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理事長的誘惑
賴正鎰和張平沼、王應傑等人的「理事長大戰」,讓人好奇商總組織到底有什麼驚人影響力,能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其實這個過去黨國體制操控工商界的「手套」,裡面有些「特許」、「特權」自不在話下,但更重要的是,因中國對台灣的意圖,「理事長」頭銜...
【文/林哲良、黃琴雅】

 

中南海與藍綠勢力積極拉攏

 

全國商業總會(商總)在一九九○年組團訪問中國時,負責接待商總成員的,就是當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時任人大副委員長的習仲勛。就接待層級來看,商總在中國政府心中具有一定的分量與地位,被視為應拉攏的對象之一。

 

中國因素

商總理事長搶破頭

 

即使二十多年後的現在,商總在北京政府眼中仍有一定地位。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王應傑指出,過往商總理事長率團訪問中國,曾多次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甚至是總理級官員負責接見,與其他工商團體相比算不錯的禮遇。從王應傑的談話,不難想像為何有人會對商總理事長的位置有興趣!

尤其,商總理事長的自家事業若有意在中國擴展,有了這個身分就更吃得開。像是前理事長張平沼就因為有商總身分,讓金鼎證(已被群益證購併)到中國就能跟當地十大券商之一的申銀萬國合作,比別人多點利基。想在中國蓋三十家涵碧樓的鄉林建設董事長賴正鎰,自然也看上了這個頭銜。

其實,不單是商總,包括工商協進會、工業總會(以下簡稱工總)在內的三大工商團體,至今仍受到兩岸政府一定程度重視。尤其是由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叔姪辜振甫、辜濂松所領導的工商協進會,更受到層峰的重視。前總統李登輝就曾欽點辜濂松,擔任工商協進會理事長;而擔任過海基會會長的辜振甫,在北京政府眼中的地位,更是當前各大家族所不能比擬的。

三大工商團體屬性不同,各有各的特性。工總偏向製造業產業、商總則是服務業的公會,工商協進會則是和信集團創辦人辜振甫所設立,要結合工總與商總的力量,成為有如日本財經界影響力的社團。

 

國民黨政權基礎

「三大理事長」都是中常委

 

若以身分與地位來看,長期由辜家所掌控的工商協進會,因為辜家的政經勢力,而具有較多的權利與權力。辜振甫本人也曾經做過工總理事長,工商協進會與工總一家親,而由王又曾家族長期把持的商總,不太受「名門正派」的兩大工商團體青睞。

但商總畢竟還是台灣最大的服務業商會。王應傑說,擔任三大工商團體理事長,可以負責接待海內外政府及企業貴賓,相關花費由公會埋單,但關係卻是做給自己。

不單如此,在兩蔣時代及李登輝執政早期,因為事關執政根基及選票,三大工商團體的理事長都還享有某種程度的司法「優待」。若是理事長產生法律上的爭議,一般檢察官根本動不了,必須經由法務部長或最高檢察署檢察長呈報層峰之後,才能採取行動。可想而知,早期擔任商總理事長是何等風光!

三大工商團體是國民黨所培育出來的產物,其三位理事長都具有國民黨中常委的身分。即使民進黨執政時期,陳水扁與三大工商團體負責人也保持一定程度互動。剛當選總統之時,陳水扁就曾親自登門拜會三大工商團體,連頗具爭議的商總理事長王又曾,也曾經陪同過陳水扁出訪。○二年隨阿扁訪問塞內加爾時,王又曾竟掏出口袋中的美金撒向圍觀人群,幫台灣做了最粗魯負面的「金錢外交」。

 

「三大」變「六大」

陳水扁稀釋、收編工商界

 

知情人士指出,過去國民黨執政的時代,三大工商團體成員除扮演政治獻金捐獻者的角色,因為旗下會員多為企業主,每逢選舉更可發揮動員力量。因此,國民黨相當「器重」三大工商團體。

阿扁執政之後,意圖削弱三大工商團體的影響力,避免三者與國民黨暗通款曲、牽制民進黨。阿扁刻意拉拔曾經在總統大選中,支持過他的台灣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戴勝通,除聘他為國策顧問,還將執政後首次國慶升旗典禮交由他主辦,想藉此提升民進黨在商業團體的影響力。

此外,阿扁也刻意培植金仁寶董事長許勝雄所屬的電電公會,將電電公會從工總分出來,成為抗衡工總的產業公會。阿扁又將親綠的美吾髮董事長李成家領導的工業協進會的地位提高,一躍成為足以與三大工商團體平起平坐的工商團體,現在所稱的六大工商團體因而成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