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8390

新光3大家族密會!一場股東會,讓吳家4兄弟進入整併關鍵時刻?

2020-11-11

▲左2:吳東進、右2:吳東亮。(圖/資料室)

9月19日一早,前總統李登輝告別式上冠蓋雲集,剛遭金管會撤職的新光人壽前董事長吳東進,卻被人瞧見拉著巧遇的國安會祕書長顧立雄,急切著想說明些什麼。10月15日下午,金管會主委黃天牧結束活動後要驅車回金管會,也發現吳東進看起來滿腹心事,等著黃天牧想說些什麼。

「後來有和主委再約到板橋(金管會)見,董事長不是要辯解,是想好好說明,後來也得到滿意的回應。」一位內部人員透露。

面對家族企業掌門人吳東進遭拔新光金控董事長,新光大股東們表面上不評論,但其實台面下動作比過去更積極。

據了解,11月初,吳家、林家、洪家等新光集團大股東家族代表,來到位於台北市南京松江路口的新光人壽大樓,參加集團核心控股公司「新勝」的股東會,主題正是討論龐大事業體的股權與經營權怎麼分配。

吳東進影響力不若以往 金控董座遭拔職  集團勢力重整

2020年堪稱是新光吳家的多事之秋。不論是吳東進長女吳欣盈力排眾議,堅持代表民眾黨競選不分區立委仍中箭落馬;或6月新光金控改選董事,大股東超額提名引發紛擾,吳東進又在股東會後無預警宣布退休。9月15日金管會更以內控嚴重缺失導致投資曝險過高,史無前例地重罰新壽與吳東進。

8月底,新光三越前董事長、大堂哥吳東興過世,原以為吳東進會轉進新光三越百貨,後來因顧全社會觀感,新光三越最後改由日本大股東三越伊勢丹法人代表村上英之接任董座,吳東興次子吳昕陽升任副董事長。

「這是最好的安排,是東亮出的主意,」一位吳家親友透露,過去新光三越一直由吳東興家族經營,但除了日方,第2大持股還是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的4個兒子。當年台日關係是由吳東進牽起,因此也由他主導。

去年吳東興長子、原新光三越總經理吳昕達因中國的事業經營不善,與日方關係鬧僵,吳東進一度有意逼宮,最後吳東興推出次子吳昕陽擔任總經理,才守住經營權。吳東興過世後,日方原希望吳家4兄弟推舉一位出任董事長,但協商後,股東們仍決議由日方暫任董事長, 兄弟4人就不必再爭。

既然是吳東亮的主意獲得共識,顯然老三已取得家族話語權,為何不推舉東亮妻子彭雪芬接任三越董座?「別人家也許可能,但吳家的傳統是夫人不干政,讓彭雪芬接只是新聞炒話題罷了。」知情人士說。

再問,那吳家老么、新纖董事長吳東昇很有經營能力,怎麼不考慮讓他接?「東進、東亮都反對,因為給了東昇就拿不回來了;其實他們兄弟常是合縱連橫,不是永遠敵對或友好的。」言下之意透露出東進和東亮難得有意見一致的時候,也一語道破糾葛35年的吳家兄弟心結。

況且,「東進現在很鬱卒,但慢慢讓他習慣不當董事長了,東亮也不會狠心放任家族事業走下坡,那麼再論新光金和台新金合併就有譜了!」話峰一轉,內部人士形容:「最好的時機,可能就是明年!」

吳東亮取得家族話語權 兄弟意見趨近  整合好時機

事實上,這不是吳家兩大金融事業體首次考慮合併。當年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與洪萬傳、林登山合夥創業,事業從貿易、紡織、人壽、瓦斯一路跨足到百貨,4兄弟更是父親的左膀右臂,家族財富幾度問鼎台灣首富。然而吳火獅卻在1986年,以67歲壯年驟然辭世,還來不及交代好事業版圖如何劃分,吳東進遂以長兄之姿,繼承包括新光人壽等新光集團主要事業體。

▲新光三越一直由吳東興(左)與兩個兒子吳昕達(左2)、吳昕陽(右2)經營,吳東興過世 後由日方出任董事長,據了解是階段性的安排。(圖/攝影組)

大哥一把抓,卻壓不住其他3兄弟各擁一片天的想法。吳東賢另行成立新光投信、吳東昇成立台証證券也投入政治,最有企圖心的吳東亮更是咬牙不向大哥拿錢,自行募資百億元,在新銀行申請截止的最後一刻申設台新國際商業銀行,後來也在銀行業崛起,成為一方之霸。

但之後的兩起事件,卻讓東進、東亮兩兄弟形同決裂:一是為了新纖經營權上演搶印鑑大戰,雙方人馬在會議上對峙,還演出互丟菸灰缸的誇張劇情;另一則是台新、新光一度考慮合併,後卻因故破局。

創辦人驟逝未分家 埋下兄弟35年心結

2002年年初,新光金和台新金原已各自成立金控,但6月25日差點上演大和解。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與3弟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聯袂宣布,準備於隔年1月合併成「台灣新光金控」。不料吳東進竟於1週後公告新壽為強化財務體質,將一舉提列196億元的責任準備金,造成當年度財測降至每股虧損3.93元,吳東亮隔日便宣布合併案告吹。

「當時房地產崩盤、利率走低、股市不振,東進也是為了增加新壽的清償能力才增提準備金,東亮要是吞下去,100多億元很快就賺回來了,但就是受不了大哥做小動作,」一位台新舊部透露。從此兄弟之間互有戒心,「即使到現在,東亮還是一直警告每個人,絕不可以代表他,答應東進任何事!」

此外,新壽幾次在投資踩雷慘虧,產品銷售又消極守成,資產規模和獲利逐漸被國泰、南山及富邦超越,而每次新光金出事,吳東進就想向親友調度資源,不是漲新光三越房租,就是企圖開發新紡土地,內部股東不滿時有所聞。

兄弟心結逾30年 東進、東亮終將山頂會合?

反觀吳東亮的台新金,卻在一片不看好中逆勢擴張。不但在競爭激烈的消費金融市場中與中信、國泰、富邦分庭抗禮,在資源最少的狀態下積極引進外力,槓桿併購彰銀。只是不料遇到政黨輪替和雙卡風暴,被迫賣掉小金雞台証證券,但財務壓力依然如鯁在喉,「時間並沒有給東亮董事長很公平的對待,」一位舊部感嘆。

前新橋資本(Newbridge Capital)、現為太盟投資集團(PAG Group)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單偉建接受本刊越洋專訪時指出,2006年時決議參股台新金的原因有兩點:一是看好吳東亮在銀行整併、創造價值的雄心,另外則是期待台資銀行在中國市場的發展,單偉建也因此出任台新金的監察人,只是沒想到這兩個期待都落空,黯然撤台。「15年了,台新終於要出售彰銀,我想這是很合理的決定,」他坦言。

台新金3招甩開彰銀包袱 收購保德信資金  具連動關係

不過彰銀該怎麼賣?事關台新金收購保德信的資金來源與規畫,不得不慎。市場人士推演3套解法:1、整批賣,但以彰銀淨值估算至少要價380億元,且現在沒人對彰銀有興趣,難度很高。其次,一張張在集中市場賣,但兩百多萬張至少要賣4年,而且肯定賠售。3、由彰銀以買回庫藏股方式,向台新買回當初發行的「私募特別股」,再辦理減資後註銷。據內部人士透露,「東亮已想出一個絕妙架構,在不影響股價的狀態下賣彰銀的辦法。」

買入保德信後,業務團隊將是最大資產,近期內吳東亮可利用保德信國際化的產品與業務團隊帶動台新金財管產品線,拉高台新金的資產規模,未來就有更多籌碼與新光談判合併。

一位保險業者分析,新壽的高利老保單占比高,利差損包袱沉重,需仰賴業務面的新保單來攤低保單成本,也需依靠投資收益來吸收高利率保單的利差損。但今年保險新制上路,嚴重衝擊新壽主力商品儲蓄險,第2季淨利較上季衰退15%,業務動能不足,加以投資收益表現也無法平衡,財務體質更顯脆弱。

雖然吳東進次女吳欣儒6月緊急接任新光金總經理後積極增資,有利資本適足率的提升(目前資本適足率為業界後段且逼近法定下限),但成效有限,且今年已「放大絕」資產重估,愈靠近2026年全面接軌17號公報的年限,資產和負債都須以市價揭露,資金需求也會愈來愈高,恐怕新光還得再處分資產。

▲2002年2月18日,吳東亮搶先成 立台新金控(下圖),隔一天的19日,吳東進也宣布成立新光金控(上圖),母親吳桂蘭(下圖右與左上圖右4)都盛裝出席。(圖/資料室)

但新壽若能撐過此低谷,也會大幅轉骨瘦身,「此時吳東亮即可借力使力,以保德信人壽接新壽,也是建立防火牆,以免台新金整個被新壽拖累,進而重整泛新光,」一位新光老臣期待。

擦亮新光老招牌 東進放不放  考驗家族成員智慧

新光老臣分析,吳家4兄弟中,吳東進溫文仔細、事必躬親,比較像「吳科長」;吳東賢最早交班,事業但求穩定;而吳東亮策略大開大闔,最有乃父之風,吳東昇也有心重振新光的紡纖事業起家,「只要東進肯放手禮讓弟弟們,過了這座山,就能再看到那道光。」

不過歷經多次變動內耗,泛新光流失不少高階經營人才,相較蔡家和辜家,吳家中生代人才青黃不接,恐怕會是新光帝國重振雄風的最大危機。股權與經營權如何重整,考驗新光家族成員們的智慧。


作者: 洪綾襄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