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華:選一個不用羞於啟口的價值

 

作者:王震華(廣達電腦前總經理)

我是王震華,我很驕傲的說,跟各位ㄧ樣,我是台灣人。

過去三十年,我曾經歷台灣經濟成長最驕傲的時光,我也曾經歷台灣社會陣痛轉型最難捱的歲月。我們這一代享受過台灣最好的時間,所以,面對當前台灣的徬徨、無力、失望,我們這一代人,是有責任的。

身為創業者、企業經營者,我有我的責任。身為一個台灣人,一個台灣社會的公民,我有權利,但更有義務。過去十多年,台灣糾葛在藍綠之間的時間太久了,久到許多人都忘了,顏色不等於值得信仰的價值。

什麼對現在的台灣最重要?經濟發展,司法改革,國際關係。

我們有太多問題需要關心、討論、解決,但這麼久以來,每每討論這些問題,到了最後一刻,就都回到各自的顏色立場上。時間久了,我相信,很多人其實也說不出,藍色與綠色到底代表什麼價值。原本統獨兩極的論述,也被絕大多數國人,以台灣為中心,保持(民主獨立)現狀以及最終(正名)獨立的結論所取代。基本上,台灣人已然在此共識下形成不分本省外省的新台灣人。

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柯文哲醫師提供了一個清楚的價值選擇,很簡單,就是非藍非綠,就是不信藍、也不信綠,我們只相信一個清楚對比、真假是非的價值。柯文哲從一開始宣布參選,就強調這場選舉的標的,選的不是「柯文哲」這個人,而是他強調的全民參與、開放政府的理念。

這次,台北市長的選舉,不是在不同候選人中的選擇,而是還有多少人想要相信、試著相信、願意相信。畢竟,過去二十年,我們都被騙過太多次。為什麼這次可以有「相信」的機會,柯文哲這個人是一部份原因,但有更大部份的原因是,有許多人也已然意識到:這次不一樣。

這次的選舉如果發生在2013年或更早之前,我相信,柯文哲不會有那麼大的魅力。但台灣社會在2013年到2014年的經歷,看起來一樣的台灣,其實已經不一樣。在科技業,我們常常講量變而後質變,這一次,台北市長的選舉,我期待的是另一次的量變而後的質變。

因為,台灣的經濟發展,司法改革,國際關係,這些問題,都需要一個新的台灣氛圍才有解決的機會。如不能超越藍綠的惡鬥,而把個人、家族、黨派的利益凌駕於國家之上,則台灣前途危矣!自已的國家自已救,而台北市長選舉就是一次機會,一次改變台灣民主的病態,並開始超越藍綠,大家一起再創台灣奇蹟的機會。

立場可以不同,主張可以岐異,但經過真實本性的選擇,我們還是家人。不管先來後到,我們都是以台灣為家的家人。既然台灣是我們的家,我們有權利、有義務為她做出最好的選擇。

選擇,從來不是簡單的事,但,改變,就從選擇我們覺得光榮、正確、不害羞的價值開始。 當然我們也就可以不用再含淚、含血、含恨、含著各種的無奈去投票了!

--

 

我們這些偏藍選民為何支持柯文哲

作者:胡世杰(建華證券上海代表、國泰世華銀行副總、點鑽公司總經理、曾任三民主義巡講教官)、
           白中琪(父親為政戰學校總教官陸軍少將、中央大學余傳韜校長(陳誠女婿)秘書、軍人子弟)

我們,一群政黨屬性偏藍的台北市選民,在今年年底的市長選舉中,願意支持柯文哲先生出任台北市市長。

在影響台灣發展的諸多重大因素中,中國因素是我們認為重中之重。藍綠兩黨或在其他因素中互有優劣,但國民黨顯較民進黨更能讓兩岸在和平互處、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這是我們在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中的認知與投票傾向。但是,市長選舉是地區性的領導人選舉,並不牽扯到兩岸之間長期發展的策略決定與施政執行,這是我們此次選舉跳出藍軍支持者的根本架構。

我們更支持候選人柯文哲的第一個原因,是希望社會階級有流動機會。人世間真正平等的事情只有生與死,除此之外,都要靠社會的努力,盡量讓所有人立足點平等。柯文哲希望至少在教育和醫療上做到平等,一個社會可以存在階級,但是階級之間的流動必須暢通。階級之間流動不暢通,社會必然會走向革命之路。

過去台灣改變階級的力量是教育,讓三級貧戶出生的陳水扁先生也有當上總統的機會。連勝文先生家世顯赫,數代為官,並為巨富。連先生憑藉父蔭,擔任過悠遊卡董事長,若再憑藉父蔭,擔任台北市長,我無法對我的下一代交代:當他們盡了所有努力,想爭取適合他們的職務時,卻因為他們的父母如你我一般,並非權貴之後,而喪失了這樣的機會,我們覺得,這樣的社會不是我們理想中的社會。投票給連先生,就是將交到我們手中的投票權,自我放棄改變階級流動的可能。

支持柯先生的第二個原因是對改變的期望。這些年來台灣的國際競爭力逐步下滑,社會對政府立法與行政部門高度不滿。我們認為,柯先生相對連先生擔任台北市長,對台北市政府的革新較顯著,特別是對市府的公務員和雇員,都將面臨要求更高的領導者,更有機會改變公務部門不求興利,但求無過的心態,並將有效提高行政效率。改變的結果不一定是正面,但不改變的後果將讓我們下一代更沒有機會。連先生若擔任台北市長,也許台北市可以一如今日的管理,各種既有力量依照既有模式運作;但我們寧願承擔改變可能帶來的風險,也不希望台灣社會就此停滯不前。就如小時候學騎腳踏車,不會因為學習中的摔車破皮,就阻礙我們騎著車,迎風奔馳。

「歷練」是支持柯先生的第三個原因。柯先生在醫療上的專業成就,是憑藉著個人努力達到的標竿。年輕原是連先生的強項,但他的社會歷練多與父蔭有關;進美國名校,是因為他是貴人之後、進國際投行,是因為他是貴人之後、擔任悠遊卡董事長,是因為他是貴人之後、開設創投公司,從募款到投資,也都與貴人之後脫不了關係。其實連先生並沒有真正證明過不憑藉著家族力量,他可以成就些什麼。

我們不支持民進黨仇中、恐中的兩岸政策。柯先生如果代表民進黨參選,或許會使我們放棄此次投票權。但不以政黨代表身分參與台北市長選舉的柯文哲先生,和他的主要對手比較起來,更適合擔任台北市長。縱然他非完人,有外表不帥、口不擇言、不夠親民等諸多缺點,但我們在外表英挺、言詞懇切、奉公守法的領導人帶領下,日子過得更好了嗎?

為了進步的台北,這次我們選擇支持無黨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