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報要聞》三銀行惡性殺價,金管會:再犯偵察室伺候

( 2013/11/09 10:30 時報資訊 )

【時報-各報要聞】銀行惡性殺價競爭,金管會抓到三家大型行庫。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昨(8)日透露,因同業檢舉加上金管會啟動專案金檢,確定三家銀行有惡性殺價、不敷成本的情況,已要求三位銀行總經理以書面報告說明為何有此決策,若再犯,不排除由董事長來寫。

曾銘宗甚至表示,金管會設有一「偵察室」,已超過三年未動用,銀行若再惡性殺價,不排除請銀行董總到偵察室,「相信一定會有極震撼的效果」。由於金管會只願意透露此三家銀行有公股、亦有民營,並且是可影響市場的大型行庫,銀行業者透露,這三家應是近二個月有承辦1.5~1.7%聯貸案的台灣銀行、合庫及中信銀,但被指射的銀行都否認自家總經理正在寫報告。

 

曾銘宗今年上任後即表示不樂見金融機構殺價競爭,且將從銀行聯貸案先看起,要求各銀行必須嚴守授信利率應考量資金成本、風險成本、人事成本及應有利潤等,不應出現惡性削價競爭。

近來一起大型聯貸案,有銀行向金管會檢舉有惡性競爭情況,金管會檢視後,並搭配先前檢查局啟動的專案金檢,的確看到一些「奇特個案」,利率低於市場水準,因此要求三大銀行總經理說明其訂價分析,金管會也有意藉此案「震撼市場」,要所有銀行知道嚴禁殺價競爭已是金管會重要監理政策,後續不得再犯。

曾銘宗表示,銀行授信利率除了考慮資金成本、信用風險、人事費用外,也應遵守產業、借款者股東結構、擔保品、未來展望及訂價策略等授信5P原則,有些授信利率居然低於國內一年期定存利率,且國內授信惡性競爭還不夠,近期居然「殺」到大陸市場,一些大陸台商授信利率也被台資銀行拉低。曾銘宗說:「銀行不要相互競爭,利率就不會往下殺。」台灣銀行業平均利差只剩下1.42%,有些授信案根本「不合理」。(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張中昌、孫彬訓/台北報導)

 

銀行低利搶貸 金管會要管

為遏止銀行惡性殺價競爭,金管會下令銀行公會修改銀行授信準則,增訂銀行辦理授信業務的定價原則,必須考量營運成本、預期風險損失成本等三大經營指標,藉由公會自律規範,避免銀行低價搶聯貸案。

圖/經濟日報提供

銀行業者低利削價競爭行為時有所聞,甚至從台灣市場殺到新開拓的大陸市場。過去主管機關都呼籲銀行不要殺價,這次是首度要求銀行透過自律規範方式,要求業者自我約束,宣示政策意味濃厚。

銀行業者昨(22)日表示,為強化銀行健全經營,金管會上個月要求銀行公會修改「中華民國銀行公會會員授信準則」的定價規範,銀行公會已研擬完成,將提報明日銀行公會理監事會議討論。

金管會指出,銀行辦理授信業務,應在落實風險評估、維持合理收益,及兼顧業務發展需要原則下,參酌「資金成本」、「營運成本」及「預期風險損失成本」三大經營指標,訂定合理的放款定價。

為導正銀行放款削價競爭行為,金管會要求銀行公會檢討修正銀行公會會員授信準則第26條有關定價規定,將上述三項經營指標,納入考量,並將修正結果提報金管會。

銀行公會內部討論後,決定依金管會指示,修改規定為「會員辦理授信業務,不論採取何種方式訂價,或對任何授信客戶(包括公營事業及政府機關),應避免惡性削價競爭,其實際貸放利率,宜考量市場利率、本身資金成本、營運成本及預期風險損失成本等,訂定合理的放款定價。」

其中,主要是增列「營運成本及預期風險損失成本」這兩項,要求銀行訂定利率時,能更周延。

銀行業者表示,國內金融市場競爭激烈,加上資金充沛,多年來銀行利率是愈砍愈低,很多人擔心,兩岸市場開放後,台資銀行都到大陸搶相同的台商,等於把在台灣的惡性競爭情況複製到大陸。

金管會與公股銀行大股東財政部都很重視這問題,由於部分民營銀行抱怨公股銀行帶頭殺價,財政部多次在公股銀行季報會議中,要求公股銀行必須起示範作用,落實金管會要求的風險定價政策,絕對不能惡性殺價競爭。

【2011/11/23 經濟日報】



全文網址: 銀行低利搶貸 金管會要管 | 金融要聞 | 財經產業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4/6735604.shtml#ixzz1eUiEt7E9
Power By udn.com

 

 

聯貸市場 三大亂象

 

【經濟日報╱記者呂淑美/台北報導】

2011.07.20 11:22 am

 

公股銀行低價搶標

外銀加入殺價競爭

美元聯貸成新戰場

 

銀行為了搶聯貸排名,根本不管賺錢還是賠錢,風險與成本已不成比例。業者表示,聯貸市場有三大現象,一是本國大型公股銀行大舉低價搶標,二是外商銀行也加入聯貸殺價競爭,三是美元聯貸成為新戰場。

 

大型行庫聯貸主管表示,美元聯貸案近期大幅增加,主因市場看貶美元,以及美元貸款利率較低,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近來大陸持續升息,許多海外、境外企業都來台灣借錢。例如巨騰近來向銀行聯貸1.2億美元、宸鴻也將向銀行聯貸2億美元、統一中國控股聯貸3億美元,以及台塑化將聯貸9億美元等。

 

銀行業者分析,近來外商銀行積極參與國內聯貸案,例如宸鴻及台塑化都是美商花旗銀行主辦聯貸,統一中國控股則是被日系銀行瑞穗銀行及東京三菱銀行搶標下來,巨騰也是有東京三菱、星展銀、美國銀行等外銀參與。

 

不僅如此,連國外的銀行也來摻一腳。銀行業者指出,像南非的銀行及南韓的輸出入銀行,都在近一、二年來台參與聯貸,「台灣已成為全世界籌資最便宜的地方,但對潛在的風險不可不慎」。

 

【2011/07/20 經濟日報】

業者:無罰則 抑制聯貸惡性競爭效果有限

 

【經濟日報╱記者陳美君、呂淑美/台北報導】

2011.07.20 11:22 am

 

為抑制銀行聯貸惡性競爭,金管會擬提高放款損失準備,銀行業者認為,有助利率定價趨於合理水平,但若無具體罰則,效果恐怕有限。

 

銀行業者指出,提高銀行放款損失準備確實是金管會很大的武器,凸顯主管機關的決心,希望透過行政措施讓銀行停止惡性競爭,此舉將讓銀行資本成本增加,有助未來利率定價合理。

 

但也銀行主管表示,在「市場利率自由化」前提下,聯貸利率的定價,如何才算合理?主管機關很難介入。

 

【2011/07/20 經濟日報】

 

 放款前八名 都是公股行庫
【經濟日報╱記者李淑慧、呂淑美、翁常豪/台北報導】

金管會嚴重關切銀行承作企業放款殺價競爭搶市占的情況,依據統計,銀行對民營企業放款餘額的前八名,剛好就是八大公股行庫。民營業者指出,就是公股行庫帶頭殺價。

銀行局長桂先農呼籲,領導性銀行更要帶頭示範,落實風險定價。美系、日系等外商銀行加入聯貸殺價競爭行列,市場點名多家公股銀行也以低價搶市。花旗銀行台灣區總裁管國霖也表示,外商銀行承做聯貸案的比重甚低,「這個問題應該要問公營行庫才對!」

金管會昨天邀集37家本國銀行召開「銀行落實風險定價」座談會,主持會議的桂先農說,「領導銀行就是排名前八名的銀行,今天都在現場,但領導銀行的『領導』不在,希望出席的人回去要反映。」

銀行局官員表示,台灣市場的聯貸案幾乎都是由大型企業來決定利率,而不是銀行決定。龍頭企業的聯貸利率「更是公司說了算」,甚至不到1%,低於銀行資金成本,銀行也含淚承作。

金管會最近發函給中央銀行,雙方達成「要求銀行落實風險定價」的共識,央行也認為,銀行應審慎設定貸款條件,落實風險控管,避免殺價競爭、損及利潤。昨天代表銀行業上台報告「風險管理與績效報酬」的中信銀副總經理蕭志鵬說,該行重視經濟利潤,殺價競爭的企業放款寧可不做。不過,堅持的結果,就是該公司放款排名,從原本的前五名,掉到十名之外。

上海商銀副總經理林志宏在座談會上表示,台灣的領導性銀行應該站出來,救苦救難,給銀行一個合理的利潤,塑造合理的利差,實際放款利率不要與內部風險定價差太多,否則大家都受害。

 

圖/經濟日報提供
 

 

 銀行放款損失準備 金管會擬提高

【經濟日報╱記者李淑慧/台北報導】

圖/經濟日報提供
 

 

金管會銀行局長桂先農。
(聯合報系資料庫)

銀行承作企業放款亂殺價,金管會擬定釜底抽薪之計。銀行局長桂先農昨(19)日在「銀行落實風險定價」座談會上表示,如果銀行再不改善,金管會將修法提高銀行放款損失準備,墊高銀行授信成本。

目前銀行企業貸款列為第一類與第二類者,金額高達20兆5,772億元,若金管會要求提高0.1個百分點的放款損失準備,銀行就必須增提205億元的準備金。

若是金管會比照國際標準,全面提升第一類、第二類放款的損失準備各0.5個百分點,銀行總共要增提1,028億元,相當於今年上半年全體國銀的獲利總和。金管會這項「武器」,對銀行獲利有極大殺傷力。

桂先農說,將先觀察銀行是否改善殺價的情況,再決定採取的動。預料在金管會表態後,近期銀行對企業放款利率將開始全面調升。

據了解,金管會並非「嚇唬」銀行,內部已經著手研議提高銀行第一類、第二類放款損失準備的法規。

依據現行規定,銀行第一類放款「正常放款」、與第二類放款「應予注意放款」,須依授信金額提存0.5%與2%的準備金。

相較於國際標準,台灣要求提存的比重相對低,國際上大多要求必須提存1%及2.5%。

金管會昨天邀請37家本國銀行放款負責人召開會議,副主委李紀珠應邀致詞時指出,國內資金很寬鬆,銀行放款競爭非常激烈,利率往往沒有反映風險。

李紀珠說,國銀放款總額已經超過20兆元,備抵呆帳損失準備金只有2,000億元,雖然現在違約率很低,但準備金是否可以支應未來可能發生的損失,可以討論。

桂先農則說,檢查局過去金檢銀行,發現銀行的放款定價,有三大缺失。一、沒有分析作業成本,信用風險與合理利潤。二、沒有參考授信戶信評結果,適當反映風險。三、授信戶的財務指標,有些不符合放款定價的最低標準,銀行也沒有說明理由。

桂先農還說,某家銀行承作地方政府的工程貸款,貸款之後好幾年,利息都是掛帳處理,也沒有明訂授信本金與利息的清償條件。

桂先農說,「搶業務搶成這樣,不顧江湖道義,真的看不下去」,不僅衍生市場競爭紀律問題,對銀行的資本管理也不好。

桂先農強調,放款利率是由市場決定,金管會不會干預,但利率必須考慮到風險,否則就會威脅到存款安全,以及金融市場的安定。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