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明鑫:繼續看空吧!
台灣的經濟早已被掏空,現在是寅吃卯糧,國家財政如此,產業投資如此,人才累積如此,未來必須付出更嚴重的代價。倘若朝野仍昧於事實,想要掩耳盜鈴,依恃他人憐憫,乞求別人的讓利,那就繼續看空吧!
【文/龔明鑫(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美國總統歐巴馬當選連任後,隔天美股道瓊指數一舉摜破一萬三千點,確立了美股的大M頭,而歐巴馬也一再宣示富人稅課徵定了,更確立了全球經濟未來四年別指望他了。倘若為了財政赤字、為了減少負債而徵稅,當有其必要性,但只為所謂公平而課則陳義雖高,往往結果是災難一場。

全球經濟前景欠佳,期待台灣經濟會有奇蹟出現,那幾乎是天方夜譚。半年前,我們的忐忑,果然如今都一一應驗,甚至比預期還要更糟,不僅經濟成長率連番下修;無薪假人數的暴衝,顯示我們很快就必須面對失業率再度上升的難題;更糟的是,原先還在討論是否修法放寬公債上限,結果退休金缺口問題一一浮現後,我們才發現台灣的財政隱藏問題,竟不下於南歐諸國。

除了就業與財政之外,台灣產業發展問題遇到的挑戰可能更為嚴峻。首先是台灣在國際供應鏈角色的弱化,在面對美國製造業「再工業化」及「出口倍增」政策下,將扭轉過去製造業徹底全球化分工的思潮,同時,造成其生產基地拉回周邊國為主,墨西哥便是得利於這樣的趨勢產生。

另外,過去東亞產業分工鏈,日本及四小龍所扮演生產資本與技術密集關鍵零組件及素材的角色,也由於中國快速的進口替代下,角色日益弱化。在高資本密集的重化工業上,中國早已不缺資本,不僅在國內建構大量取代進口的重化工業產能,也憑藉著資本優勢,併購海外礦源,形成一條龍的優勢。

在高技術密集產業上,中國雖然缺技術,但卻可以挾著雄厚的資本補貼政策,大肆擴張價廉質低的產能,結果造成該產業全球皆墨的現象,太陽能光電如此,LED也是如此,從初期的招商引資,到後來的人才挖角,目的在十二五規畫裡講得再清楚不過,就是建構中國境內的完整供應鏈。

供應鏈角色的弱化外,在價值鏈部分,台灣過去所依恃的OEM(製造代工)、ODM(製造設計)及OBM(自有品牌生產)體系,因為行動通訊平台及應用服務的革命性發展,不僅打壓了IT硬體的價格與獲利,也弱化了台灣ODM及OBM的角色。

面對這樣雙角色弱化的趨勢下,台灣與中國兩岸的產業發展,早已從互補、競爭,到今日的彼長我消格局。從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以及二○○一年大幅開放政策,使台灣資金大量出走,但此時,台灣延續性的投資仍然持續增加,新的投資與股市IPO(首次公開發行)也仍前仆後繼,我們還可以說兩岸是互補或競合關係;但在○八年金融海嘯後的五年中,台灣國內投資卻有四年呈現負成長,相反地,台灣赴中國投資的核准金額卻在兩岸簽署ECFA(兩岸經濟協議)後創新高。台灣經濟資源規模性流失,更已從資金面擴及人才。

許多○八年後來台的海外資金,無論是短期炒股,或長期炒房及經營事業,似乎亦都急著獲利了結抽身。這種氛圍與其說是曲終人散,還不如說更像是,曲已變調快閃人的感覺。中國號稱讓利,但結果卻是台灣人財兩失,經濟消長既定,倘若未來剩下的只是政治攻防,能走人的還不閃嗎?

更糟的是,台灣新的投資與發展機會,卻也快速流失,新的大投資早已因兩兆產業的受傷而投鼠忌器;早已因環評奇怪的機制而動輒得咎;新的創新創業機會,也被證所稅的IPO課稅而斲傷;新的青年人才,在家閒置與出國打工者,比想像還多得多。沒有投資、也沒有投資獲利退場機制、不投資人力資本、也不肯定人才發揮與獲利,那麼擁有留下來的人與財又有何用?

許多人還不知道,國家的經濟早已被掏空,現在是寅吃卯糧,國家財政如此,產業投資如此,人才累積如此,一個基地已空的建築,倘若不思補強基礎,再往上堆疊更漂亮更高的房子,未來都必須付出倒塌後更嚴重的代價。形成這樣危機的原因,到底是不是歷史共業,算也算不清,但清楚的是,這是台灣所有人民未來必須共同面對的。

台灣雖免不了得面臨產業洗牌及人才掏空的危機,但倘若朝野願意因此坐上會議桌,同心重新凝聚共識、扎根台灣、補強基礎,那就是台灣由空翻多的關鍵點。倘若朝野仍昧於事實,想要掩耳盜鈴,依恃他人憐憫,乞求別人的讓利,那就繼續看空吧!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