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溫企落跑老闆 胡福林將回國

 

【經濟日報╱記者林則宏/綜合報導】

2011.10.02 03:38 am

 

據新京報報導,倒債超過人民幣20億元(約新台幣96億元),「落跑」美國的溫州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即將返回中國。在溫州市政府和商會協調下,溫州多家眼鏡企業將聯合併購重組信泰集團,胡福林將回來處理相關事宜。

 

9月21日,大陸媒體開始報導,胡福林因高利貸導致資金鏈斷裂逃往美國。據透露,胡福林的欠款包括銀行貸款人民幣8億元,每月利息逾500萬元,其餘12億元皆為民間高利貸,月息高達2,000多萬元。

 

胡福林「跑路」消息傳出後,上百人包圍信泰集團總部要求還債,銀行也緊急向作保的企業和關聯企業追償貸款,導致當地企業信貸危機連環爆。

 

信泰集團成立於1993年是溫州最大的眼鏡生產商之一,20100年營業額達人民幣2.7億元(約新台幣13億元)。

 

2008年底,胡福林開始大舉進入太陽能產業。浙江時代商務律師事務所主任邱世枝表示,投資失利是溫州企業產生資金鏈斷裂的一個重要原因,其中包括投資房地產和太陽能。投資失利後銀行不願再貸款給企業,企業只能轉向民間高利貸。

 

新京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胡福林回來是要處理企業併購重組的事。」據稱,目前大約有三、四家溫州的大型眼鏡企業願意聯合併購信泰集團。

 

消息人士稱,胡福林「跑路」的原因是銀行追債,現在溫州市政府願意出面協調銀行不要逼債,同意讓企業分期償還貸款,問題基本解決了,所以大家才願意併購信泰。

 

溫州政府日前已採取多項措施協助解決中小企業債務危機問題,包括要求銀行業機構不抽資、不壓貸等。胡福林願意返國處理債務及公司被併購事宜,對近期一連串的溫商老闆「落跑」事件將具有指標性意義。

 

【2011/10/02 經濟日報】

 

 

民間借貸引發企業債務危機 “溫州經濟”何去何從

2011-10-02 10:16:14  來源:新華網  編輯:戴爽

 

 

一批行業“排頭兵”為何接連倒下? 溫州民間借貸引發企業債務危機現場見聞

  新華網溫州10月2日專電 當溫州企業家跳樓、逃跑,企業倒閉這些敏感詞彙頻頻刺激眼球的時候,人們發現,素有“經濟風向標”之稱的溫州,在此次“民間借貸風波”中倒下的企業不僅有產能落後的中小企業,也有曾經風光無限的行業“排頭兵”企業,其中一些企業直至“出事”前仍在正常生產。

 

  是什麼導致了這些“明星企業”“先進企業”接連倒下?在一片質疑聲中,“溫州經濟”該何去何從?

 

  “昨天生產線還在轉,轉眼就人去樓空了”

 

  記者9月29日在溫州正德利鞋業總部看到,相較于周圍鞋廠的明亮燈光,正德利的幾幢大樓已是一片灰暗,倉庫、車間和操場上的成品鞋和半成品鞋都已經被貼了封條。幾個保安坐在大門前的小板凳上,偶爾還可以看見幾個工人進出。

 

  見到正德利鞋業員工餘樟生的時候,他正忙著打電話為自己找“下家”。“昨天生產線還在轉,轉眼就人去樓空了。我們等到明天拿了工資,也要另找出路去了。”他說。

 

  溫州正德利鞋業已有10餘年歷史,旗下包括正德利、青春秀、柏芝公主、美人魚四個品牌,共有四個廠區,佔地面積上萬平方米,約有950名工人,其董事長沈奎正9月27日在家中跳樓身亡。

 

  正德利鞋業旗下的左右鞋業行銷部常務副總經理孫玉華說:“我們4個品牌不但品牌效應好、客戶固定、生產正常、訂單充足,即使在董事長去世以後我們的管理層和工人都想把企業撐下去。直到昨天生產還在繼續,但是銀行把資金凍結了,我們沒法付款給供應商,今天生產被迫停止了。”

 

  孫玉華的說法得到了正德利鞋業其他員工的認同。原正德利鞋業裁斷車間主任劉洪領說,光正德利這一個品牌,旺季的訂單每月就超過10萬雙,在全國多數地區級城市都有銷售網點。正德利鞋業財務總監林相珠也告訴記者,直到沈奎正出事那天,企業賬面上的情況還是正常的。

 

  據了解,截至目前,溫州市至少已有80多家企業老闆逃跑、企業倒閉。其中9月份就發生26起。9月22日以來,溫州市發生3起因債務危機後老闆被逼上絕路而跳樓自殺事件,造成2死1傷的惡果。與正德利鞋業一樣,在最近老闆出逃或者跳樓的一批溫州企業中,一部分企業在老闆出事前生產正常、運營有序,其中不少還是行業的“排頭兵”甚至是溫州的“明星企業”。

 

  浙江信泰集團是溫州甌海區的重點骨幹企業和納稅大戶,企業擁有國內眼鏡行業唯一的中國馳名商標,去年產值達2.7億元,是溫州眼鏡行業裏的“龍頭老大”。9月22日,該集團董事長胡福林逃跑。

 

  記者9月29日專程趕到位於溫州甌海區中央大道的信泰集團採訪。這家廠區佔地120畝的企業,短短一週時間,已經人去樓空。數十名公安民警和協警牢牢把住了大門,嚴禁任何外來人員進入廠區。而在同樣因為老闆出逃而被迫停產的溫州綜藝鞋業一樓辦公大廳,記者看到,這個企業墻上挂滿了“明星企業”“中國鞋都重點企業”“全國品質信得過企業”“先進企業”等多種榮譽獎牌。

 

“民間借貸只是壓垮企業的 最後一根稻草 ”

 

  一提起老闆沈奎正的死亡,孫玉華禁不住淚眼婆娑:“老闆為人好,對員工也好,要不是高利貸步步緊逼,他不會走上這條路的。”

 

  據了解,今年以來,溫州民間借貸空前活躍,上半年累計發生民間借貸485.5億元,民間借貸成為當前中小企業資金來源的主要渠道之一。當地民間借貸綜合利率持續上揚,月息高達3-5分,個別甚至達6分至1毛。民間借貸的瘋狂從今年上半年糾紛就高達7000多起也可見一斑。

 

  綜藝鞋業皮革供應商、君遠貿易公司老闆金亨擘說:“現在高利貸利滾利,年利息高達60%,但是企業利潤也就是3%到5%,別說把製造業逼進了死衚同,即使是高利潤的房地產行業也扛不住啊。”

 

  記者在溫州當地知名論壇“703804”看到,有網民這樣評價現在的溫州經濟:“高利貸毒害下的溫州經濟就像一個靠喝自己鮮血解渴的病人。”但為何這麼多企業還是選擇了“飲鴆止渴”?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民間借貸有著生存的客觀環境,超過半數的中小企業得不到金融機構的足夠支援,只能被迫向民間借貸,刺激了民間借貸的發展,使其成為壓垮企業的 最後一根稻草 。”

 

  一些溫州中小企業主告訴記者,在宏觀調控、流動性收緊的大背景下,銀行為了保持利潤上漲提高企業貸款利率,並出現扣留部分貸款作為“存款”轉貸給其他企業的現象,延長了還與貸之間的間隔,甚至“還而不貸”,導致企業被迫利用高利貸過渡並陷入危機。

 

  “銀行寧可把錢借給一直在虧損的央企也不借給我們,企業老闆又不是傻子,如果銀行能貸到款,誰願意去找高利貸啊?”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皮革廠老闆說。

 

  周德文說,現在部分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就是去年產業空心化延續到現在的集中爆發,而產業空心化具體表現為大量資本逃離實業,大量企業外遷。同時也與溫州企業“老舊模式”密切相關。溫州大量企業屬勞動密集型產業,經濟增長方式落後,一直延續傳統的薄利多銷觀念。溫州僅僅是重要的製造業基地,處於產業鏈最低端,缺乏增長後勁。

 

  此外,記者了解到,部分“排頭兵”企業的消亡也與企業決策者把生產戰線拉得太長有關。2010年溫州市金融辦對324家企業的調查顯示,2008年被調查企業進行主營業務以外的投資有119家,2009年增加到138家,2010年一季度達到163家。2008年以後,信泰集團“轉型升級”,將大量的流動資金投向了光伏產業;而正德利鞋業集團也將流動資金大筆投向土地和房產購置上。

 

“要相信溫州有力量抵禦這次風險”

 

  部分企業資金鏈斷裂也讓其上下游企業備受困擾。“鞋廠老闆一跑讓我們怎麼辦?我們也要發工資、要向我們的原料供應商拿貨,現在溫州企業信譽受到重創,拿貨只能用現金,不但錢拿不回來,生意還越來越難做了。”溫州新盈鞋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長康說。

 

  周德文表示,這不僅是溫州部分企業的問題,如果不加以制止,將會愈演愈烈並快速蔓延。“政府和銀行在這個緊要關頭必須出手相救,同時企業自己也要有信心,因為溫州企業的基本面還是好的,絕大部分企業仍然在正常運行。大家都要相信溫州有力量抵禦這次風險。”

 

  溫州市鞋革行業協會執行會長謝榕芳說,應對此次危機,首先需要銀行支援:一是降低利率,二是不要抽資。他強調,銀行要改變觀念,救企業,也是救銀行自己。“只考慮利率增高一點,到時候連本錢都沒有了,呆壞賬不更高嗎?”

 

  周德文建議,民間借貸有客觀存在的必要,也發揮了積極作用,對於民間借貸只能疏導而不是封堵。“如果把民間借貸一棍子打死,會加速剩餘中小企業的死亡。中國應該儘快促使民間借貸合法化,引導民間資本進入小型的銀行和貸款公司,同時控制合理利率。當然對惡意催債應該嚴厲打擊。”

 

  記者了解到,面對當前嚴峻的金融形勢,溫州市委、市政府建立了綜合協調機制和專項工作小組,部署強化措施,多措並舉。充分運用行政、金融、法律等手段,迅速開展風險排查活動;出臺政策措施,加大資金保障、企業幫扶、司法調解、風險預警、倒閉企業善後處置等工作力度;堅決打擊黑惡勢力和惡意欠薪等違法行為;同時加大宣傳引導力度,加強誠信建設,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確保社會和諧穩定。(記者 商意盈、張和平、沈錫權、黃深鋼)

 

--

 

溫州吹倒債風 恐現骨牌效應

2011-09-29 工商時報 【記者李書良/上海報導】

 在民間資本最活躍的中國大陸溫州,由於官方緊縮銀根影響,今年民間借貸尤為瘋狂。但因高利借貸、資金鏈斷裂,這1個月內已有數家當地企業主欠款落跑。近日,另一起驚人的高利貸案被引爆,其中還可能牽涉當地一些公務員的投資資金,專家憂心這種情況將會引發骨牌效應。

 

 溫州是大陸民間借貸與互保風氣最盛的地區,且在官方緊縮銀根、股市漲跌難料的背景下,民間樂於將錢借給他人賺取穩定報酬,有些民間借款利息甚高,形成特殊的高利貸集資現象,甚至有為數不少的公務員也當起放貸者。但因缺乏約束管制,當前景氣不佳,近期溫州開始出現外界所說的「高利貸崩盤事件」。

 

 根據路透與21世紀經濟報導等中外媒體報導,最新的一起案件是溫州永嘉人施曉潔於2009年前後以為當地龍頭民營企業順吉集團融資的名義,以高利率向社會籌集資金約13億元人民幣(下同),施曉潔與其丈夫於本月21日攜帶這些資金舉家潛逃,但數日後即被警方逮補。

 

 報導稱,施曉潔一家在永嘉開設有多家擔保公司,經營高利貸業務,施曉潔所籌集的資金主要集中在家族的擔保公司。由於施曉潔原是順吉集團的財務人員,加上傳說她是順吉集團老闆的親戚,案發之後,這起高利貸集資案件的多名債主紛紛上門圍堵順吉集團,追討欠款。

 

 更引人注目的是,據部分債主反映,這起集資案中的債主,相當部分是永嘉當地有一定級別的公務員。1名債主更透露:「我們債主圈內的人估算,這起案子中大約有8成的債主是公務員,有的是局級以上的。」

 

 另外,讓人吃驚的是,施曉潔案是典型的高利貸集資案,其集資時年息有高有低,借貸資金利率則是在24%到140%之間,最高的年息達到140%以上。

 

 對此情況,中國人民銀行溫州支行發布的調查顯示,今年第2季,選擇「民間借貸」的儲戶占24.5%,首次超過「房地產投資」躍居首位。溫州民間借貸市場目前估計規模約1,100億元,約89%的家庭、個人和59%的企業都參與了民間借貸。

 

 金融專家警示,今年脫離實體經濟需求的民間資金炒作氛圍和比重越來越高,有些地方瘋狂的「錢生錢」需要警惕,以免案件爆發之後,引發骨牌效應。

--

溫州千億風暴失控 巨額官銀介入高利貸黑洞

新唐人電視 www.ntdtv.com 2011-10-1 11:38

 

正得利的老闆跳樓身亡,警方封鎖現場。 (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1年10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李明飛綜合報導)中國大陸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風波愈演愈烈,中大企業也慘遭波及。風暴眼浙江溫州連月來不斷出現暴力討債、企業老闆出走和自殺事件。《法制周報》更披露驚人高利貸案背後的13億資金八成債主竟然是公務員。溫州當地政法界人士直言「官銀」進入民間高利貸的情況非常普遍。

 

溫州「跑路與跳樓並存,焦躁共驚恐齊聚」的危機凸現。《山東商報》報導,目前全溫州市至少已有80多家企業老闆逃跑、企業倒閉。其中9月份就發生26起。9月22日以來,溫州市發生3起因債務危機后老闆被逼上絕路而跳樓自殺事件,造成2死1傷惡果。

 

例如溫州涉及12億人民幣民間借貸的高利貸金主王曉東落跑案,就牽扯不少企業受累;巨邦鞋業負責人王和霞曾拿出5000多萬元人民幣放給王曉東,也因王曉東失蹤,不得不選擇跑路。而最令人震驚的還是眼鏡大王信泰集團胡福林拖欠20多億元人民幣後跑路,頗令溫州當局十分難堪。

 

企業主逃跑欠下的債務動輒數千萬、上億元,牽連所及,供應商、上下游都會被累得陷入絕地,連月來在溫州引發此起彼伏的騷動。員工驚覺老闆失蹤包圍公司討薪水,債務人恐慌聚集上門;有人出動黑社會追討債款,更有欠債人乾脆藉助黑道對付討債者。而不少放貸者本身也是借貸人。

 

據甌海區對105家中小企業的抽樣調查,在企業初始資金來源中,有15家企業完全靠自有資金,佔14.3%,其餘90家企業多少都涉及民間借貸,其中有32家完全通過高利貸融資,佔30.5%。

 

里昂證券的民間借貸調研報告指出,溫州民間未償貸款總量可能高達8000億元到1兆元,由於一些當地企業開始破產,估計今年有10%至15%的未償貸款將會變成呆帳。

 

溫州高利貸套利風暴究竟有多大?溫州官方首度證實,民間資本約超過6000億元人民幣,每年以14%的速度成長,參與民間借貸資本達到約1100億元,占溫州市銀行貸款的20%。由於高利貸套利高,估計民間熱錢資金有400億元都在高利貸業流竄。

 

巨額「官銀」進入民間高利貸

 

而在近期連續發生高利貸崩盤事件中,一起驚人的高利貸案被引爆:溫州永嘉人施曉潔,於2009年前後以高利率向社會籌集資金約13億元。本月21日,施曉潔與丈夫劉曉頌攜帶這些資金潛逃,數日後被警方抓獲。引人注目的是,據部分債主反映,這起集資案八成債主是永嘉當地有一定級別的公務員。

 

《法制周報》報導,在施曉潔一案中,施曉潔夫妻8月份打出資金有8個多億,其出處賬戶的戶主都無法查找,要麼身份虛構,要麼人已失蹤。這「8億官銀」疑雲,從側面印證了「8成債主是公務員」的說法,更讓業界看到了溫州官銀介入高利貸黑洞之大。

 

而與普通債主不同,這些人錢不見了還得保持低調,借了多少不好說,更不好報案、告狀,可謂有冤無處訴。

 

當地政法界人士直言「官銀」進入民間高利貸的情況「非常普遍」。

 

今年年初溫州市龍灣警方在偵查一非法吸存案時,發現債主均為當地司法機構人士,受害人資金從1500萬、2000多萬、3500萬到8000萬不等;又如原溫州市甌海區委書記謝再興碎屍情婦案顯示,謝用1000萬元放高利貸,每月獲取50萬元利息。

 

《法制周報》稱,公務員掌握著公權力,當他介入高利貸之後,他就難以擺脫以權謀私的嫌疑。更何況,從這些年查處的案件看,勾搭官銀的高利貸流行著這樣的潛規則:我幫你辦事,你幫我放貸,雙方互相利用,共同發財。

--

8億高利貸“官銀”不能不了了之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訊.COM) 2011-10-01 13:41:15

 

 

官銀介入高利貸,看得人觸目驚心。在“牽涉者眾”的情況下,債主們很可能因此集體逃過一劫,“8億官銀”疑云則可能不了了之。

 

法制周報10月1日刊登評論文章稱,在近期連續發生高利貸崩盤事件的溫州,一起驚人的高利貸案被引爆:溫州永嘉人施曉潔,於2009年前后以高利率向社會籌集資金約13億元。本月21日,施曉潔與丈夫劉曉頌攜帶這些資金潛逃,數日后被警方抓獲。引人注目的是,據部分債主反映,這起集資案八成債主是永嘉當地有一定級別的公務員。

 

 

頻繁的高利貸崩盤和驚人的老板跳樓自殺,讓人們將關注的目光投向溫州這個投資天堂。大批官銀介入高利貸被坐實,讓人憂心忡忡。“官銀”,是官員資金在長三角一帶流行的俗稱。在施曉潔一案中,施曉潔夫妻8月份打出資金有8個多億,其出處賬戶的戶主都無法查找,要么身份虛構,要么人已失蹤。這“8億官銀”疑云,從側面印證了“8成債主是公務員”的說法,更讓業界看到了溫州官銀介入高利貸黑洞之大。

 

而在較早前的另一個案例中,官銀進出高利貸的路徑更加清晰——今年年初,溫州市龍灣公安局在偵查周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時,發現債主名單中的人均為當地司法機構公務員,牽涉的受害人資金從2000萬到8000萬不等。

 

一筆存款上千萬,集資總量數以億計。官銀介入高利貸,看得人觸目驚心。但是,由於被卷走銀子的官員們都是一律低調,寧愿血本無歸,也不敢公開站出來追討,甚至不敢承認自己被卷走了錢,這給紀檢部門出了個難題。在“牽涉者眾”的情況下,債主們很可能因此集體逃過一劫,“8億官銀”疑云則可能不了了之。

 

公務員掌握著公權力,當他介入高利貸之后,他就難以擺脫以權謀私的嫌疑。更何況,從這些年查處的案件看,勾搭官銀的高利貸流行著這樣的潛規則:我幫你辦事,你幫我放貸,雙方互相利用,共同發財。這其實形同一種變相的行賄行為,輕則影響一個官員的政治生命,重則影響我國經濟甚至是政府的聲譽。而實際上,公務員經商持股都與黨紀國法不合,更何況高利貸呢?那些放高利貸的公務員們,本身就涉嫌違法。如此確鑿的違法行為若輕易放過,勢必導致其蔓延,帶來不可估量的嚴重后果。

 

(付影 編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