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爆檢察總長的犀利話術大拆解
「總長,總長,你不是神啊!你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啊!」這不是日劇裡的台詞,這是9月25日立委劉櫂豪質詢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內容。
【文/蔡靚萱】

 

「總長,總長,你不是神啊!你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啊!」這不是日劇裡的台詞,這是9月25日立委劉櫂豪質詢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內容。

 

在短短13分鐘裡,劉櫂豪將複雜的法律論證化為簡單易懂的概念,還同時轟得黃世銘啞口無言。台大批踢踢(Ptt)電子布告欄上,有網友評論:「有種看半澤直樹狂飆銀行長官的爽感。」

 

這段質詢影片一登上YouTube網站,在短短三天內就衝出高達30萬次點閱。第一次擔任立委的劉櫂豪,雖然在選區台東縣得票率超高,但在此之前並無全國知名度,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因此暴紅。

 

政大法律系畢業、法官出身,劉櫂豪司法學養豐富,質詢內容不假他人之手。這段邏輯縝密的論述,在前一天晚上花了他兩個多鐘頭準備。

 

到底劉櫂豪用上了哪些論證技巧,讓見多識廣的檢察總長也語塞呢?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是辯論專家,他分析,有五大特點讓這13分鐘質詢足以成為辯論、法律的經典教案。

 

第一,內容專業卻表達淺白。質詢一開始舉了「監聽職棒簽賭案時,另發現有販毒」的例子,劉櫂豪很顯然採取了「把專業轉化成一般民眾聽得懂的譬喻」的策略,讓這篇質詢不會停留在「兩個法律人辯駁其他人聽不懂的法律名詞」層次,贏得群眾注意力。

 

第二,能打動人心。說出可媲美日劇經典台詞的「總長,總長,你不是神啊!你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啊!」讓民眾感受到,劉櫂豪是抱持著「對法律的信念」來陳述問題,他不只深深相信自己所講的話,並且真心的對於特偵組違反程序正義、侵害人權感到憂心。

 

第三,做足功課,透過對方的回答做球給自己。劉櫂豪事先掌握黃世銘之前所有的公開發言與見解、實務上監聽的做法等,對於要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預測對方將如何回答,並事先想好如何反擊這些回答。

 

劉宏恩說,劉櫂豪事先很清楚實務上常有監聽「一案吃到飽」、「以案養案」的問題,所以拿出「職棒簽賭案、販毒」的例子時,黃世銘一回答「實務上不會另案申請監聽」,他馬上以「實務做法其實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回擊。

 

第四,順著對方的話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劉宏恩分析,通篇質詢最精彩的部分,就是最後讓黃世銘窘到說不出話來的論證。過去幾週黃世銘斬釘截鐵說該案是「行政不法」,而外界只質疑「就算是行政不法也不能向總統報告」。

 

但劉櫂豪跳過這個短時間內不易講清楚、對一般民眾也太複雜的問題,反而順著黃世銘自己對時間順序的講法,用最淺白的方式讓黃咬到自己舌頭。

 

他點出9月6日才偵查終結,還沒確定到底有沒有「刑事不法」、「行政不法」,黃世銘卻在8月31日就向總統報告。「你是神嗎?」劉櫂豪這句話,揮出漂亮再見安打。

 

第五,法學素養高下立判。劉宏恩觀察,黃世銘在法律解讀上犯了多個錯誤。被問到法律依據,黃卻以內部行政規則回應,但法律系學生都知道行政規則並非法律;被問到發現他案是否該申請監聽票,黃回答要繼續監聽才能決定,但法律規定只能就一開始申請範圍監聽。「若是程度不如人,辯論輸人跟技巧或口才就沒有什麼太大關係了。」劉宏恩說。

 

 

政爭》管不住「金口」 林永樂今備詢挨批 【2013/9/25 11:29】

 

新聞圖片
外交部長林永樂今天到立法院備詢,綠營立委以金溥聰在美發言一事,猛烈砲轟。(資料照)

 

〔本報訊〕台灣駐美大使金溥聰先前曾對立法院長王金平涉關說案在美國公開發表意見。外交部長林永樂今天到立法院備詢,民進黨立委問到,為什麼金溥聰可以代表國家在美國發表言論,並嘲諷林永樂:「你不要被騎到頭上,還不自覺。」

 金溥聰日前認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國民黨高層發動此一調查」不符事實。駐美代表處投書華郵說明,他及同仁也向美方說明詳情。金溥聰當時強調,這不是台灣水門案,他也翻譯、整理台灣特偵組新聞稿,向美方說明。

金溥聰在美發言 未先向外交部報備

 林永樂今天到立法院備詢,民進黨立委歐珀質詢問到,金溥聰出面說明的立場是外交部的立場嗎?是否經過部長同意才發言?外交部對王金平一案的立場是什麼?林永樂簡短回應,指該案目前已進入司法程序,還要了解金溥聰的發言內容。

 立委邱議瑩她認為,金溥聰是駐美代表,不是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卻用駐美代表身分說明,還未先向外交部回報,邱議瑩要求部長應追究金溥聰的責任,還直批:「你不要被騎到頭上,還不自覺。」

 

 

 

 

駐美官員王億《華郵》留言慶幸藍營嚴懲王 金溥聰為此道歉

王億《華郵》以帶有個人情緒的留言評論「九月政爭」,金溥聰為此道歉。(中時資料照,劉屏攝)
王億《華郵》以帶有個人情緒的留言評論「九月政爭」,金溥聰為此道歉。(中時資料照,劉屏攝)

我駐美代表處新聞組組長王億,日前於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台灣「九月政爭」的網路文章下方留言,稱立法院王金平是「前議長」,還表示對國民黨嚴懲黨員感到慶幸,遭綠委蕭美琴質疑違反行政中立;駐美代表金溥聰和王億於美國時間26日就此表達歉意。

對於《華郵》該篇文章,王億先以正式官銜投書表達報導有誤,接著陳報表示會在網路貼文澄清。王億解釋,其貼文沒有人授意,也無關駐美代表處的立場,純粹是表達自己的感受,他對於摻雜個人情緒貼文造成的困擾,深深感到抱歉。

金溥聰則說,這起事件的疏忽在於過程,他原以為王億的貼文和之前的正式投書函會一模一樣,未料貼文後段有情緒言論,他卻沒發現,以致未能及時阻止;金除了致歉外,也強調會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

 

 

楊鎮宇

劉櫂豪(以下簡稱「劉」):總長我想今天一早上許多委員提出許多質疑跟砲聲,我想說你在這段時間對台灣的法治教育有相當大的貢獻,因為這段時間特偵組特別是你自己的言行,讓我們國人可以很嚴肅的,無論他是不是唸法律系的學生,特別是唸法律系的學生,大家可以非常嚴肅的來思考幾件事情。

憲法第四十二條保障人民秘密通訊的自由,到底他的真意是什麼?到底我們通訊監察及保障法裡面規定,第二條裡面規定,監聽是最後手段性的原則是什麼?憲法四十四條規定總統在院跟院之間的糾紛他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三權分立真正的意義是什麼?還有特偵組的存廢的時機大家認真的去思考?到底檢察官在偵查過程當中,他的洩密跟行政長官之間的分際是什麼?在非法取得的證據的證據力,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毒果樹理論,到底他的規範的目的是什麼?

還有,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檢察官、司法官的養成教育,到底把我們這些司法官培訓成什麼樣的心態?

我想這段期間特偵組,特別是黃總長,你的言行讓我們人民認真的思考以下這幾個問題。總長我請教你一下,你身為檢察長,你轄下的檢察官他因為職棒簽賭案件在監聽過程中發現另外一件有可能涉及販毒的案件時,你認為基於你的指揮權,你會叫他繼續監聽?還是要申請另外一個案號來申請監聽票?

黃世銘(以下簡稱「黃」):一般實務上不會再另外立案號。

劉:總長!總長!在實務上,在以前那個年代,實務上為了取供會非法羈押、會刑求,那是個存在的事實,但是不代表我們唸法律的人可以說,因為他存在所以他代表是合法的、他代表是一種真理啊。我現在問的,是你所受的法學教育、你的法學良心,你認為應該怎麼去做嘛?

你說不用另外立案,你把所有刑事訴訟法翻出來看,哪一個說你可以不用立案?監聽法的規定裡面,第二條規定這是最後手段性原則,要針對具體案件,因為通訊監察保障,你不要忘了,他開宗名義規定,他就是怕國家機器伸進去我們憲法所保障人民有秘密通訊自由,有這個最基本不能去撼動的基本人權,所以他規範了。與其說是給檢察機關、警察機關監聽的權力,事實上更明確的是在規範、限制你們濫用這樣的權力。

你怎麼可以跟我說實務上,那你的意思是說這樣擴限、漫無目的的只要有一個賭博案件在監聽,即便監聽多久、即便監聽任何案件,實務上你也允許他這樣存在。所以你在這裡已經昭告我們所有人說,通訊監察保障法裡面的規定,對你來講不具參考價值啊,連參考價值都沒有。我非常訝異,總長,那你給我明確回答一句,你轄下檢察官現在在偵查一件職棒簽賭案件,後來發現有另外一個販毒集團,那麼你認為這個檢察官應該另外立案號申請監聽票嗎?還是不用?

黃:假如說聽得很明確,就會簽出來。

劉:不要給我這麼模糊啦!

黃:假如沒有的話還要繼續蒐證。

劉:那蒐證的意思是說,不用另外立案號?通訊監察及保障法裡頭哪一條規定你可以這樣做?你不要忘記喔,他是在限制你濫用國家的權力捏,你給我舉例哪一條可以這樣子做?

黃:我們部裡有頒布一個分案報結的…

劉:總長,我現在不是在討論你的行政命令,我討論的是立法院三讀通過、總統公佈明文的法律,他位階絕對比你規定的還高喔!我講的是通訊監察及保障法,你不要忽略後面那兩個字保障耶!這個規定不是讓你可以漫無目的的監聽啊!

黃:他沒有規定。

劉:他沒有規定就是限制你啊,總長,他在第五、六、七條都規定你可以監聽的客體是什麼。總長我非常訝異,但是我也欽佩你的誠實,因為你可能這樣長期以來這樣指揮辦案啊!

黃:喔,沒有沒有!證據還不太明確,人事時地物很明確就會簽出來。

劉:總長,所以你已經在說明你的立場,你認為只要監聽範圍,即便這個通訊監察保障法裡面規定,都是視為無物啦!

黃:沒有沒有!

劉:總長,我再請教你,如果偵查監聽結果之後沒有任何的犯罪事實,這個資料可以公開嗎?

黃:這次並不是說沒有違法的事實,是說有行政關說,因為關說是違反行政中立。

劉:總長,你不要忘記你根據一百年特支第幾號那個偵查監聽你完全是,針對某一個法官可能涉及收賄、瀆職的案件在監聽,你根本不是這個案子關說在監聽。而且,你也說,在新聞記者會裡表明說,你這裡面是沒有刑事的不法…

黃:是調查以後,把林秀濤找來問過,我們把卷看過以後,才確定沒有刑事不法。

劉:總長,你在調林秀濤檢察官來問的時候,是跟你一百年特支號那個是不一樣的喔,那是不同的案件,你在偵查的是法官貪瀆,那表示你請林秀濤檢察官來問的時候,你可能他是涉及刑事案件嘛,請問他的案號是幾號?

黃:還是一樣…

劉:什麼還是一樣,總長,你在監聽的是另外一個法官,跟這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案子,那你既然用這樣子的態度來去處理這樣子的案子。總長我請教你,如果一個檢察官在偵查過程中,他把所有的資料沒有告訴當事人,但是他找新聞記者來講偵查內容,這樣可不可以?

黃:不可以,假如偵查秘密的話,不可以。

劉:那我請教你,你這個案子九月六號才簽結,確定沒有刑事案子的,在八月三十號你為什麼你憑什麼你憑那一點要去跟馬總統報告這個事?

黃:因為那個是行政不法,不是偵查中的意義,關說是行政不法…

劉:總長,你要把自己的時間兜攏,你在九月六號才把這個案子具體結束,說這個案子沒有刑事不法,我非常訝異,因為你在法界德高望重啦,那以前即便有人對你有什麼評議,因為我沒有親身經歷過,我沒有辦法對你過去的言行做個評論,即便很多新聞記者私底下問我,但是在這個事情當中,我看你對外的發表言論,我非常訝異你竟然舉例你跟馬總統報告是根據憲法第四十四條?

總長,我們今天憲法第四十四條,不要說是個念法律的人,即便沒有念法律的人,他用白話文來念,憲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之間的爭執本憲法有規定外,得召開院與院之間的協商解決之。請問這哪一個規定總長有這樣的權力有這樣的義務有這樣的責任,你要去跟總統報告,特別是你八月三十號報告時,這個刑事案件還在進行當中耶!

總長,我非常訝異,因為你在法界德高望重,也許在立法院是彼此針鋒相對的地方,但是我認為你缺少你愧對我們念法律的,特別是那些莘莘學子,有多少人是抱著對法律的憧憬、對公平正義的追求理想而來,但是他們現在等待你一個道歉跟說明,你已經明文講這個刑事案件進行當中,我們特偵組的這些檢察官同仁們為了你,還有你自己講,用憲法第四十四條來說明的時候,其實我知道你內心也知道,你那個時間點已經錯了,不然我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找全台灣所有念憲法的學者,不管他是藍色綠色,請問他用憲法第四十四條可以支持你去跟馬總統報告嗎?你找不到啦,我保證給你一年你都找不到有這樣的學者敢,即便他的政治立場再怎麼樣偏向國民黨,他也寫不出這樣的論文說因為憲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所以檢察總長在刑事案件進行中可以向總統報告。我非常訝異啊!

總長,我們不熟識,但我寧可相信在你內心有一顆非常良善的心,就如同你幾十年前投身法律一樣,你跟許多念法律的莘莘學子對公平正義有個憧憬要去追求,但是在這裡我身為立法委員,身為你司法官的後進的學弟,我要說我們在追求的過程當中,不代表我們自己是正義的化身,我們是盡我們的能力在追求公平正義,但是我們絕對不可能化為正義之神!

總長,你對於你向總統說明的這件事,你認為這有違反洩密罪的規定嗎?

黃:沒有啊,因為我報告的是行政不法的事證,而不是刑事不法的事證。

劉:八月三十號你去報告,行政不法我不跟你講,但是八月三十號刑事案件還在進行中耶,你九月六號才簽結的啊!

黃:沒有錯…

劉:沒有錯,那八月三十號這個案子有可能八月三十一號發現新證據,你又扮演一個神的角色啦!你八月三十號當下都還沒有偵查終結,你怎麼知道沒有發生新的証據?總長,總長,你不是神啊!你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啊!即便我們竭盡所能要追求公平正義,但你絕對不是代表神!

黃:這點我承認。

劉:你雖然嘴巴這樣講,但是你八月三十號,我舉個例來講,你八月三十號向總統報告,如果九月一號監聽譯文又跑出新證據,發現總統府,我說比如,發現總統也涉入這個案子,那怎麼辦?或者說總統本來就涉入這個案子,因為你跟他報告他就縮腳起來了嘛。

黃總長,這個時間完全是你自己講,你不要在這裡硬掰了啦!立法院有個好處,我們所有言行舉止都會在這裡錄音、錄影,二十年後、三十年後,所有人只要他們願意都可以看到我們這段談話,他會清清楚楚的看到,認為台灣最高的檢察總長竟然說,在刑事案件進行當中他可以去向總統報告,如果你這個邏輯理論可以正確,那你應該昭告所有的檢察官,只要在刑事案件進行中,你只要不跟當事人講,你可以跟新聞記者講,你可以跟你的家人講,你可以投書,因為你只要不跟當事人講就好了。

總長,請你嚴肅的面對這個問題。

 

Taiwan’s president, ruling party hit by scandal, rifts, anger over wiretapping

 

BEIJING — A widening political scandal is threatening to split Taiwan’s ruling party and set back efforts to build closer economic ties with China.

Recent allegations of influence peddling by Taiwanese politicians, driven in part by investigators’ wiretaps of one lawmaker’s cellphone conversations, have stirred fear and paranoia among some political leaders.

“I’m sorry. It’s not safe to talk right now. We are being monitored,” said a political adviser within the Nationalist Party, whose leaders have both driven the investigation and been the ones most damaged by it.

Taiwan’s justice minister has been forced out, and its high-
profile legislative speaker has been expelled by his party.

The fallout could have sweeping consequences for Taiwanese politics, weakening the already unpopular administration of President Ma Ying-jeou and giving a boost to the opposition party, which is much less friendly toward mainland China.

The dominoes began falling when Taiwan’s high court overturned lawmaker Ker Chien-ming’s guilty verdict on embezzlement charges.

A special investigative unit within the Taiwanese Justice Department subsequently wiretapped Ker’s cellphone, and, according to prosecutors, recorded conversations in which legislative speaker Wang Jin-pyng and Justice Minister Tseng Yung-fu agreed to help Ker ensure that the overturned ruling stuck.

Both Wang and Tseng have denied the charges of meddling, but Tseng has since stepped down, and Wang’s party membership was revoked Wednesday. Wang has vowed to fight his expulsion to keep his legislative position.

At the heart of the growing rift is a long-simmering rivalry within the Nationalist Party between Ma, its chairman, and Wang, a party heavyweight who has held the speakership since 1999. Their rivalry dates to 2005, when both competed to lead the Nationalist Party, also called the Kuomintang. They butted heads again in 2008, competing for their party’s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This week, Ma called Wang’s alleged meddling in the court case “the most serious infringement in the history of Taiwan’s judiciary.”

Under Ma, Taiwan’s often-fractious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hit its calmest point in decades. But Ma has taken a beating in opinion polls and has one of the lowest approval ratings among Taiwanese president. One recent poll has his rating at 11 percent.

The use of wiretapping has angered critics, who say the administration overstepped the constitution to pursue Ma’s politically motivated desire to oust Wang.

Ma’s party has also seen serious erosion in public support as the economy has struggled. And the justice minister’s ouster is at least the fifth cabinet-level resignation this year. The others included a defense minister who left over criticism of an army trainee’s death, a replacement defense minister who left over plagiarism and a premier who resigned partly over the economy.

The expulsion of Wang, who held significant sway in the parliament, could create further roadblocks for Ma’s policy goals, including getting approval for a service-trade agreement with China. Some in Taiwan have opposed the agreement over fears that the island is already too economically tied to the mainland. Wang also had good ties with Taiwan’s opposition party, which has criticized Ma for his handling of the investigation and referred to the wiretapping scandal as “Taiwan’s Watergate.

《華郵》稱國民黨高層「被監聽了」

2013年09月13日12:51  

【綜合報導】美國媒體​《華盛頓郵報》今日報導指出,台灣總統和執政黨被醜聞、分裂和監聽事件,重重打了一拳,還指有國民黨的顧問稱自己「被監聽了」。

內文指出這次政治醜聞讓國民黨面臨分裂,使原本與中國密切的經濟合作將會受到阻礙。此外,立法院長王金平遭到驅逐,讓台灣的政治生態更加不穩,並讓與中國較不友善的反對黨,可以趁機崛起。

此外,《華郵》更引述一名國民黨顧問的說法,這名顧問說:「我現在不安全,我們正在被監聽中。」並更指台灣現在也深陷「水門案」當中。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