芝精密,生產壓縮機[2]
  • 1993年,台灣日光燈公司董事長林文仁退休,台灣日光燈公司內的「市場派」趁機得勢,東芝與飛利浦紛紛撤資,林文仁也全數拋售自己持有的台灣日光燈公司股票。[3]
  • 1999年2月10日,台灣日光燈公司前董事長王邦彥台北地檢署背信罪與詐欺起訴,具體求刑3年;1999年2月11日,刑事警察局依據檢舉內容指出,王邦彥於1997年6月當選台灣日光燈公司董事長,涉嫌透過子公司投資方式分批掏空台灣日光燈公司資產新台幣19億元,但於1998年7月請辭台灣日光燈公司董事長;警方依侵占罪與背信罪將王邦彥移送法辦,檢察官孟令士以「惡性重大」為由聲請羈押王邦彥獲准,台灣日光燈公司前財務經理郝麗麗以新台幣20萬元交保[4]
  • 1999年5月29日,台灣日光燈公司掏空案偵查終結,台北地檢署依背信、內線交易等罪名,將台灣日光燈公司前副董事長兼旭光電機公司董事長鄭楠興、台灣日光燈公司前總經理林銀洲、台灣日光燈公司前副總經理兼旭光投資公司董事徐文政、台灣日光燈公司前常務董事兼台光燈建設公司董事長劉勝輝、台灣日光燈公司前財務經理郝麗麗、林銀洲弟媳陳秀卿、黃麗君、陳溫桂英、台灣日光燈公司投資部前副理鄭明哲等9人起訴,王邦彥則併法院審理。[5]
  • 1999年8月5日,台灣證券交易所審查通過台灣日光燈公司股票自1999年8月9日起由全額交割股改列普通交割股。[6]
  • 2001年,台灣日光燈公司計畫投入興建廢日光燈管回收處理廠。[7]
  • 2003年,中山科學研究院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協助台灣日光燈公司成立了「奈米科技事業部」。[8]
  • 2005年,台灣日光燈公司獲得中華民國經濟部「奈米標章」認證。[9]
  • 2007年4月23日,台灣日光燈公司經營權易手,陳國雄、曾大中、柯欽郎等五大律師合組的新經營團隊入主台灣日光燈公司,陳國雄接任台灣日光燈公司董事長。[10][11]
  • 2007年4月,台灣日光燈公司跳票
  • 2007年5月,台灣日光燈公司積欠員工薪資。[12]
  • 2007年7月10日,由於台灣日光燈公司未交財報,台灣證券交易所命令台灣日光燈公司股票下市[13]
  • 2008年2月,台灣日光燈公司無預警停工,資遣逾300員工。[14][15]
  • 2010年4月20日,台北地方法院依據台灣日光燈公司504名債權人的集體聲請,首度拍賣台灣日光燈公司的「旭光」商標抵償超過新台幣10億元的債務業強科技以新台幣7500萬元得標。[16]

[編輯]參考文獻

  1. ^ 本報訊,〈旭光牌日光燈 採用樹脂燈頭〉,《中央日報》1966年12月30日第7版。
  2. ^ 李明軒,〈冷氣的「心」戰場〉,《天下雜誌》第117期(1991年2月出刊)。
  3. ^ 鄭少凡,〈台灣日光燈前董事長的故事:林文仁打造「旭光」的黃金時代〉,《看雜誌》第69期(2010年8月19日出刊)。
  4. ^ 劉慶侯 臺北訊,〈臺光遭掏空19億 前任董事長收押〉,《中央日報》1999年2月12日第3版。
  5. ^ 馬淑華 臺北訊,〈臺光資產掏空案偵結 鄭楠興等九人被起訴〉,《中央日報》1999年5月30日第6版。
  6. ^ 劉嘉芳 臺北訊,〈環電臺光九日普通交割〉,《中央日報》1999年8月6日第7版。
  7. ^ 廢棄日光燈管 明年起回收自由時報2001年4月25日 [2008-2-4]. 
  8. ^ 鈦厲害 空氣變乾淨囉!自由時報2003年3月21日 [2008-2-4].
  9. ^ 6廠商 獲奈米標章認證自由時報2005年12月21日 [2008-2-4].
  10. ^ 經營權變天 律師團入主台光. 工商時報2007年4月23日 [2008-2-4].
  11. ^ 台光董座 陳國雄接任經濟日報 (台灣)2007年4月24日 [2008-2-4].
  12. ^ 台光又欠員工薪資 今先發半個月自由時報2007年5月15日 [2008-2-4].
  13. ^ 不亮了 日光燈老牌旭光 未交財報10日下市東森新聞2007年7月6日 [2008-2-4].
  14. ^ 賣53年日光燈 台光無預警停工 資遣逾300員工東森新聞2008年2月2日 [2008-2-4].
  15. ^ 台光無預警裁員,員工到縣府陳情自由時報2008年2月13日 [2008-2-13].
  16. ^ 張欽. 欠10億 老牌「旭光」商標拍7500萬蘋果日報 (台灣)2010年4月21日 [2011-1-11].

[編輯]外部連結

Posted by 喔…喔…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