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QLO第一名經營學
廖志德
 
談論綠色品牌,無印良品和UNIQLO應該算是優等生,至少沒有聽說這二家廠商在推動公仔行銷,他們都強調價廉物美的實用主義,產品的設計及生產盡量不破壞環境,讓消費者在做好環保之際,還能同時享有生活情趣。

 

無印產品向來清新脫俗,其生態環保系列產品具備著同樣的風格取向,不會因為包裝材料的簡化,原料採用回收或殘餘的玻璃、報紙、電話簿、牛奶盒、棉線及木頭,就顯得品質拙劣。

 

善待地球不等同於犧牲生活品味,經由山本耀司、深澤直人、原研哉、杉本貴志等日本知名設計師靈活的巧思,無印產品呈現出自然原始的素材美感,運用大型家具剩餘木材製成的公雞保齡球玩具;高密度塑合板及再生紙抽屜組成的收納架;生產線殘留紗線做成的限量T恤,件件來自廢物再利用,不但能夠小心呵護環境,善待地球,又不失時尚的極簡設計風。

 

UNIQLO的綠色品牌形象不如無印那麼鮮明,但近年來,該公司落實環境保護的行動亦相當積極,為響應節能減碳運動,他們針對每年使用量高達上億個的傳統購物袋進行改善。新的環保袋添加奈米材質NHC2,結實輕盈,可以減少聚乙烯的使用量,並且能夠有效降低CO2排放量超過60%,自從引進這項環保政策之後,UNIQLO所屬母公司迅銷集團(Fast Retailing)的CO2排放量,由10,695噸減少為4,674噸,節約成績總計6,021噸。

 

快速成衣產的快丟的快

 

不只如此,UNIQLO的舊衣回收運動亦廣為人知,於每年3月及9月的換季期間舉行,其目標是5年收集3千萬件,這些舊衣約有90%會Reuse,主要是經由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UNHCR)的協助,將衣物捐贈給坦尚尼亞、烏干達及尼泊爾等12個國家的貧苦老百姓,剩下10%不能穿的舊衣,則回收再製成可利用的纖維材料,進一步用於房屋隔熱材料、工業手套、地毯的生產,或者用來發電,設法達到100%的無浪費。

 

每年被丟棄的衣物,到底有多少?這絕對是個可怕的數字,1990年全球紡織品的生產量為4,000萬公噸,2005年,短短15年增加50%,攀升到6,000萬公噸,其中被回收再利用的可能不到四分之一,也就是說有4,500萬公噸進了垃圾堆,而這些衣物當中有許多仍然處於7成新的狀態。

 

隨著ZARA等快速時尚品牌的興起,人類丟棄衣物的數字勢必更加驚人,為刺激消費者的購物狂基因,ZARA宛如時時變化的萬花筒,他們每年派出400多名設計師至巴黎及米蘭等時裝秀蒐羅靈感,從流行趨勢中仿造出神似的山寨版,然後再以最低的價格、最快的速度推入市場,ZARA每年要推出上萬款新衣。產的快,賣的快,丟的快,24時,365天,隨時挑逗著消費者的感官與欲望,同時也製造出更多的垃圾。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0年10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

爭議

紐約時報報導H&M紐約分店內大量未售出的全新服飾,被以劃破剪毀到無法穿著和重新販售的程度後丟棄於街頭 。 即使身處服裝產業,我們還是會很好奇,新品過季後的流向。例如一般品牌,會舉辦過季特賣,將商品打折再打折,幾季之後總會銷出去;或是開辦折扣店,如GAP等成立outlet,Nike成立Factory Store,專門出售過季產品。但是像H&M和ZARA,沃爾瑪這樣的品牌,本身就走平價與大量生產路線,自然會累積更多過季賣不出的商品;並且由於價格便宜,即使打折也並不能吸引更多消費者,這時他們會怎麼做呢?

  日前紐約時報的記者發現了答案。他們在34街發現在H&M紐約店的後門,有一袋袋被挖洞的全新服飾,打包好準備丟棄。在35街也有幾包沃爾瑪的全新待被銷毀的衣服。紐約時報對此現象指責道,在紐約街上有太多需要禦寒服飾的流浪漢與貧民,H&M等服裝品牌寧願費工在這些衣服上打洞毀損丟棄,也不願意捐出來給慈善團體。並且,還發現H&M連塑料衣架也一袋袋丟,被批評太浪費與不環保。

  沃爾瑪的發言人Melissa Hill說,該公司通常其所有還沒穿破的捐贈物品作慈善用途,並將開展調查為什麼在第35街發現的物品丟棄。

  相隔不久,H&M的紐約發言人Nicole istie於1月6日也宣稱,H&M的對於過季服裝的處理政策是捐贈慈善團體,公司將檢查34街的店鋪銷毀衣服的行為,以確保類似情況不會在在其他商店發生。

  H&M的總部設在瑞典,在其網站的報告中可以看出,H&M正向著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努力,例如縮小運輸標籤來節約用紙,並捐錢去挽救北極熊。

  但是,如果流浪漢都穿著H&M,那麼誰願意與流浪漢穿一樣的衣服呢?也許這也真夠H&M頭痛的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