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168abc.net/_News/Detail.aspx?News_Sn=770042臥底小蔡1
康那香4天借券費20% 比地下錢莊還狠!

▲主力用現股當沖坑殺空頭
蔡總統去年曾上財經台,宣稱「現股當沖降稅是振興股市的措施」。這是真嗎?

「現股當沖降稅」或有提高券商交易量,但也養成散戶做短線賭博的習性,而在莊家的功能是提供主力源源不斷的低成本作量籌碼,一般人難想像的黑暗面,主力目前不斷利用現股當沖和漲停板制度的缺失與券商聯手坑殺空方散戶,藉以賺取強制回補的價差和借券費的暴利。

▲現股賣20張康那香成噩夢
以下是真實故事:阿玲(化名)在郊區擺攤維生,上星期,4月30日聽人說防疫股都要大爆發,在開盤前手忙腳亂地把庫存股票都賣出,換買20張康那香,一開盤,康那香跳空到漲停下一檔,隨即鎖住漲停二萬張。阿玲暗自高興到收盤,卻接到噩耗電話,營業員問她康那香要改融券或是借股票交割?

原來,阿玲將買進20張康那香誤打成「現股先賣」,情急之下,答應營業員用「借券」的方式交割。營業員也安慰說,隔天開盤前幫忙市價回補,這樣只要付差價和借股票的費用就好,不需要交割款。

▲四天借券費用要了20%
那知道,康那香此後連續跳空漲停,心急如焚地等到第四天才大量打開,算算差價大概賠了二十八萬元,但是夢魘還沒醒來,券商通知:康那香強制回補的差價連同借券費共需支付四十萬元。算算借券費用,四天竟被要了20%,遠超過地下錢莊的利息。

▲大戶、主力爽賺高昂借券費
阿玲必須付接近12萬元,每天平均近5%的借券費用是誰拿走的?或許只要回答是誰有最多的股票?答案不是主力就是公司派。

▲窮散戶任宰割 借券費7-8%
在股市中,那類人最愛玩當沖?不可否認的是投機客和散戶,且多半是用超過自有資金的方式來操作,一旦股票沒沖銷掉,交割款對這些股票窮族來說是一大難題,所以只要是做現股先賣遇到漲停無法回補時,他們只能選擇請券商借股票交割,小型股的借券費被漫天喊價到7、8%也是常有的事。

▲主力藉券商強制回補出貨
借券交割本來就不該存在有漲停限制無法回補的股市,然而主力真正運用到精采極致的是「券商強制回補」。因有此缺失,讓主力有恃無恐的買超軋散戶現股先賣的空單到漲停,而在隔天開盤,券商強制回補時,主力算好盤上有多少張漲停申掛,將前一日的買超張數在開盤前一秒倒回給散戶回補。這就是常看到前日漲停的股票在盤前試撮合原本高價,但到了開盤一瞬間價格下掉的真正原因。

▲總統欽點股市德政 現股當沖不能禁
「現股當沖」目前雖存在極大的制度缺失,尤其是「現股先賣」,但想必財政主管就算全面禁止融券也不會禁當沖先賣空,只因會影響券商、主力生計,更重要的是小英總統認為是有利股市的德政,禁了豈不拆她的台?



臥底小蔡2
康那香炒股票比做口罩更風光
高育仁喬顏慶章 以國安基金護盤

▲帶法人參訪康那香準備鎖單
電視上正播著準副總統賴清德到康那香公司參觀口罩生產的畫面,那碧綠色的牆面,數十年如一,彷彿將回憶帶回1999年的歲末,工廠依舊是震耳欲聾的運轉聲。主管領著我和投信、自營商經理人參觀這家工廠,聲嘶力竭地解說口罩、衛材的生產流程。然而看似正規的法人參訪卻暗藏玄機。

▲國票案炒手在康那香展真功夫
那一年的冬天,我為這家股運坎坷的公司引進著名的作手楊顧問代為操盤,他曾叱吒風雲的在國票案中炒過高興昌。這次任務的是幫這家護盤到窘境的公司派散出一些股票,他左進右出洗量,在沒買超下竟將康那香股價推了三成。

「推不動價了,再來我們要靠法人幫忙了。」當楊顧問看到盤面上,滿滿是公司派暗自調節的籌碼時,嘆了口氣說。

▲我要真買5000張 你們不就跑了!
自營商好說話,二話不說地買了2000張,但是投信經理人在看完工廠後,卻猶豫不決。「一大筆錢,就看你要不要,只要轉5000張。」我代楊顧問想說服經理人,半餉,他才蹦出一句:「我要是真買5000張,你們不就跑了!」意思是公司派出完貨,會任由股價崩掉,也印證了楊顧問常說的「法人『轉單』哪有名利雙收的?」

▲富邦投信炒康那香到天價80元
「小炒小糾葛、大炒大糾葛。」有位台南操盤人如是說。康那香每次做股價,都出現些紛爭。上市之初,富邦投信拱股價上80元,「富邦投信說再也不會碰康那香了。」曾在富邦投信任職的名作手蘇周宗告訴我,他們懷疑公司派倒貨。

▲找劉泰英護盤 價碼談不攏
在股價低迷時,前董事長戴華錫也曾隨市場風潮去找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護盤。「劉泰英說我自己最勢利了。」大概是看不起帶一卡007皮箱,卻穿運動褲加皮鞋,又滿口檳榔渣的董事長。

▲小三和陳力豪別過濁水溪
後來想自己作股價,經券商介紹,找來了綽號小三的作手鄒勝和名師陳力豪,當然是搞得烏煙瘴氣,還套牢個當地建商外圍,被迫成了董事,依稀記得個頭不高的他咬牙切齒的說:「這兩家伙以後別給我過濁水溪。」

▲兄弟來鬧事被臨檢成小貓
還真的有白目的人過濁水溪了!在楊顧問出貨康那香萬餘張後,終於引來了兄弟。北部外圍不甘被損失,找個角頭馬沙氣沖沖要找董事長理賠,怎知強龍不該壓地頭蛇,前晚投宿汽車旅館被老董好友,保安隊長帶隊臨檢,當天角頭到了董事長住處成了軟趴趴的小貓,拿了兩罐茶葉走人。

▲炒股瀕斷頭 喜見國安基金相救
董事長以為學得了楊顧問的炒股功夫,自己做起量價來,下場卻是吃了一缸子股票,不但融資用到爆,還沾上的丙種借貸。但有天奇蹟發生了,以下這段我寫在2010年出刊的《168周刊》第52期:

▲我見過國安基金的威力
一次金融風暴中,我手上還有幾百張向丙種融資買來的K股股票,瀕臨斷頭的壓力。那天我借坐在力世證券的VIP室裡,臨座的老董手指上夾的香煙,煙灰已經長到隨時可以掉在他深色的西裝褲上,透過煙霧裊繞望穿電視牆上如死蛇般的股價,我焦急的等待11點45分,過去幾天,每到11點45分,準時會有一位「秘密客」進場,不計價位的收購盤上K股的股票,每次都是500張的單位。

▲高育仁找顏慶章喬國安基金
一個月後,老董說出那秘密客的身分:「這就是國安基金,說是高育仁去找財政部顏慶章喬來的。」以他的家世,老爸戴順興曾是台南縣議長,找幾個大咖政客不足為奇,但當年別說是一般投資人,連檢調都搞不清楚「國安基金」和「四大基金」的差異,而鄉下的老董卻能準確點出國安基金召集人財政部顏慶章,這是讓我確信他的話是真的主要原因。

▲《168周刊》爆料國安基金成禁書
《168周刊》爆料國安基金護盤小股,而又有我這親自掛單對轉的當事人作證,其結果是出乎意料地被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王捷拓掰個理由,在現代社會實行白色恐怖的禁書政策,將《168周刊》全數自便利店下架。

▲炒股累了 賣25%給統一
康那香的戴氏家族似乎是玩到累了,有天老董說要將25%的股權賣給高清愿的統一國際,拿了一疊股票名冊要我掛單賣盤後交易。真的很驚訝,一家小型公司,竟能如此的分散股權,我掛五、六十個帳戶,打電話到手軟。兩天次共掛出12%,其餘的要統一自己在盤上買。

▲炒股史豐富只移送臥底小蔡
看似炒股史風光的康那香,應該是違反證交法的常客吧,但其實歷年來也只有一人因炒股被移送台南地檢署,就是在下本人。結果是不起訴處分,後來的查黑中心也關注過這案子,只因這當中有好多貓膩。那時我已為他們幹臥底查政府基金貪污。

▲後記:豪放不羈的戴華錫董事長
寫本文時,驚見康那香前董事長戴華錫於去年仙逝的新聞,生性豪放不羈的他,從不愛在公開場合留下影像,我想:打獵和自駕冒險才是他的最愛。願他在天國安息,當年沒有康那香戴董給的資源與操盤養成,也就沒有今日能對抗四大基金貪污的臥底小蔡。

 

 

 

 

http://www.168abc.net/_News/Detail.aspx?News_Sn=770042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