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DRAM救世主爾必達 竟比力晶早破產?
爾必達聲請破產保護,黃崇仁不意外,銀行經驗豐富的他,很清楚那祇是為了順利保留資產的策略。其實台灣DRAM業也早已成慘業,力晶拖著大筆的銀行借款,預定於三月談判的紓困案是否過關,也沒有太多人關心,而「九命怪貓」黃崇仁則早已債多不愁。
【文/吳天明】

 

狂人倒下,九命怪貓黃崇仁毫髮無傷!

 

全球DRAM大廠爾必達二月二十八日聲請破產保護,引起市場恐慌,投資人立刻聯想到與爾必達社長?本幸雄關係良好的力晶董事長黃崇仁。身處行情波動激烈的DRAM「慘業」,?本被日本媒體稱為「DRAM狂人」;黃崇仁則有「九命怪貓」的綽號,望名生義便知,兩人與銀行團周旋的經驗十分豐富,也成為投資人觀察的重頭戲。

?本幸雄在二○○二年接手爾必達,熬過幾年苦日子,在二○○七年的全球大多頭讓公司獲利成長三倍,成為可與美光、三星對抗的記憶體廠,博得狂人的封號。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截至去年第三季,爾必達財報上現金及約當現金還有九七○億日圓,接近十二億美元,三、四月間,爾必達到期的銀行債務約六、七億美元之譜,負債比率(負債/總資產)約六三%,財務情況還過得去,為何突然破產?據研判,聲請破產應是債權的談判策略應用。

 

爾必達破產 債權談判策略

 

有趣的是,爾必達破產隔天,黃崇仁立刻跳出來召開記者會,不改多年來的樂觀預測行業的性格,認為「對DRAM產業是短空長多,爾必達破產是台廠契機」。記者會當天,黃崇仁氣定神閒,他說,「爾必達財務問題總有一天會爆發,但的確比想像中快,關鍵就是日本債權銀行不同意爾必達所提出的展延條件,公司為了能順利保留資產,採取破產保護」,對於爾必達破產一事並不意外。足見銀行經驗豐富的黃崇仁,已變成「破產專家」,可以針對爾必達事件發表看法,猜中?本的盤算。

把時間往前推到二○○八年底,當時全球受到雷曼倒閉、金融海嘯的衝擊,供應鏈大受影響,原本就脆弱的DRAM價格大跌,力晶的財務再度受到市場質疑,○八年十一月力晶股價曾跌到二.二六元,十一月二十一日,?本幸雄特別來台與黃崇仁舉行聯合記者會,強調台日合作及DRAM產業的重要性。

會中,黃崇仁數度稱?本為台灣DRAM產業的「教父」,當天記者會結束,力晶的股價從跌停拉到漲停,振幅達到十四%,就連「挫咧等」的債權銀行,心裡都把?本當作力晶的救世主,足見兩人聯手的威力。

黃崇仁和?本從過去的麻吉,到今日的冷淡,是和○九年台灣要成立TMC(台灣記憶體聯盟)有關,當時台灣政府原本打算出資七百億元,請宣明智擔任籌備召集人,考慮從爾必達或美光取得技術,一統台灣DRAM業,關鍵時刻傳出可和爾必達合作,黃對於「爾必達、TMC合作」的傳言,還放話「連這個假設都不要做」,後來TMC破局,從此黃崇仁與?本就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過。如今,被台灣DRAM業者視為救星的爾必達,竟然早一步破產,還真是世事難料。

黃崇仁在一九九四年創立力晶,九八年迅速上市,二千年科技泡沫,炒熱記憶體行情,力晶股價曾一度飆到八十元,當時股本約一百九十億元,力晶的市值超過千億元,還有當時生產掃瞄器的力捷(現改名為力廣),股價曾在九七年飆到二七六元天價,二○○○年是黃崇仁最風光的時期。

 

籌錢技術一流 債多不愁

 

但其後DRAM價格漲少跌多,技術競賽不斷、韓商崛起,力晶數度財務困難,幾年前每逢市況好轉就辦增資,擴廠買設備,股本擴充到五五四億元,近年都靠著銀行紓困,目前向銀行申請紓困金額四百六十六億元。截至去年第三季,總負債達七百五十五億元,負債比率達七九.五四%,手上的現金及約當現金為十八億元,但一年內到期的長期負債就高達一百九十五億元,真正做到「債多不愁」,黃崇仁九命怪貓的綽號果然名不虛傳。

有趣的是,力晶股本一路自二○○○年的一百九十億元,膨脹到二○○九年底的八百七十八億元,到一○年才減資為五百多億,力晶資本的累積大部分是靠現金增資、發行ECB轉為股票而來,目前五五四億股本中,高達六六%是靠現金增資(含發行ECB)而來,祇有二六%是盈餘轉增資,另有七%是資本公積而來。

也就是說,力晶籌錢的技術一流,近幾年來募資數百億元,加上銀行借款,幾千億元砸下去買設備,卻在DRAM價格慘跌下付之東流,但若分析近十餘年來的報導,早年黃崇仁為了募資,真是盡心盡力,四處請託朋友,遊說政府支持產業時有所聞。

許多投資人不明白,DRAM業這麼慘,賺一年、賠三年,這種行業有什麼好留戀?但是細心觀察卻可以找到幾項「好處」。首先,力晶從○二年到○九年間,不斷增資或發行ECB,每逢發債前,力晶的股價總有特定的模式,先是壓低訂價,等額度分完了,股價碰到利多消息後上漲,ECB立刻就轉化為股票賣掉,套利賺錢。

長期投資力晶股票絕對賺不到錢,但若能認到低轉換價的ECB,再轉成股票賣掉,就可賺一至二成的價差,由於ECB動輒數十億元,套利的獲利十分驚人,到底誰有能耐認到ECB,賺到套利的價差,一直引起各方揣測。

 

力晶慘賠 債權銀行傷心 
卻傷不到黃崇仁

 

其次,力晶雖然近幾年股價不振,在投資人面前抬不起頭,目前市值僅六十八億元,但卻是股本五百多億、總資產達九百多億元的大企業,身為這麼大企業的經營層,許多費用與公司採購設備的金額不小,手握決定權也頗「威風」。

而董事長黃崇仁雖為第一大股東,但持股僅一‧九七%,還有部分質押,所以力晶經營得好不好,對他個人財務幾乎沒有影響。過去公司賺錢時,他可以分得大筆董監酬勞;公司賠錢,雖領不到酬勞,但也不至於賠錢,黃崇仁在帝寶擁有豪宅,也有不少藝術收藏,日子過得挺愜意;至於力晶的第二大股東竟然是力晶自家買進的庫藏戶頭,持股一‧二三%,公司虧錢與否對於大股東或許不痛不癢。

力晶這樣讓投資者慘賠,最傷心的大概是債權銀行,談到力晶的紓困案,這幾年來,銀行都比黃崇仁還急。但好笑的是,業界也流傳,如果今天力晶不要紓困了,銀行團更急,因為呆帳就必須全數認列,凸顯出銀行團的鴕鳥心態。

爾必達破產,或可視為DRAM狂人??本幸雄與銀行團談判的策略之一;回頭看看台灣的DRAM業,也早就千瘡百孔,雖然力晶轉型為代工,但拖著大筆的銀行借款,預定於三月談判的紓困案是否過關,也沒有太多人關心,力晶早已到達債多不愁的境界,黃崇仁「九命怪貓」綽號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延伸閱讀:
尹啟銘對台灣DRAM產業有虧欠!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05期】

尹啟銘對台灣DRAM產業有虧欠!
正當社會大眾議論紛紛之際,經建會主委尹啟銘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講出一句讓大家頓時傻眼的話:「台灣對爾必達有道義上的虧欠。」
【文/陳逸輝】

 

數年來,爾必達陸續自台灣銀行業貸款逾新台幣二百億元,去年又在台灣發行TDR,吸走四十餘億資金。沒想到二月二十七日,它便宣布聲請破產保護,公布累積負債總額五十五億美元!正當社會大眾議論紛紛之際,究竟是「台灣對爾必達有道義上的虧欠」,還是尹啟銘對台灣DRAM產業有虧欠?

 

雙贏變雙輸 誰害馬英九不配當總統?

 

二月二十七日,當台灣公民營企業機構都還在放紀念二二八的四天連續假期時,突然由日本傳來全球第三大DRAM廠爾必達(Elpida)公司宣布聲請破產保護的消息,這對國內科技產業界有如投下一顆震撼彈。就此事件,輿論關心的焦點包括:全球DRAM市場是否演變成韓國兩大廠商寡占的局面?台灣列為四大「慘」業之一的DRAM業者是否將加速整合,並在美光主導下,台美日攜手合作抗韓?還有,國內股票市場會有什麼反應?爾必達去年二月才在台灣發行TDR,投資者的權益是否得到保障?

 

沒有把握最佳時機 不知自我檢討

 

正當社會大眾議論紛紛之際,經建會主委尹啟銘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講出一句讓大家頓時傻眼的話:「台灣對爾必達有道義上的虧欠。」尹啟銘的說法是:三年前他擔任經濟部長時,曾經推動國內DRAM產業整合,計劃成立TIMC(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與爾必達技術合作,聯日抗韓;當時爾必達很有誠意,日本政府也支持,卻因我方立法院反對,「功敗垂成,雙贏變雙輸」,如今爾必達落此下場,我們自有道義上的虧欠。

尹啟銘的「自說自話」,引發科技產業界回想三年多前那場由馬英九總統下令、尹啟銘負責指揮的「拯救DRAM大兵」戰役,如何毫無章法進行,最後則以不了了之收場的整個過程。一位深入瞭解這段「不堪往事」的企業負責人忿忿不平地表示,尹啟銘不知自我檢討,現在講出這些推卸責任的話,「這幾年台灣銀行業陸續貸款給爾必達超過新台幣二百億元,去年才核准來台發行二億單位TDR,吸走四十餘億資金,憑什麼台灣要對爾必達這麼照顧?」「尹啟銘沒有把握最佳時機,成功整合國內DRAM產業,他怎麼不講自己對台灣業界,才真有道義上的虧欠?」

整起事件,應該回溯到二○○八年爆發世界金融海嘯,各行各業一起陷入愁雲慘霧,其中DRAM產業的營運狀況尤其惡劣,各家廠商莫不面臨虧損累累,隨時可能宣布倒閉的困境。由於DRAM是曾被政府列為「兩兆雙星」、重點扶植的產業,生產的是台灣外銷主力資訊科技產品如電腦、手機等的基本原件,加上從業人員超過兩萬人,整體向銀行貸款餘額達四千二百億元,因此社會各界咸認政府應該出面援助。當年年底,馬英九在接受電視記者訪問時,甚至公開拍胸脯保證:「不救DRAM產業,我就不配當總統︰::。」

馬總統這麼講,對業界如同打了一劑強心針,大家相信既然總統都這麼說了,當時擔任經濟部長的尹啟銘一定會拿出辦法,協助業界轉危為安。結果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雖然經濟部在二○○九年二月宣布成立TMC(台灣記憶體公司,後來改名TIMC),並指定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擔任「台灣DRAM整合案」召集人,但具體做法完全與業界想法背道而馳,也注定最後邁向失敗的結果。

 

錯誤第一步 做法與業界想法背道而馳

 

依照業界的期待,既然名之為「整合」,當然是政府先提出一套架構,在兼顧現有業者權益、大家都能接受的情況下,進行技術研發、產能整併,甚至股權相互合併等全面性合作,並在日本爾必達或美國美光背後支持下,達到台美日組成聯合陣線對抗韓國的目標。但經濟部未朝此方向努力,翻閱三月間各報報導,祇見充斥的是這類標題:「宣明智:DRAM不整併、不紓困」、「TMC祇救能活的人」、「DRAM業界失望、反彈:黃崇仁怒,要用民間版自救」,還有「禿鷹TMC:部分人不希望真的救DRAM廠,而是等DRAM廠不支倒地後,大撿便宜貨」。

尹啟銘跨出錯誤的第一步,無法獲得業界認同,全案轉趨沉寂。直到二○○九年六月從日本傳來消息說,TMC正與爾必達商談,計劃出資二百億日圓,取得該公司十%沒有表決權的優先股,國內業界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經濟部並未真心為國內業者設想,反而急著幫助日本的爾必達度過難關,反彈的情緒自然更加強烈。惟之後隨著世界各國積極合作對抗景氣蕭條奏效,經濟開始邁向復甦,市場價格回漲,「拯救DRAM產業」的議題慢慢不受重視。

上述政府入股爾必達的傳聞後來並未成真,但如今依照尹啟銘的「供詞」,可以確定的是,TMC在改名TIMC之後,確實曾計劃透過國發基金投資八十一億元,與爾必達攜手展開「聯日抗韓」大業,後因立法院做成反對決議,全案破局。經過二年多來,爾必達率先走向聲請破產保護之途,尹啟銘就其肇因所作解讀,竟然是因為台灣的TIMC沒有得到國發基金的資金挹注,台日雙方談好的合作無法進行,爾必達也失去日本政府的支持;他因此感嘆「功敗垂成,雙贏變雙輸」,從而認定「台灣對爾必達有道義上的虧欠」。

 

還好沒投爾必達 台灣少虧八十一億元?

 

這種說法,與國際財經媒體多數認為DRAM價格持續下跌、日圓不斷升值,以及產品組合不夠齊全等因素,造成爾必達面臨淘汰出局的分析比較,尹啟銘的觀察角度可謂獨創一格。從常理判斷,這次爾必達公布的累積負債總額高達五十五億美元,台灣祇靠新台幣八十一億元,就能與爾必達共創雙贏?還有,爾必達始終宣稱在製程技術一直維持領先,如今卻淪於不支倒地,毫無技術能力的TIMC,憑著什麼能耐可以聯日抗韓?這些非常淺顯的問題,需要我們這位國家經建計畫的總舵手,給大家來個說明,否則大家一定會懷疑:尹啟銘是否在為三年前未能貫徹執行馬總統命令,另找一個卸責的口實?

 

※延伸閱讀:
台灣DRAM救世主爾必達 竟比力晶早破產?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05期】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