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封面故事】科創群英火大 圍攻亞洲矽谷2016-06-23 12:30
 
小英旗艦政見,遭嗆「要用反服貿強度來抗爭」
玩電玩的人,看到怪就想把它打爆。最近,讓科技、創業圈腎上腺素高漲、想要聯手打的「怪」,竟是蔡英文政府的旗艦政策:亞洲矽谷方案。因為反對亞洲矽谷方案的內涵,國內科技業及創業圈第一波「上諫」動作,從「文攻」開始,迅速擴散,頗有野火燎原之勢。亞洲矽谷會不會被「打爆」?新政府又該如何回應?該方案最重要的幕後催生者、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親上火線說分明……
紀淑芳

堪稱蔡英文競選旗艦政見的「亞洲矽谷」方案,在內閣就職滿月之際,被火速推出打頭陣,並被喻為是林全內閣射出帶動台灣經濟轉型的第一支箭,政院還準備召開國際記者會,大張旗鼓宣傳一番,想藉此幫內閣沖沖喜、去去晦的意涵,不言可喻。
然而,就在內閣緊鑼密鼓正式端出第一道經濟大菜之際,國內科技業及創業圈卻對亞洲矽谷方案出現巨大的反彈聲浪,紛紛預言依現在的規畫一定不會成功。

科技、創業圈大反彈,展開「文攻」

第一波「上諫」動作,已從圈內意見領袖透過在臉書表態以及媒體投書等方式,展開輪番「文攻」,並迅速擴散。
「翟神」、和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即開出一計重砲,直指亞洲矽谷「如果硬是要做,相關的中央和地方首長,在下一次選舉中一定會碰到我全力的反對。」
網路圈名人「大河馬」、cacaFly創辦人邱繼弘也在臉書上預告揪團:「我們來用比照擋服貿的規格來擋亞洲矽谷,你們要不要一起參加?」更有圈內人私下串聯,揚言如果英政府「屢勸不聽」,不排除要集資買下某報頭版抗議,給新政府難看。
「亞洲矽谷」是去年十月蔡英文競選期間提出的產業政策,「希望透過此方案將台灣打造成亞洲創新人才的舞台,成為創新創業的典範」。五二○新政府上台後,劍及履及展開相關規畫,除了國發會多次舉行意見收集會議,邀集相關人士提供建議;閣揆林全上任一周時,也立馬到桃園視察亞洲矽谷計畫用地,指示建設進度「愈快愈好」。
「先前很多人都曾被國發會找去徵詢過,也已表達大力反對的意見,有人還拍桌子,政府卻還要照原來計畫硬幹,才會引起公憤。」科技、創業圈內人士不約而同透露類似的狀況;隨著亞洲矽谷方案內容愈具雛形,推動已箭在弦上,圈內人終於意識到:不反不行!
於是,亞洲矽谷方案的人才舞台都還來不及搭起來,便先遇上了挑戰擂台。歸結起來,該方案至少碰觸了三大「地雷」:

火大一 「一百億」元蓋硬體?

「蝦米?亞洲矽谷要花『一百億』元蓋硬體」這個傳說中的天文數字,據傳是參加過國發會閉門會議的人所看到的內部資訊,經口耳相傳、爭相走告,眾人的腎上腺素無不激增,甚至怒火中燒。
根據國發會發出的新聞稿:「亞洲矽谷推動方案將由環境優化、智慧應用、國際鏈結、基礎建設四大面向來推動,期使台灣成為矽谷潛力企業的成長夥伴、智慧應用的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亞洲區域創新交流樞紐及青年IPO中心。」內容說的極為四平八穩,甚至有點像是畫大餅,真正底牌其實還沒正式被掀開。
根據亞洲矽谷幕後催生者、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表示,相關建設經費還在彙整中,一切尚未定案(詳後文)。
儘管金額還在喬,「大興土木」這件事,目前看來勢在必行。亞洲矽谷計畫預定地位於桃園機場捷運A十九站周邊,八.四四公頃的基地,桃園市長鄭文燦曾迫不及待預告,計畫中核心的「創新研發人才交流中心」、「世貿會展中心」,將由市府與中央共同合作開發。此外,原本榮民化工廠的舊址,將打造為「楊梅幼獅國際青年創業村」,共計十一.四五公頃的基地,將成為研發型工廠,提供年輕人創業研發空間。
「這個計畫顯然又落入傳統園區招商的舊思維──就是圈地、開發、蓋樓,還要花上百億元,做一件完全跟矽谷這個概念無關的事情,真的很瞎。」曾經創辦TEDxTaipei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許毓仁劈頭就點出創業圈最大的不滿。
他說,「當全世界都在摒棄園區的思維時,台灣竟然還在搞?這是十九、二十世紀的舊思維。幫小英弄政策的人到底懂不懂什麼是矽谷思維,矽谷不是蓋出來的,而是一個生態系,因為想法、人才、技術、精神、資金循環而成功。」
不僅如此,「這個方案的期程預計自二○一六年至一九年,四年後,這個世界不知道又變化成什麼樣了!」

火大二 憑什麼叫「亞洲矽谷」?

既沿用了傳統的園區思維,這個方案卻取了一個聽起來很炫的名字:「亞洲矽谷」,讓新創圈的人聽了更加刺耳。
日前在許毓仁主辦、探討青年創業的國會沙龍,一位與談者、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對於亞洲矽谷這個名稱,引用一位台中創業前輩的說法,打了個比方:「在很多網路人的心中,矽谷是個聖地,新政府今天卻在台灣說要做亞洲矽谷,就像有人跳出來說,我要做台中金城武之類的,喜歡金城武的人會很不爽。」
取什麼名字或許是其次,而是亞洲矽谷方案至今提出的「內涵」,顯然並未讓科技或新創圈的人滿意。
「矽谷怎麼來的?」曾是矽谷人的翟本喬在該場國會沙龍裡指出,矽谷當年是因為許多大公司倒閉、實驗室關閉,釋出了大量的人才,「矽谷是自然發展、逐步擴散出來的」。
他強調,矽谷是從人才身上長出來的,就像Google開設的每一個工程研發中心,都是為了當地的人才,不會因為哪裡有租稅優惠、電價便宜,而去設研發中心,「因為研發人員的產值,遠比你能給它任何租稅優惠,要大上一百倍」,「人才在哪裡,人家就會去哪裡投資,它絕對不會跑到一個你特別為他設的產業園區去。」

火大三 年輕人想去「桃園」做新創?

憑什麼叫「亞洲矽谷」的下一個質疑就是,為什麼選桃園?
矽谷不僅不是「蓋」出來的,邱繼弘指出,近十年矽谷的新創公司,也都有漸漸往市中心移動的趨勢,「為什麼?因為年輕、創業的人喜歡熱鬧啊!」
「亞洲矽谷設在桃園青埔,一定變成蚊子館!」現今穿梭在歐美與亞洲的創業人楊致偉直言不諱:「這個計畫擺明了就是要給鄭文燦做面子的。」
曾經參與全世界新創產業生態系城市評比計畫的許毓仁,拿出資料佐證,能夠排名在前的都是大都會型城市,分別是矽谷、紐約、洛杉磯、波士頓、台拉維夫、倫敦……,「前二十名裡,連台北都沒進榜,遑論桃園。」
這也是為何翟神會說,如果這個方案是「桃園地區經濟振興方案」,那還可以討論,但不看地區和產業特性,硬湊一些理由來宣稱想複製矽谷(或連結矽谷),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或許,對新政府乃至桃園市府來說,他們心中最大的夢靨,無非也是萬一亞洲矽谷蓋好了最後卻「等嘸人」,因此早早鴨子划水,積極招商。以桃園市為例,除了四月底派了副市長王明德帶隊到美國矽谷,拜訪思科、美超微等企業,當時的準政委張景森也跟著前往,六月下旬鄭文燦還將親自赴歐招商。
但看在科技創業圈人士眼裡,台灣政治人物「常常看到外國原廠就高潮」,一位圈內人就說:「你以為外國原廠是吃素的啊,笨蛋到爆炸,這當中一定有綁案子的嘛,最後錢都被賺走了。」說穿了,就是一種「你給我案子,我幫你做政績」的概念,「假設今天政府有十億元要做智慧城市,可不可以把這十億變成一百個案子,讓台灣的中小企業來接不是更好?」「這就是荒唐的地方啊,不然為什麼我們會這麼生氣!」
凡此種種,科技及創業圈私下都表達過,卻發現溝通無效,因此決定改採「大聲公」策略,強烈要求新政府回頭是岸,重新檢視並調整亞洲矽谷方案。
「只知道蓋房子的專案,最後就是把錢進了建商口袋!」邱繼弘疾呼,「為什麼不把預算直接做對台灣新創團隊有立即效益的事?」更何況,「法規鬆綁跟行政效率的提升,不用花一毛錢,現在馬上就可以做了啊。」

亞洲矽谷「回頭是岸」?

楊致偉建議,台灣政府不妨去看看韓國總統朴槿惠的作法,他指出,朴槿惠上任後,除了投資新創與扶植新創生態系外,更以總統高度致力於跨部門法規鬆綁,她甚至多次公開表態:「公務員沒有積極廢除各種不適用的法律,也是犯罪行為。」他認為蔡總統應該帶頭宣示,底下的人才會真正動起來。
話說,喜歡玩電玩的人,看到怪就想把它打爆,如今看來,「亞洲矽谷方案」儼然已成科技、創業圈頭號鎖定的「怪」,至於最後會不會被打爆,就看新政府是否積極回應了。

http://www.new7.com.tw/coverStory/CoverView.aspx?NUM=1529&i=TXT20160622164353EM1

 

更多討論

國發會對「亞洲矽谷」的定調,我們仍然憂心

http://rocket.cafe/talks/77404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