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報導

 

轟動國內外的戲智科技董座徐三泰涉嫌詐欺港商逾700萬美元一案,竟也意外殃及奉獻台灣50年的劉一峰神父。徐案發前允諾捐款8000萬元供劉一峰興建「怡峰園」療養院,並已先給付300萬元,如今涉及詐欺,後續捐款恐泡湯,但劉一峰樂觀看待,堅信「台灣人的善良」。

法國籍神父劉一峰,25歲隻身來到台灣,一待就是50個年頭;除了神父身分,同時身兼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為收容年長院生,他多年來四處奔走募款,計畫籌建「怡峰園」療養院。他終生奉獻台灣,去年底相繼榮膺總統文化獎人道獎與吳尊賢愛心獎,實至名歸。

 

劉一峰表示,怡峰園規劃在富里鄉東里村安德中心前土地興建,已購入1800坪土地,總建築經費估逾8千萬元,目前總計募得2千多萬,尚有6千多萬元的缺口。他回憶,去年9月間,徐三泰突然到訪劉一峰的玉里天主堂拜訪,還大方承諾「8000萬建園費用他全包」,讓為經費所苦的劉一峰不敢置信。

徐三泰在App應用軟體設計領域闖出名號,今年初更因為贊助101跨年煙火4500萬元而聲名大噪,但3月卻被控以販售101大樓股票為由,詐欺香港商人逾700萬美元,日前以300萬元交保。但劉一峰說,徐三泰慷慨承諾捐出8000萬元後,二月底徐本人真的依約送來300萬元支票,並表示「為了方便,將分期捐獻,年底前會全部捐獻完畢。」且支票已兌現。

對徐三泰涉入詐欺案,劉一峰表示,只知道徐在台灣與美國做生意,並不清楚捐款金錢來源,往後如徐有持續捐款也會接受,他相信徐三泰的為人,還問「徐三泰涉案,會不會是其中有所誤會?」

原以為建園資金缺口遇救星, 豈知卻橫生波折。但劉一峰仍相信徐三泰不會騙人,且抱持樂觀態度說,無論徐是否能完成捐款,都相信台灣人的愛心與善良,也堅信最後絕對能募款成功,順利興建「怡峰園」。

(中國時報)

 

 

 

【台灣壹週刊】他專撿人們丟棄的廢物,收容安置病苦、失業、坐過牢、吸過毒…的人

你知道全台灣唯一一個沒有遊民的地方在哪裡?答案是:花蓮玉里。因為玉里天主堂有個叫做劉一峰(Yves Moal)的法籍神父,他見不得人受苦,不論是心智或肢體障礙、失業或無家可歸的人,都成為他收容的對象。來台奉獻四十九年,直到九月,他剛獲總統文化獎「人道獎」。

天主堂的資源回收站,堆滿了被丟棄的電器、瓶罐、家具和衣物。在劉一峰眼中,所有垃圾都是可以回收的資源,每一個人都是值得珍惜的靈魂。沒有人應該被世界遺忘,他不相信這個世上有「沒路用的人」。

 

早上六點,在彌撒儀式之前,劉一峰會安靜地吃頓早餐。從這頓早餐,他就已經開始實踐資源回收的精神。果醬是用別人送的賣不出去的水果自己做的,咖啡則用一匙即溶咖啡加過期保久乳,地上還堆了好幾箱保久乳。他說:「這些都是別人送來的即期品,送來的時候還有兩個禮拜到期,現在過期一週,沒關係,還可以喝。」
 

▲劉一峰神父看到玉里最大的老樟樹隱身荒煙蔓草間相當惋惜,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親近老樹之美,就像讓每個人都發揮最大的價值。
▲劉一峰神父看到玉里最大的老樟樹隱身荒煙蔓草間相當惋惜,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親近老樹之美,就像讓每個人都發揮最大的價值。


收容 失業遊民

七十四歲的劉一峰已來台四十九年,長駐花蓮玉里天主堂,透過資源回收照顧失業的身心障礙者,一生都奉獻給了台灣的弱勢族群。

劉一峰是法國人,他的中文名字是一九六六年他剛到台灣時,一位前輩曹神父為他取的。他的法文姓氏是Moal,但台灣神父裡姓莫、姓模的都有了,曹神父說,劉備在中國歷史上很有名,劉是很普遍的姓,就讓他姓劉。而花蓮教區在東部山谷裡,他的名字叫Yves,就取音譯叫做「一峰」。他後來看三國的故事,才知道「劉備不錯啦」。當年才二十五歲的他絕不會想到,日後的他竟在冥冥之中以另一種方式,淋漓盡致地實踐了劉備的名言「勿以善小而不為」。

劉一峰當年來台時,得從馬賽輾轉搭船到香港再轉基隆,一下船什麼都聽不懂。如今他除了國、台、客語,還通阿美族與布農族語,也會以日語和花蓮日據時期的老一輩居民寒暄。一九八六年,他奉派到玉里天主堂擔任本堂。
 
▲劉一峰幼年舊照。劉一峰神父純真的笑容,從年輕時到現在都不曾改變。(劉一峰提供)
▲劉一峰幼年舊照。劉一峰神父純真的笑容,從年輕時到現在都不曾改變。(劉一峰提供)


他見不得人受苦,路邊無家可歸的失業遊民,一律被他收留,根據個別能力為他們安排臨時工。玉里天主堂每天早上彌撒後,就搖身人力派遣中心,除了做資源回收,也派人力為鄰近地區採收水果或搬家,透過工作讓這些在就業市場碰壁的人可以維生,更讓他們找回自我價值。

當年神父奉派海外原是為傳教,劉一峰所做卻遠遠超越職務所需。他說:「傳愛的福音是包括社會跟教會的活動,沒有分開,我們所說的傳教都是要具體的愛人。如果有人沒有飯吃,我卻說我要忙教會的事情,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有人有需要,我就盡量的滿足他們的需要,特別是最基本的身體上的需要。」

在資源回收站的一角,一位單親媽媽坐在那裡,用器具把一條條的電線刮去絕緣外皮,取出其中可以回收的銅線。她的孩子是終日臥床的罕見疾病患者,她自己則因頸椎退化而戴著護頸。像她這樣的人雖然仍有工作能力,一般老闆卻不會聘用。此外像是坐過牢的更生人、或是酗毒酗酒難以戒除的,也都在天主堂找到庇佑。劉一峰談起曾酗酒的阿德,一度被醫生警告再喝酒就沒命了,被家人送來後至今滴酒未沾,已經考了駕駛執照,重拾獨立謀生的能力。只要偶爾出現這樣洗心革面的奇蹟,就可以鼓勵他繼續做下去。可惜,不是每個案例都如此令人欣慰。

天主 愛所有人

最近有位從戒酒中心回來的阿偉,劉一峰好不容易幫他介紹了池上的工作,一早五點半起床要載他到火車站,他卻沒來,原來前一晚又喝醉了。談到讓人失望的例子,劉一峰不免聲音疲弱起來,但他說:「要有耐心,不能說一個人完全沒有希望,『沒路用的人』(台語),不能這樣說的。一定要給他機會。」
 
▲劉一峰神父身為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對院裡身心障礙者未來的安置相當關切。
▲劉一峰神父身為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對院裡身心障礙者未來的安置相當關切。


為了照料弱勢族群,劉一峰靈活地發展出資源流動互通有無的多角化經營。資源回收中心創造財源也創造工作機會,雅各伯二手書店則為二手貨找到新家,安德啟智中心收容較嚴重的智能障礙者,但部分人還是可以學著做竹掃把或簡單手工藝。

劉一峰收留的不僅是被棄置的物品,還有被主流社會排拒的靈魂和身體。他堅持從每一個人和物件之中找出存在的價值。就連玉里被廢棄眷村包圍而無人知曉的巨大樟樹,他也積極爭取開放為觀光資源:「大家遠遠的都只看到上面的樹葉,不知道原來下面樹幹那麼大。」

真的從來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個人嗎?神父說:「沒有。我覺得每一個人的價值是無限的。一個有生命的人,不能說他不能站起來。我看了很多人都可以站起來,成為社會裡很有用的人。別人有時候會說『唉呀神父你怎麼都接收那些人』,我說他們也是人,也是很可愛,我們跟他們住在一起,會發現他們都有很多很可愛的地方。我們會重視他們的優點,缺點盡量地控制就好了。」

出身 少數民族

二手書店店長許靜如告訴我們「玉里沒有遊民」,因為神父不會容許任何遊民流落街頭,但她也有點義憤填膺地說,常有人吃定神父,總是來要東要西:「像你剛剛看到那個騎車停下來跟神父聊天的,其實都是來要錢。可是神父的赤子之心不會改變,他覺得每個人都是平等善良的。」

劉一峰出生天主教家庭,年輕時加入巴黎外方傳教會,奉派到海外傳教。當時他看了派駐台灣的神父所寫的關於台灣社會的文章,發現台灣有多種民族,漢人就分外省、客家、閩南人,原住民又有阿美族、布農族等,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語言。年僅二十五歲的他,就決定將從未去過的台灣,作為自己未來終老一生的家鄉。因為他在法國也是屬於少數民族,住在布列塔尼半島,小時候祖父母和爸媽講話都不用法語,而是講Celtic語。當時法國政府跟台灣一樣要統一語言,學校貼公告規定大家說法語,因此到了台灣一進鄉公所,看到宣導說國語的公告,就像回到法國一樣。
 
▲劉一峰神父每天早上都以彌撒為天主所賜給的一天揭開序幕。
▲劉一峰神父每天早上都以彌撒為天主所賜給的一天揭開序幕。


劉一峰在法國的父母前幾年過世前,決定先將家中農地分產給子女。他說他沒有妻小,可以把他那份給兄弟姊妹。但爸媽說不行,他可以把他那份遺產帶到台灣來,為台灣人使用。他遵從了爸媽的遺願,將遺產變賣後,錢帶回台灣,捐給教會。台灣早已是他的歸屬,所有需要幫助的弱勢族群都是他的家人。

想在 台灣終老

七十五歲了,他不免想到後事,「我覺得我的使命就是陪著痛苦的人,給他們一點點的支持。可是我也知道,到一個時候,命運就慢慢地不在我的手裡。比如說也許我變成失智老人,別人會替我做一些決定。我想留在這邊,一直到斷氣為止,可是誰知道,也許有一天,別人會安排別的路,可是沒有關係,一切就讓主安排。」

他的一切讓主安排,他卻無法不替他所收容的人安排他們的後路。因為他很清楚,其中很多人離開這裡,就真的沒地方去了。他不僅得替他們餵飽這一餐,還得設想他們的未來。像是才三十多歲的阿文,以前毒品用太多,記憶力已永久受到傷害,光是送一樣東西,走到半路就會停下來,因為已經忘記要拿去哪裡。安德啟智中心則因法定收容年紀上限為四十五歲,他也得替日漸年長的院生尋找下一個家,正在籌資興建「怡峰園」,讓這些無家可回的院生可以終老。他看著從小在安德長大,每天像保鑣一樣跟在他身旁的古庭魁說:「這樣他以後就有地方可以住。我也會在這邊養老。」
 
▲劉一峰神父為身心障礙者發展出製造竹掃帚的工作,既可學習職能又可利用免費資源。
▲劉一峰神父為身心障礙者發展出製造竹掃帚的工作,既可學習職能又可利用免費資源。


為了替弱勢族群謀福利,他跟慈濟功德會合作回收二手衣,對於安德啟智中心的智能障礙者,則靠著教他們摺紙蓮花來培養基本職能。宗教在此擁抱的不是畫地自限的界線,而是寬容的人性。他雖尊重台灣宗教與傳統習俗,卻也有自己的判斷,農曆七月時帶孩子們去河邊游泳,有人不敢下水,他自己先下水示範:「他們有聽說傳統鬼月的時候不能做一些事情,可是我覺得可以給他們心靈的自由,可以自己做一些判斷,不一定要聽別人的。」

劉神父每天行程滿檔,除了天主堂和資源回收等工作,大家生老病死婚喪喜慶都要找他,有人只是請他幫忙開車載去合作社存錢,他想到當地交通不便,一樣來者不拒。他連上樓梯都用跑的,講手機一律開擴音,沒有任何秘密,偶爾忙到忘了某個行程,就自嘲已有失智老人的現象。

人生太短,要服務的人太多,分秒必爭之下,他開車一開出鎮上,立刻飆到時速八十公里,遇到了早已熟知地點的測速照相則迅速減速,一面面不改色地說:「還是要守規矩呀。」

小檔案

劉一峰(Yves Moal),1941年8月5日出生於法國布列塔尼,24歲晉鐸為神父,1966年25歲來台服務,1986年奉派至玉里天主堂擔任本堂,1999年接任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次年開始資源回收工作,2012年獲行政院勞委會頒發多元就業金旭獎,2015年獲頒總統文化獎人道獎。
 

 

特約撰文:張士達 攝影:李景濤 設計:裴惠娟

 

 

 

 

 

 

 

 

 

 

劉一峰神父親自導覽介紹安德啟智中心,並介紹身心障礙生們,還會根據不同學校學生身高需求,製作不同尺寸竹掃帚。(記者陳炳宏攝)

 

 

2015-09-25  06:35

74歲劉一峰 奉獻台灣半世紀

 

  • 參訪結束後,徐三泰對於劉一峰神父奉獻台灣半世紀,對於民眾求助有求必應留下深刻印象,當場告知願意捐款補足硬體建設缺口,右起為戲智科技董事長徐三泰、劉一峰神父、安德啟智中心出納朱寶玉。(記者陳炳宏攝)參訪結束後,徐三泰對於劉一峰神父奉獻台灣半世紀,對於民眾求助有求必應留下深刻印象,當場告知願意捐款補足硬體建設缺口,右起為戲智科技董事長徐三泰、劉一峰神父、安德啟智中心出納朱寶玉。(記者陳炳宏攝)
  • 劉一峰神父親自導覽安德啟智中心前的怡峰園預定地,目前仍是荒蕪一片、雜草叢生。(記者陳炳宏攝)劉一峰神父親自導覽安德啟智中心前的怡峰園預定地,目前仍是荒蕪一片、雜草叢生。(記者陳炳宏攝)
  • 劉一峰神父(右)導覽安德啟智中心,介紹創辦人已故顧超前神父生平。(記者陳炳宏攝)劉一峰神父(右)導覽安德啟智中心,介紹創辦人已故顧超前神父生平。(記者陳炳宏攝)
  • 結束參訪行程、戲智科技董事長徐三泰(左)告知將捐款補足硬體建設缺口,劉一峰神父神父親自開車載徐三泰(左)到玉里車站並留影。(記者陳炳宏攝)結束參訪行程、戲智科技董事長徐三泰(左)告知將捐款補足硬體建設缺口,劉一峰神父神父親自開車載徐三泰(左)到玉里車站並留影。(記者陳炳宏攝)
  • 劉一峰神父(右)導覽安德啟智中心,恰好庇護工廠蛋黃酥出爐,招待徐三泰(左)享用最新鮮的月餅、中為劉一峰神父戲稱為保鏢的古亭魁,因為已經從啟智中心畢業,但又愛黏著劉神父。(記者陳炳宏攝)劉一峰神父(右)導覽安德啟智中心,恰好庇護工廠蛋黃酥出爐,招待徐三泰(左)享用最新鮮的月餅、中為劉一峰神父戲稱為保鏢的古亭魁,因為已經從啟智中心畢業,但又愛黏著劉神父。(記者陳炳宏攝)

 

〔記者陳炳宏/玉里報導〕七十四歲天主教神父劉一峰(Yves Moal)來台四十九年,全心照料天主教玉里安德啟智中心憨兒成長,鑒於憨兒已逐漸年老,規劃興建一千五百坪「怡峰園」安養院來安置終老,但硬體預算八千萬僅籌募到二千萬,缺口達六千萬,消息傳出後,戲智科技公司表態願捐八千萬填補硬體資金缺口,董事長徐三泰更親自到玉里探訪表示:「現在該是台灣人站出來,去幫助照顧國人半世紀的劉神父了」,劉神父昨表示,雖然可以喘一口氣,但接著軟體建設與啟智中心運作,還是需要民眾愛心捐款。

 

劉一峰神父在一九九九年接手安德啟智中心,並貫徹創辦人法國顧超前神父構想,從智障者幼年早療教育、成年職業訓練、工作到身心障礙人士終老、安養,逐步為這群身心障礙的憨兒,打造一個完整的社區融合照護環境。

 

興建怡峰園 讓憨兒安養終老

 

來台近半世紀的劉一峰神父,曾鼓勵多位法國巴黎外方傳教會神父,進行田野調查,把流失的阿美族語、布農族語詞彙慢慢累積起來,因而編撰成包括阿美族、布農族等原住民語言字典,因此在二OO一年獲頒《中法文化獎》(現改稱《台化文化獎》);今年更因有功於族群融合,獲得總統文化獎中的《人道獎》肯定。

 

鑑於劉一峰神父自二十五歲起即將一生黃金歲月奉獻給台灣,出生於花蓮的徐三泰,從媒體得知「怡峰園」資金龐大缺口後,便打算以回饋鄉里的心來完成劉神父的願望;他在二十三日親自前往玉里天主堂、安德啟智中心參訪,而在未告知來意情況下,獲劉一峰神父熱情導覽。徐三泰事後受訪表示,他被這個真誠的法國神父深深感動。

 

徐三泰表示,在參訪過程中發現,劉一峰神父所到之處,對於不管是安德啟智中心的憨兒、前來協助資源回收的志工、甚至天主堂照顧的身障人士與前來搭伙的遊民,都瞭若指掌,甚至在玉里街上,每個人見到劉一峰都如自己長輩般問候,他因此更確定,要在中秋節前夕給劉神父一個驚喜。

 

徐三泰送大禮 神父眼眶泛紅

 

參訪完後回到玉里天主堂,徐三泰即開口對劉神父說:「天主把神父留在玉里是有祂的用意,我很認同神父為這塊土地的努力,以及為孩子們的打拼,我願意捐八千萬來解決神父世俗的問題,完成劉神父的心願;下個月神父上台北後,就可以跟馬總統說,安養院硬體經費有了,總統不用操心。」

 

劉一峰聽聞徐三泰告知將捐出八千萬硬體建設基金後,當場久久無法言語,最後眼眶泛紅的表示,「這好像是一個美夢。」

 

劉一峰神父表示,法國人很浪漫,但他很了解台灣人是很熱情且很有愛心,以安德啟智中心而言,成立至今所吃的米,大都是道教廟宇送的,至今沒有買過米,這也是自己熱愛台灣的原因,所以他對於興建怡峰園的資金缺口並不擔心,他就是相信,一定會有愛心民眾捐款促成佳事。

 

對於徐三泰的捐款,劉一峰神父表示,原本的憂慮去掉一大半,也終於能睡好覺了,感謝天父的降福,長久以來帶來許多有愛心的人幫忙,自己也會更積極,照顧好身邊的每一個人。

 

吳嵩浩

 

 

 

72年次的徐三泰,4年前靠小時候存下來的8萬元壓歲錢投資股票當創業資金,如今年營收破億元,不但開發手機app遊戲與移動平台軟體,更進一步開發自有品牌平板電腦,前進競爭激烈的3C市場。他是如何做到的?徐三泰笑著說,即使公司已小有成績,但他依舊全天候加班、睡公司打地鋪,為的就是維持當時創業的熱情。

 

這又是一個非高學歷、因為興趣而投入創業成功的案例。徐三泰出身書香世家,父親是位日文系大學教授,東華大學企管系畢業的他,因為從小就接觸日文,對日本遊戲市場與創造出來的文化深感興趣,出社會後透過介紹,就到日本微軟分公司服務。

 

雖然不是一份正職的工作,徐三泰當時仍抱持著學習的心態去半工半讀,卻讓他從所學的企業管理,正式跨足軟體服務業。一年後他回到台灣,國內遊戲大廠智冠科技徵求人才,徐三泰雖非資訊科系背景,但他發現遊戲軟體在台灣的發展前景,於是決定到智冠應徵。

 

「智冠本來不用我,因為論技術與經驗,我都不如其他工程師,但我問主考官其他求職者要求多少薪資,然後我提出比其他人低四千元的薪資,只希望能給我機會,主考官可能被我的堅持感動了,就錄用我了。」徐三泰說。

 

之後,徐三泰在智冠子公司遊戲新幹線服務了多年,其中包括到東南亞分公司建置網路與遊戲主機系統,讓他深入接觸線上遊戲的研發設計結構。不過,五年前,全球線上遊戲開始吹起免費風,他驚覺這對產業永續發展可能有影響,於是興起轉職念頭。

 

「一艘大船很難轉彎,那我就跳船,自己找隻小船來划。」徐三泰表示,其實他從小就有創業想法,五年前這個想法更加強烈,於是他離開智冠,準備了七百六十萬元新台幣創業,準備研發遊戲軟體。

 

壓歲錢變創業基金

 

一個出社會沒幾年的小伙子,怎麼籌得出七百六十萬元?徐三泰在資金來源部分,說了個很傳奇的故事。

 

「國中時,爸爸在玩股票,我很好奇,為什麼螢幕上紅紅綠綠的就能賺錢,於是開始問爸爸,股票是什麼東西?他簡單告訴我原理後,我就決定拿著從小存下來的壓歲錢,跟著爸爸玩股票。」

 

有一天,徐三泰發現家裡有很多台鳳牌的罐頭,他覺得這種罐頭很受歡迎,於是就請父親把壓歲錢全買了台鳳股票,沒想到,這一買,台鳳股票從三十七元開始飆,徐三泰在二百元時賣出。

 

之後,他拿著賺來的四十萬元現金再買旺宏。「我買旺宏是因為小時候愛玩任天堂,而旺宏是任天堂的記憶體合作廠,任天堂賣這麼好,我覺得旺宏沒理由不賺錢。」徐三泰說,他在二十六元時進場買旺宏,一百二十六元時賣出,大賺一票,當時他才念高中。

 

徐三泰從此之後,就非常關心股市行情,在智冠工作時也有出入股市,這才讓他有了七百六十萬元的第一筆創業基金。

 

從遊戲進入app世界

 

徐三泰成立戲智科技後,戲智雖然決定要從事商業與遊戲軟體的開發,走上目前同時經營平板電腦硬體品牌,主要還是因為他看準app軟體的市場與未來性。

 

他指出,公司成立前,原本也想朝開發web網頁遊戲發展。但他發現,網頁遊戲有泡沫化趨勢,再加上網頁遊戲大部分都是在PC電腦平台進行,而PC銷售成長趨緩,每年最多上千萬台,但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成長快速,每年手機銷售三億支以上,於是他決定朝app開發前進。

 

「其實,當時做app也是有風險,因為手機電池性能差,遊戲表現也不如PC,要做出受好評的遊戲並不容易,但我認為這些問題在不久後就能克服,而且,別人不做,就是我的機會。」徐三泰說。

 

公司成立三個月後,徐三泰就和三位同事開發了第一款手機遊戲叫《Hunting》,那是全球第一款同時支援七國語言的手機遊戲,果然在上市後受到歡迎。雖然當時全球智慧型手機只有幾百萬支,app遊戲也只有百款,但遊戲在幾個月內就賣了四十萬套,以當時下載一次○.九九美元計算,營收就有上千萬元。

 

之後,戲智再推出《棉花糖》、《JUMP》等遊戲,並推出統一發票、農民曆等生活app。徐三泰指出,公司推出的app產品,有八成是獲利的,一成不賺錢,但有戰略性目標,只有一成是失敗的產品,且每年都有超過三成的營收成長。

 

跨足硬體推新品牌

 

除了遊戲與生活app之外,戲智科技也開發經營管理app軟體,但所開發的軟體卻常受限於硬體規格,造成軟體效能無法彰顯。徐三泰舉例,在為飯店開發餐飲管理系統,並運用在平板電腦時,卻發現系統當機或計算延遲的現象。

 

為解決這個問題,徐三泰開始嘗試設計平板電腦與系統規格。二年前,戲智與華碩合作,開發一款專為戲智客戶設計的平板電腦。今年九月,徐三泰又與廣達合作,成立新品牌「BungBungame」,以一萬一百元新台幣的價格推出新平板電腦。

 

據了解,該電腦的重量與厚度,在全球同級產品中均屬A級品,果然在上市當天,只花了九十分鐘就賣出五百台,一周內內追加到五千台。通路業者預計,一個月內,「BungBungame」就可以賣出超過二萬台。

 

雖然戲智的軟硬體都逐漸打開市場,但徐三泰依舊過著「以公司為家」的生活,即使如今公司員工已超過三十人,但他還是每天加班到凌晨三、四點,睏了就在辦公室打地鋪睡覺,生活中幾乎只有工作。因為他認為,只有堅持這樣的熱情與態度,才能持續讓公司處於高速成長的態勢。

 

徐三泰小檔案

 

年齡:29歲(1983年生)

 

學歷:東華大學企管系

 

資歷:智冠科技專案負責人

 

現任:戲智科技董事長

 

婚姻:未婚時報周刊 2012-10-19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