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不出手 南科、華亞科自求多福

文/尚清林

 

國內兩兆雙星有個共同敵人就是韓國三星,當全球面板產業只有一家可以賺錢──三星,而且DRAM產業在經過一番廝殺後,勝利者還是三星時;那麼有台塑集團在背後撐腰的南科、華亞科要如何來突破產業困境呢?

 

這兩年來,批判兩兆雙星產業的人太多了,但爛攤子卻沒有解決。華亞科、南科連虧八季,下一季呢?恐怕還是不樂觀。

 

先撇開公司治理問題,全球DRAM產業十年玩下來,只有韓國三星一家賺錢。由於三星不斷採取殺價政策,已經徹底壓縮到各國DRAM產業的生存空間,就連全球第三大廠日本爾必達公布第三季財報,虧損金額已從上季的七十九億日圓,惡化到四九○億日圓,已經超過去年同期的三九九億日圓。

 

如果連第三名的爾必達營運狀況都如此悽慘,那麼隸屬美光陣營的華亞科、南科,想要賺錢?恐怕是天方夜譚。

 

集邦科技DRAM研究機構指出,現在是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的時代,PC和NB的成長力道趨緩,很難再出現爆發性的替換潮,這將降低一般標準型DRAM復活的可能性。

 

DRAM趨勢大轉彎,台廠還要玩下去嗎?

 

台廠還要撐下去嗎?三星已經進入三五奈米,爾必達虧到彈盡援絕,已經沒有能力再提升製程。至於美光早已逐漸將產能轉向手機和平板電腦使用的NAND快閃記憶體。但諷刺的是,技術來自於美光的南科、華亞科,明明背後技術來源美光都不想玩了,南科淨值更跌破一元,卻還在大喊轉型。這也難怪,研調機構Gartner研究副總Andrew Norwood直言,過去幾年全球DRAM產業賺的錢幾乎都在三星和海力士的口袋裡面,不懂台廠為何還要做。

 

更讓人覺得奇怪的是,在法說會上,華亞科總經理高啟全和南科副總白培霖分別表示,除了咬緊牙關繼續提升技術製程往三○奈米,並且積極進行客戶面的調整,拉高非PC市場產品往Mobile DRAM的領域發展。

 

談到轉型,更讓法人提出質疑聲浪,南科、華亞科頂著富爸爸光環要學茂矽、華邦、力晶轉型,要調整客戶,但總要看看背後陣營的差異性。力晶、瑞晶轉入Mobile DRAM可以賣給爾必達,因為爾必達在日本智慧型手機客戶眾多。但是,南科、華亞科現在不知道客戶是誰?又有誰要拿公司的產品跟市占率不及五%的小廠搏感情呢?

 

金援DRAM,台塑對得起小股東嗎?

 

站在台塑股東的立場,面對永無止境虧損的兩家DRAM廠伸出援手,是否相當的不公平。就從金融海嘯後算起,華亞科在○九年發行一○一億元的海外存託憑證,○九年底則發了一四四億元現金增資,錢從哪來?最後都是由台塑各關係企業出錢出力。

 

南科情況更為慘烈,○九年六月申請私募一二二億元,全數由台塑集團埋單。到了○九年十月又再次伸手要錢,發了一六○億元的現增,結果台塑集團認了四成。但這樣還是無法挽救南科的黑洞,到了去年九月,南科又把錢燒完了,再辦現增九十九億元,最後出錢依舊是台塑集團。

 

問題來了,台塑的股本就只有六一二億元,台塑四寶去年一整年也不過賺一七五五億元,但統計這兩年下來,台塑集團少說資助兩家不爭氣的DRAM廠達六百多億元,不僅耗掉三分之一所賺來的錢,最後卻不見一絲成效,這樣的表現還要相挺嗎?

 

除此之外,台塑集團每年還以短借方式支援兩家DRAM廠,去年底借給南科一七○億元,華亞科一五五億元,作為短期資金調度運用。問題是,這兩家根本無力償還了,從借貸科目觀察,這兩家的借款餘額愈來愈高,顯示短借已經成為長期借貸紓困了,何時要得回來,從兩家負債比高達八成來看,的確很不樂觀。

 

這一回南科虧到淨值不到一元,台塑內部對於是否還要挺到底似乎也出現雜音,金融界盛傳這次聯貸案台塑集團不幫南科、華亞科背書保證,其實就暗示著已經做好切割動作了。DRAM產業未來的一切,就自求多福吧。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財訊雙週刊》383期;訂閱財訊雙週刊電子版】

 

 

 

 

先探/DRAM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2011/10/28 11:23

【文.李純君;先探周刊授權刊載】

力晶與南科公布第三季財報後,股價連吞五根跌停,財報差早已不是新聞,問題是,台灣DRAM廠這次過得了生死關嗎?

 

 

 

力晶已啟動自救三部曲,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向來更是業界公認的好命人,因為如果不是DRAM圈九命怪貓稱謂已經先用在胡洪九身上的話,黃崇仁才是DRAM圈真正的九命怪貓。

 

而力晶的自救三部曲為何?其實很簡單,就是賣股票、賣資產,以及最後一步的賣廠!至於這次的情況有多危急哩?答案是,力晶已經進入自救的第三部曲了!這點從力晶二十五日晚上董事會的決議案中可窺見一二,只可惜現下DRAM已成為台股中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雞蛋水餃股,因此不會有人對力晶的董事會決議案仔細去推敲其中的奧妙。

 

力晶求生三部曲

 

力晶二十五日董事會決議案中的第二項是通過委任財務顧問,第五項是處分路竹開發股份;第五項是因為力晶積欠日月光旗下日月鴻記憶體封測貨款遲遲無法償還,為此用來抵債的,這代表的是自救三步曲的第二步,賣資產。

 

至於第二項更重要,因為力晶向來就有能力很強的財務部門,何需再聘財務顧問?而據外資圈傳出來的消息顯示,力晶將聘的財務顧問,就是以賣廠、資產評估、買賣談判聞名的高盛銀行;這也是力晶最後自救的第三步,也是關係其能否順利熬過這波DRAM產業中最嚴苛的生存淘汰賽。

 

其實力晶日前已經宣布退出DRAM生產行列,要轉型為純代工廠,這條路是對的,因為力晶現在的代工業務持續穩定獲利中(現在的P1廠和P2廠,也就是過去的12A和12B),但在當下的敏感時刻,力晶旗下原先拿來生產標準型DRAM的P3廠(12M),以及替瑞晶代銷三成標準型DRAM的這兩項業務,成為力晶目前最大的負擔;尤其要養一個標準型DRAM廠,對手上資金已經燒到底的力晶來說,壓力太大。

 

台塑包養拖油瓶

 

力晶P3廠是昔日向旺宏買下的,單月最大產能可以達到四萬五千片,目前力晶以四五奈米在生產標準型記憶體,有三台浸潤式機台,月投片量約在二萬片到三萬片間,業界評估,價值約在二百億到三百億元間。這個廠情況良好,技術與設備均佳,為此,應該能受到台積電、聯電、三星、全球晶圓等全球四大晶圓代工龍頭廠的青睞,頗有待價而沽的意味。

 

其實業者也透露,只要買方價格談得攏,力晶會願意立刻簽約,而以黃崇仁在台灣半導體界的人脈,其實已有大老願意私下幫忙斡旋,因此業界目前普遍多認為,黃崇仁這次還是能夠否極泰來。尤其是,若這一關順利闖過,力晶轉型成利基性晶片代工前景將可撥雲見日,甚至很樂觀。

 

至於南科與華亞科方面,最近也是頻頻苦吞跌停板!第三季初時台塑對旗下這兩家賠錢速度像喝水一樣快的子公司頗有放棄的意味,但經過七人小組多次會議後,終於確定了這兩家子公司可以繼續存續的命運了。

 

也因此,台塑再度對南科與華亞科注資,其一,南科部分,即將在十一月底前完成一筆總金額高達二百到三百億元的私募,金主就是台塑;第二,華亞科十月六日的董事會通過將發行十一億股的增資,苦主一樣是台塑集團。而華亞科後續還有一個聯貸要辦,同樣也會由台塑集團出面背書,不然現在銀行團都想對DRAM廠抽銀根了,還有哪家銀行敢拿錢給DRAM廠用呢?

 

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645期

 

 --

力晶賣陸竹開發持股抵債

2011/10/26 09:27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張建中新竹2011年10月26日電)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廠力晶科技 (5346) 將持有的陸竹開發所有股份賣予封測廠日月鴻 (3620) ,以抵銷債務。

 

力晶表示,為抵銷對日月鴻已到期的應付帳款債務,決定將持有的6716萬股陸竹開發股份全數賣予日月鴻,每股價格為新台幣7元,總金額為4.7億元。

 

力晶估計,處分陸竹開發股份將損失約5760萬元。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