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怒批:政府為選舉,讓生技業去了了!
受到宇昌案風暴影響,民間投資生技基金意願嚴重受損,政府去年的生技產業最大政績──生技超級育成中心、生技創投基金,統統翻盤踢到鐵板。原本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新藥選題計畫,已默默緊急喊卡,惹得多位重量級大老現身重炮抨擊…。
【文/蔡靚萱】

 

不滿政策執行不彰,翁啟惠揚言要辭去選題委員會職務。(圖片來源:財訊)
政治因素影響台灣生技發展!」立法院長王金平最近罕見高分貝、當著行政院長陳冲的面嗆聲,地點還選在自己發起的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活動上。事實上,行政院推了兩年的「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正陷入泥淖動彈不得,根據本刊掌握資訊,關鍵的新藥選題緊急喊卡,不只業者心急,大老們也紛紛表達不滿。

首先開炮的王金平指出,曾多次呼籲政治切勿影響生技發展,但實際上卻造成嚴重衝擊,民間業者因此不再願意參與有政府資金入股的產業基金,像政府延攬旅美生技「大和尚」張有德領軍成立生技創投資金,國發基金原本承諾出資四○%,最後只肯給二○%,讓張有德大感「不如歸去」,也是政治力影響。

王金平暗批時任行政院長的副總統吳敦義硬砍國發基金出資比率,雖然隻字未提宇昌,在生技業者眼中,卻是明顯抒發對國民黨因選舉重打宇昌案、拖累生技業前景的不滿。

總統大選前夕,國民黨競選團隊猛打宇昌案,抹黑當年好心參與的學者專家與民間業主,不但嚇跑民間投資意願,還惹惱一心為台灣貢獻心力的海外生技大老,羅氏藥廠(Roche)全球營運總裁楊育民憤而辭去包括行政院生技產業策略諮議委員會(BTC)等顧問職務,哈佛榮譽教授陳良博、國際級愛滋病專家何大一也都淡出台灣生技產業的海外智庫圈。

原本行政院在生技鑽石行動方案中,規畫由翁啟惠召集的新藥選題委員會,選出具潛力案件,交由旅美生技專家蘇懷仁籌組的超級育成中心旗下種子基金輔導,或由張有德主導的生技創投基金出資。今年初,選題委員會由二十五件案子中,選出由國光生技、泉盛、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團隊所研發的三大候選新藥,泉盛、國光生技也開心宣布各獲得二千三百萬、六千二百萬元補助經費。而第二批新藥選題也如火如荼進行遴選。

但超級育成中心因法令僵化繁瑣,歸屬單位與經費來源成問題,面臨危急存亡關卡,張有德的TMF生技創投基金,也因民間資金被宇昌案嚇跑,已在國發基金撥款入股截止期限前宣告難產。原本已進入最後決選階段的第二批新藥選題入選廠商,在六月下旬紛紛接獲「無限期展延」的通知,白忙一場的他們大罵:根本被政府擺了一道!

由於找不到經費,第一批獲選的三大潛力案件轉由經濟部科專計畫支應,因拿的是科專經費,獲選案件竟得由經濟部再審一次。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氣憤地直嚷著要辭去選題委員會召集人職務,他說,選題委員們作出決議就該定案,送經濟部再審一次,等於讓時程拖延長達一年,候選新藥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也就一點一滴流失,「這是執行面出了大問題!」

去年擔任政務委員的朱敬一,也不得不承認失敗。他透露,蘇懷仁在屢遭挫折、經費無著的狀況下,已訂出底限,將在今年十一月做個了結,決定是否讓超級育成中心繼續走下去。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財訊雙週刊》402期;訂閱財訊雙週刊電子版



宇昌案投資十大疑點全解密
總統大選進入倒數階段,卻扯出一樁四年前的生技投資案,這裡頭蔡英文、翁啟惠、楊育民、陳良博、何美玥,他們各有角色,到底孰是孰非,《今周刊》獨家專訪宇昌三位創辦團隊,讓真相說話!
【文/賴筱凡、張靜文】

從二○○七年的舊金山會議到二○一二總統大選

一樁四年前的兩億元生技投資案,一場台灣與國際藥廠Genetech(基因科技)間的合作談判,兩份被列為「極機密」的文件,讓六個月前還是經建會表彰國發基金投資生技有成的重點標的——宇昌生技(後改名為中裕),六個月後卻淪為政客口水下的弊端公司。任誰也沒料著,一家資本額十九.三億元的生技新藥公司,居然成為台灣下一任總統勝出的關鍵戰場,一場極度荒誕的政治肥皂劇,正在上演。

整齣戲碼裡,民進黨候選人(時任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羅氏(Roche)藥廠全球技術營運總裁(時任基因科技執行副總裁)楊育民、中研院院士陳良博、愛滋病研究專家何大一、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他們各有角色,甚至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都軋上一角。弄懂宇昌案,成了二○一二年總統大選不得不知的關鍵指標。

舊金山會議牽起合作紅線

就在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替宇昌投資案解密的這一晚,剛從瑞士飛回加州的楊育民,格外坐不住,看著台灣激盪整日的新聞,他實在沒好氣,尤其說到兩份「極機密」文件,楊育民言談之中充滿無奈,「好好一樁投資案,這樣對台灣生技業真的不是好事……唉!」

一聲長嘆,楊育民只得話說從頭,他想做的很簡單,就是讓事情真相攤在陽光下。「二○○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我們在舊金山開了竹北生醫園區指導委員會,我負責招待翁啟惠他們,還帶他們到Genetech參觀。」

這場會議幾乎集合台灣生技業重要大老,當時的國科會主委陳建仁、衛生署署長侯盛茂、何大一、翁啟惠,都是座上賓。

剛好基因科技甫砸下九.一九億美元,買下同為台灣人出身的唐南珊創辦之公司——Tanox,但基因科技看中的是Tanox開發的治療氣喘新藥,唐南珊手上的愛滋病藥物TNX-355便成了基因科技急欲釋出的專利。

「我們發函邀了全世界十多家生技公司,希望他們評估技轉TNX-355的可能性。」楊育民因此透露給翁啟惠知道。

楊育民說,他們的出發點,就是希望加速推動台灣生技產業發展,這也是為何翁啟惠一回到台灣,立即向行政院報告,希望由國發基金出面投資。何大一是愛滋病方面的專家,他們出面邀了何大一加入,就是希望找到最專業的人。

於是,為了爭取基因科技手上的專利,翁啟惠開始動了起來,「我當時就是負責評估TNX-355這個藥值不值得拿。」翁啟惠不諱言,從頭至尾他的角色都很清楚,就是以中研院院長身分,做出對台灣生技產業發展有利的判斷。

從陳建仁、何美玥、蔡英文到當時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他們一關關地向上說服,直到同年二月十七日,一封來自陳建仁的電子文件寄到了美國,「文件內容很簡單,就是告訴我們蘇院長已經親自批准,交辦給副院長蔡英文。」楊育民口中的電子文件內容,其實就是後來劉憶如解密的第一份公文。

儘管如此,要拿下這個新藥授權,關卡可不少,除了基因科技要求對口公司資本額須在三千萬美元以上,蘇貞昌也有不少前提,包含公文裡寫的:「若Geneteck(當時誤植,應為Genetech)同意:一、新公司設在台灣,二、臨床實驗在台灣及美國同步進行,三、未來大量生產之工廠在台灣。而我方就同意:一、開發基金在二千萬美元範圍內參與投資新公司;二、Geneteck可以得到技術股,一○%範圍內授權翁啟惠談判;三、未來之生產工廠開發基金在三○%範圍內參與投資。」

「前面兩項都沒問題,唯獨量產設廠部分,翁啟惠知道蘇院長很在意這個,希望把工作機會留在台灣,所以才協商,新藥研發若成功進入量產階段,量產工廠必須設在台灣。」楊育民進一步解釋,公文上的逐字逐句,都留有他們多次討論、協商的足跡。

蔡英文不曾是董事長人選

所以,在取得蘇貞昌認同後,翁啟惠、楊育民、陳良博、何大一等創辦團隊便開始積極奔走,像是TaiMed(也就是後來的宇昌)成立、權利金條件的斡旋等,翁啟惠很清楚,基因科技當時開出的條件遠超出預期,這也是後來劉憶如解密的第二份公文內容。

而第二份公文為何只有蔡英文一人簽名?曾擔任過行政院高層的人士說,「這其實是行政院處理慣例,第一次核准文才需要院長簽署,後續備查只要副院長簽名即可。」

基因科技當時開的條件很嚴苛,包含前期簽約金一五○○萬美元,TaiMed第一次增資一五%技術股,做到一定里程碑須再支付三二○○萬美元的費用,產品若成功開發後,還須支付八至一○%的銷售權利金。

此外,由Tanox支付給TNX-355原始開發藥廠Biogen的權利金三至一二%、里程碑費用(Milestone Payments)一千萬美元,TaiMed也必須概括承受。

這些條件內容,幾乎都遠超出翁啟惠的評估,合作案談判到了五月,基因科技回絕了TaiMed,讓整樁投資案瀕臨破局。但創辦團隊沒有放棄,居中奔走才讓基因科技逐步退讓。可是,問題還沒有結束。合作案談判來到六月,好不容易基因科技讓步,卻找不到合適的董事長人選。

「我必須說,合作談判過程中,從來都沒有蔡英文的角色在裡頭,她從來不是我們考慮的董事長人選!」楊育民聽到外界抨擊TaiMed是由「蔡副院長核准給蔡董事長」,激動情緒全浮了上來,「她當時根本不知道,四個月後(二○○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她會從副院長一職下來,更別說創辦團隊成員從來就沒有蔡英文。」

按照創辦團隊的設定,「最早希望出任董事長人選的,其實是何大一。」楊育民坦言,何大一或陳良博當董事長,都曾被討論過,唯獨蔡英文,從來就不是他們考慮過的人選。

然而最後一刻,何大一退縮了。「六月底,何大一還是有很多顧慮。」楊育民的話,同樣在翁啟惠口中獲得證實,「第一,何大一是學者,是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艾朗戴蒙愛滋研究中心主任,不適合出任董事長;第二,他長年旅居國外,這是台灣政府積極扶植的公司,董事長不宜長年都在國外。」

一場產業大老聚會讓蔡下決心

當時蔡英文隨蘇貞昌下台,一場在蔡家的產業大老聚會,成了蔡英文投入宇昌的重要關鍵。

那一天,蔡英文家裡來了好些位產業大老,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翁啟惠、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裕隆董事長嚴凱泰,都是座上賓,「那時蔡英文剛從副院長位置下來,心情是有一些落寞的,所以這場聚會裡,大老才會一直給她出主意,有的建議她出國散心,翁啟惠則是嘗試性問她,要不要考慮投入生技產業。」陳良博談起這段回憶,這幾乎是TaiMed創辦團隊第一次跟蔡英文連上線,然而,蔡英文卻提不起一點興趣。

原本蔡英文計畫要到摩洛哥旅遊兩周,簽證申請了許久卻下不來,於是在翁啟惠的建議下,蔡英文把旅程改到了美國,親自拜訪陳良博、楊育民等人。「我記得很清楚,當時蔡英文的第一站是先到美東波士頓,由我負責,帶著她跑了好多家生技公司,還到紐約華爾街,介紹美國做生技創投的人士給她認識,就是要讓她知道,國外發展生技產業的成功模式。」陳良博說,當時蔡英文還未確定要投入TaiMed,但他只能盡力說服她。

蔡英文的旅程還到華盛頓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台籍官員,再飛到美西聖地牙哥、舊金山,最後見到楊育民及台灣生技創投董事長張有德。旅程結束一周後,八月十一日,一封從台灣發來的電子郵件,寄到了陳良博、楊育民的信箱裡,邀請他們回台灣說明,寄件人正是蔡英文。

那是一個夏日的午宴,由蔡英文作東,「她找來張忠謀跟(智融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就是請他們來看看我們團隊成員。」陳良博不諱言,蔡英文也知道這個投資案風險很大,所以她決定投入前,還先找張忠謀與施振榮諮詢,替她看看這個創辦團隊的「人面」。就在蔡英文決定投入之際,同年八月二十一日,那份由陳良博草擬的投資說明書,才正式將蔡英文的名字列入團隊之中,也為四年後整樁宇昌案埋下最大爆點。「我真的不了解,為何這份八月寫的投資說明書,最後在經建會手中,日期變成三月三十一日。」這一夜,陳良博幾乎沒什麼睡,為了找這些陳年資料,他翻箱倒櫃,整理一封封電子郵件與文件,就是希望把真相攤在陽光下。

■講好資金沒到位,政府又換人

另一方面,當時同樣跟台灣競爭TNX-355的,國外還有兩組人馬,即使翁啟惠與基因科技的合作案談判有進展,但基因科技給宇昌的時間壓力也不小,知情人士透露,當時談定國發基金入股四○%,或者更多,但其餘部分還是必須遊說民間資金投入,但生技業高風險真的讓許多創投卻步。

「你去看看當時投資生技業的銀行創投,績效好的有幾個,錢真的難找!」不願具名的國內創投業大老感嘆,說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要拿一五○億元發展醫療產業的人,真的不夠負責任,因為據了解,這一五○億元至今都尚未投入,更別說兩樁案子風馬牛不相及。

眼看宇昌案還差二○%資金缺口,「各家銀行我們都去拜會過,光是兆豐金就不知去報告過幾次,還找來好幾家銀行,一開始都說好,真正到要開支票的那刻,什麼理由都有。」陳良博感嘆,縱使當時蔡英文已在團隊裡,但也說不動各方金主。

「如果我自己都不投的話,別人怎麼會進來。」找錢找到迫在眉睫下,蔡英文一個拍板,她回頭去說服家族,要潔生投資出面拿出六千萬元,投入台懋生技,再由台懋持有宇昌二成股權,「當時蔡英文家族投資台懋是去救火的,後來其他資金到位,台懋陸續增資後,蔡家持股也稀釋到只剩一五%。」熟知詳情的人士透露。

所以,宇昌在○七年九月三日才登記設立、成立籌備處,兩天內就讓會計師完成驗資,五日變更登記後,宇昌正式成立。

但考驗才正要開始,在國發基金第一筆四千萬元的款項於九月三日匯入後,十月、十二月又陸續匯進八千萬元與一.四四億元,總計國發基金投入二.六四億元,持有宇昌四○%股權,實收資本額達六.六億元,這些過程,至今都明載於中裕新藥的年報裡。

六.六億元(約兩千萬美元)的資本額,距離基因科技要求的三千萬美元,還有一大段路,「可是,時逢總統大選,政局詭譎,沒人說得準,國發基金答應要投的錢自然也喊卡。」知情人士說。

這一拖,又是五個月過去,政黨輪替,陳水扁政府換成了馬英九政府,宇昌的發展就這樣懸在半空中,有些原始股東實在無法坐視宇昌空轉,更何況像永豐餘集團旗下的上智生技創投、統一國際等,幾乎都是銜命要協助政府扶植生技產業。

■生技產業特性迥異,頻招誤會
  
○八年夏天一通從台南打到美國的電話,捎來統一要退股的噩耗,宇昌內部彷彿是寒冬。

甚至連政府原先規畫要在台懋生技之下,再增設一家台懋創投公司,「當時國發基金也核准通過,答應投資八.七五億元,但民股部分根本籌不出來,最後才胎死腹中。」知情人士說。

 

好不容易才從基因科技手上技轉來的新藥,歷經一波三折才成立的宇昌,更別提身負開闢台灣生技業發展的重任,創辦團隊實在無法看宇昌夭折。

於是,在翁啟惠奔走下,才找來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醞釀退場的統一國際股份由潤泰接手,希望專心任黨主席一職的蔡英文,也將潔生於台懋的一五%股權全釋出,加上宇昌在○八年五月增資三.一億元,全由潤泰認購,才成了宇昌最大股東,進而在○九年三月董事會改組,並將宇昌改名為中裕。若拿出統一財報,當年統一國際在○八年年中出售宇昌股權,約以每股十.五元賣給潤泰,半年後蔡英文將手上一五%台懋股權以每股十一.五元賣出,台懋的業務就是持有宇昌,雖不能將統一國際賣宇昌股權的售價與台懋畫上等號,卻有相對參考性。

是否為暴利?「價格訂得很合理。」尹衍樑說。

因為即便一○年三月中裕再次增資六.九億元,國發基金認購的價格,同樣也是每股十元,直至去年六月中裕以每股二十元登錄興櫃後,才一路飆漲至四十元以上,而十二月十二日中裕興櫃參考價為三十四.八元。

姑且不論蔡家投資績效合理與否,中裕成立四年,國發基金兩次投資,持有四○一一.二萬股,若在十二月十二日賣出,每股獲利二十四.八元,等於國發基金在中裕的這筆投資幾乎替國庫賺了九.九五億元。「況且,若經建會認為○七年國發基金投資宇昌過程有瑕疵,就不應參加去年中裕第二次增資,若認為有問題甚至可函送監察院調查,而不是在大選前淪為炒作話題。」知情人士透露。

■政治口水恐賠政府信譽

至於外界抨擊中裕是家虧損公司,淨值只剩四元多,翁啟惠也替中裕喊冤,「這是不了解生技產業特性所致,生技產業前期投資原本風險就大,單看淨值會忽視生技公司的無形資產價值。」

此外,○五年歐華創投董事長高育仁找上唐南珊,希望邀請國發基金投資Tanox一案,在業內人士來看,也是兩碼子事,「當時Tanox手上研發TNX-355,二期臨床實驗才做到一半,就要國發基金投資蛋白質藥工廠,這才是真正浪費納稅人的錢。」

「一般新藥研發過程,二期臨床實驗成功,進入三期臨床實驗後,才會考慮量產的事,因為Phase 3還是有可能失敗,但機率遠比Phase 2小,又不可能等到三期做完才設工廠,那又太慢了。」

站在專家角度,翁啟惠說,一顆新藥的量產,就連工廠設在哪裡都要精密考量,量產工廠的設置考量是全球市場,不是空口喊一喊設在台灣、就貿然行事。

這也是為何國發基金沒有通過高育仁與唐南珊的申請案。

整起案件發展至今,許多事實都沒有模稜兩可,只是焦點逐漸被模糊,台灣人民都有權利知道真相,了解生技產業的特性,再做出評論。因為台灣生技產業發展迄今數十年,實在禁不起這樣一次的政治操弄,任何政治口水都恐讓台灣生技產業發展的機會縱然頓失。

「最後賠上的,永遠是台灣政府的信譽,台灣政壇為了勝選,各種手段都有,以後誰還敢替台灣政府做事,誰還敢相信台灣政府說的話,因為四年一過,只要執政黨一換手,任何決定都可能會翻盤。」陳良博一聲長嘆,除了感慨、還是只有感慨。

連培育台灣生技產業鐵三角之一的台灣創投基金(TMF),遇上總統大選,所有進度都停擺,在政治角力下,受傷害的永遠是台灣產業。

/撰文/
賴筱凡、張靜文



催生宇昌遭染色 生技大老站出來
宇昌生技,這個在生技大老眼中因政黨輪替而功敗垂成的好案子,正淪為大選政治惡鬥的工具。此時,台灣第一支生技創投基金排除萬難成立,卻因大選而募資「踢鐵板」。海外生技業的大老們忍不住怒批:產業無色,請立委不要再鬧了!台灣發展生技業的最後黃金期已不到五年了!
【文/蔡靚萱】

「Urgent(緊急)!有關宇昌生技。」

 

 
這是一封電子郵件的標題,在十二月二日由知名旅美生技大老、羅氏藥廠全球技術營運總裁楊育民寄給本刊記者。看著當年與其他大老攜手辛苦催生的宇昌生技,在總統大選期間成了被立委邱毅用於攻擊綠營候選人蔡英文的工具,從不涉足政治事件的他,主動找媒體說清楚講明白。

這天,他拉著中研院院士陳良博,以籌設宇昌生技科學家的身分聯名發表公開信,說明宇昌是科學家心血結晶、依正常程序成立、邀請蔡英文出錢出力、還幫國庫創造七億元以上利潤,一一駁斥邱毅的指控。為了進一步解說,人在瑞士公務繁忙的他,抽空守在電腦、電話旁邊,隨時回覆台灣記者的越洋提問。

為宇昌背書
藍營大老之子不怕染綠

楊育民是籌設宇昌生技的要角,與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中研院院士陳良博、愛滋病專家何大一等人,合力打過心中那美好的一仗。也因此,雖身為國民黨大老--台北市前市長楊金欉之子,他如今公開為宇昌生技背書、替綠營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解圍,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宇昌生技是他們一群生技界精英在退休前夕積極為台灣培育生技產業的第一棵種苗,蔡英文的投資更是他們積極拉攏促成的結果,不容他人隨意汙衊。

他無法理解的是,宇昌生技是當年海內外生技大老不眠不休的努力成果,只因政黨輪替而功敗垂成,如今竟然淪為執政黨攻擊在野黨候選人的選戰工具。事實上,生技大老們歷年來的努力,每每遇上大選時就遭到重大挫折,宇昌是一例,就連馬政府的生技產業政策,竟然也傳出因為目前正值大選期間,以致在募資上「踢到鐵板」。

政黨輪替後
宇昌遭國發基金遺棄

時間拉回二○○六年,當年翁啟惠接手中研院院長前後,一一號召海外生技界大老為台灣生技產業提供建言,除了陳良博、何大一、楊育民,還說動了包括矽谷知名醫療創投業Vertical Group創投公司合夥人張有德、Shire生技公司總裁蘇懷仁、維梧創投合夥人孔繁建、Tanox生技創辦人唐南珊、IVAX公司創辦人許照惠、浩鼎生技創辦人張念慈等大老級人物,協助為台灣產業把脈、貢獻經驗與意見。 也就是因為這關鍵的一年,牛步發展的台灣生技業首度露出曙光,並定調出影響至今的生技產業政策方向。宇昌生技就是大老們腦力激盪的結果,可被視為扁政府生技成果代表作;馬政府的代表作則包括今年正式成立由張有德領軍的TMF生技創投,以及甫於十一月初揭牌成立的生技整合育成中心,也是奠基於○六年由海內外生技大老組成的生技產業策略諮議委員會(BTC)。

○七年,為了以「滾雪球」方式帶動生技產業,生技大老們決定由國發基金協助,設立一家指標企業,串起各生技產業鏈。楊育民負責說服Genentech答應授權愛滋病新藥,何大一負責藥物評估與後續研發,翁啟惠、陳良博則成功讓綠營行政院長蘇貞昌拍板由國發基金入股,還破天荒說服藍營立法院長王金平領銜提案,火速通過生技新藥條例。

由於Genentech要求授權對口單位必須是資本額大於三千萬美元的公司,大老們於是積極籌設宇昌生技,但因台灣缺乏生技新藥成功案例,民間資金不願投入,最後在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的奔走下,甫卸下行政院副院長職務的蔡英文,同意出任董座並由家族出資補足資金缺口。

○七年九月宇昌正式成立,十二月底已有二千萬美元資金到位。然而,隔年三月總統大選藍營勝出,原訂國發基金要撥出的一千二百萬美元立即遭凍結,其他民間資金包括統一集團等資金都因壓力不敢投入。眼看著無法達成Genentech要求的最低資本額,計畫即將破局,最後才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出手相救,掏出一千萬美元達到Genentech要求,之後並以原票面價加計利息的方式購回蔡英文家族股份,蔡英文隨即辭去宇昌董事長,徹底去除綠營色彩,以確保公司後續資金投入。 生技創投基金
淪大選犧牲品

之後宇昌改名中裕新藥,並於去年登上興櫃,股價達三四十元,準備明年申請上市櫃,創始股東們帳面獲利至少二.五倍以上。只不過,一家原本設計為國家產業政策火車頭的企業,從此變為一般民間公司,大老們的規畫全部歸零。

雖然氣餒,生技大老們再接再厲,馬政府上台後,他們參與催生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獲得行政院政務委員朱敬一大力支持,今年八月,喊了多年一直沒實現的第一支超級生技創投基金TMF成立,十一月跨部會的生技整合育成中心正式揭牌營運,分別由美國請回的「大和尚」張有德與蘇懷仁掌舵,生技界士氣大振。然而,最近卻傳出張有德的TMF基金正面臨大選的嚴酷考驗。

在此之前,國發基金將原本答應的四○%投資比率,因行政院長吳敦義不同意而縮水為二○%,已經讓生技大老們憂心忡忡。當時,官方暗示將由國營企業補足缺口,今年八月張有德正式舉行投資說明會時,也將中油、中鋼、台糖、台鹽視為未來股東。然而,原本預計年底可到位的資金,最近卻沒了消息,國營企業縮手,民間也開始觀望,「他們告訴TMF,等明年一月十四日大選過後再來談,」創投業者透露。

看來,生技大老們努力了四年,又在總統大選前夕遇到麻煩。明年選後,不論誰勝選,新內閣能不能繼續支持前朝生技政策、會不會想翻盤重來以塑造自己的政績,都是未知數,生技產業發展就在每四年一次的大選過程中,被嚴重拖累。這也難怪楊育民大聲呼籲:產業無色,做事只有黑白、不問藍綠,請台灣政客放手讓科學家做事,別再耽誤台灣生技產業最後的發展希望,台灣生技業只剩最後五年黃金期,錯過就來不及了!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財訊雙週刊》387期;訂閱財訊雙週刊電子版

宇昌改名中裕新藥 獲比爾蓋茲贊助3億

  • 2011-12-13 01:20
  •  
  • 中國時報
  •  
  • 【康文柔、王莫昀/台北報導】
  捲進政治漩渦
 ▲宇昌生技在2009年經股東會同意改名為「中裕新藥生技」公司,何大一(左)擔任顧問與執行長張念原(右)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捲進政治漩渦  ▲宇昌生技在2009年經股東會同意改名為「中裕新藥生技」公司,何大一(左)擔任顧問與執行長張念原(右)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興櫃生技股中裕新藥,前身是宇昌生技,對近日被捲入政治漩渦,中裕新藥高層低調表示,自己是專業經理人,無權對股東評論。但中裕不只有國發基金投入,比爾蓋茲基金更捐助九八二萬美金(近三億台幣),甚至得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支持,可說是「台灣之光」,無奈竟遭政治口水戰染色。

     中裕新藥目前在興櫃掛牌,每股淨值四元,昨天成交價收三十四點八元,成交量在興櫃排行前十名。中裕新藥表示,股票交投熱絡,正因為投資人看好前景,生技與其他產業不同,前期研發時間很長,必須不斷投入大筆資金,然而只要一旦新藥上市,獲利即相當龐大,日後進帳源源不絕。

     生技業界指出,同是國發基金投資的智擎生技,去年資金燒到快要見底,每股淨值掉到一元之下,但是今年進行技術移轉,大筆權利金進帳之後,已彌補之前轉虧為盈。中裕新藥則是在業界備受矚目的明日之星。

     中裕新藥表示,正在研發的愛滋新藥,兩次取得比爾蓋茲公益基金會的贊助,第一次取得六九○萬美元,第二次取得二九二萬美元,這在台灣企業少見。另外,美國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相當於台灣的國衛院),也願意贊助關於皮下注射的一項臨床試驗,價值約等同四百萬美元,顯然這項新藥的研究,有助全人類福祉,才會備受矚目,可說是「台灣之光」。

     另外,解密文件中公布二○○七年三月十四日與美國Genentech進一步協商的我方代表,除中研院院士陳良博、國外基金執行秘書黃肇熙外,還包括上智創投總經理張鴻仁與生揚創投總經理李聖婉等業界主管。對於外界關切永豐餘旗下、上智創投實際投資情況,永豐餘內部人士指出,只知當時上智會出資純粹屬專業考量,目前仍持有些許股份。

解密 綠要求一併公佈馬政府投資宇昌1.37億

 

新頭殼newtalk 2011.12.10 謝莉慧/台北報導

行政院長吳敦義核准國發基金投資宇昌案解密,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今(10)日表示,馬政府企圖透過宇昌案操弄選情、抹黑蔡英文,吳敦義既然要解密,就不能選擇性的公布資料,要全面公開,尤其是馬政府去年3月26日也投資宇昌公司1.37億元,應向全民交代投資理由,如果國民黨抹黑宇昌是弊案,為什麼吳內閣還要投資?馬政府「罵宇昌又投資宇昌」,自打嘴巴,吳敦義也應該解密說明。

陳其邁說,事實上,宇昌目前的價值,生技業界都很清楚,包括智慧財產、權利金等,不能以淨值計算,例如:基亞生技和德英生技都是淨值10元以下,但股價在30至40元間,生技新藥都是臨床實驗成功後才量產,目前每天在櫃檯買賣中心的興櫃市場公開掛牌交易平均行情就是每股35元,政府大賺超過新台幣10億元,國民黨為了選舉,抹黑為國家賺錢的生技投資案。

陳其邁說,國民黨立委指蔡英文違反「旋轉門條款」,但當年行政院法規會曾對此做過解釋,完全沒有違法問題,相關公文有案可查,行政院也應一併公布。他說,依據銓敘部解釋公務員服務法第14條之1所稱「『職務直接相關』,是指離職前服務機關為各該營利事業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且其職務為各該營利事業具有監督或管理之權責人員。」另依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第4條之規定,宇昌生技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經濟部,不是行政院,所以蔡英文擔任宇昌董事長,當然沒有違反旋轉門條款的問題。

陳其邁強調,當年行政院法規會對蔡英文擔任宇昌董事長做過解釋,適法性沒有問題,有公文可查,當時媒體也有報導,國民黨不要抹黑栽贓。

--

募資卡住 生技創投張有德倦勤

 

生技創投基金TMF(Taiwan Medtech Fund)負責人張有德。
(聯合報系資料庫)
政府積極推動的生技創投基金TMF(Taiwan Medtech Fund)負責人張有德,傳出因總統大選造成募資困難,已多次向經建會主委劉憶如表達倦勤之意。劉憶如昨(11)日表示,距離募資期限至少還有半年時間,應該給張有德一些努力空間。

 

TMF是行政院推動「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的重點項目,由張有德出面籌組的50億元創投基金,更是整個600億元生技創投計畫中,首檔通過政府核定的基金。

據了解,張有德因為募資不順利,已向劉憶如表示「非常沮喪」,並有意退出了。張有德退出主因,是當初政府力邀張有德自美返台籌組TMF,卻又限制TMF只能設在台灣,因而無法引進國外資金;再加上原本政府承諾的公股企業20%投資,也因大選在即而緊急喊卡。

對此劉憶如表示,張有德負責的TMF自今年6月核准通過後,有為期一年的募款期程,若現在就不想做「還言之過早」;她強調,政府扶植生技產業的決心不會改變,假如張有德確實有倦勤之意,政府方面也一定會全力慰留。

 

圖/經濟日報提供

張有德在今年8月對外宣布籌組TMF時,曾找來宏碁創辦人施振榮站台,張有德並透過施振榮牽線,直接向許多科技大老說明,他對TMF未來的規劃,但多碰到軟釘子。

目前張有德尋求的投資對象,除了潤泰集團有意參與外,其他科技業多處於觀望階段,甚至當面拒絕。業界指出,民間資金之所以不肯投入,除了對生技產業不熟外,其實政府態度才是主因。

據了解,在政府規畫下,包括中鋼、中油、台鹽、台糖等泛國營事業,多數已經董事會通過,但隨著總統大選將到,這些泛國營事業注資動作已喊卡,要等到大選後才做進一步動作。

今年10月下旬,由政務委員朱敬一主持的「生技產業策略諮議會議」(BTC)熱鬧展開,張有德也以諮詢委員身分參加,其間已向許多業界人士透露「找不到錢」,依照他原訂目標,是今年12月底以前資金要全部到位,如今已進入12月,真正到位的資金1毛都沒有。

據規定,國發基金雖已核准通過投資TMF資本額20%,在張有德募資金額未達資本額75%前,該投資案不會正式啟動。換言之,若以TMF50億元的資本額計算,張有德必須先籌到37.5億元。

 

【2011/12/12 經濟日報】@


延伸閱讀:TMF遭刁難實錄
低調張有德像『傳教士』潛行台灣生技創投路
http://owenlin.pixnet.net/blog/post/35056929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