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記者劉世怡台北10日電)民進黨前發言人徐佳青指控前總統陳水扁曾收建商幾十億元捐款;特偵組今天分查字案偵辦,初步調閱當年被吳淑珍指捐錢20名企業金主筆錄,其中建商包含林榮三、趙藤雄及林堉璘。

特偵組指出,有關徐佳青日前於公開演講指稱陳水扁曾向建商收受新台幣幾十億元捐款等,偵查組分查字案辦理,交由檢察官柯宜汾偵辦,本案尚無特定被告。

特偵組說,由於幾年前偵辦陳水扁、吳淑珍夫婦等相關貪污洗錢案件(俗稱扁案),曾針對企業界人士捐款部分,傳訊相關證人,並調查相關事證,因此將儘速調閱前案,以釐清這次指稱的事實,是否為同一個調查範圍。

特偵組之前偵辦扁案期間,吳淑珍在民國98年2月3日向特偵組遞交陳報狀,指稱高達20名企業金主分別交付不少金錢給扁家企業人士,金額自2000萬元至2億元;特偵組後來陸續約談這20名企業家到案作證,部分人員承認捐錢並表示為政治獻金,部分人員則否認給錢。

當年的辦案人員透露,這起捐錢事件是併在陳水扁涉及二次金改案的案件一併偵辦,依照當年法律見解,收錢的才有事,給錢的未必有事,除非(給錢的)已涉及弊案;但當年並沒有特別發現,因此並無對企業家科以刑責。

據了解,這20名企業家當中,有3名建商,分別為宏泰建設董事長林堉璘疑給付4000萬元、遠雄集團負責人趙藤雄疑給付3000萬元、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疑給付2000萬元。1040310

 

徐佳青演講全文如下:

台北市兩萬多個監票員,如果一天一千五百塊加兩個便當,所以至少要一千六的資本,還要事先上課,可是這一次,柯文哲的監票系統,到開票當天,四點傳完票,五點半我們的開票已經結束了,柯文哲的內部我們很清楚地知道,他總共得到幾票,連勝文得到幾票,而那時候台北市選委會還沒算出來,為什麼這麼厲害?因為我們就做了一套系統,這些年輕人都受過訓練,他們每個人都有手機,他就自動的,他在監票的過程當中,票已經開出來,他馬上做簡訊傳入那個系統,系統就會自動累計、統計,所以五點半我們就已經知道我們得到多少票了,最後的得票跟中選會公告的,就差0.01,有沒有準。

為什麼可以這麼厲害,就是這一群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他們自己很有紀律,我們每一次上課,他們就來上課,交代他們做什麼事情,他們還會自己研發,還會告訴你說「你這樣不行啊」,一開始我們招募不順利的時候,他們還會說,你們放錯位置,你們要放在這邊,要怎麼招,年輕人才會來啊,要放在什麼網站,怎樣找啊,什麼FB怎樣弄,他們後來自己弄喔。

一下子之間,一天就招了幾千個進來,所以我們在這個監票系統,國民黨他們在全國啊,搞了一個叫「藍天計畫」,花了30億在做監票的業務,我們一個台北市只有花420萬,就完成了,你看差多少,所以我們這一次徹底的讓國民黨了錢,黨產是沒有用的啦,有錢是沒有用的啦,不一定要靠錢才能選舉,以前我只是在小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現在是一個很大的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上一次蔡英文2012選舉,其實也是這樣啊,我們退了很多大財團的錢,我們都不收啊!都退回去,靠什麼選舉?靠大家小額捐款,大家存的小豬,一隻一隻,那時候競選總部,是20台的點幣機,從早上到晚上,一直投,一直算,最後累積了7億多。

那個政治獻金有很多問題,我深深知道裡面問題太多了,不好意思這個問題不是只有國民黨會發生,民進黨也在發生,都非常的危險,如果我們一個不小心,跨過了那條線,你就是沒辦法回頭路,我自己在參選的過程當中,沒有知名度、沒有錢,也沒有人要來投資,對不對,幸好我選上,第二次再選的時候,我就很多人來投資了,趕快 競選總部成立,門庭若市,大家都送花來,拿政治獻金來捐,那大老闆開一張支票給你,(金額)300萬,政治獻金我們規定,企業捐給個人,30萬是上限,個人只有10萬,對不對,我說老闆不要這麼多啦,你給我10萬就好,這張支票你拿回去,他說不要不要,徐議員你太客氣,太客氣了,這300萬你拿去啦,選舉中間我也不要跟他起衝突,我就當時,就默默地把這張支票卡住,也不動。

後來,選舉完了,這事情應該了結,因為我們要做政治獻金合法的申報,類似像這樣的狀況我們要怎麼處理,後來,我就靈機一動,我就打電話給我以前的婦女團體,你來我辦公室一趟,她就來了,我說這張支票上面沒有名字,你拿去,這是有善心人士的捐款,你把它存進戶頭,兌現以後分成十份,然後我指定這十個社運團體,你幫我把錢匯給他們,然後請他們都開收據,上面寫這個人的名字,然後寄給我,然後,我就得到,他們社運團體都把收據開完了,寄給我以後,我就把它整理好,我就去找那個老闆,說這董事長很感謝你,我這次選舉選得很漂亮,得高票都是你細心的贊助,讓我沒有後顧之憂,這次沒花到什麼錢,我就擅自作主把你那張支票拿去分給這些人,所以這邊有我10張收據,請你收起來,他就很客氣說,徐議員你這麼喜歡做公益,以後你還有需要你來找我,我會再來捐錢,我心想太好了。

我最為難的是,阿扁總統在我們選舉的時候也很關心我們,然後一樣支持我們,他呢就叫總統府的參議,去跟我們打電話,跟我們關心,然後就說要來跟我們拜訪,那我們就當然也很開心總統要關心我們,然後他來了,第一次我也不懂,拿個黑色包包來,然後就進到我辦公室,然後我就講,總統就說,你現在選得怎麼樣啊,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講到最後要出去了,最後把皮包打開,現金,這個是總統要給你幫忙的,我說那我要開哪個收據,那個你跟我講一下這樣子,他說「不用不用,不用開收據,你只要幫我簽一下名字就好,表示你有收到這個錢,這樣就好了」。

我說「這樣不行,我們有政治獻金法規定,總統是黨主席啊,最新法規定,為什麼不捐給黨,黨可以捐給我們啊,這樣100萬我們可以開收據,黨贊助我100萬我ok啊,對不對,這樣子不行,這樣子我不能收」。我就說「很抱歉,謝謝總統的好意,請你帶回去」,他說「你不要這樣子啦,你這樣子讓我很為難,我回去怎麼跟總統交代」。那我就說「我們政治獻金法就通過了,你這樣子我也很擔心啊,不然你回去跟總統講,如果用黨的名義,我開政治收據,我就給你收」。(參議說)「啊,你不要這麼麻煩,你不要不然把這筆錢捐給其他社運團體啊」。


我想來想去,可是我不想簽名,我當時已經意識到一件事情了,我認為這個有「power game」,「power game」重點不在錢,重點是在我會變成總統的小一,所以後來2008年發生這些事情,我家也被搜索過,我那時候生產完,挺個大肚子,生產完,總統選舉完,我去生孩子了,生完我在坐月子了,7點鐘7個檢調人員來我家按門鈴要搜索,我說你要搜索什麼?你有傳票嗎?傳票一看,對象是我妹妹,不是我,我說這個人沒住這裡啊,因為為了我要回我家坐月子,我妹就搬走了,就把她房間讓給我,我說沒有這個當事人,他說可是我們得到的戶籍資料就是在這裡,我們一定要進去搜索,我說對不起那這個是我的住居,你不可以進來搜索,後來跟他們僵持很久,什麼哪一個法官發的傳票,搜索票你給我,我跟他通電話,不然我不接受。

當時我爸爸媽媽都不在,我的兄弟出去,只有我一個,跟我的小寶寶在房間裡,我就跟他們周旋了很久很久,我說大部分的人民是不懂法律,你們就可以這樣堂而皇之地進入,我今天作為一個民意代表,我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就很兇,恰查某一個,他們一直好說歹說講不贏我,說拜託徐議員我們也是聽命,聽上面的行事的啊,我說這不是聽命行事的問題,而是國家要有法律,我就跟你說當事人不住這裡,這裡就是我的住居,你憑什麼進來我住居,他說徐議員我拜託你,我就帶著攝影機進去照一圈就好了,他就強勢要進來,警察也在外面,他就強勢要進來,然後進到我要住的客廳,然後就開始這樣拍拍拍,把每一個門都開開,我說你不要動,你現在所有動的東西通通都是我的,個人私人財產,然後我就趕快去拿我的照相機,他們要是怎樣我就拍照,等他一走,弄了快一個小時走了以後,我就知道,大事不妙。所以我就,我知道電話不能打,一定被竊聽的啊,所以當天邱義仁的住處跟辦公處,以及我的妹妹的五個同事,因為他們都是邱義仁的秘書,同步都被搜索,不是捐款的,還有更多政治的鬥爭就開始了。

可是同樣的事情也是發生在阿扁身上嘛,那我就很堅持,我就不收那個錢,陳幸妤出來說「你們誰沒有收我爸爸的錢」,之後,我心裡真的很難過,我說她的無知我可以原諒她,可是她錯了,第一這不是你爸爸的錢,這個都是財團給的政治獻金,這不是你爸爸的錢,第二你不知道還有人沒有收你爸爸的錢,你不知道,雖然,人數很少,畢竟還是有,所以我心裡很坦蕩,我不用買你家的帳,阿扁對台灣有沒有貢獻,有。他處理政治獻金有沒有缺陷,有。那他為什麼會被判刑,是因為他把錢匯到海外去,他兒子在美國唸書的時候,用人頭帳戶在那邊轉來轉去,才被國際洗錢組織愛德蒙查到,那這個消息是美國故意放給國民黨,來修理陳水扁的,所以這些都是事實。

可是,為什麼這些狀況會發生,就是因為這是一個抉擇,民進黨之所以可以跟國民黨區隔,也是在這個地方,必須要把那條線畫得很清楚,雖然我們選舉很困難,但是我知道我選議員能拿到100(萬),選立委300(萬)到500(萬),選縣市長1000(萬)至2000(萬),甚至有人上億都有,後來很多年以後,這些大老闆有些私底下有見到面,他跟我說,徐議員,某一次阿扁有找我們的時候,整個房間幾十個人的時候,都是營造業的大老闆,我們每個人最後都有出5000萬、3000萬、7000萬,那攤下來就幾十億了,啊,你拿到多少?」我就知道了啊,這話我們沒有辦法對外人說,沒有辦法說,但是我們心裡很難過國民黨有黨產,是我們所唾棄的,一定要給他轉型正義
,但是民進黨內部也隨著這些,沒有釐清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勇敢去面對,所以阿扁總統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他所犯的錯誤,是可以被忽略的。


這也是後來為什麼大家都不敢講,不敢講,講就被吐槽,他說你也有收阿扁的錢啊,你要講什麼,所以沒有幾個人敢再出來講,那我們基於整個黨的形象,我們也不敢講啊,其實蔡英文也是其中一個退阿扁錢的人啊,我們為什麼要拿呢,你有合法的管道你為什麼不這樣做,那你要這樣,寫下三個字不是困難,困難的是以後的事情,我必須要先想到那件事情,所以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一直到阿扁這幾年,這當然是政治鬥爭,但是也是一個清算的過程,陳水扁的被關,我們覺得他在很多方面,是被打壓、扭曲、汙辱,從此也是對我們的汙辱沒有錯,可是他所做錯的事情,也是一個事實。

所以,當他哭說,他2008年8月14號,我都一直記得這個日期,因為那天他出來開記者會,說他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我很傷心,我說我知道,但是終於講出來了,好那接下來是,那你要做什麼?然後我一直等等等等,等到今天,我都沒有等到他做什麼,但是在這當中,我們不斷的被扁迷要求,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我們很想救他,但是怎麼救呢?我本來就知道馬英九是一個這樣子的人,所以他要卸任前,我已經透過我妹妹去跟他說了,說你一定要防範,你下來一定要被怎麼樣怎麼樣,你要做好你所有後路的安排,他顯然太輕忽這件事情了,所以他可以用所有的工具來清算來打壓你,他在所不惜的啊,但是這件事情不是你個人受到傷害而已,是整個黨,整個國家都受到嚴重的傷害。

那其中我最不能原諒的人,那個人叫陳致中,沒有人敢講他,因為他是陳水扁的兒子,但是我要說,我也知道這些話有一天會傳到他耳裡,他也對我很不爽,但是我也不怕,我說,陳致中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是什麼?那你憑什麼,這件事情之所以會發生,是你在做共謀者,你有沒有收禮?你有沒有羞愧,然後你選舉的時候想要怎樣就要怎樣,民進黨為了你還掉了一席立委,對不對,然後你現在逼迫我們要給你入黨,然後你再提名,再來選立委,那你有做過什麼奮鬥嗎?你有跟我們一樣嗎?

民進黨最困難的時候,阿扁下來的時候,民進黨負債兩億多,蔡英文來當黨主席,沒有人要來當,各個天王閃的閃躲的躲,不是嗎,本來輪不到我當中常委,可是這個黨快要垮掉了啊!就很容易競爭,所以我就當上中常委了啊,那這有什麼好康的,有,給你一張很大的帳單,叫你去募款,填補這個黨的負債,就這樣子啊,然後好不容易經歷過,2010年、2012年,我們把這個洞都補起來了,然後讓民進黨從谷底慢慢回來,然後挽救人民的信心,回來了然後2012年大家抱很大的期待,我們選舉又來選輸了,那好歹我們把這個黨救回來了,蔡英文下來的時候,我們的黨還留有1億的財產。

然後,接下來就很多人要出來搶黨主席了,對不對,然後,很多人說要回到民進黨來選舉了,就這樣子啊,我講難聽的就是事實嘛,對不對,我不想要討功勞,但是我只想要大家,不管他是誰,我們要理性的、客觀的,來分析這些,即便我們心裡對某些人有一些尊敬,以及感情,但是我們為了整體社會的進步,我們還是要必須把事情釐清楚,我們積極地在救阿扁,但是他的家人必須要有所行動,提到最後我們已經知道,阿扁在九合一我們大勝以後。

這時候有個有趣的人就跳出來,叫副總統呂秀蓮,明明都講好了,聖誕節前就會出來了,但她就是要跳出來說絕食抗議,我們就只能嘆好幾口氣,叫她不要攪局了好不好,這樣阿扁聖誕節前就不能出來了,馬英九就是愛面子到這種程度,他就是要弄人,事情就是這樣,你在用政治的手腕去跟他玩,就越救不出阿扁,所以我們當時就把基調定在司法人權跟醫療人權,就是跳脫政治,而且這個東西對國際的訴求,才會有他的基礎,那這些人就一天到晚說,你們民進黨蔡英文就沒鼓勵,沒在救阿扁什麼什麼的,聽很多我心裡很難過,我是覺得說我們要用有效率的方法,要用積極的方法,但是不是要在內部造成自己,繼續互相這樣子的,自己推諉自己的方法,這些不過都是民主化的過程,我覺得我們學了很多,也交了很多、很高的學費,但是不會白費,我們認為明天的台灣會更健康,也會更成功,但是大家一定要堅守那條線好不好。

2015年03月09日 

【吳家翔、黃揚明、潘姿羽╱台北報導】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農曆年前應邀赴美,她在達拉斯台美同鄉會演講時驚爆,扁案很多年後,有一個大老闆告訴她,有次前總統陳水扁找他們,整個房間幾十個人都是營造業大老闆,每個人出三千萬、五千萬,「一攤下來幾十億」。徐說,扁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扁家所犯的錯誤可被忽略。

徐佳青演講時也嗆扁子陳致中,逼民進黨給他入黨,然後再提名選立委,「你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那你憑什麼?」陳致中昨指徐的說法對他不公平,並駁斥有關營造業捐款說法太誇大又沒證據。台開董事長邱復生、工信集團總裁潘俊榮等營造業老闆昨被問及此事時都不願回應。 

稱「不代表蔡英文」

徐佳青演講的影片近日在網路流傳,引發挺扁支持者不滿,批徐切割,還說總統大選拒投黨主席蔡英文。徐昨受訪時說,她以個人身分應邀,不代表黨,不能無限上綱到她代表蔡英文。徐解釋,她演講主題是《從公民運動看台灣未來發展》,會提到扁案與陳致中,是因幾場演講下來,都被問到扁案與陳致中再入黨的事,她才會一併說明。 

徐透露拒收扁百萬

至於營造業大老闆,徐佳青說是大建商,但不願說明是誰,並強調她不是當事人,沒在場,只是描述情境給人聽。民進黨副秘書長洪耀福低調指他很難評論此事。一位黨內要角直呼:「她講這些要幹什麼?」也有黨內幹部說,講出很多人的心聲。
徐佳青演講前,先發給旅美同鄉五十個蔡英文的羊年一元紅包,演講時透露當年選北市議員時,扁曾派總統府參議要送一百萬元給她,只要簽名就好,但她認為應照《政治獻金法》申報,最後未收。而當扁二○○八年開記者會承認做了法律不容許的事,她很傷心,想說扁終於說出來了,接下來是扁要做什麼?「我等到今天,沒有等到他做什麼。」
徐佳青演講時指扁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扁家所犯的錯誤可被忽略,「很多人不敢講話,講了會被吐槽說你有收扁的錢,你要講什麼?所以沒幾個人敢站出來講。」同時基於整個黨的形象不敢講。徐指:「蔡英文也是其中一個退阿扁的錢,我們為何要拿呢?」徐認為寫下三個字(收扁錢後簽名)不難,難的是以後事情。
提及蔡英文曾退扁錢,徐佳青昨說,是她口誤,她說的是蔡英文選舉時曾拒絕企業財團的政治獻金。據了解,蔡在新北市長選舉時曾拒絕遠東集團一千七百萬元政治獻金。
儘管陳致中二月二十五日獲民進黨審查通過可再入黨,並在日前登記參選高雄市前鎮小港區立委,但徐佳青在演說中砲轟,因為扁案,整個黨與國家都受到嚴重傷害,「其中我最不能原諒的人,那個人叫陳致中,沒有人敢講他,因為他是阿扁的兒子」。 

陳致中:說法不公

徐佳青嗆問陳致中:「你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那你憑什麼?」徐說陳致中是扁案共謀者,結果選舉時想怎樣就怎樣,民進黨當年還因此掉了一席立委,「現在逼我們給你入黨,然後再提名選立委,你有做過什麼奮鬥嗎?」
陳致中批徐佳青的說法不公平,他當選高雄市議員後至今一直在地方服務,每個人都應給機會,才能進一步貢獻。 

扁家索錢手法

★辦兒子婚禮
.陳致中婚禮成為商界拉近與扁家關係媒介。元大馬家送600萬元當賀禮。萬海航運送百萬對錶,被吳淑珍拿去換戒指
★喬人事索錢
.台北101董事長陳敏薰,2004年以友人陳欽文名義購買1000萬元台支交予吳淑珍,珍存入胞兄吳景茂的人頭帳戶
★政策索錢
.國科會竹科管理局收購台泥公司在龍潭土地,納入科學園區。收購案成立前,台泥辜成允曾交付4億元給吳淑珍
.元大馬家為購併復華金,透過友人送內藏2億元的水果箱到總統官邸。元大表示給2億元是為表感謝「買個心安」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

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農曆年前在美國演講爆出陳水扁執政時向營造業募款內幕,並嗆扁子陳致中憑什麼選立委。這讓扁的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陳昭姿大為光火,痛批徐詆毀扁與陳致中,「難道妳是嫌妳的老闆(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選票太多!」

因扁案在二○○六年辭立委的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昨則認為,扁執政有功有過,功要肯定,過也不能文過飾非,民進黨得到的社會信賴才會增加,對蔡英文選總統是正面影響。林強調,民進黨現都迴避扁案,徐佳青補足這一段,「這樣比較公平,也對民進黨社會形象會較好。」 
由於正值民進黨內初選時期,對徐佳青說法,綠委大多迴避不評論。一不具名綠委說,徐的說法像「在扁背後插一把刀」,尤其她身兼黨發言人,會被解讀成蔡英文刻意切割陳水扁,「對小英或多或少有傷害,得花時間修補黨內和諧!」 
藍委吳育昇嘲諷,若在國外可以講得這麼大義凜然,應該在國內也公開講,「只敢在國外講,代表民進黨還是沒有反省,扁案還是民進黨的包袱!」藍委羅淑蕾指徐佳青代表的就是蔡英文,為什麼不在國內講?就是擔心流失選票。 
◎記者黃揚明、何哲欣 

《壹觀點》民進黨的官二代

 

2015年02月26日 01:58

陳致中重返民進黨已成定局,他若恢復黨籍將參選立委,成為民進黨官二代的標竿,對民進黨的未來發展和整體形象都很不利。 

 

民進黨在除夕前夕,送給陳水扁一個大禮,陳致中重返民進黨已成定局,他若恢復黨籍將參選立委,成為民進黨官二代的標竿,對民進黨的未來發展和整體形象都很不利。

 

民主政治靠選票和民意,不問出身高低,人人都有機會,不管為官幾代,只要通過民意考驗,得到足夠選票,都有合法性和正當性,他們和中國的太子黨不可同日而語,太子黨不必經過民意和選民這一關。但是,民進黨的官二代相沿成習,形成歪風,卻是向下沉淪的跡象。

 

從陳水扁開頭,謝長廷、蘇貞昌和游錫堃的子女都投入選舉,四大天王除了呂秀蓮,都在培養自己的骨肉。其他更多的地方民代有樣學樣,父子相傳,蔚然成風,從中央到地方,這種現象似乎比國民黨還普遍,試問這是什麼樣的政治文化和民主水準?

 

並不是官二代就不行,不是的,美日這種二代、三代的政治世家很多,其中不乏表現傑出。他們從小受到薰陶,得天獨厚,如果有天賦,又經過適當的磨練,從政條件比別人優越,關鍵是,經過磨練,自己走出一條路,不能靠爸靠母,仰賴家人。
 
 
 
 

陳致中的問題不是官二代,而是從未自食其力,從未認真勤奮地工作過,他那一副全黨都欠他爸的氣勢,就足以令人倒盡胃口。他受到最好的教育,從未正式工作,住在超級豪宅,平常幹什麼沒人知道,他何時表現過服務社會的熱情?除了替他爸喊冤之外,他參與什麼令人有感的活動?發表過任何正能量的意見?

他比連勝文更加不如,連勝文廣結善緣,到處活動,社會風評比他好太多,因官二代就敗得那麼慘,陳致中除了生對地方,成為阿扁之子,還做哪一件好事?他怎麼服務社會呢?

 

天王們的兒女當然也有爭氣的,不能一概而論,例如謝長廷的兒子勤跑基層,蘇貞昌的女兒長期在社運和文化界活躍,都在走自己的路。奇怪的是游錫堃的兒子從美國回來,就宣稱要繼承他父親的水牛精神,要到立法院耕耘。不少民進黨立委和議員,也以天王為榜樣,紛紛準備交棒給自己的兒女。在人頭黨員盛行之下,很容易通過黨內的初選。

 

選舉不是很花錢的事嗎?搞政治不是很危險、很辛苦的事嗎?為什麼從街頭起家的民進黨,如此熱中於選舉,以擠身廟堂為一生志業呢?其實,他們好康不相報,嘗到權力的滋味,知道如何找金主募款,每次選舉都可以賺錢,比做什麼事業都好。

 

講白了,就是如此,當年的黨外犧牲奮鬥,現在的民進黨享受犧牲,尤其是九合一選舉大勝,官二代更為踴躍,其實背後動機不堪聞問。

 

國民黨的官二代,以前都是外省人,這種情況越來越少,而民進黨的政治世家卻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以前是「一任立委終身黨外」,現在是番薯落地代代相傳,爸爸做完,兒女繼續做,這種官二代現像是民主之癌,民進黨必須警醒。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