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校退場/校地換退場 全教總批「暴利百億」

2013/09/25

【聯合報╱記者張錦弘/台北報導】

內政部擬讓私校退場後可變更地目,並發還校董六到八成土地,以鼓勵退場。教師工會團體昨痛批這是「假退場、真圖利」,北市精華地段私校若退場,將獲暴利上百億元,沒招生問題的私校,恐怕也想「獲利了結」;此舉罔顧師生權益,讓私校淪為短線投資,公共性喪失殆盡。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高教工會昨強調私校「捐資」興學,不應被曲解為「投資」興學,退場還地等於大開「善門」,不但有圖利之嫌,也恐讓私校更加擺爛,提前獲利退場。

全教總理事長劉欽旭表示,民國七十五年以後,政府大幅開放私校,常聞私校廉價取得公有地、利益輸送,若同意退場還校董八成土地,以市價計算,獲利驚人。

全教總副理事長吳忠泰舉例,位於台北市大安區、信義區的私立高中職,校地市價一坪至少幾十萬到上百萬元,有的市值高達一百廿億元,開發後的利益更超過一百五十億元。這些學校有的招生已出問題,若退場能拿到八成土地,董事會恐放手擺爛,退場拿了錢就跑。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則指出,曾因掏空校產弊案被教育部接管的景文技術學院(已升格科大),在逃的景文集團負責人張萬利,當年先假藉擴充校地,超低價購得山坡地,再向教育部、地方政府申請部分校地轉為一般建地,興建別墅獲暴利,被檢調視為弊案偵辦。

如今內政部祭出變更地目、退還土地的退場誘因,陳政亮說,這豈不是讓「弊案正常化」?

劉欽旭表示,經過多年改組,現任的私校董事會,大多已無創校時的捐資人,土地若平白送給沒捐資的董事,有違公平正義;即使是捐資人,也不應拿回土地,因為私校是「捐資」興學,而非「投資」,所以免繳各種稅負,退場後土地應漲價歸公。

 

[ 商業週刊 ]文章轉載: 透視私校董事的五鬼搬運煉金術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事業向來 被視為百年大業,辦校興學,更被譽為是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的公益行為!豈料,今日的台 灣,在一片裁員關廠不景氣聲中,辦教育竟被 認為是有暴利可圖的大買賣! 
三月三十日,神聖國會殿堂內,大哥級 立法委員羅福助對立委同仁李慶安狠狠的一 拳,不僅將景文技術學院掏空案情推向高峰, 長期以來私立院校違法弊端也一一浮上檯面。 

二席五千萬元、……﹃阿沙力﹄一席五 千萬元!,私校董事席次竟然可以公開喊價 買賣的消息首度曝光,震驚全台!向來由社會 名望人士及兩袖清風的學者組成,屬於公益性 質的私校董事會,在今日,包括民代、高官、 地方金主甚至黑道大哥竟爭相花大錢入主。 

為了龐大誘人的土地利益私校董事們向下 沉淪! 

私校董事不是無給職嗎?一位桃園地區私校董事直言誰說私校董事是無給職?無給職只是做個樣子給外人看,以示清高罷了!台北士林區一所改制後的私立大學董事,別的不說,一年光是分紅即達數百萬元,而且分二次發放。時間大約在過完寒、暑假、學校開學的第一個月內,當學生學雜費繳齊後,以直接轉帳方式進入董事私人戶頭。 

乍聽之下,不禁令人目瞪口呆!哇!不是 春風化雨嗎?原來私校董事這麼好康」(台 語)。事實上,這點兒分紅根本算不了什麼, 與一席動輒五千萬元、一億元的董事席次相較 ,這幾百萬元的小錢,只是用來打發一些充人 頭不管事的董事,嘗點甜頭封封口罷了! 

真正大條的(利益)還在後頭。 

立院教育委員會立委陳景峻表示,民國七 十五年以前,當時多數私校的辦學者,確實是 本著作育英才出於一片公益熱心。不少私校的 創辦人更是出錢、捐地,不計毀譽全心投入。 但是很可惜的,歷經七十七、七十八年全台土 地價格狂飆,這龐大誘人的土地利益,讓這些 私校董事們忘了百年大業,為追逐個人名利而 向下沉淪! 

即便土地神話破滅的今日,眾所周知,都 會郊區不值錢的農、林或山坡地,一旦變更地 目取得住商建築許可,點石依然可以成金!一 般的地目變更,須先經鄉、鎮、縣、市地方政 府,就整體都市計畫通盤考量後,還必須再經 中央主管機關內政部審核同意,手續繁雜、耗 時費事,幾乎是可遇不可求。但是,這些農、 林、山坡地若是打著學校名義,以擴充校地、 遷校或改制所需為由,向教育部申請變更,經 會勘同意,地方政府就會無異議、以專案方式 ,配合變更地目,並發予建照。 

原本,教育部是為了獎勵民間興學,方便 私校取得廉價校地而開此方便之門,卻沒想到 這扇門竟成了私校董事、教部官員與地方官員 ,共謀土地不法利益的萬惡大門。 

八十七年,景文工商專校以申請改制技術 學院為由,向教育部職教司提出新店安坑段山 坡地變更為文教用地。該校地實際使用所需面 積十公頃,景文董事長張萬利家族卻疑似以挾 帶闖關方式,一舉提報二十一公頃山坡地。 

申請校地挾帶闖關校地再變建地,削翻了 ! 

其中,不知是教部或台北縣政府,有意或 無意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竟悉數同意變更為 校地。其後,張萬利再﹁依法﹂縮小建校面積 ,將多餘的十一公頃文教地向教部申請改為其 他用途,並經縣政府同意變更為一般建地,即 目前喧騰一時的﹁大學詩鄉﹂用地。 

一來一往間,原本一坪只值一千三百元的 山坡地,現在成為一坪超過十萬元的高級別墅 用地,增值近百倍,前後價差超過三十億元 (指大學詩鄉十一公頃的土地部分)! 

疑似案例不少,八十七年五月,位於台北 縣八里鄉聖心女中的近九千坪運動場,亦經地 目變更移轉後,由老爺酒店、互助營造集團推 出二百七十戶高級住宅大樓。而聖心的活動中 心預定地,更被互助集團興建成私人俱樂部, 對外招收會員公開營業。隨後,該俱樂部雖經 縣政府發函停業,但據了解,至今俱樂部依然 完好如初,甚至經常成為地方官員的招待所。 

教育部技職司長陳德華表示,依法定程序 ,教部有權核准農、林、山坡地變更為學校用 地,但校地只能興建校舍不能買賣。不過,依 法學校確實可以因為遷校或縮小建校面積,向 教部申請將原校地改為其他用途。若再經地方 政府核可,即可取得一般建地使用執照,成為 買賣的標的! 

因此,包括景文在內,許多私校在申請農 、林、山坡地變更為校地過程中,每每將建校 所需土地面積誇大浮報,待全數通過成為文教 用地後,再依變更使用方式將浮報的校地變更 為建地。 

技職司第二科科長黃子騰表示,如果私校 董事們都能秉持校地校用原則,依法申請建校 所需面積,那麼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由此看來 ,或許是法令上確實有漏洞可鑽。然而,教部 與地方官員對校地是否浮報及事後變更使用的 審核上,顯然太方便於私校董事,這一點官員 們似乎難辭其咎! 

四月二日,教育部次長范巽綠直指,不少 教部官員與私校董事間根本是共利集團!四月 六日,負責偵辦景文案的檢調專案小組證實, 除了有些高層官員疑似以半買半送方式取得大學詩鄉的別墅外,一些中階及基層的教育 部官員涉嫌多次接受張萬利招待出國旅遊,住 的是五星級大飯店,乘坐的是頭等艙機位。 

私校補助款淪為招待教育部官員的公關費 

去年下半年,台中一家酒店曾傳出一個笑 話:台中某私立商專女學生在酒店坐檯,由於 景氣蕭條酒店生意普遍不佳。然而,這位女學 生的生意卻特別好,原因無他,該校董事、校 長及教務長,每每遇到有教育部官員來校視察 ,即安排至該酒店並由該名坐檯學生﹁全套﹂ 服務!酒店的經理還直慶幸道,景氣雖不好, 幸好辦學校的不受影響,要不然可能真的要去 喝西北風了!而更可笑的是,至今該校董事及 高層還不知道陪他們坐檯的紅牌小姐是該校學 生呢! 

事實上,不少私校董事們的公關手法確實 一流,主要是因為敢砸錢,將教育部及地 方官員安撫得服服貼貼。全國教師會曾指出, 某私立技術學院一年的公關費即高達一億元, 看來不假! 

立委陳景峻表示,別以為這些一年動輒數 千萬元的公關費,真的是由董事們親自掏腰包 !實際上,羊毛出在羊身上。 

據了解,教育部每年對私校的補助款達二 百至三百億元,平均每家私校一年至少可領到 五千萬元到一億元補助款。而這些補助款往往 成為私校董事們用來招待教育部官員的公關費 !其中,某私立大學董事長的老婆、同時也是 立法委員,甚至將教育部的補助款直接用來關 說立委同仁,而這都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私校董事與教部官員、民代及地方官員如 此密切共利的關係,除了建立在土地變更的龐 大利益之上,也建立在分食誘人的校產之上! 私校校產最引人垂涎的,無非是位在都市精華 區的校地及向學生收取高昂學費所累積的現金 。根據私校管理法令,私校是公益性質的財團 法人,其資產不得分配予任何個人、包括董事 ,只能用做該校建校發展所需。 

雖然法令講得如此冠冕堂皇,但是神通廣 大的董事們戲法可是人人會變! 

財團覬覦黃金校地 
北醫校友集資護產 

過去,台北醫學院位在信義計畫區旁的校 地,隨著信義計畫區土地狂飆而跟著水漲船高 ,一度被估計值二、三百億元。龐大利益在八十一年間,引發眾人覬覦。一位北醫校友、目 前是開業醫生表示,當時不少財團有意結合教 育部及立委聯手入主北醫董事會,目的無他, 就為了信義區校地。 

當時財團們計畫入主董事會之後,立即以 校地不足為由向教部辦理遷校,並將原校地申 請變更用途以取得一般建地執照,再以低價轉 賣給財團,做為開發住商大樓之用。當時北醫 校友們不願意見到母校為財團掏空,遂由校友 會發起入主董事會的活動。由於不少名醫校友 財力雄厚,共同集資了六十億元與財團周旋到 底,當時一席董事席次一度喊價超過五億元。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情況下,最後才由教 部出面接管,避免了一場校產掏空案。 

同樣的例子,目前位在台中的某私立醫學 院,也面臨類似掏空手法。 
該醫學院位於台中市精華區校地估計值五 十億元,目前以改制大學、原校地不足為由, 計畫辦理遷校。 

其中,疑似掏空手法為,該校在彰化以十 四億元買下經鑑價僅值十億元的預定校地,疑 涉及﹁低價地高買﹂情事;至於原精華區校地 ,在創辦人、黨國大老於去年去世後,已傳聞 有財團有意結合董事會,在遷校後,向教部申 請變更用途,並在取得一般建地許可後,以低 價賣給財團,打算大玩高價低賣手法;如果屬 實,在這一買一賣間,該校的資產恐將被掏空 。 

此外,私校豐厚的學雜費收入(以景文為 例,一年學雜費進帳十二到十五億元),經長 期累積盈餘由數億到數十億元不等,也是各方 勢力積極入主私校董事會的原因。 

由於董事們擁有學校經營大權,從土地變 更、買賣到資金運用,如果董事們真的有心為 學校發展,妥善運用校產理財,如美國哈佛、 耶魯等名校前幾年拜美國股市多頭之賜,在董 事會投資得當下,校務基金規模一度高達一百 三十億及六十六億美元,成為學校建設發展有 利的後盾。 

相反地,如果董事們心存不良,透過土地 買賣及股票交易,以高買低賣方式來回洗錢, 很快地,學校就成為一間空殼子。不僅沒錢建 設發展,很可能還負了一身債,要政府接管 (景文就是最壞的榜樣)!那麼,春風化雨、作 育英才的百年大業根本上是一個欺世盜名的買 賣! 
 
何謂洗錢? 
金融百科  洗錢係指下列行為:
一、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者。
二、掩飾、收受、搬運、寄藏、故買或牙保他人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者。

 通俗的說,「洗錢」就是將「非法」得到的「黑錢」,通過各種手段變成「合法」的「乾淨錢」的過程。洗錢通常以隱藏資產真正來源為目的。洗錢行為包括三個階段:「放置階段」,即把非法資金投入經濟體系,主要是存至金融機構;「離析階段」,即通過複雜的交易,使資金來源和性質變得模糊,非法資金性質得以掩飾;「歸併階段」,即被清洗資金以所謂合法的形式加以使用。傳統的洗錢一直是與黑社會掛勾。

目前中國大陸卻盛行新的洗錢手法,即腐敗官員洗錢,包括下列五招:
藉人還魂 把黑錢存進銀行洗錢;這招表面上看似乎有些困難,但貪官有兩種方法完成存款洗錢過程。一種是要其親屬出面去銀行存黑錢;二是用「假身分證」或「真的假身分證」存款。「真的假身分證」上的名字號碼、地址是親屬的,照片卻是自己的。貪官拿著這樣的身分證去異地存錢,行員難以辨別真偽。

先撈後洗
即公職人員大量貪污、受賄後,辭職下海辦公司或炒股假裝賺錢,用新身分來解釋不正常的暴富。腐敗貪官中,不少涉及這種洗錢手法的。

邊撈邊洗
 即搞「一家兩制」,自己在台上利用權力撈錢,親屬則下海開娛樂場所、餐廳,辦企業,用這些方式來掩蓋黑錢來源。這些人不管是賺是賠,一般都會宣傳親屬的企業「大發特發」,唯恐別人不知道似的,以便給到手的黑錢找個說法。這與財不露白、想逃漏稅的私人老闆,剛好相反。

連撈帶洗
 有些金融、國有企業領導人,藉企業改制之機,將國家財產「私人股份」化,以達到侵吞公款的目的。或有些政府官員或國企老總創辦私人企業,但由別人代理,企業表面上是別人的,但大權由自己控制,這樣既可以通過交易往來把黑錢轉移到這些企業的帳戶上,又可通過正常的經營再賺一筆。

跨國洗錢 即利用國內外市場日益密切的聯繫,設法把黑錢轉移出去,或者在境外收取贓款並「洗白」。其中有「非貿易方式」,例如貪官把子女送到國外留學,用支付教育費、保險費等方式套購外匯,再匯到境外。另有「貿易方式」,例如在進口設備和原材料時,勾結外商高報進口價格,然後由外商將差價存入自己的國外帳戶或支付子女學費;或先在國外設空殼公司,然後利用手中職權將非法收入以對外投資的形式匯至境外。

====================================================================

台灣私校詐財十法揭秘 
    台灣的私立學校到底有多好賺?根據親民黨籍“立委”陳朝容的調查發現,超過1萬名學生的私立大專院校,一年至少能賺新台幣3億元;而學生人數在5000人的私立職中,一年賺上億元也沒問題。      

“立委”陳朝容前日上午舉行“揭開私校十大詐財手法”記者會。他表示,從“教育部”私校諮詢委員會的調查中可以發現,近6年來計有19所私立學校發生重大問題,進而陷入營運困境,其中16所學校是技專院校,其他5所則是職中學校,由此顯示景文案只是私校弊端中的冰山一角。 

他進一步提出台灣私校詐財的十大手法包括: 
一、向校董買土地校董低買高賣,學校當冤大頭。 
二、從市內精華地遷校售地牟利。 
三、校舍工程由董事的營造公司借牌收取回扣。 
四、巧立名目收費。 
五、安排親友任職,領取高額津貼。 
六、教育部補助私校經費存入董事私人帳戶。 
七、改選董事不合程序。 
八、藉擴校名義以公權力強行徵收土地之實。 
九、利用招生之名,私下要求捐贈。 
十、以升格名義擴大學系延攬企業界人士捐助校方。 
    

他進一步指出台灣私校詐財的十大手法,當中包括:向校董買土地,低買高賣,學校當冤大頭;巧立名目收費;利用招生之名,私下要求捐贈和以升格名義擴大學系延攬企業界人士捐助校方等等。     2001年4月17日 

--

 

李鴻源:私校退場 校地回饋非一體適用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私校究竟要如何退場,考驗教育部長蔣偉寧。 記者陳正興/攝影
內政部長李鴻源昨晚表示,廣設大學高中所造成的後遺症,在法律上已無解,已是政治問題,應務實面對;內政部先前提議的私校退場「校地回饋機制」,是為了解決迫切的危機,並非所有私校一體適用。

他說,例如有些私校校地租來的,有些是用買的,有些是在都市計畫範圍內,有的屬非都市計畫範圍,有些私校較偏僻,很難一體適用,可研議各種不同方式處理。

李鴻源說,少子化、廣設大學、高中所造成的後遺症,致私校招不到學生,已是政治問題;後續要私校關閉、校地充公,要私校再拿一大筆錢來資遣教職員工,都是不可能的事,法律也無解;只有透過地政手段,做為政府的籌碼,才有能力解決教職員工的問題。

 

內政部長李鴻源說,不要汙名化內政部提出土地誘因的建議。 記者陳正興/攝影
至於校地變更為商業用地時,是否依都計法,比照一般公共設施,回饋二至四成,領回六至八成?李鴻源說,這部分到行政院討論時,可再討論斟酌。

李鴻源表示,依現行法律,要私校退場、解散,校地充公,「沒有那一家私校願意退場」,政府也沒任何強制力。透過地政手段,是一種不得已的救濟手段。

李鴻源昨晚表示,內政部協助教育部處理私立大學、高中職退場,完全是為解決問題,全教總不要急著把內政部汙名化。

李鴻源也說,內政部建議以地政手段,將現有私校校地變更為商業價值較高的土地,透過回饋機制,做為私校退場的誘因,重點不在給私校利益,而是讓私校有能力可處理私校教職員工生計問題。否則,一旦私校撐不下去,私校教職員淪為類似「關廠工人」,把爛攤子丟給社會,並非大家所樂見。

李鴻源表示,內政部拋出的意見僅是原則,進一步細節、配套可到行政院談個清楚。要怎麼回饋?主導的教育部可和私校再談清楚,機制絕對是公開透明的,沒有圖利、弊端問題。因為,未來是委員會做決議,並非一人可定奪。



全文網址: 李鴻源:私校退場 校地回饋非一體適用 - 新聞追追追 - 文教要聞 - udn文教職考 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ART_ID=478122#ixzz2fsQgWQNF 
Power By udn.com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