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股青紅燈〉二代賤保上路 除權息行情恐跑路

二代健保預計7月上路,近來因費率在選前選後忽高忽低、補充保費爭議不斷,被批評是「二代賤保」。其中針對股利及利息等6項收入加收2%的補充保險費規定,除對不少賺了股息、賠了價差的股民,形同是二次傷害般加課健保稅外,還可能讓長期投資人變成短線客,選擇棄權棄息。二代賤保上路、除權息行情恐將跑路。

二代健保之所以要對股利收補充保險費,當然是為了填補健保的財務黑洞,但對股民而言,一點都不合理。

首先是投資人參與除權息,拿到的權息值都是來自自己口袋,健保局膽敢保證股票除權息後鐵定填權息嗎?假如是貼權息,投資人賠的股票價差大過於股息股利收入,還要加收補充保費,這是那門子的道理。

另外,這新規定無異是變相逼迫投資人不應該去投資經營賺錢、且穩定配息的好股票,而去買經營虧損、或是不配息的「鐵公雞」股票;這規定也會讓以股利規劃的長期投資人改變策略,選在除權息前賣股,壓抑除權息行情表現。

依新法規定,當股利單次收入小於2000元就不課徵補充保險費,但課徵上限是1000萬元,也就是說如鴻海集團郭董這些大股東,持股再大、股利再多,最高就只須繳20萬元補充保險費。以可支配所得占比來看,郭董的20萬恐只是一般股民的200元。(費特曼)



先天扭曲後天失調/理想性不再 二代健保猶如變種異形

記者魏怡嘉/特稿

二代健保原本追求更公平更正義的社會福利,但是原本「家戶總所得」的理念急轉彎,換成了「補充保費」,接著費率四.九一%根本不足以因應開銷,導致上路日期也可能跳票,二代健保一路變變變,宛如「變種異形」。

為了推動二代健保,衛生署號稱辦了上千場的說明會,結果民眾還是霧煞煞,關鍵在於一開始滿懷改革理想,到後來仍不敵政治的算計,政府不願面對問題核心,只靠著「八成民眾保費下降」的假象口號唬弄大眾,二代健保未來註定還是一路跌撞。

當初,由上百位學者研究十年的「家戶總所得」,原本是二代健保的核心精神,一夕之間被只規劃三天的「補充保費」所取代,原本衛生署帶著五%的「補充保費」費率進了立法院,出來之後,硬是被砍成四.九一%。

但為何降成四.九一%?衛生署始終說不出個道理,追根究柢,其實只是為了討好民眾,讓民眾有二代健保費率降很大的錯覺,以沖淡「補充保費」實質調漲的事實。

先天已遭扭曲的二代健保,接下來的「補充保費」收費辦法更是後天失調。同樣是租金,租給公司要收補充保費,但租給個人卻不用;同樣是股票配股配息,配股不用收補充保費,現金配息卻要;同樣是執行業務收入,醫師、律師不用收補充保費,水泥工或是木工卻要,其間不僅存在著不公平,還潛存著職業歧視。

政府官員不是不知道這個問題,但總是以二代健保比一代進步、收入多的人已較過去繳更多的保費等理由搪塞,殊不知一個充滿不公平、漏洞百出的收費辦法,比可以收到更多的保費更可怕,且在累積收到更多補充保費之前,有心人早已利用漏洞逃光了。

外界一再指出二代健保的問題,甚至要求重新修法,但遺憾的是,政府官員仍執意橫柴入灶,亂政惡果,還是得由全民來承擔。

--

補充保費說不清 打零工繳更多

 

中國時報【邱俐穎╱台北報導】

二代健保拚七月上路,民眾未來除繳一般保費,只要有股利、利息、兼職所得者還要再繳一筆「補充保費」。民間團體昨日痛批,補充保費的收取方式荒腔走板,失業者打零工、低收入者兼差都要繳補充保費,反而擴大保費繳納不公情形。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昨日與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工作貧窮工作室主任洪敬舒舉行記者會,抨擊補充保費制度漏洞百出。督保盟發言人滕西華指出,補充保費開徵衝擊最大的是失業人口,只要打零工就會被課補充保費,低收入者兼差收入也要交,非常不公平。

滕西華指出,衛生署補充保費繳納辦法將獎金定位為「具獎勵性質」,但結婚津貼、節慶禮券、公教人員課外輔導鐘點費、子女教育補助是否具獎勵性質未明確定義,薪資所得與各項獎金所得稅徵收代號皆為「五○」,健保局根本無從查核。 補充保費以現金、支票及等值兌換現金禮券為限,若公司股東選擇配息,有股利現金所得,須繳交補充保費,但若選擇配股就不在此限。王榮璋說,公司尾牙若以禮品、股票代替現金,就能免繳補充保費。

醫師、會計師、律師等專業職業及技術人員的執行業務收入,依規定免繳補充保費。黃淑英說,今民眾努力寫書收入須扣二%補充保費,開業醫師寫書則免繳。督保盟召集人孫友聯批評,同所得卻繳不同保費,「真的公平嗎?」他們疾呼政府懸崖勒馬,廢除補充保費,回歸原家戶總所得討論。

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回應,任何制度本就不可能百分百完美,二代健保開徵補充保費至少「有進步」,納入應反映在保費上的收入,擴大健保費基。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