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冲:我不是成功的行政院長

陳冲的行政院長位子,還能坐多久?

陳冲從二月初擔任閣揆以來,重大政策爭議不斷。瘦肉精美牛進口案、證所稅課徵案、油電雙漲案、二代健保案 ……,經常出現總統、院長、部會首長不同調的尷尬。

決策混亂情況,也令外界懷疑:陳冲是否獲得馬英九充分授權?如果有,為何有閣員明顯不服,甚至在媒體買廣告,不惜跟長官槓上?如果有,為何馬英九會要求行政院「一個月有感」,公開對陳冲施壓?

在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辭官隔日,本刊獨家專訪陳冲,直接碰觸敏感議題,包括他對重大議案的態度,他與總統、閣員的關係,以及他的適任性。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題1:你能讓人民一個月有感嗎?

馬總統講這句話事前沒有跟我們講,他就直接講出來。他大概覺得要講得更有決心。講的人自己要定義一下,什麼叫有感 ……(苦笑)。

有感是別人的感覺,不是自己的感覺,當然目前大家都希望有一些極短期的措施,其實這不是我的專長,我覺得很多事情必須要有長遠規畫。

但不是長遠規畫就沒有短期的東西。我們做很多事情,那些事情如果讓大家都知道,可能就有感覺。

要讓大家真正感覺到,可能我們需要加強宣導說明,這方面技巧,我承認我們要改進。

問題2:為何不調基本工資?

我是覺得,我們談這個(基本工資)問題,有很多基本功課要先做,有利大家判斷或研究這個問題。例如我這次公文(指近期發給勞委會的公文)有寫到幾點,第一點就是,只領取基本工資的到底有多少人?我們在決策上總是要算一下impact(影響),這樣的決定會產生的impact有多大,有多少人呢?外勞的數字很清楚,44萬人,那本國勞工影響數有多大呢?我覺得那數字總要有的吧! 

講這個我覺得很慚愧,二、三十年沒有一個很精確的數字。但我現在要求,去研究一個比較真實的數字,讓以後的人不要像我這樣痛苦。我不知道那個impact有多大。 

時薪、月薪是另外一個邏輯。月薪的事情要用市場的概念去看,其實沒有人真的誰去虐待誰啦!但是,時薪的人比月薪的人更margin(邊際)他更沒有辦法接受市場考驗 …… 時薪的部分非常底層,沒有議價能力,沒有市場行情的訊息,一個市場如果說資訊不透明,資訊搜尋成本很高的時候,就很容易產生剝削……所以我們覺得時薪部分是值得考慮的。

問題3:為何你的閣員可以越過你,向馬英九報告?

你知道有多少跟你專業無關的人他是合適的?當然需要跟很多人商量,不能解釋我跟很多人商量就說我沒有被授權,或者這些人不是我的人。每個人(指閣員)也許是我以前不認識,或是別人推薦的,但每個人我(上任前)至少談過一次。 

外面會有這種想法我不訝異。在主觀意識上,我也希望馬總統在很多事情要能夠介入,因為終極責任是他的,他是民選出來的,我是受雇的,他是雇主耶!(指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很重要一點,他負終極責任,每一個人怪都會怪他,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夠多介入。他自己也曉得他要負終極責任,所以他也很關心重大事情的發展。他這個人是實實在在的,他的關心會表現出來,給外面的人感覺他是強力介入。

我也在學習…不能像以前一樣,用專業去談 …… 那跟我的性格有關係,我覺得我要跟一個專業談,要有某一程度了解,我相信真有政治性格的人不會這樣做。

從這一點來講,我絕對不是一個成功的行政院長 …… 一開始我就說我做不來,很坦誠的。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