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陳水扁被關在台中監獄重症醫療專區,面積243坪,獄方給予特別禮遇,但畢竟仍在監獄、無自由可言;他兩個月前寫信給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希望能比照外國涉案元首獲特赦、或軟禁在監獄外的處所,獄方證實陳水扁確有寫信給金溥聰。

陳水扁1年前移監台中監獄,被安置200多坪的培德醫院重症醫療專區,住在9.2坪的雙人房,室外有小庭園,可養魚又可種菜,與一般收容人大不相同,堪稱獄政史上頭一遭。

監委黃煌雄曾詢問「獄方處遇好不好?」陳水扁說:「在監沒自由!」曾表示將軍張學良被軟禁在監獄外面處所,又有家人趙四小姐陪同,還可以外出散步;韓國前總統全斗煥、盧泰愚皆因貪汙等案被判刑入獄,最後都獲現任總統特赦,連最近泰國總理盈拉遭軍方逮捕,也都獲釋放。

【2014/05/31 聯合報】 



全文網址: 扁寫信給金溥聰 盼特赦或軟禁 | 政治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8711758.shtml#ixzz33G6awL00 
Power By udn.com 

--

馬先生,

雖然到現在我還沒有接到你的卡片,但它在網路上已經流傳開來,所以我只好照那上面的內容,給你以下答覆。

一、首先感謝你抽空到義光教會來簽名致意。

二、卡片中說:「……我願代表政府對您承諾:核四經由國內外專家嚴格安檢完成後,交由全民公投來決定它的未來。」我不確知你說的政府是中國的政府、美國的政府、或是台灣的政府。如果是台灣的政府,那這些話似乎相當不妥。以下淺見請你參考:

1.關於核四案,目前爭議似乎已經匯成了:「要不要馬上停建?」或「要不要以公投來決定是否停建?」二種解決方法。

依現行法制,如果要馬上停建,只要「行政院提議,立法院同意」或「立法院決議,行政院執行」就可以了,這是最不會勞民傷財的好方法。

如果要以「公投決定是否停建」,那麼要不要提案舉辦公投?要不要修改現行公投法過高的出席率條文?要不要另訂核四公投特別條例?......等等,都是立法院的權責,其它政府機關,即使是總統,都無權干涉。

2.台灣總統的職責,只在處理外交,國防等相關事務,其他政務,就應由行政院在立法院監督下辦理,這已是一般人民的憲政常識。「核四」既不屬於國防也不屬於外交,自應由行政院和立法院依前項所述原則辦理,總統既無權也不宜任意干涉。

何況憲法明訂:總統就院與院間的爭執負有調停之責,目前行政、立法二院正在處理「核四」爭議,而您竟不顧身份,自稱代表政府,到處發表無法律依據、自以為是的言論,將來立法、行政二院就此議題如有爭執,那你又將如何調停?

總歸一句話,在行政、立法二院做成決定前,任何人、包括總統在內都無權代表政府說三道四、更不宜做出承諾。小小的一張卡片,短短的幾句話,就說出了憲政常識的欠缺,法律素養的不足,不禁使人想起不久前台大法律學院院長所說: 「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確實是誠實而中肯的自責。

再次感謝您來義光教會致意。


平安

林義雄 敬上
4.24.2014

hsgt.jpg

 

 

不知為何有這張照片?

 

 

今晨九時,馬先生曾來義光教會簽名、留言致意。林先生因禁食不便與馬先生見面,到現在林先生也還沒有看到馬先生的卡片,我們也都不知卡片內容。

中午時,看到網路上有該卡片的照片,才知道內容是馬先生對核四的立場。(我們也奇怪那張照片到底是誰拍的?)

有關核安的問題,我們曾在今晨把林先生的想法放在臉書和網站上,在這裡特再重複一次,請親友指教。

支援小組 敬上
2014/04/23下午2點

不可能有「核安」

【支援小組說明:4月22日林義雄先生在義光教會,曾就核安問題發表談話,支援小組特就其談話要旨再作較完整的文字說明。】

發生核災可能是由於:

  1. 設計本有錯誤、建廠時偷工減料、或隨便變更設計。
  2. 運轉中維護不良。
  3. 工作人員操作上的疏忽。
  4. 天災地變。

擁核者所謂的核安,只是完工前的安全檢查而已。至於其他三項,更可能發生災變的情況,卻完全沒有提及。更何況現在的核四安檢,屢屢大幅拖延,根本只是不敢告訴大家「不安全的真相」。

美國、蘇聯、日本都是科技先進國家,他們的核電廠也都是在運轉前作了嚴謹的安全檢查。可是仍然有三哩島,車諾堡及福島的大禍。可見安檢只不過是建廠的必要程序而已,與更可能肇禍的操作疏失和天災地變完全不相干。

某些官員所謂「安檢通過後才會運轉」、「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都是想要強建核電廠的飾詞,甚至是唬耍人民的廢話。現在這個台電自己做的核四安檢,是不可能得到「安全」的。

支援小組 敬上
2014.04.23

 April 23, 2014

 

馬總統向林義雄承諾 核四公投決定

2014年04月23日10:08 
 

總統馬英九今早9點前往義光教會探視禁食的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稍早表示,總統前往主要是希望表達關心之意,所以事先準備卡片要致送給林義雄先生,但林不方便露面探視,由邱戴維牧師收下。

李佳霏說,總統希望林義雄先生保重身體,總統願意代表政府跟他承諾,核四經國內外專家安檢完後,一定會交由全民公投來決定它的未來。此外,據了解,總統馬英九今早探訪林義雄時,特別支開平時維安車隊,僅搭乘他的座車單獨前往,其餘隨扈步行維安,擔心擾民。(陳郁仁/台北報導)


馬總統請牧師轉交卡片給林義雄。總統府提供

馬總統承諾核四未來公投決定。總統府提供

 

扁證實:尿失禁惡化 1天30次

20190點閱
1.5
我要評比
 本報日前社論支持阿扁保外就醫,扁致函董事長感謝,經向陳致中查證,確為扁的筆跡。
 本報日前社論支持阿扁保外就醫,扁致函董事長感謝,經向陳致中查證,確為扁的筆跡。
 本報日前社論支持阿扁保外就醫,扁致函董事長感謝,經向陳致中查證,確為扁的筆跡。
 本報日前社論支持阿扁保外就醫,扁致函董事長感謝,經向陳致中查證,確為扁的筆跡。

服刑中的前總統陳水扁親自致函本報,表示「頃閱中時社論『馬總統,讓阿扁保外就醫吧!』使我感激涕零,久久不能自已。」在許多訊息多為轉述下,扁也親筆證實了在獄中尿失禁等實況,與亟欲離開的念頭。

陳水扁親筆致函,源於本報於4月16日的「馬總統,讓阿扁保外就醫吧!」社論。社論提及馬執政6年下來,民意反彈、黨內撕裂、朝野對立,更嚴重的是,面對太陽花學運,「當局似乎並未因為學運的衝擊而有所醒覺,思考如何在官民關係、黨內關係和朝野關係3個面向進行調整,反而呈現困獸猶鬥,決意固守基本盤,操作藍綠對立的跡象,如果主政者確實這樣思考盤算,那絕對是錯估形勢,更將使國民黨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本社論提醒,國民黨面對危機,必須痛定思痛、改弦更張、大幅調整,「當局尤其應該展現力求『和解共生』的氣度與胸懷。」社論建議,「讓陳水扁前總統保外就醫,或許是個好的敲門磚。」

陳水扁於培德監獄閱讀此文後,當天即以發抖的手,親自於25x20稿紙上寫下2頁親筆信,收件地址為「中國時報台北市大理街132號」、左邊註明「台中市南屯區培德路9號 陳水扁寄」、正中間直書「蔡董事長衍明啟」的信封寄出。

扁此信以「親愛的蔡衍明董事長勛鑒」,「由衷感謝蔡董事長及 中國時報的關注,並祝勿忘創辦人的辦報初衷。」開頭「 弟 陳水扁敬上 2014年4月16日。」結尾。

扁表示,「這樣的敏感議題出自貴報,讓我憶及創辦人余紀忠先生的辦報風骨,一代報人的典範影響我至深且大。」

陳水扁提及,社論寫道全斗煥被控貪汙屠殺,判處無期徒刑,軟禁在廟宇2年旋被特赦;菲國前總統艾斯特拉達貪汙判無期徒刑,判決定讞當日被特赦;緬甸前總理欽農亦因貪汙判處44年,也只是軟禁再特赦;尼加拉瓜前總統阿雷曼貪汙判20年徒刑,亦只軟禁嗣經特赦。他說「像我這樣關法,放眼世界並不多見。」

扁表示,「貴報從政治面建議馬總統,讓我保外就醫,與近日台中榮總開立正式診斷書的處置意見不謀而合。」他的親筆信也正式寫下獄中境遇,扁說,「除重鬱症經藥物治療並無改善外,腦神經退化性以額顳葉為主要表徵疾病,引發步態不穩及嚴重尿失禁有惡化趨勢。」其中,「尿失禁短短5個月,已惡化到必須穿紙尿褲,而次數一天高達30次之多,目前並無有效的治療方法,也就是無藥可醫。」

陳水扁於信末表示,「台中榮總綜合我的病情作出結論:需全日由看護協助照顧日常生活,不宜出庭應訊,站在治療的考量,必須離開目前監禁環境及居家療養,為可以有效改善目前病症的處置選項之一。」

社論-馬總統,讓阿扁保外就醫吧

31274點閱
2
我要評比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宣布不競選下屆民進黨主席,關於退選的理由,蘇貞昌說得令人動容:「要打贏2014,力量不能散,黨不能先亂,少一次廝殺,黨就少一分傷害」,「不忍撕裂,所以放手,退後一步,海闊天空」。蘇貞昌這一番關於為團結而退選的表白,就個人政治生涯來看,既是脫困,更是「超越」,為蘇貞昌後續的政治發展撐開不小的空間;就民進黨的整體發展來看,也立即使該黨避免了一齣殺到見骨的權力競逐大戲,讓民進黨能夠集中更多力量來思考黨的組織改造與路線調整,不能不說是睿智的作法。

蘇貞昌退選黨主席後,另一位競爭者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也公開表示,這兩天到中南部,「已經向支持幹部、巿長同志表達改革的迫切和退選不登記的決定」,謝長廷表示,黨公職選舉每年都有,競爭不可避免,也未必就不能團結,主要還是「如何避免派系對立惡化,如何包容溝通化解歧見」。

蘇謝兩人的大動作,將讓民進黨的主席選舉過程單純化,也可以讓支持者對黨的失望初步止血,民進黨的社會形象也可望獲得改善。不論你我支不支持民進黨,贊不贊同民進黨的政治主張與路線,不能否認的是,相較於國民黨的大老文化、宮廷政治與僵化頑固,民進黨能隨著形勢的發展而彈性應對,其自我調整能力,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太陽花學運」並非偶發孤立事件,而是近年來一系列社運風潮發展積累的必然趨向,先不論其發生的背景和中國崛起、世代焦慮、貧富分化等有怎樣密切的關聯,這場學運竟有如此強度與感染力,絕對是對當前兩黨政治空前不滿的表現,勢必衝擊兩黨未來的發展方向。面對「太陽花學運」的衝擊,民進黨已經開始積極回應,有中生代撰文、發動討論,有資深領袖倡言民進黨要「謙虛傾聽、誠摯改革」,而即將接掌黨機器的蔡英文也擺出「我已經準備好」的架式,與此同時,受學運衝擊最重、最深的國民黨究竟進行了哪些反省?又有哪些因應之道?展現了怎樣的新氣象、新風貌?答案其實是令人相當失望的。

當前的國民黨正面臨三重危機,首先是政黨與民心的脫節,甚至是衝突,呈現完全的治理失能狀態。江揆上台以來,出現幾次大型的群眾運動,其中固然有在野黨的撩撥,但無風不起浪,若不是國民黨執政顢頇,越來越和民意民心背離,始終自說自話,越來越無法使用人民的語言進行溝通,無法推出人民渴求、滿意的政策,政府和國民黨的支持度也不會落到如此低的地步。

其次,是黨內的對立撕裂。馬王之爭從去年九月發展至今,已經讓國民黨內出現嚴重的撕裂,而總統與國會議長的矛盾對立,更讓政令無法貫徹,全黨無法團結。民進黨內雖然有長期的流派之爭,但是尚能遵循一定的規則邏輯,各領袖各派系鬥而不破,支持者更是團結一致。國民黨的宮廷與大老文化,卻是表面好來好去,內爭暗潮洶湧,貌合神離。

第三是朝野的衝突對立。馬總統執政之初,希望成為全民總統,但是一方面未能凝聚黨內共識,二方面沒有細緻、周延的規畫與方略,三方面又未能建立朝野對話協商、尋求共識的制度化管道,使得「全民總統」的理想迅速破滅,而朝野又重回對立對抗格局。

6年下來,隨著馬政府跛腳的跡象日益顯露,問題只有越演越烈,到了這次「太陽花學運」,幾乎又重現扁政府最後兩年的「民主內戰」局面。

民意反彈、黨內撕裂、朝野對立,「太陽花學運」又徹底凸顯了國民黨的社會信任與群眾支持的基礎薄弱,雖然還不到政令不出總統府的地步,卻已相差不遠。更嚴重的是,當局似乎並未因為學運的衝擊而有所醒覺,思考如何在官民關係、黨內關係和朝野關係3個面向進行調整,反而呈現困獸猶鬥,決意固守基本盤,操作藍綠對立的跡象,如果主政者確實這樣思考盤算,那絕對是錯估形勢,更將使國民黨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國民黨面對三重危機,已到了必須痛定思痛、改弦更張、大幅調整的時候了,當局尤其應該展現力求「和解共生」的氣度與胸懷。當年美國總統福特為了國家的和解,明知會衝擊自己政治生命,卻毅然決定特赦尼克森,韓國總統金大中備受獨裁政權迫害,但他不但特赦全斗煥、盧泰愚,更在韓國亟需朝野團結、共度經濟難關之際,展現氣度邀宴全斗煥、盧泰愚、金泳三和崔圭夏,虛心請益國是。

馬總統要化解僵局,也應該從推動國家和解、朝野共生的高度著手,那麼,讓陳水扁前總統保外就醫,或許是個好的敲門磚。

一人一信 扁辦籲「放扁過年」

 

2010年02月02日 
 
扁辦發起「一人一信,讓阿扁回家過年」活動。

【顏振凱、王姵雯╱台北報導】年關將屆,陳水扁辦公室今將發起「一人一信,讓阿扁回家過年」活動,呼籲全民寄信給馬英九總統,讓扁回家過年。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回應說:「馬總統尊重司法獨立運作,不會干涉個案。」

信祝馬政躬康泰

扁自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起延押兩個月,二月二十三日期滿。被羈押時間至今天為止四百四十八天。
據了解,扁辦提供給民眾的參考信,開頭以「馬總統閣下鈞鑑」尊稱馬英九,信中強調羈押決定權雖是法官,但關鍵仍在法務部及檢察總長,「這些都是『鈞座』能努力之處」,信末還祝馬「政躬康泰」。對照扁及扁辦動輒以「馬皇」等字眼批馬,態度有天壤之別。
扁辦代主任劉導說,發起這活動是「至少希望馬能表個態」。北社社長陳昭姿說,信的內容讓她嚇一跳,但「如果馬真願讓扁回家過年,可以祝他(指馬)政躬康泰。」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